刚刚更新: 〔花嫁胭脂碎〕〔绝品校花保镖〕〔重生80医世学霸女〕〔鲜妻撩人:寒少放〕〔她有一间时空小屋〕〔爱的纠结方程〕〔世蹉跎兮自逍遥〕〔丁毅〕〔位面仙踪〕〔1627崛起南海〕〔快穿之替你如愿〕〔三国未来道路〕〔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巫女的契约魔法师〕〔灵气时代的刺客〕〔赘婿震武林〕〔书生成圣〕〔雪狼出击〕〔胜天传奇〕〔天地战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78节7任原
    二魁心狠手辣,指望这一摔最好能直接摔死叶元,如此就彻底消除了一个强大对手,也更能增强自己的威名。

    但,叶元到底拳脚功夫不凡,身不由己跌落擂台,却能凌空翻个跟头,消了不少冲击力,落到草坪上踉跄了数步难免还是失去重心一屁股摔倒在地,在观众的惊呼或喝彩怪叫声中很狼狈却并没有受伤,从那稍一缓就利落地起来了。

    观众一片叫好起哄,叫唤着教唆着叶元重整旗鼓再上。

    但叶元很理智地拍拍屁股,默默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得胜的二魁在观众的喝彩声中,在师傅、温知州等人的满意眼神注视下向四周抱拳拉人气,暗暗得意地鄙视了三魁一眼。

    小样的,耍我一样的心思,想和我争功

    老三,你还嫩了点,老实当完我垫脚石一边羞愧失落去吧你呢。

    自我感觉良好,他顺便大声向观众叫战,借以进一步扩大威风和成果享受,虽然不是二混子同门的那种污言秽语,也注意了高手风范和放话的分寸,但没文化,说话也粗俗不堪,无意间流露着内心的凶悍狂妄,刺激着观众情绪。

    他想叫一圈,耍耍威风就下场歇着,让给二混子同门继续主持叫战和煽动气氛。

    不料,台下有人不屑地怒哼一声,高叫:“小子,欺我兄弟力气耗尽,取巧赢了一场,你有什么可张狂得意的”

    二魁被扫了威风,闻言大怒,闪眼一瞧。

    只见从叶元那个方位分人群走出个黑汉子,相貌凶恶,没叶元好看,块头却比叶元粗壮了不少,步伐却利落矫健。

    此人大叫:“小子,有种你等着老子上去教训你。”

    直奔擂台,转眼就来到台上向二魁叫板。

    二魁瞅着新上来这位的气势,感觉怕不是好弄的,这主明显是不缺力气的,怕也是精通武艺相扑比叶元更厉害。

    他皮厚的很,不会逞英雄气做迎难而上的好汉应了挑战,哪肯直接和这样的难知底细,士气也正盛的对手硬拼。

    不屑地一笑,二魁高手地位和气派十足,淡然道:“你哪位呀没证明你的实力之前,你没资格和我直接交手。”

    很奸诈娴熟地推托掉挑战。

    先和我同门玩车战慢慢升级吧你。

    挫得你差不多了,若你还没败,还有勇气战下去,老子再上来教训你,踩着你再扬威名。

    也不等这位答话,他直接就转身悠然自得拽着王八步下去了。

    气得新上的这主指着怒骂:“小人,也就能耍耍卑鄙无耻伎俩,不要脸地专等挑战者累了再上来捡便宜。”

    观众糊涂的这时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不少的也开骂二魁。

    但这都没用。

    规则就是这么定的。

    任原这边谁出来打,主动权完全在任原这边。你想点名直接挑战,不是不可以,但得人家愿意奉陪。

    二魁不要脸,就是玩规则避开挑战。挑战者只能干恨干瞪眼,没牙啃。

    新挑战者显然是个凶猛暴躁的,站在擂台上大骂,不在乎什么风度,见二魁就是抱膀子不屑地瞅着自己不肯上而上了另一人,想继续比赛能打到二魁就只得怒哼哼和上来的人签约署名吴声,籍贯也是山西太原,明表着和刚才的叶元是一伙的。

    新上的是追随老二的老九,上来为二魁试探底细,奸诈敏捷,下手阴狠,见挑战者长得粗笨,就想以敏捷相克找便宜。

    不料,吴声步伐不够灵活,却下盘扎实,力大手快,上来就一把抓到了耍灵活的老九,直接把老九摔了个四仰八叉晕了。

    秒杀。

    任原的其他弟子一见这么凶猛厉害就没人敢上了,升级车轮战顿时就玩不下去了。

    二魁的如意算盘落空,被吴声又大骂挑战,不得不自己上。

    他心中羞愤,在观众的阵阵嘘声中越发强烈了杀机,一交手就展开最狠的手段,恨不能一下弄残吴声,再举起来摔死。

    双方都在凶猛抢攻,片刻就斗了七八合,二魁连番毒辣手段没算计成,反被对方抓住机会又摔了个四仰八叉。

    同样四仰八叉却有不同。

    老九摔晕了,实际受伤并不重,只是摔得一时憋过气去,醒了后浑身酸痛,身体不适,但休息缓缓就慢慢好了。而二魁则是伤得不轻。吴声本就恨二魁奸诈无耻算计了他同伴,一交手察觉二魁的阴毒心思就越发恼怒,爆发了杀机,以过肩摔加力下了死手,摔得二魁五脏六腑移位,三魂似是摔飞了两,口鼻流血,腰似乎断了,一侧背似乎摔散了,没死也没晕,控制不住的痛苦惨叫声却清晰表明伤得比老九重多了下场惨多了,被惊骇的同门追随者战战兢兢上来慢慢架了下去。

    得,任原弟子齐齐变色,车轮战便宜更进行不下去了。

    大魁要维护本门尊严,想帮着老九老二报仇讨回面子,霍然站了起来。

    但任原却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拦住了大魁。

    任原看出来了,这个太原吴声只是粗通相扑,比上一个叶元的相扑技巧差不少,但却是个更有实力的武者。吴声胜的根本不是相扑的摔跤角力,凭的是高强武艺和强悍力量。大魁虽然同样粗壮有力,相扑技术高超,拳脚功夫也不错,但和这样的武者对手较量八成没戏唱,争来斗去,或许能缠战些时间,比得精彩,赢得观众喝彩,但终会以失败折了原门威风结尾。

    大魁是本门弟子的代表与脸面,不能输得狼狈凄惨,不然,人们会质疑原门的实力和他任原的真实相扑水平。

    本门名声、威望损失不起。

    教徒弟可是财源滚滚的一项重要收入。若是被人怀疑,以后哪还会有那么多人踊跃上门交钱求学。

    名望也是种很好的天然保护伞。

    一般情况下,即使是惹怒了哪个权贵,有这层名人光环保护,受万众瞩目,也不会遭到权力暴力的凶残无理侵害。

    至少得罪的人不敢象收拾一般百姓那样明目张胆无所顾忌。

    所以他坐不住了,这次要亲自下场。

    任原终于站了起来。

    这一站,就如同一座山突然出现并挺立在那,果然是真正的巨人,只吓也能把胆稍小的吓倒了。

    赵岳瞅着巍然挺立的任原,也不禁赞叹一声好大的块头。

    这家伙瞧着得有近两米四高,别说是在汉人中,只怕在全世界也是稳坐第一高的功能正常巨人。

    关键是,任原很结实,

    不是那种臃肿笨拙的巨大,此时还不到三十岁,正年轻力壮,全身都是肌肉,起立和行走间,动作并不迟缓艰难,巨大的步伐极其沉重,每一步踏下都压得厚厚的木板明显陷下去,似乎一不小心穿牛皮靴子的惊人大脚就会把擂台踩塌个大窟窿,瞧着给人一种巨大蠢笨不如常人的灵活,但沉稳的脚步能迈出一种另类的轻盈感,身手不会慢了。

    这大家伙的确是天生的相扑种子,只这块头就有压倒性优势,力量也肯定惊人,单纯角力,怕是得鲁智深、武松、卞祥这一类的天生神力者才有资格和他一较高下。

    相扑

    若不以精湛武艺在技术上取巧,怕是真没几个人能在任原手中讨得便宜。

    这是任原的雄厚本钱,怕也是这家伙之所以敢掺和进阴谋来谋利的依仗。

    瞧这神情气势,真是自信满满呐。

    吴声长得也不矮,很粗壮,在观众眼里肯定属于威武大汉一枚,但和任原相对一立,立马就象个没长大的孩子站大人面前。

    这种对峙很不成比例。

    就象一个愤怒的孩子想向他痛恨的雄壮傲慢正当年的大人挑战,要计较个高下,要讨个公道一样,画面充满喜感,很好笑。

    任原这一亮相,观众的情绪顿时完全调动起来。

    无数呐喊响起,为任原叫好助威的声音一浪猛过一浪,

    显然都看好这位巨人,期待看到巨人展现的更精彩一幕。

    任原在相扑界确实有名,在本地人中有巨大号召力,粉丝不少。

    本地人也明显偏向代表本地相扑实力和不败荣耀的领头风云人物,热烈支持任原,强烈要求任原好好教训敢来讨战的山西佬。

    这种地域性也是任原的一种优势。

    外地来的挑战者面对如此浩瀚的敌对情绪,心理必然会受到影响,未战,在气势上先输了三分,自信心难免受挫。

    这种开场的不利局面是无法改变的。

    外来者即使赢了,怕是触犯了本地人的自尊和荣誉感,得来的不是认可支持而是咒骂与排斥。

    一时间,在场的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到了擂台上,

    草民观众、官兵、官宦家眷都瞅向擂台,连焦点赵岳都被忽视掉了。

    温知州等官方人氏瞧着任原的威风八面,看到观众热烈拥戴欢迎,一个个都露出欣然笑容。

    温知州畅快之余,还瞥瞥赵岳的神色,目光得意,也暗含阴险恶毒与信心。

    本官就是用无敌的巨人借擂台赛巧妙算计玩死你。

    待任原收拾了不知死的太原佬,接下来就会点名直接向你这个所谓的小霸王叫战,我看你怎么办看你还怎么嚣张

    赵岳察觉了温知州的歹毒内心,神色不动,仍是淡淡笑脸。

    他看到这位叫吴声的在愤恨敌视对面的任原,在蓄力准备部署一宣布开战就发难,但实际已有了惧意,信心不足。

    吴声能保持斗志和气势,没被轻易吓退,心理素质已经很不错了。

    但赵岳知道,如无意外,此人已必败无疑。比赛没了悬念。下面就看吴声具体怎么败的、多久败的。

    他转眼看了看奶兄弟。

    笑嘻嘻的小刘通此时显然也被任原的巨大威猛震了,收了笑容,正一脸严肃地专注瞅着场上。

    果然,吴声输了。

    双方一开打。吴声先发制人,仗着身形小更灵活,启动快的优势,抢先发力向任原猛冲,想以贴山靠撞倒撞伤任原速胜。贴山靠杀伤力很大,练得好的,一堵墙也能靠塌掉。

    可惜,任原身高臂太长,或许跑不快,辗转腾挪比常人笨缓些,但手上可不慢,力量又大,猛然出手远远一捞就把吴声侧撞在前的那条胳膊牢牢抓住了,借力脚下一个旋转,单手就直接把吴声顺势抡出了擂台,飞到十米多宽的草坪外。

    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

    吴声飞向观众,吓得那片观众惊叫着仓皇躲避总算及时让出个空当。吴声习武有成,身手也算了得,虽惊没乱,飞腾间不忘努力保持平衡,双脚落地,噔噔噔连退数步后扑通还是重重摔倒在地。

    不过,擂台这点高度对习武有成者不算什么。

    虽然是被甩下来,身不由己,虽然落点是硬地,吴声并没有重伤,手一支地很快就站了起来,略活动了一下,显然没有大碍,仍有战力。但这个吴声并没有羞愤冲动地继续上台比赛,也默默回了原位。

    观众顿时爆发出猛烈的叫好声,为任原助威喝彩,其间自然夹杂着对吴声的阵阵嘘声,嘲笑其不自量力虎头蛇尾。

    温知州等人越发笑得开颜。

    狗头师爷也忘了之前被小刘通摔的痛,还趁机恶狠狠瞅着赵岳,再瞅瞅他更恨的小刘通,故意哼着指桑骂槐骂到:“就这点能耐也敢到我们泰安州逞强撒野真是找死的小畜生。有种就上场和任巨人接着较量,让他知道知道泰安人的厉害。”

    赵岳转头扫了师爷一眼,淡漠轻蔑地笑问:“你这么一个杀鸡之力都没有的酸腐下贱奴婢也配代表泰安人”

    师爷不用象温知州那样对豪门沧赵子弟伪装官场友善与大官风度,配合东翁温知州唱黑脸配角来刺激赵岳冲动上场。

    他是被刘通欺负的,也不掩饰自己对赵岳和刘通的恨意,

    被赵岳裸嘲讽轻贱,越发羞恼,想放狠话顶撞,却到底刚吃过亏,晓得赵岳一行凶暴胆大不敢把知州怎样却敢随便整治他,所以没敢耍狠硬顶,就阴阳怪气道:“赵二公子是名门子弟,老欺负我这样的落魄书生算什么本事毫无胸襟雅量,缺乏教养,泼皮相类,太丢沧赵家族脸面。我都替你臊得慌。”

    “有能耐,你上去和任原比比呀”

    “你不是勇猛无畏的小霸王吗有种就亲自上台亮亮你到底是霸王还是草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