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运古神事务所〕〔星际之星海无尽〕〔重生甜妻,超可爱〕〔逆流人生〕〔乡间轻曲〕〔帝国老公狠狠爱〕〔邪王宠妻:废材嫡〕〔天芳〕〔网游之最强法王〕〔再见亦是爱你〕〔逍遥兵王〕〔万古灵神〕〔重生之易帝传说〕〔褚先生你老婆要离〕〔十九重帝狱〕〔都市绝品神医〕〔变身非常大小姐〕〔狂帝的一品魔妃〕〔亲爱的盛医生〕〔极品全能学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828节应对,下
    整治寺庙僧众,却是不整不知道,一整吓一跳。

    任何一个有特权的社会群体时间久了也会变质,必会积下无数罪孽。

    自成体系,与外部社会高度独立,几乎不受任何强制监督约束的宗教团体佛门也不会例外。

    俗话说,哪个庙中没冤死鬼。

    且不说寺庙自家内部发生的不为外人所知的争斗闹出的血腥甚至人命事,只说对外。

    先说高利贷,那是寺庙极为重要的合法合理敛财手段。

    佛门中但凡有些势力的寺庙,哪家不放高利贷?哪家没发生过高利贷逼死人命侵吞人家产的事?

    这种事通常不是僧人出面直接干的,是雇社会上的强徒或利用官府完成的,但归根到底也是僧人行凶造的孽。

    其次,以治病、降妖除魔消灾解难等多种形式,趁人之危,巧言蛊惑,要挟上门的求助者主动许下沉重承诺,哄骗人愚昧感恩自愿大把捐献钱财,甚至不得不倾家荡产还愿来偿还欠下的寺庙恩情,免得受恩却感激佛祖不诚,被佛祖降罪。

    寺庙霸占的众多田地园林资产一方面是官府赐的,另一方面主要就是通过上述两种手段稳步侵吞的民财。

    至于收上香祈福钱,为死者念经超度送葬,为香客指点迷津,包括暗中或以神秘禅语隐晦指点那些不差钱又愿意或许诺大把捐助佛门的恶人如何脱罪如何避难,等等获得感激而自愿捐献良田钱粮,这都算寺庙平时再正常再寻常不过的敛财方式了。不说佛门不觉得是罪孽,而是一种慈悲解救。就是社会也没觉得佛门这么做有不妥的甚至根本是违法犯罪的。

    但正是这种感恩自愿捐献的蚕食方式也让寺庙逐步积累起巨额家当,还获得了智慧神通与慈悲普照的好名声。

    诸般手段造成的就是佛门巨富势大,无形中剥夺了无数良善百姓赖以生存的田地家产,寄生社会却慈悲高大光辉。

    中国是封建独裁制度异常发达的权本位社会,统治阶层历来是把宗教当成辅助愚民统治的精神手段,而决不允许宗教神权凌驾于政权之上,更不允许神权左右甚至干脆控制王朝存在和更替,博大精深的政治权谋智慧和以儒教为核心的社会文明风气及民族主体精神也在主观客观上保证了历代政权能稳稳压制住宗教借神权肆虐政治与社会的可能。

    宋王朝整体上是个奉行苟且政治的软弱王朝,说得好听点是政治开明,允许甚至放纵佛门大肆敛财扩张独立过神仙日子,但是,如果佛门或任何宗教团体敢插手政治斗争甚至妄图干预王朝政权,那么软弱政权照样会立马化为强硬屠刀。

    在君权至上的社会里,宗教想在政治上搞事,别说是唯我独尊的皇帝,就是把权力视为一切的士大夫也决不答应。

    因此,这个世界的北宋佛门虽然有经济高度繁荣发达形成的能供养更多寄生虫的优越基础而发展得空前兴盛,不论是在成员人手上还是在财力物力及对民众的影响上都势力惊人,但仍然无法,也不敢直接和政权较劲。

    把佛门之威发挥到极致的是倭国。

    倭国的僧侣和寺庙所为不止是凌驾政权之上了,完全是肆无忌惮以所谓慈悲宗教行罪恶累累。倭国的僧侣活得那才叫牛b得不行,是凌驾于政治人物特权之上的特权,嘴上念佛,手中持刀,成群结伙明目张胆四处以神佛之名要挟人积极供奉捐助或者干脆以不敬佛陀的罪名直接动武行凶强夺别人的财产,杀人根本不算个事。

    寺庙有以神的名义行使的独立裁判权,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受世俗政权干涉约束。

    倭国最富有的不是国家,也不是权臣或地方军阀大名,而是僧侣。寺庙霸占了巨额财富,养着惊人数量的僧侣,公开拥有以维护神佛威严名义的僧侣武装,不仅人手充足骁勇凶悍而且钱粮充足装备最精良,精锐程度超过国家的精锐军。

    倭天皇就是个傀儡影子,中央权臣和地方军阀大名不把天皇当回事,僧侣寺庙更如此。

    倭国佛门事实上拥有直接左右谁能当上和坐稳倭国实际最高统治者的能力。谁得罪了佛门,别说是想当稳中央的老大,就是想坐稳地方老大,那也是不可能的。强悍残暴贪婪如各地的军阀大名,虽有兵有将有地盘,但路上遇到本地的单个出行的僧侣也得罪不起,起了争执得忍气吞声主动老实退让,不然本地寺庙会声讨,本地寺庙势力不行,倭国佛门就会群起讨伐,大名乖乖重金赔礼道歉甚至老实下台让僧侣满意了原谅了也就罢了,敢逞强不服,佛门就挥僧兵直接干掉他。

    因而倭国佛门肆意敲诈勒索盘剥的不止是草民,包括倭国统治者,侵吞的不止是百姓利益,连看上眼的国家权益照样霸占,就比如因海盗贸易引起的金银采矿,寺庙就不知抢占了多少优质金银矿,中央权臣和当地军阀大名再舍不得再恨也得和寺庙友好分享矿山利益。

    倭国崇拜生殖到变态程度,僧侣不戒色,实际可奸银掳掠,僧侣看上谁家财产谁家姑娘女人了,以供奉侍奉佛陀的名义就可直接上门强抢了,象中国佛门做的放高利贷逼死人命等罪恶对倭国佛门太寻常了。

    宋佛门做的这些恶事,出于信仰,社会宽容,人们乐意,也不算什么。

    但在各地突袭围剿寺庙中,遇到了不少直接让中国社会无法容忍的僧人罪恶。

    大宋繁荣富裕,让佛门富得流油,但也不是所有寺庙都有好日子过。

    能以超然的高姿态悠然过着神仙日子的自然是那些名门大寺。最不济也得是当地有些名望形成些规模的寺庙。

    那些没名望规模的小寺庙,香火寥寥,来钱太少,想玩些侵吞手段也没那个势力和蛊惑说服力。想巧言骗大众信服而愿意许愿捐献也得是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名僧达人才行。一个无名僧人就算真有些智慧,信民又认你是哪根葱啊。

    如此,很多小寺庙的日子过得就凄惶了,别说吃香的喝辣的,就是百姓那种最寻常的一日两餐也未必能保证。

    别人当和尚过得那叫个滋润快活体面,自己同样当僧人,日子过得寒酸还不如街上的流浪狗,这心如何能平衡?

    穷困潦倒,衣不遮体,食不裹腹,寺庙破陋,夏天漏雨热死人,冬天透风冻死个人,可再苦再难也不愿意还俗凭双手干活辛苦谋生,想投靠那些过神仙日子的大寺庙也沾沾佛祖的光又穷形恶相不被接受,那么怎么办?

    富未必长良心。但穷极,这些僧人必生歹念。

    这些寺庙又多处于人烟稀少上香不便的偏僻处,不然也不至于香火那么少,这就客观上提供了作恶的便利。

    于是象瓦罐寺的生铁佛和飞天夜叉这样的杀人抢劫凶僧就出现了。

    即便此类僧人没有二凶僧的强悍武力,但年轻力壮的,至少是还不够老,又披着一身慈悲佛门子弟的外衣,容易让人轻信而失去警惕,巧言哄骗加迷药或半夜偷袭什么的手段抢劫杀害过路者还是成功率极高的,心细些,罪恶也能掩藏好。

    这次全国清剿佛门,全部排查和捉拿僧人,衙役和军队都为财或在官老爷逼迫下较了真,这些寺庙的罪恶就藏不住了。一番审讯后,暴露出来的罪恶血腥让人触目惊心。

    谁能想到供奉慈悲佛祖的吉祥圣地居然会是勾魂地狱般的所在?

    谁能想到满面慈悲虔诚,满嘴阿弥陀佛的老实僧人背后居然会是最凶残杀害无辜人命那么多的屠夫刽子手?

    令人发指啊。

    另,有一专门供奉观世音菩萨的寺庙,在当地非常有名,也有一定规模,起码有上百僧众,居灵秀之山,风景上佳又交通便利,香客与参观游览借宿的不少,庙宇广大而且建得神圣辉煌更增添了吸引力和说服力,却是个图财害命的淫窝。

    该寺主持实际是个江湖大盗,却托身佛门避罪,被寺中长老收为该寺王牌打手,日久有了势力就弄死了主持等正经高僧,自己当上了方丈,借寺庙光辉形象与无人监管的便利带着寺中僧人干起了罪恶勾当,而且顺利混了十几年了。

    暗里杀人谋财不算。

    更也不知是可悲还是可笑的是,该寺主要是以求子为主题的,来这虔诚上香的信众多半是求子求多子多福的。而该寺就能以求子非常灵验更加出名。这次一体突袭清剿查抄审讯后,当地的知州老爷是勃然大怒又羞愧到无地自容。

    没别的原因,就是知州大老爷惊骇猜知自己倍加宠爱的唯一儿子不是他的种,而是这群恶僧中不知哪一个的孽种。

    十几年前,他中举,走通关系迅速补了实缺,委任此处当知县,却是娶妻又纳妾多年都无子,是连闺女都生不出来的那种,却听闻当地的观世音庙求子灵验,只要心够虔诚就多半能祈求成功,于是盼子心切就慷慨捐献大笔钱粮并亲往求之,后没立即灵验,又公务在身不是那么方便,就让妻妾虔诚反复去祈求,嗯,嗯,够虔诚,果然灵验了,美妾有了。

    他老婆和小妾在寺中先被下药强女干,后又情愿忍辱被众多僧人反复轮,其中绝大多数僧人是年轻斩壮的,肆意耕耘种不上种才怪了。没让知州正妻一并怀上,给这位知县大老爷多添个子女已经是上天不忍而不准的奇迹了。

    这位老爷哪知内情,光顾着高兴有后了,当时又好生虔诚感谢了该寺。

    十几年后,他钻营有术官大了又调任至此当了军权政权一把抓的威风凛凛知州,在好生犹豫过要不要遵旨剿灭求子灵验的该寺辜负对他有赐后大恩的观世音菩萨的良心谴责中最终还是权力官途重要才咬牙清剿了,一剿才惊闻真相。

    怪不得已是少年的儿子越长越感觉不象他自己的种,以前还一直以为是象家族前辈或是长相随了小妾那边。

    当年的江湖大盗方丈如今已是须发皆白高僧气度越发高大俨然的老人,但仍然筋骨强壮,双目有神,身手也仍然厉害,当时被围剿的官兵象对白驹寺一样哄骗了,没武力拒捕反抗才轻易被看押了,可察觉不对头后立即率众反抗还是杀伤了不少官兵,更砍死了数名军官甚至大将,若是没有弓箭密集封堵射击就叫他硬生生闯出去逃入深山了。

    弄不好这恶贼又逃脱法网制裁,可以安然寿终正寝老死某地。

    知州吃了这大亏,还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得,这股火憋狠了大了,看着那露出凶悍真面目且觉得活够本了面对牢狱死劫不畏惧反而在堂上越发桀骜不驯狂放的老僧,他恨得牙都咬出了血,喝令诸般残忍刑罚都轮番使上,最后更当众千刀万剐了这位方丈以及多位寺庙骨干贼凶,算是既解自己的仇恨耻辱,也应了愤怒的百姓之愿,做了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但象类似的僧侣淫凶恶事可不止这处观音庙一家。

    全国查处,发现藏匿有明是慈悲出家人,实为凶残淫僧的寺庙可着实不算少。

    名门大寺也不例外。

    因为名寺招纳隐匿大恶强悍之徒为打手兼武力教头更方便更有控制把握,也更多,但感化和控制不了此类者内心不肯悔悟而暗中继续为恶。他混成了有名望有地位的本寺骨干僧头甚至是高僧,要出外云游历练,要和其它寺庙勾通交好,你还能拦着他不让?他一出去了,离开了本寺的眼和监管,在别处偷偷摸摸干什么,你还能看得到管得上?

    这些强悍的大恶早前就已经是经验丰富的歹徒了,如今化身僧侣经过佛门感染,身上多了股实为凶悍却似是慈悲威严的特殊气质,更符合民众心中擅能化身怒目金刚而降妖除魔的佛门高人形象,在外行走有高僧身份婆娑袈裟掩护,更能欺骗世人,更方便作恶和掩饰罪孽。

    国内的寺庙这些罪恶仍属于正常的社会罪恶形态。

    在西军地盘内查获的佛门罪恶有更让西军震怒也让大宋统治者震惊心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