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今天还没承认〕〔快穿女配冷静点〕〔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上门龙婿免费全文〕〔璀璨城13科的吉恩〕〔重生娇娃虐渣忙〕〔我有钞能力〕〔一品修仙〕〔神级狂兵〕〔我用美食拯救世界〕〔透视小包工头〕〔使徒佣兵〕〔自强人生系统〕〔重生在90年代〕〔神偷问道〕〔这份喜欢有点甜〕〔失忆提督寻舰娘〕〔淡蓦凉亦棣星辰〕〔漫威熊孩子〕〔最强神医叶小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1节田虎的奸细
    逃跑者暴露了梁山秘密的后果会怎样?

    梁山上的悍匪们全都得落入官府之手,非死即成朝廷最紧缺的矿山苦力折磨死累死算完;

    梁山与沧赵家族也会受到牵连,获罪.......悍匪们在凶险乱世能够借以从容立足生存下去的梁山这片天然好基业也就没有了,都得承受兵凶战危混乱无常的乱世之苦之绝望。

    “逃跑者这种刁顽自私,极其可恶,决不可原谅,不以最凶残方式处置不足以惩罚其危害。”

    “我梁山也不想如此凶残,但想在梁山这块好地方安身立命的人,包括你,包括我,谁能原谅这种只为他一己所谓的自由快活而根本不顾大家安危死活的行为?“

    ”你们谁愿意原谅这种不讲义气把大家都牵累进死劫的自私?谁敢同情原谅这种自私?”

    这么一说开了,悍匪们意识到厉害,也就激起了同仇敌忾的心气,不再有物伤其类而集中只仇视梁山的心结。

    后,梁山又特意挑选些狡诈有能耐的悍匪带着出去执行些任务,也是给逃跑机会的圈套,又鉴别和清理........

    搞来搞去,剩下的七千来人总算比较可用了,由悍匪自愿组团,分为水军陆军共七个千人队,下面是自愿结合的百人队,十人队,又按劳动训练积极性、整训中的努力程度、个体悟性与整队配合及战斗力实力水平、意志坚韧度勇敢度等心理素质,等等多项综合评定,悍匪从小队开始又被分为优、中、劣三等,同级小队组百人队,百人队组成千人队。

    这种考核与划分是在日常整训中差不多每天变动的,今天努力了,成了优等,自然有优等的饮食等待遇,明天不努力了,立马就降为劣等,不止是饮食待遇最差甚至没饭吃,而且还有最脏最辛苦的劳动怕是在等着......

    小半年的精心整训积累结果,各层次的队伍就大体稳定下来,优的自然和优的结合,差的自然和差的混在一起.......

    其中,优等千人队有两个,一个是日后要用作水军的,一个是陆军。

    中等的最多,这是悍匪群的基础人群,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是主体,所以列入中等的人数最多,待遇高点以安悍匪整体之心,有四个千人队,也是分水陆军,每样两千人。

    剩下的一千来人全部归入劣等的,不一定是个体武艺差厮杀能力最不行的,其中不乏强者,是综合评定不行......

    听了何玄通和孟福通的总结汇报,赵岳点头道:“......既是可用,那这次就把优中两等都用一用......”

    “啊?”

    不等赵岳说完,何孟二人就愣了。

    孟福通急道:“寨主,那些悍匪就算判断可试用也得试用优等的啊,优等的一旦带出去也未必没事。中等的......这不行啊,六千悍匪啊,以咱们梁山的这点基础兵力,在外面那么广阔自由的天地就是盯都盯不过来.......”

    “是啊。寨主。”

    何玄通接话也急声道:“优等的也未必真可靠,但只试用二千人,我们总可以看住,不至于出控制不住的漏子。”

    赵岳却摇头道:“就这么定了。”

    他抬头望着正义堂外在日益强劲的寒风呼啸中零零散散激漩的雪花冰碴子,稍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我们当初曾许诺他们若表现好,到了冬天就可以离开乱石滩的芦苇窝,搬到舒舒服服的房子中住,成为梁山军一部分,饮食等方面也能过上梁山人的日子。要言而有信。”

    “若是说了却不做,他们在芦苇窝中熬冬受罪会有怨气只是其一,失信却会让他们产生逆反心。”

    失信,悍匪们自然不再敢信任梁山,没了最起码的认同感,没了树立起来的追随梁山闯过乱世的信心和希望,那这帮人也就废了,白整训了。

    “至于不可控制的逃跑......想逃的,就让他逃吧。”

    “啊?”

    “这......”

    逃了,梁山的秘密就难免暴露了啊,这后果......

    何孟二人惊愕盯着赵岳,心思千回百转焦虑之极,却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才能改变赵岳的决定。

    赵岳摆摆手,“二位别急。”

    “不可用的,终究是不可用,整训是整训不出来的,早早清理干净才是上策。“

    ”有机会跑却不跑,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对追随梁山有想法的,可比较放心使用,待收编入梁山中才不会有大隐患,再进一步加强训练和收心,形成团结一致有战斗力的强匪,日后才有可能面对再险恶的战争也能临危不退不溃而且敢随我们奋勇迎战。做不到如此强军,那,这帮人也仍是没用,不必浪费时间精力和宝贵的物资。”

    “暴露秘密?就暴露吧。桃花山强盗是我梁山收拾掉的,官府和朝廷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赵岳站起身来,望着外面灰沉沉的天空,声音变得冷冽:“他们敢说三道四找事吗?”

    大宋王朝如今成了这个熊样,虚弱混乱到一幅说倒就可能随时倒下的架式,身为大宋子民,谁能不担心?国家没能力保卫百姓的安全,朝廷怕也没心思护卫天下的百姓,难道还不允许百姓自己想方设法自保?

    擅自藏匿收留悍匪悄悄整训成梁山的兵又怎么啦?

    官府放弃安定地方之责,无视梁山人生死存亡,缩在城内看笑话,任匪徒聚集力量肆意攻打梁山,梁山打败了悍匪,并把这股能打敢战的势力收编,加强梁山自身的防御力以求更有力量自保,同时避免悍匪窜入社会为害,这有什么不对?

    当然,朝廷和官府在必要时一向是可以不要脸的,政府可以不保护国民,但就有脸不允许国民自立武装自保,更不允许国民收留拥有悍匪势力自保。这是维护统治的必须态度,脸面不脸面的,那只取决于政治需要。古今都一样。

    问题是:宋江山到如今这地步,梁山是个特殊的存在,准确地说是沧赵家族是个特殊的存在,朝廷再任性,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也不会再敢象以前那样轻易招惹,更别说周围的官府敢抓住由头就兴师动众向梁山趁机发难问罪了。

    再挑衅和激怒沧赵家族,沧赵也不用造反,只需要不再听朝廷的指挥就行了。

    若是沧北军也象以前的边军一样只顾缩守城池关碍,只需不出兵野战阻截,任辽寇南下,无视宋江山安危,在这个时候,所谓的大宋王朝怕是立马就得完蛋。

    赵公廉领导的沧北军如今已是大宋王朝在北方最依赖的守边力量,同时也是悬在宋王朝头上的一把锋利的刀........这股军事势力对宋王朝到底是利,还是害,这全看朝廷以后是怎么对待沧赵家族的。

    这一点,朝中但凡有点头脑的应该都看得明白。

    再者,暴露了梁山能独立收拾掉近万悍匪势力的强悍战斗力,加上又收服了这股悍匪势力,兵力更强,实力更大,足以模扫周围的所有官兵,官府怕是一听到这个消息不知会吓成什么样,躲都躲不及呢,借个胆也不敢主动来找事逼反........

    当然,不到那一步,是不会和朝廷撕破脸的,那和赵岳家定好的撤离计划不符。

    能不暴露梁山秘密就尽量别暴露,让朝廷和官府至少对梁山这边有信心说收拾就能收拾掉而放心。

    ”但,该冒的险还是要冒一冒。“

    赵岳看看何孟二人,”这些悍匪,早用晚用都得试用。不肯归心的总归不肯,本性难改,与时间无关。想以耗费更长时间来整训,这解决不了本质问题,只白费心思和工夫。是问题,总会暴露。早点晚点关系不大。拖下去没意义。“

    何孟二人一琢磨,也是。

    他们放弃说服,转向另一个要紧问题。

    ”此次要用这么多兵力,寨主,你到底想对付哪?“

    赵岳回来时曾经对何玄通提过一嘴,说另有股梁山的后心之刺必须早除,但当时没进一步聊具体是谁。

    赵岳一笑,打开地图铺在巨大的桌子上,指指某处:”这。“

    ”沂州?“

    ”对啊,这帮家伙确实是咱们梁山背后的一根刺,势力着实不小,威胁不小......若是象桃花山强盗一样突然对梁山发难......离得这么近,比从青州来近便多了,趁着大冬天玩突袭更方便多了......“

    ..........

    随后,梁山的主要将领都来到正义堂开会。

    “参见殿下。”

    众将一进大堂见到坐在桌案后笑呵呵瞧着他们进来的赵岳就不约而同一齐行了旧军礼,单膝跪拜,这一跪是从未有过的赤诚,一双双眼睛看着赵岳闪烁的是狂热崇拜的光芒和兴奋......统军威压大辽横扫西北.......背后有这样的强大祖国,谁不兴奋?在这样强大的还只是个少年的领袖麾下做事,谁没看到更敞亮的前途?谁对未来没有更坚定的信心?谁能不庆幸.......

    彻底口服心服,最衷心一拜。

    但在这群人中却有几个人虽跟着前面的大伙跪拜了,却或茫然或骇然猛抬头盯着赵岳,失声叫道:“殿,殿下?”

    这几个人是:紫盖山收的扫地龙火万城、擎天铜柱王良,泰山打擂收的擎天柱任原以及叫吴元、叶声的两位山西好汉。

    他们还不知道沧赵家族的秘密,所以才如此激烈反应。

    那个绰号遮天神的心灵手巧大个子番汉白瓦尔罕已经安置在梁山匠作营学习新技术,搞他最喜欢也最擅长的活了。

    四煞和杨沂中也不在场,都累屁屁了,他们可没有赵岳有的神奇基本功和那种变态体质,不能象赵岳好好睡一觉就能这么快速恢复起来,现在仍是精疲力尽整天睡醒了就吃,吃饱了就睡,没个三两天再休整是打不起精神参与战斗厮杀的。

    只有傻小子奎三皮实,虽然也不大在状态,但已经不耽误干点什么,只是也不会参加开会。

    他听不大懂会议那些东西,也不关心。

    以往日常带着他并照顾他的欧鹏、马麟不在梁山了,他就跟赵岳只管吃喝和听令揍谁......简单而幸福。

    众将起来后,兴奋中纷纷找地方落座。

    赵岳看看火万城、王良、任原三个仍陷在不知所措中的大个子,伸手示意他们和梁山另一个大个子大力神冯金彪坐一块,随即目光落在正收敛惊愕却眼珠子不停急转着不知正急速思量什么的吴元、叶声二人身上,突然问到:“二位潜伏我梁山也有日子,不知可侦察到梁山的秘密了?”

    “啊嗬......”

    二人一听这个顿时失声不由自主地一哆嗦,脸色大变,但显然更有知识也更有急智的叶声随即就化为一脸茫然:“二公子,哦,不,寨主,您在说什么?什么潜伏?什么意思?俺怎么听不懂啊?”

    吴元也反应过来了,紧跟着皱眉不满道:“二公子,您惹是对俺们兄弟不信任,或看不上俺们这点能耐不想收用俺们,就只管杀了俺们以除后患或直接赶俺们走就是了,何必如此言语欺诈羞辱俺们?俺吴元不才却也是条堂堂汉子。”

    “吴贤弟说得对,沧赵英名广传天下,公子却如此“

    赵岳呵呵笑了几声,一摆手打断了叶声的补刀狡辩,细细打量着这位颇有些读书人形象的叶声,淡淡道:”说得再多再精明巧妙有什么用?能改变事实吗?只会让你们更丢脸,对不对?“

    刚落座的众将面对这种突变稍意外,但并没愣住,包括火万城、王良、任原在内都立即站了起来,捏拳头按刀.....虎视眈眈一齐围向叶吴二人,麻了隔壁的,奸细?居然敢奸细到梁山上.......找死........但被赵岳挥手制止了。

    梁山的间谍总头了悍地忽律朱贵看二人仍是一副不认账委屈不服的样子,就冷笑一声上前道:”那就由我来说说你们的底细吧。“

    ”叶声,山西xx人.......吴声,也是真名,山西......你们都是田虎的人,只是都是刚加入田虎势力的新人,别说山东这,就是田虎本部的文武要员也绝大多数不知你们的加入与存在。你们是完全陌生的面孔,所以田虎就派你们伪装身份来投靠梁山,目的无非是查探梁山的情况和我主沧赵家族有什么外人不知的秘密。有敌视与寻仇的意图,田虎的娘舅兄弟可是有两个死在之前的大年夜刺杀俺们大公子的厮杀中,偷袭不成反送了性命,此仇田虎要报。但更主要是想在梁山安插下钉子,待日后需要时就能熟悉情况的里应外合夺取梁山,抢财富,更抢到大量船只,可以乘船遁入大海。“

    ”你们这位虎王人是糙了点,但也确实有点深谋远虑,不同一般,不愧是能列土建立伪政权的枭雄人物。夏季国难,他看到了大宋灭亡的危机,一方面更亢奋积极凝聚实力争天下,妄图推翻大宋在北方的统治称霸北方立起强国,开启田家的富贵王朝,另一方面又忧虑大宋不行了,北方游牧蛮子会趁机南下轻易推翻大宋王朝,而伪晋王朝只占了那么几个州府,地盘太小,本就不是什么发达地区,底子薄,经济势力不行,人口和兵力经夏季移民潮后遭到极大削弱,势力就更弱小了,偌大的宋王朝若都守不住江山,小小伪晋国更不行,到时候哪经得住北方蛮子大军的顺路扫荡?又担心灾后朝廷会急眼了,再容不得反贼国势力继续存在下去进一步加重宋统治危机,怕西军会内调围剿。也抗不住,于是就未雨筹谋,想同时准备一条万一时的退路,逃到海外立国.......学习海盗帝国,在域外也照样能逍遥富贵......想得很远,呵呵。“

    吴元、叶声听得脸色变幻不定,最终煞白。

    他们再蠢也明白了:沧赵家族,至少是梁山在田虎那有卧底,而且这个奸细指定是晋国高层人物,至少是田虎身边最信任的人之一。否则自己这样的绝密新人和投靠梁山的绝密计划,梁山人不可能掌握得这么清楚而及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