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瞳福女:邪王,〕〔九零福妻好难追〕〔都市修仙五千年〕〔傲世武修〕〔重生喵妻:老公别〕〔时巨星,很甜!〕〔阴阳镇鬼师〕〔万兽独尊〕〔最强真言道统〕〔极品赘婿〕〔打更人培养系统〕〔爆宠萌妃:陛下你〕〔淡定王妃:夫君别〕〔无妄仙君〕〔贵女甜妃:戏精王〕〔最佳修仙狂婿〕〔温酒祭霜刀〕〔奔向深空〕〔异界至尊妖圣〕〔在异界开地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2节有鬼节才有阎王,下
    小刘通杀过不知多少凶悍强勇的辽寇,是从死人堆里站起来的,哪会把任原的巨大与凶威气焰威慑当个事。

    他一脸轻松,提笔签名却写的不是刘通,而是连籍贯一样都是简单的沧赵两字,表达自己的立场和那份满满的自信自豪。

    他和任原相似,也是一看书就头疼的,不爱读书。

    但,赵岳再惯着放纵着奶兄弟,也决不会让小刘通自由任性成为文盲。

    老管家家的荣誉和脸面不能丢。

    小刘通做人,做新帝国统治者一员,最起码的素质必须具备。

    管家夫妇最疼爱的小儿子是个草包废物,白长了副聪明劲,白跟了智慧如海神通广大的少爷,白浪费了其他任何人家的孩子都得不到,不知怎么眼红的天大良机和无匹荣耀,辜负了这份福分,那可不行。老管家夫妻俩决不答应。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谁学谁。刘通也不是不知上进不知羞耻的,所以至少一手字,那是练得相当有火候,糊弄得让他老爹满意,让他三十多了才开始艰难识字学文化搞管理,倍感知识重要与难得的老娘倍感欣慰自豪。

    老两口对福气通天的宝贝老生儿子也就嘴上骂不成才,心里却越发偏心眼疼爱。

    刘通这手字,不懂书法的人一搭眼也能看出来比任原的强不少。

    任原看到后心里回荡的那点得意顿时没了,用另一种方式没震住对手反而被狠比了下去,打击得不算轻,转念又自我安慰:小白脸嘛,也就这么点花活能耐,书读得多,字写得好,不稀奇,论硬本事就拉稀了。看我怎么教训得你哭爹叫妈

    他恶瞪着刘通,在那愤愤念。

    早得了知州秘密任务的部署端着裁判主持人的架子,明为官方公正提醒,实为借机以官方身份威胁敲打刘通。

    “小孩,这是相扑。相扑,你知道是什么吗”

    如同以权行私的后世某些执法者一样,部署一脸公正威严,实则凶狠盯着小刘通,语气不善地厉声喝问。

    可惜,小刘通根本不鸟他的这点淫威,撇嘴冷眼瞅着这家伙想干嘛。

    部署不是官,只是官府雇佣的带点专业特性的微末小吏,属于真正的后世俗称的政府特别临时工,但却是十足官僚心态,一向自觉也是拿捏人的官老爷,尤其是在这相扑擂台上自我感觉更是良好,我的地盘我作主,场上一切老子说了算,就是这么牛逼,看到小刘通对他轻蔑的样子,官威和权力受到蔑视挑衅,大感太丢面子,眼神一戾,凶光直闪,仗着一身官皮职权,指着刘通越发凶狠严厉地喝道:“小孩,我问你呢。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想不想参赛了”

    刘通笑容一敛,眼神变得冷酷,啪,把指来的手抽掉,冷声道:“再敢寻事指小爷,信不信小爷掰断你狗爪子,让你以后再指不成。小爷参不参赛,你说了不算。惹得小爷不高兴,索性把这擂台赛都搅黄了,相扑办不下去,看你还哪得瑟去。”

    部署被这一下抽得巨痛,感觉手背裂了一样,疼得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这激起他更大的恶毒愤恨,发狂怒喝道:“你,你敢打主持”

    再怒再发狠,却到底没敢拿手再指着小刘通借机逞权威。

    小刘通冷笑一声,盯着部署戏谑道:“怎么着你还真觉着自个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那,你取消我参赛权试试呀。”

    头一次遇到这种不按规则来,规则也约束不了的主,牛逼惯了的部署有点傻眼了。

    他很想习惯地很权威地得意宣布取消刘通参赛资格,但此刻才真意识他的所谓权威什么都不是,他自己也什么都不是,自己只是个混公饭吃的草泥卑贱卒子,遇到狠角色,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主,什么也担不起来,连话也不是能随便放的蝼蚁。

    若任性再挑衅,真宣布不准刘通参赛,他怕来意不善的赵岳一伙真就借机大闹这里把赛事彻底搅黄了。

    赵岳敢不敢破坏赛事

    肯定敢。

    要不然也不是横行无忌,恶名早传遍天下的呆霸王了。

    你看他一来,公然直接欺上知州大人,和知州并坐,就可知这人胆子有多大。

    赵岳一伙有没有能力破坏赛事

    怕是九成有。

    赵岳就是拿擂台是在针对他说事来搅闹擂台,泰安官府能怎么地还能就这事借机动军队真杀掉赵岳

    先不说赵岳成心来搞事肯定有备而来,梁山可是有一伙强人,不是好杀的,甚至不是好欺负的。就算能杀掉,可知州敢吗

    敢直接玩狠的硬的,也不用费这么多心思,以这么多财力人力物力搞什么擂台阴谋了。也不用此前对赵岳诸般忍让了。

    赛事黄了,任原的相扑优势就没地发挥了。

    动武论刀枪,怕是不擅长厮杀的任原这种傻大个只有被杀辽寇杀出来的沧赵人随便屠杀随便欺负的份,哪还有稳妥合法整死赵岳的机会和把握知州大人精心策划的阴谋也就破产了。

    让大人失望了,怒了,他这种微末小人物还能有好果子吃

    到时,丢了美差只是小事,不被知州、通判等大人扒皮整治得家破人亡,怕是不足以宣泄大人们的恼恨。

    部署想到这,惊得不禁打了个寒颤。

    仓皇扭头望向亭子求助,希望能从知州大人那得到点怎么应对这种嚣张的指示或官方明确支持。

    部署看到的却是大人远远望着他的眼神很复杂,有满意,但似乎更多是失望与阴狠。

    满意自然是大人对他借身份敲打和威胁刘通先挫挫沧赵威风的作法和鲜明立场态度感到满意。

    失望和阴狠是什么,就不用说了。

    显然,若赛事搞砸了,坏了知州大人的好事,他这小小裁判的小命多半也就交待在这事上,没有以后了。

    能混公务饭的没傻子,小吏也未必见识就那么低,骄横而行事狂妄除了素质低劣,更是体制问题,是百姓老实好欺给惯的。

    这部署也很机灵,脸皮也够厚,变脸和说官话的艺术造诣未必比那些当大官的功力低,只是他没机会混上那级别而已。

    取消刘通参赛资格是行不通了。

    这厮不得不收敛淫威,重新端起裁判主持人的公正神态,色厉内荏道:“小孩,我只是想提醒你,想参赛就得按规矩来。”

    刘通道:“当然按规矩来了。”

    “不然教训这么个心怀侥幸的无知傻子,小爷有一万种手段搞死他,还用玩什么比赛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卑鄙无耻啊。”

    “你”

    部署气得浑身发抖,却无可奈何,到这会连狠话都不敢放了,实不知该怎么说才能不坏事地反击这种凌辱。

    小刘通更不耐烦。

    “你,你什么你少特么罗嗦。小爷急着比赛,没功夫在这耗着。你有屁快放。”

    “”

    部署再罗嗦无疑是自愿应了以嘴放屁。

    但他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变相整治刁难刘通的机会。他心中愤恨之极,极想报复。

    只能不要脸了。

    卑鄙无耻不算什么。他耍那点职权早无耻卑鄙习惯了。

    他的思维逻辑和三观早官僚化了,羞耻观念也不同于常人。

    “小孩,休得在如此庄重的场合放刁耍沧赵家族的横。”

    “下面我对你宣布一下比赛规则,必须事先提醒你必须明白和遵守的一些比赛规矩。这是我的职责。你好好听着。”

    刘通厌恶道:“你特么还真不要脸真特么罗嗦。快放。”

    “”

    部署噎得半死,却只能强咽恶气,厚脸继续。

    “第一,不得攻击对手裆部。”

    “第二,不得攻击对手脖子及以上部位。”

    小刘通静静听着。

    “最后一条。”

    部署说得顺溜,见刘通老实了,又渐渐找到点昔日的牛逼权威感觉,声音不自觉的又傲慢凶狠,“不得携带凶器上场。”

    他瞅着小刘通,脸上露出狞笑。

    “比赛若敢耍阴谋用凶器,那就是蓄意杀人。小孩,你若敢犯,朝廷王法须放不得你。”

    声音一戾,

    “那时,别说你只是区区沧赵家族寻常子弟,就是你家文成侯犯了规矩也得抓入大牢。情面、身份在王法面前都没用。王子犯法也与草民同罪。小孩,你大概还不晓得牢狱的滋味吧”

    在部署的心里,只要不动用武器暗器,刘通上场就死定了。

    他的目的就是警告禁止刘通在性命不保急眼时用武器自卫。

    他的这种心态也正是温知州等人的心态。

    这帮阴谋者都对任原的相扑实力有绝对信心。

    小刘通明白部署的用心,呵呵笑了几声,转脸瞧着正对着他瞪眼发狠运气的任原笑嘻嘻道:“傻蛋,这无耻部署警告我倒是提醒了我。我必须也事先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若是比赛犯规,敢玩下作手段。那你绝没机会活着下擂台。”

    任原听了一凛,但随即恢复傲慢自负之态。

    比赛,所谓公平光明,那只是说说,是尽量提倡和维护。

    后世的各种国际大赛也总少不了兴奋剂或装备什么的投机取巧不公,甚至不乏阴险恶毒小手段,屡禁不止,根本无法杜绝。

    这时代的相扑也是暗藏阴险的职业。

    在以往不是没有选手借各种机关暗器迷药取巧。在大宋各地举办的赛事中,无论有没有官方参与主持,这种事都多有发生。

    任原是相扑行家,也很注意防备这一点。

    他一身简单行头,瞧着一目了然藏不了任何危险品,但实际上,他的巴掌宽的粗厚牛皮腰带可不是正常的腰带,实际是件暗藏的凶险时刻能用来自卫偷袭和杀人的凶器,铁扣内面是扣腰带用的,却也是暗藏的锋利沉重铁爪,砸中就是五个血窟窿。

    不过,他还明白点状况,知道就算比赛万一到了要输的关头也不能用上这根腰带。

    这次的对手可不是寻常人,能借比赛放手摔死打死,却绝不可用暗器弄死。不然,场上得便宜,过后必难逃惩罚。

    他也没打算借腰带取胜。

    说到底他也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信心。

    “小子,你自己输急了不用下作手段就好。我是任原,何用你提醒”

    部署没吓住刘通,没品尝到报复的快感,极不甘心,仍不肯罢休,心思一动又生了主意。

    “为保障公平比赛,避免有宵小暗藏歹毒,我身为部署要搜查一下二位。我有这个权力。”

    说着,他装模作样草草摸摸任原的衣服,随即就向刘通伸出黑手,想用乱摸这种手段栽脏和羞辱报复一下。

    小刘通笑了。

    “你这厮还借机得瑟个没完了”

    “是不是不亲身尝尝小爷的厉害,你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算个什么东西呀”

    部署一瞧刘通露出动武殴打他的趋势,顿时心一缩。

    他只是个耍嘴皮子混饭吃的小吏,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却也是连混街头的最差却够狠的混混也打不过的,此刻有心拿职权说事强硬下手,却怕承受不起沧赵子弟的凶横敢打,反复鼓气,却到底也没勇气逞强玩阴险,只能嘴上道:“任壮士,我们都熟悉了解他的人品和比赛作风。对他,我们有信任。可你不同。你是初来乍到的新人,大家都不了解你。不检查,怎么保证你没凶器在身谁知道象你这样的狂妄凶残胆大小子仗着家世在比赛时会不会用下三滥手段肆无忌惮暗算任壮士取胜”

    声未落,啪,这家伙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刘通怒道:“沧赵家族的声誉岂容你这无耻卑贱小人肆意诋毁”

    “你想找死不成”

    眼看战端要起,温知州深恐赵岳一伙借机寻事发难搅黄掉比赛,连忙呵斥部署道:“怎么这么磨蹭还不比赛”

    师爷也赶紧催促道:“没见台下百姓都等急了么签了约,赶紧比赛呀。蠢货,让他死在擂台不就报复了”

    想了想又赶紧补充一句挽回面子,“谁若敢在比赛中用凶器,自有王法在。任谁也逃不脱惩罚。谅他也不敢。”

    部署被打得不重,但脸皮也火辣辣得痛。

    他心中羞愤之极,想寻计报复却只能听大人吩咐,恶狠狠盯了嚣张的刘通一眼,狠狠宣布比赛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重生做神医〕〔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