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超品兵王楚炎苏梦〕〔超品小神农〕〔娇宠嫩妻:闪婚老〕〔魔妃曲之来世了尘〕〔傅寒铮慕微澜〕〔超宠契婚:老公,〕〔苏爽世界崩坏中[综〕〔百花大帝〕〔日常系神壕〕〔异界之召唤神话强〕〔明月出祁连〕〔都市妖孽修真高手〕〔三国之天下无双〕〔唐挣〕〔超级魔兽工厂〕〔氪金剑仙李太白〕〔抗战韩疯子〕〔狼途万界〕〔抢救大明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9节不寒而栗的教育
    赵岳破天荒的这通大睡,起床后又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换上潘金莲洗叠得干净整洁还隐隐约约香气缭绕的衣服,只觉得精神大振,一股说不出的惬意洋溢身心,等欢快吃过胖厨子精心准备的早餐后就更感觉舒服惬意有精神了。

    只是今天胖厨子和厨婶都脸色不大好看,殷殷照顾他的时候,眼泪叭差的,时不时得转身偷偷抹眼泪。

    赵岳明白这对老家人为的什么难过,他自己也不禁有些唏嘘。

    至今回想起来,貌似自他离开襁褓离开母亲的怀抱能自己走路后就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尽情睡过,长这么大,他居然不知睡个懒觉是什么滋味.......幼时,童年,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人生最快乐的时期,人人都有的,可他偏偏没有,他从娘胎里就开始奋斗,这不是一句夸张的话,也不是神话传奇,他自己最清楚,他永远忘不了在娘胎里的那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茫然无助的痛苦、悲愤、绝望的梦魇,匆匆回望,他不知什么是幼年的安逸,什么是童年的轻松顽皮快乐,更不知少年不识愁滋味到底是什么滋味......这是穿越者承受的悲哀......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再转生,是特么有道理的........

    想起那场梦魇,赵岳回到梁山的家变得柔软轻松的心,顿时又恢复成坚硬.......

    罪恶就要付出代价......何分时代?

    腐败统治,骄奢淫逸以人为牛马草芥的官僚,猖狂飘在天上的衙内,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无耻却一脸高洁正气嘴脸的儒教腐朽“我辈读书人“,实际只是极力维护包括自身特权在内的腐朽统治更稳固,同样高高在上理所当然踩着万民吸血做爷的所谓历史清正名臣,各种与权力勾结纵情鱼肉万民的士绅豪强老爷少爷........都要付出体痛彻心扉的代价......

    不让这些罪恶者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怎能对得起他在梦魇中遭受的那种凄惨无助的绝望?怎能对得起他自襁褓至今所付出的常人无法想像的辛劳凶险.......

    军师何玄通听说赵岳起床了,立即匆匆赶来。

    正在练兵的花刀将孟福通得到紧急传令,也立即飞步赶了过来......

    新鲜出炉的正义堂,即那所当学堂、年节聚餐大客堂以及众将众管事议事等多种功能却一直没挂正式扁额名称的梁山最大房舍,赵岳这次在那和赶来的二人说话。

    何玄通、孟福通来到后,抬头看到高高悬挂门楣之上的“正义堂”三个镏金般大字,尽管已经昨天见过了,但此刻仍然不禁神色一肃,都使劲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与点点雪花,又挺了挺腰,深吸一口气,站得更直了这才大步入内。

    梁山上与战争不相干的人员几乎都撤走了,需要上学的孩童都随家人回帝国那读书了,梁山上的少年只剩下听不见战鼓喧嚣与残酷拼杀声不会受惊的聋哑残疾人.......这所建筑的功能就只剩下战争的运筹帷幄、刀光剑影与必将威辱天地的无边煞气......

    房子还是那所房子,但昨非今,因为这里挂上了正义宣言,更因为这里坐着那位铁血亲王......而昨天是没有赵岳在这的。

    ..........

    赵岳示意二人坐下喝口热茶先暖和暖和,然后单刀直入问:“桃花山那些悍匪怎么样了?”

    赵岳回山的当天就交待何玄通把武器发给困在乱石滩接受强行训练教化的那些昔日祝彪等祝家的强盗部下,从刀枪到弓箭盔甲,都配备下去,都是夏收计划时收缴并悄悄储备梁山的东京禁军制式装备,也是大宋王朝的最精良装备。

    何玄通知道赵岳是准备用这些悍匪打一场仗,当时还不禁担心地问:“连弓箭也要发?”

    他担心这些困在那而不得不老实听话的悍匪有了真正的武器会趁机发难发泄心中积聚的怨气甚至仇恨.......小半年的集训辛劳可是堪称到残酷的程度,从炎热的大夏天直到赵岳此次回山,每十日一次的几十里的负重长途拉练,第五日一次的短途拉练,就在乱石滩那进行,绕不知多少圈的跑,还得保持基本的队列,得保证遇袭就能随时投入战斗......疲于奔命,尤其是长途拉练,每次熬完了,悍匪们即使再强悍也一个个跟死了一样只想随地躺下,累得恨不能连气都不用喘才好,只这一项拉练就已经搞得提脑袋当强盗就为了舒舒服服享受的悍匪们叫苦连天,这心里不知积着多少火呐,若是让这么一帮悍匪还拥有了弓箭这种远攻武器,要是他们进攻与梁山内部隔绝了的堵住他们的那道关碍......没攻城梯,芦苇堆也能当冲击高大关碍的垫脚石啊.......近万悍匪啊,这要是冲出乱石滩杀入梁山内部,后果.....不堪设想.......关键是梁山的辛苦付出全白费了。

    “发。为什么不呢?”

    这就是赵岳当时的回答。

    若是进行了这么久的训练改造,这些匪徒还是不知好歹只想自由作恶,实验失败,那就此全杀了肥地喂牧草好了。

    所以,现在赵岳才有如此一问。

    此时,何玄通和孟福通就不是前天听到命令时的担忧了,都露出笑容。

    “没想到啊。这些桀骜不驯的凶残狂徒刀枪到手了却居然并没趁机闹事造反,只为能连续休假三天欢呼庆贺。”

    要知道,梁山上的人,除了核心头领以及原本就知道梁山的帝国背景绝秘的那些人以外,其他人,包括聋哑群体甚至一些头领人物都是不知道沧赵家族的最大秘密的,强抓来的桃花山悍匪们自然就更不知道梁山背后原来还杵着个强大无匹的海盗帝国。不知有这么个强大靠山和出路,看不到过上传闻的海盗帝国那的神仙一样的快活自在生活的希望,被困在乱石滩,几与世隔绝,没有最起码的自由,还要天天艰苦训练......这些心已经黑了的悍匪居然没趁机造反.......

    “嘿,如今看还是殿下看得准。这些悍匪再凶恶再桀骜不驯也只是群自觉卑贱为活得好点而挣扎的人罢了。”

    赵岳摇头道:“关键是你们抓住了要害切入点,训练教育的好。”

    尽管没告诉梁山的真实背景,不能最有效震慑和激励悍匪改过自新和争上进,但对悍匪的思想影响也是有针对性的。

    大宋王朝彻底烂掉了,皇帝只顾腐朽享乐,朝廷一窝子奸臣当道,从中央到地方,文武官僚大小官吏群腐群败,几无一个好官好人,并且随着法纪松驰甚至形同虚设对天下敲骨吸髓越来越肆无忌惮,地主豪商乡绅也越发盘剥鱼肉乡里......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保障——军队,烂掉了,垮了,大宋王朝的颓败无法挽回,朝野共力作死下,谁也挽救不了,世上已无公平

    ,卑贱者已无出路,民心充满怨恨不平,盗贼四起,天下动荡,世道人心变恶,有田虎、王庆、晁盖这样的强贼大豪领头造反,尤其是前二者已经列土称王成了大气候,朝廷奈何不得,面对动荡的江山束手无策......这些见识是桃花山强盗们来梁山前就已经熟知的常识,正是有了这种认识,他们当初才迫于自身的各种原因奋然干脆当强盗走上不归路的。

    困在了乱石滩接受训练改造,悍匪们又从梁山知道了更多更深远的关于大宋王朝的事。

    宋王朝统治者在饮酒艳舞欢歌醉生梦死作孽败家,学汉人儒教风流的辽国大致也是如此,曾经的世上最强大领土也最辽阔的骁勇无敌马背民族大帝国早已不复往日的雄风锐气.......而北方却崛起了不甘困苦屈辱的魔鬼猛兽般骁勇善战的女真,海外又崛起了水陆纵横皆无敌的,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强横到不可思议的海盗帝国......

    一方在拼命作死加速衰败,而另一方却在不畏生死的奋勇全力崛起,如此鲜明对比,大宋与大辽王朝会怎样,结局不用多高深的见识不用多费脑子分析也能看清。

    又一次怒吼呐喊、尸山血海的改朝换代可怕时代。兵荒马乱,刀兵四起,人命不如蝼蚁的乱世又一次要降临了.......

    曾经雄霸不可一世的大辽帝国如烂透了根与心的巨树一样,在风雨飘摇中外表看着仍是那么巨大那么稳固不可撼动,实际上却必将被女真建立的金国新势力用不多久就能轰然推倒。

    马背上的英雄民族辽国都得倒在女真的兵锋锐气下,那,安分守己只顾看着脚下田地,只顾争权夺利内斗的宋王朝农耕民族又岂能逃脱毁灭之灾?猛如虎,贪如恶狼,狡诈如妖狐的女真金国岂能放过以富裕繁盛名动世间的大宋政权.......

    当那一天到来时,女真野兽跨铁骑,舞钢刀......卷着能让鬼神也震惊失色的漫天凶威煞气杀来,宋王朝能拿什么抵挡?

    靠士大夫们的那张能颠倒黑白的利嘴?

    靠官僚们自负的诗书风流才华、阴谋诡计、诸般袖里乾坤高妙手段?

    还是靠混吃等死只有刁难甚至祸害百姓本事的那些活一天算一天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混混官兵?

    要命的是,今年,大宋最依仗的西军没了。大宋王朝的金山银山布匹粮米.....财富与最可靠可用的人口也没了,家底被海盗一把掏干净了.,就连最尊贵的大宋太上皇赵佶喝茶吃饭如今却也只能用寻常瓷器,那些昂贵精美堪称国宝的瓷器也全被海盗勒索走了,堂堂帝王、皇子亲王、宰相如今困窘到就算想吃只鸡鸭都是奢望,想有口肉吃,除非打猎或打渔来的那点野味可能.......而至少还老实服从指挥的混混兵也没了,从京城禁军到地方军队全是往日只会当祸害的军痞以及民间恶汉,无骁勇良民可用也只能组建恶人军,这样的军队,有利会骁勇争先,比混混兵强,貌似是比过去的军队好太多的强军,可若是明知打不过,无利可图,或一见敌势凶猛吓怕了根本不敢冒险一战,根本不听指挥.......大宋王朝怎么抵挡金军.......

    可怕的是,阻在野兽女真前方能间接庇护大宋王朝的大辽帝国也被海盗祸祸了,本就烂透了,这下更虚了,缺钱财,缺牛羊食物,更要命的缺游牧民族最依赖的战马,灭亡得只会比原本更容易更快速,大辽一倒下,女真恶魔从大辽庞大的尸体上吸饱了力量,必然很快能卷着契丹人、鲜卑人、蒙古人....五花八门杂胡大军更强有力铺天盖地杀来宋王朝......

    最强大最可怕的海盗看来是无意占领大宋领土,只贪图财富,洗劫了财富就对大宋这没兴趣了,走了,没影了,据说还和朝廷签订了条约,只要大宋王朝以后老实按条约偿还海盗想要的各种财富,海盗就保证不会再来抢掠屠杀,不会推翻宋王朝......宋统治者们会庆幸自己仍然能当统治者仍然是高高在上的官,可下面的人就倒霉了,海盗无意中土领土等于绝了剩下的宋人也成为海盗帝国子民的希望,没了海盗帝国可以给予的强悍庇护,金军肆无忌惮杀来,这片领土会是怎样的场景还用多想像?

    人被草一样随手砍倒;粮食等一切生存财富自然会被一扫而空;金军南下自然不可能自带给养,就是来屠杀抢掠肆意祸害宋王朝的,自然是就食于敌,一路杀过来,也一路抢一路毁灭过来......宋人口暴减,能生产提供的物质有限,而金军那么多,南征兵马不够吃用,抢掠远达不到目标,必然只能更狠......到处是焚烧的房屋和尸体,刀光火海,无尽苦难承受.......

    更深远的灾难是:兵灾,生产无法正常进行,田地荒芜,没了粮食,吃草啃树皮,饿急眼了,相互残杀,以尸体为食,人人野兽一样只顾红着眼睛找一切可下嘴的,行尸走肉,人是恶鬼.......

    就算屈膝投降女真当了伪军,不用面对女真这样可怕的对手了,也不过是打仗送死的炮灰,吃得必然是最差的军队,猪狗食被女真肆意轻贱虐待也就罢了,就怕这样的食物也吃不饱,也得早晚活活饿死,却还得哪危险哪最容易送命就会上哪打,生死全在女真人一念间......

    到的那时,可想而知,女真必然是要极力削弱能反抗的汉人人口基数势力的。汉民族再怎么也还有上千万人口,势必比统一北方的金国杂七杂八的人口加一块还多,而且是几无女人家眷没有家庭牵累负担的各种阴险凶恶至少非好人的光棍汉子大族,这怎么也是新统一北方立足不稳的女真国要担心的庞大民族势力,金军唯一的办法必然是直接间接的杀、毁.......

    在那种环境中,当无耻汉奸军还不如到处流浪逃窜起码有自由的灾民......

    这就是桃花山强盗们获知的可怕未来,不会太久就会突然降临的未来。

    不寒而栗。

    他们也相信梁山人说的这个。

    象赵公廉这样的奇才政治家都对大宋困局束手无策,连沧赵家族和梁山人都对未来充满了焦虑悲观失望,在偷偷摸摸收留他们这样的悍匪积极建立私人武装准备应变,可想而知大宋王朝糟糕到什么程度,世间局势又是凶险到何种程度。

    让悍匪们惊惧的是:朝廷都这样了,却还不知奋发,居然还在拿赵公廉当敌人一样防着想害死而不是赶紧重用.......连赵公廉这样的绝世智者强者都没有安全可图,对朝廷和社会没了指望,他们这样的卑贱歹徒又哪来的生存保障可言.......

    说一千道一万,梁山告诫教育悍匪们的只有三句话:今日吃苦受累练的一切,不是为别人,都是为了你自己。想在乱世活着,就得有战胜一切敌人的真本事,要更强更勇猛团结;想活得有尊颜有依靠有未来,只有人人奋勇忠心追随沧赵家族领导,扎根梁山这片有天然屏障的宝地紧紧抱团求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