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两世倾〕〔妖兽世界之精灵系〕〔老婆的头号黑粉〕〔经年情深:苏律师〕〔我的意识好神奇〕〔医品兵王混花都〕〔电影人传奇〕〔我在宇宙有张卡〕〔农女芊芊〕〔神圣罗马帝国〕〔妖怪茶话会〕〔全能女婿秦浩全文〕〔鱼跃龙门〕〔五魂破天〕〔第一序列〕〔前任无双〕〔我有一尊炼妖壶〕〔娇养小萌妻纪桥笙〕〔都市阴阳师(都市〕〔马林之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0节有鬼8才有阎王,上
    兄弟相逢。昨晚小刘通一提擂台的事就怒气冲天,一意坚持自己战任原。

    这事看起来很荒唐,听起来似乎是个大笑话。

    但,赵岳不放心,却也不是太担心。

    在别人眼里,任原是不可战胜的相扑界庞然大物,也是温知州等敢公然挑衅设擂台算计他的依据和把握,但在他眼里,收拾这么个傻大个有很多方法,刘通代出手也未必有多少难度。

    所以,赵岳没坚持不许,只是提前商量叮嘱好了对策。

    此时,他不用再说什么,只是用眼神压压奶兄弟的愤怒冲动,让兄弟恢复理智保持需要的争斗状态能用既定策略应战。

    赵岳活了两世,这一世的眼下就好比只是个披着少年皮的老妖怪。

    小刘通不是妖怪。

    他是正常标准的宋代少年。

    尽管深受赵岳影响长大,思想与见识远比同时代的绝大多数同龄人成熟深远,但刘通仍然是正常的十六岁半大小子,正是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时期,走向成熟,自觉长大了,象只好斗的小公鸡,正处在一冲动就不顾后果拿刀子捅人的年纪。

    任原的傲慢挑衅、温知州等的恶意激将,难以影响老妖怪赵岳的情绪和思维判断,可小刘通被很正常得彻底激怒了,被轻易激得失去了理智,象只激怒得红了冠子炸起翅膀要狠狠战斗的小公鸡,红了眼,把赵岳昨晚叮嘱的既定策略抛到了脑后,只想冲上去下死手硬碰硬干翻任原,让这些敢小视他的坏蛋晓得他的厉害,让狗官、奸贼、无耻地痞狂徒、天下的无良之辈都晓得敢抖胆侵犯他四哥的下场,所以捏得拳头格格响,望着赵岳,希望四哥点头让他立马上场大战。

    他打小被赵岳维护照顾引导惯了,也习惯了这种依赖,很听赵岳的话,此时即使处在失去理智的盛怒中,冲动动手前也没忘了先习惯地征求一下四哥的意思。

    赵岳平静如常盯着他不动,虽然没骂他不成熟是个傻蛋,没出言打击他,他却仍如三伏天兜头浇了一盆冰水,脑袋一凉,心里猛一个激零,胸中沸腾的怒火顿时熄灭了不少,冲动随着赵岳继续平静地盯着他而减退,理智渐渐又占了上风。

    赵岳见奶兄弟眼中的血红渐渐消退、脸上的激怒疯狂神色渐渐恢复正常,这才微点头,笑呵呵随便指指自我感觉良好、正信心空前爆棚、此刻满脸全涨满了骄横傲慢挑衅神态的任原轻蔑道:“就这么个利欲熏心无知没脑子的,狗胆包天敢掺和官场斗争,敢挑衅当朝大功臣权贵家族尊严的不知死活卑贱蝼蚁,也值得诸位如此高看他值得把他捧得那么高,高得抬上了天”

    一大堆修饰语的话轻描淡写缓缓说出来,却是清晰无比传入擂台上每一个人的耳中,也传到了在场的太多观众耳中。

    任原自从闯出了名声,这几年被百姓尊敬着怕着,被官场中人也礼遇着,顺风顺水地自大惯了,那心态就和二十一世纪时一个困在贫贱无奈中被人鄙视甚至无视践踏惯了的草根,猛然有了机会,翻身飞腾成了当红巨星,顿时感觉自己原来不是命苦无望的人类社会蝼蚁,而是高不可攀可俯视众生的天皇贵胄的状况相似。

    好有一比。

    猛一听这种话,顿感高傲自尊严重受创,先是恼羞成怒瞪圆了不大却细长的眼睛恶狠狠盯着赵岳,气鼓鼓捏紧一对钵大拳头,躬起了腰,恨不能冲上来一顿乱拳狠揍,把赵岳这个风骚无比的绣花枕头花样美男捶成肉饼,看看这纨绔小白脸成了肉饼还怎么傲慢怎么敢看不起他。

    但他再愤怒也不能,也不敢真那么做。

    他怒极中还能理智地知道,自己若敢真冲上去动武,只有被赵岳的侍卫铁定转眼砍死的下场。

    他还能清醒地知道,自己再牛逼也只是社会底层小人物,只能对普通人耍耍骄横威风;

    而豪门子弟就是豪门子弟,有社会划分的等级光环加身,高人一等,受统治秩序王法优先保护,再废物再可恨可杀也不是他这种草民怒极想打就能随便打的。

    社会就是这样。

    赵岳之类的豪门子弟,甚至稍有些官府背景势力的人家,可以随意寻事殴打教训他任原,任原却不能反过来行事。

    别说武力殴打,就是当面语言污辱侵犯,赵岳也有足够理由合法地教训他个半死,

    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就是由此当众打杀了他,赵岳怕是也屁事没有。

    无非是按王法以罚几十斤铜代罪或是随便找个替死鬼当凶手顶罪就完了。任原死了也白死,没人会为他报仇,至多死了仍被某些人拿来利用为官场斗争的材料打击一下沧赵家族,间接算是为任原报了点仇。

    任原无知而轻狂胆大,脑子不灵光,但也不傻,

    怒极却不能报复,憋气得不行,越发凶狠地瞪着根本不把他当回事的赵岳,但盛怒中原本运转缓慢的脑子加速运转后变得聪明了点,赵岳刚才羞辱他的话还在耳边回响,这会却让他激零零打了个寒战。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搞这个擂台事先有些想当然,怕是太草率了,怕是轻率地身陷大凶险中,一个不好就得横死。

    权贵之家岂是民间有点名望的草民就能践踏挑衅的。

    尤其是对付强横的沧赵家族这样的权贵之家,即使有官府撑腰,身为草民也不应该冒险乱掺和呀。

    涉及到官场权力斗争,谁知道这里边暗藏着什么猫腻,水有多深

    一个相扑手在本地官府支持下打先锋侵犯威名赫赫的权贵之家,这是不是自不量力同样属于找死

    怕就怕,押注并亲自上场冒险豪赌了一把,甘当官府利用的棋子工具以搏取官途前程,满怀期望与信心折腾一场,闹了个归齐,官府却护不住他,最后不但什么好处也没捞着,心中梦想渴望已久的名利前程全落了空,而且连已有的名利也得失去。

    最可怕的是,

    被官府利用完了就无情抛弃,身败名裂,重新沦落为贫苦无望草根,这还不算,还稀里糊涂搭上了自家小命。

    任原这时候才醒悟到自己是被官府某些人威逼利诱有意蛊惑了,被耍了,上了贼船。

    官府啥时候是区区草民能靠得住的

    大宋朝的高傲虚浮士大夫大头巾连战功赫赫军权在握的军中将门都瞧不起,啥时候会把一个区区相扑手看重并维护好

    他心中发冷,

    意识到点其中的厉害,有了惊惧,怕了,怒瞪赵岳的凶光也变得畏畏缩缩,不太敢腰杆钉硬地直视着挑衅。

    但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

    此时他若敢反悔,缩了,温知州这些人指定先放不得他。

    本地父母官,大权在手,能拿捏本地百姓的一切,整治本地颇有些实力名望的豪强富绅也不是什么难事,捏死他一个无根无靠的相扑手照样象捏死只蚂蚁般容易,两片嘴皮子上下一碰就得。

    敢让官员老爷失望恼怒,不死,下场也指定好不到哪去,后果不堪设想。

    一想到这后果,任原又吓得一个激零,转眼想通了利害。

    先顾着眼前这一关吧。

    又抖擞精神更坚定了掺和下去的勇气和决心,又敢直视怒瞪着赵岳,目光又张狂凶恶起来。

    说到底,他是自负相扑实力,压根儿没想到过自己会失败,更没顾虑过自己是不是也会在擂台上被摔残打死,有信心当好工具,仍侥幸希望自己帮知州达成目的和心愿,能赢得知州大人的满意、喜爱,随之而来的就是强力维护美好前程。

    不当官就不知道官到底是什么物种。

    权力这东西有无限魔力,不是金钱能相提并论的。人一当了官,有了权,成了代表,就不能按通常的逻辑来看待。

    任原知道点官场的阴险毒辣无情,了解点官员的霸道冷酷,却不知道官场到底是怎么个可怕、官员到底怎么个霸道冷酷。

    他仍把自己当个人物,仍感觉自己有能耐有利用和收用价值,就没想过他在士大夫眼里算个什么东西,仍一厢情愿幻想。

    若他真在擂台上把赵岳成功弄残甚至直接弄死了,那他得到的不会是他想得到的。

    跟那些好处一点边都不沾,而且完全相反。

    他只会沦落为比赛弄出人命的凶手,

    是私人个人行为,和泰安官府一点关系没有,完全是个人责任,是任原自己冒失逞凶下手不知轻重和沧赵家族结下个人仇怨,被沧赵家族动怒寻仇是活该,完全是任原个人的事,由他个人承担一切罪责和风险。

    事后,无论朝廷怎么回应文成侯的愤怒过问处置此事,泰安官府都不会维护任原。

    不但不会管其死活,还会抢先杀人灭口。

    把任原一门所有的可能知情者抢先一步全部秘密清理掉,就说是畏罪潜逃了,不知所踪,正在严厉追查,把阴谋可能泄露的首尾消灭干净,泰安官府某些人才能从此事件中安全解脱出来,悠然自得置身事外享受成果。沧赵家族哪怕明知是怎么一回事,没凭没据的,也奈何不得这些官员丝毫。

    至于任原一伙到底是死是逃了,除了愤怒的沧赵家族,谁会去管它。

    一伙玩相扑玩得自大过火惹了大祸倒霉了的小人物而已。

    温知州一伙肚子里早有打算,只是利用一把任原,耍完了就灭口,但此时正需要任原出力的时候,自然得显示强力维护。

    他们瞅见任原怕了,瞧见任原门下的显然也明白点其中的厉害,缩脖子鬼头鬼脑的也怕了,连那些轻狂惯了不着调的二混子也不敢象之前那样嘴贱乱说乱嚣张了,连忙表态,好化解掉赵岳轻描淡写说的却有巨大威慑力和警告效果的那番话。

    狗头师爷抢先在知州东翁面前表现。

    他否定加质疑地额了一声,“赵二,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任原慕名想挑战你这个名声响亮的小霸王,这很正常。这是一个无敌而倍感寂寞的尊贵相扑高手必会做的应该做的事。他只是想找个值得他出手的好对手,想挑战一下职业新高度而已。你没真本事,空有虚名,不敢下场应战,这是你的问题,丢点人不算什么。你怎么可以拿身份和家族势力压人放话威胁任原呢”

    “你用这种下作手段想逼迫任原退缩,达到不战而胜挽回脸面的目的。这太卑鄙了,让人不耻你为人。更丢人现眼。”

    温知州对师爷的一番有力抢白很满意,也摇晃着长长的官翅,捊着胡须慢条斯理官腔十足道:“任壮士可不是赵二你口中所说的蝼蚁之辈。他是相扑界的泰山北斗,是我们泰安人的英雄和荣耀。你这么轻贱任壮士,怕是我泰安父老乡亲不肯答应。”

    他们从赵岳的话中听出了赵岳已经认清了擂台事件的本质真相,感觉到赵岳头脑清醒、说话条理清晰。

    这让他们意识到赵岳这个闻名天下的愣头青也不是一点没脑子没文化水的二傻子,但也丝毫不惧。

    你,或者你手下的人帮你看出来了阴谋,又怎样

    你解不开这局,想保住沧赵家族的尊严,就只能陷在这个局中听从本官的摆布。

    赵岳既然已经委婉点明了泰安官府在从中搞鬼,他们也索性半撕破脸,更直接利用官府权力和本地优势继续拿捏激将赵岳。

    师爷抖胆,称呼赵岳连公子的尊称都不屑加了,象招呼寻常卑贱草民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一样轻贱地随便叫赵二。

    温知州也省了尊称和虚伪嘴脸,明摆出一方大员的高贵威严,呵斥着赵岳,并且威胁上了。

    任原一见知州大人如此看重他维护他,顿时底气足了不少,胆大了起来,憋气与恼怒激发的凶狠也随之增强,敢放手发挥了,打定了主意,只要赵岳一方敢下场应战,无论上的是谁,他都绝不手软,得罪就得罪了,干就干个彻底漂亮,下死手。这样反更能增加在知州大人心中的分量,人身更有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