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仙王在都市〕〔氪金成仙〕〔最强上门女婿〕〔月光如水照心扉〕〔一场繁华一场梦〕〔我对你动了心〕〔原来我很爱你〕〔爱我你就抱抱我〕〔悠悠情不眠〕〔怪物乐园〕〔都市全能小仙医〕〔吞天帝尊〕〔姜小姐今天也不乖〕〔贞观贤王〕〔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长生三千年陈落苏〕〔露西的试炼之旅〕〔总裁校花赖上我〕〔浮生如梦你如糖〕〔快穿: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2节战前一试
    田虎在打沧赵家的梁山的主意,却不知沧赵家族也早准备了手段监控着伪晋国.......显然更胜一筹。更可怕的是:梁山人居然称呼赵老二是殿下?

    什么殿下?

    沧赵暗中准备好了造反夺大宋江山另立王朝,还是.......

    此时却不及多想,就是有时间琢磨,想再多再明白也没用,脑袋已经揪在人家手里了,小命随着一声令下就没了,二人毫不犹豫双膝下跪,一齐俯首道:“二公子,刀下留情,请给小人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可好?”

    叶声道:“自打泰山擂台那,小人见识到公子爷的雄风霸气,就真心仰慕公子,有心投靠,天幸也得到公子收留。我等虽是奉命潜伏梁山,但我叶声对天发誓,自来到梁山就没做过一件对不起梁山的事。”

    朱贵冷笑道:“怕不是不想干,是你们没那个本事,根本没那个机会背叛梁山。你们的人根本出不了梁山泊,进了梁山就困在这了,搞到情报也送不出去。田虎安插在济州府城负责接应你们的联络点早被我拔除了,人都落网了,哼哼”

    吴声急眼了,连忙道:“可,俺们真没试图出水泊和联络人接头。俺们,啧,看到梁山这么美好,人与人之间是那么友爱,那么有信心和希望,在这没外面那么些漕心事,没朝不保夕的忧虑......手下的兄弟都有了当个梁山人的心思,若不是念着多年的主仆情义和兄弟义气,怕是早揭发背叛俺们了。俺们自己也动心了,真有心想在这安家过日子,也没阻止手下起心思。反正也是刚投靠了田虎,和伪晋也没什么感情,田虎也只是想利用俺们,他心里怕是根本没考虑过俺们的生死,打着成功最好,不成,葬送了俺们也不算损失的主意.......不欠田虎什么,转投梁山也不算无耻背叛。”

    朱贵哼了一声:“若不是如此,你们以为自己还能活到今天?还能有机会跪在俺们公子爷面前求饶?”

    二人惊惧,也惊喜......这是不是意味着赵老二大概还是愿意放他们一马给个改过机会?

    赵岳没多折磨他们。

    这二人和手下那七人在外面都没什么家眷亲戚什么的需要牵挂,田虎派他们这种光棍新人来就是当随时可弃的探路棋子的,并没在拿捏控制上做文章,而是用高官厚禄当诱饵和控制砝码吸引忠心效力,这样还显得田虎豪杰磊落大气.......实际上心里早做了牺牲掉的准备......沧赵......可不是好惹的,梁山也必定不是那么好摸的。但,此时梁山处理起来却也是没什么首尾麻烦。就让二人当个梁山步军头领,主哨探,眼下就有一仗,这次就跟着出征。以后怎样,看他们这次的表现了。

    二人喜出望外,千恩万谢才起身,在众将的各种眼色注视下羞愧落座。

    随后,赵岳宣布了梁山领导体系的新调配和此次作战方案。

    梁山军师统管仍是何玄通。

    花刀将孟福通取代离开的欧鹏升任为梁山主将,宿义、宿良兄弟为左右部将。

    孟福通三十多了,是梁山将领中年纪最长的,为人板正,工作较劲,武艺高强,当过大寨之主有首领的经验和一定能力,上梁山早,资历够老的,花刀之将,心思也不缺乏聪明灵活,在梁山很有威信,是理想的新主将人选。

    宿氏兄弟为助手,可协助加强中枢指挥,二也是让孟福通的板正能有效影响和约束两兄弟的心性行为。话说自武艺越发高强后,这两货在老家养成的根深蒂固乡镇恶霸大少爷脾气也跟着见涨了,这可不行。赵岳没工夫管他们,就让孟福通多管管。这两兄弟久在孟福通身边为将,和孟福通最熟,关系处得也好,也愿意跟人品靠得住的孟福通混,而其爱耍宝的作派也能让板正的孟福通多些乐趣轻松,其没心没肺的异想天开也常常能启发孟福通多些方式管理好军队。

    此次出战,孟福通就担任总指挥,军师何玄通随行协助。

    翻江蟒马元、寒渊蟒来永儿掌管水军,和部将刁桂、刁椿兄弟带水军负责接送大军。

    火万城、王良及二人部分骁勇力猛的亲信骨干,象擎天柱任原带徒弟大魁五徒弟毕丰等一样,跟着大力神冯金彪继续组建和训练破阵军。

    四个巨汉,身高力猛,有相对轻便却坚韧无比的坚甲护住周身,对敌时以所配所专练的削铁如泥锋利巨刀排排猛砍过去,想想那阵式,谁能抵挡住?

    四个刀枪不入不畏箭矢的巨汉挥巨刀引大刀队冲去,就算强横如女真敌阵,不也得高空跌落硬地的瓷器一样崩碎.......

    这是赵岳有心组建的到时候专门打击野兽女真目空一切骄横心的一只重装奇兵。

    大刀队此次就随军出征,实战演练和初步检验一下已经训练出来的成果。

    朱贵仍主管梁山情报,带着赵岳打擂时强收的戏班狡诈班主老杜及老杜的‘貌美如花,心狠手辣“狡诈闺女杜娘、女婿石磊这种天生是间谍料子的人手,和其他骨干头目继续抓好情报工作。

    赵岳命令朱贵抽调手下刺客组十名精锐随军出战,在摸岗哨打开通道加强大军主力突袭上希望起到大作用。

    施威等四煞、杨沂中为梁山骑军头领,专门负责骑兵训练,不参与此战,在家休整。

    赵岳此次也不亲自出马,带着梁山本部军和泊边酒店张屠、孙柜,阮八、胡六等头领及水陆人手留守梁山泊。

    .......

    处理好将领的事,赵岳立即去了乱石滩。

    自桃花山悍匪被困在这整训,这还是他第一次过来亮相。

    站在高高的关碍上俯视荒凉到几乎草都没几根的乱石滩......周围遮掩住了这里的浩荡芦苇荡已经被悍匪在劳动整训中收割修理过了,如今只剩下最外围那么薄薄一圈芦苇还在担负着遮掩与挡风的功能,也枯萎了,不复夏季的翠绿生机,一片片在寒风中萧瑟起伏,被凛冽的寒风刮过,时不时发出渗人的凄厉怪声,仿佛有恶鬼在出没,胆小的在夜间怕是能吓个好歹来。远处当悍匪窝住的芦苇山显然又加铺了一层,芦苇洞更防风避雨暖和了,但也意味着悍匪并不十分信任梁山的承诺,对未来长久驻困在此的艰苦日子有忧虑也有准备,却也暗示着没有因为困顿煎熬而产生消极甚至绝望思想,嗯,也间接反应着悍匪主体在伺机发难攻取梁山的造反意识上也很淡薄,否则,夺了梁山就有好房子住,也不会在窝棚上费力。

    平常具体负责整训的是赵岳的龙虎二将外的其他侍卫。

    赵岳外出,几乎从不用那么多侍卫跟随。这些侍卫主要负责宛子城的安全,平常自然是没啥事可多担心的,就协助将领训练本部水军陆军,不过瘾,一身本事总感觉有劲有心却无处使,属于闲得蛋疼,赵岳就安排担任调教悍匪的难活。

    这也是一种变相磨练加速成才的好方法。

    能把不忠心梁山的悍匪都能调教好,有这水平,那以后干其它工作对他们又能有多难。

    此刻,赵岳一来,侍卫们连忙上前见礼问候。

    赵岳扫视着已经在关下列好队的悍匪方阵,阵整齐,人也昂首挺胸站得直,刀枪武器持得规范,整个军阵透着那么一股子军人应该有的不动如山的架式,他不禁嗯了声,笑着对侍卫们赞了句:”看样子干得还不错。“

    ...........

    人上一万,无边无沿。

    七千多悍匪,随着教官的命令,由密集阵散开距离成散阵,人与人纵横间都相互间隔起一人多宽的距离,如此一扩展就越发显得无边无沿了。

    悍匪们不明白教官的意图,但依令而行,行动上很迅速而有序,形成的散阵仍然比较整齐划一,其间有点说小话的嗡嗡杂音,远比不得海盗北军南军那种肃严正规,但对悍匪而言已经难能可贵了,证明队列起码训练的好,也肯服从指挥。

    就这阵列的稍一变化,赵岳就能看出小半年整训的成果到底怎样。

    确实有成功。

    看来,悍匪的主体,心里面应该还是真有心追随效忠梁山的,否则如此庞大的队列不可能呈现如此顺眼模样,只要主体稍有逆反不从心理,这个悍匪下意识缓一点点,那个故意乱来一点点,整个队伍整体也必然至少是乱哄哄好一会儿不成样子......如此也就意味着悍匪团可用。此次全用悍匪出征,无法控制逃跑,还是值得冒险一试的。

    赵岳对侍卫们的整训工作越发多了满意。

    这次什么也没再说,但侍卫们太熟悉他了,只从他看过来的眼神就能感觉到主人对他们的工作成果格赞赏,数月的艰辛努力在此刻得到了认可,有了收获,一个二个的都难免兴奋得意起来.......

    何玄通、孟福通和主负责在悍匪中拉拢培植了眼线的朱贵都说过:悍匪们得到了武器却没趁机闹事造反,这是喜事一件,但暗中还是有不少悍匪甚至是看好的各级优等队长在悄悄嘀咕梁山是不是要用自己打仗?秘密商量是不是能出去就趁机逃走,甚至是讨论到时候如何闯出监控逃走,逃走后又去哪立足,如何在大变样后的糟糕外界面对以后的生存......

    其中也不乏起心挥刀枪伺机反攻报复梁山这么凶狠整训他们的悍匪。

    老子这些日子遭老罪了,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惊吓和委屈,有机会,若是不报复出口憋屈太久的气,不砍掉几颗可恶的梁山人得意洋洋的脑袋,老子特么就不是爷们......有这种险恶心思或情绪的不是个别人而是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群体。

    也就是说悍匪仍是很危险的群体,并不是真可靠。

    这也是梁山众将领对单独用悍匪出战无不顾虑重重的原因。

    尽管如此,赵岳应付公事一样举电喇叭对悍匪们说:”来了梁山,想必你们很好奇梁山之主赵老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我来了,让你们看看我的真面目。“”是不是太远太高,看不清啊?“”好,我到你们中间来,让你们每个人都能瞧个仔细。“说着,他突然纵身直接从高不下十几米的关上跳了下去.......

    梁山众人猛然看到这个,无不骇然变色。

    他们不担心赵岳会摔着,但此时的关下乱石滩上全是悍匪,一个梁山兵都没有。赵岳如此单身下去.......

    而悍匪们也骇然了。

    这特么五六丈高的关墙啊,下面全是坚硬的乱石头底子,只表面一层薄薄的泥,而且全压实了,泥地也是石头一样硬,就这么跳下来?这赵老二是有病想不开想自杀啊?还是身份尊贵享福享得太多腻味了,玩刺激自找虐找残........

    但赵老二并没有叭唧一声摔残甚至摔成肉饼,如一只大鸟般落下,在半空又如大鸟般窜出,悍匪们定睛再看时,赵岳已经远离了城墙到了他们近前。众匪,尤其是站在前几排看得更清更惊心动魄的悍匪们不禁又是一阵骇然.......

    这.......赵老二莫非是鬼神?

    他怎么从几十丈外的关上眨眼就到这了......

    这也太特么吓人了........

    赵岳笑眯眯站在悍匪们对面十几步外,没有武器,只有手中的一只喇叭。

    前面能看清赵岳模样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禁咽口唾沫......这赵老二好高大啊,不是说只是个没长大的少年么?也好好看啊,这脸真......真不知怎么形容,因为多半都识字会点算术,是赵岳家发明并十几年大力推行拼音字典的恩泽,但没读过书,语言能力匮乏,但简单说就是俊美好看,耐看,虽是笑脸也无形中流露着一股悍匪们说不清的气势.

    阳光、自信......

    咽唾沫的另一个原因是:赵老二就在眼前,孤身一人,赤手空拳,一扑就能杀了,眨眼就能抓住赵老二,也就能轻易控制和夺取了梁山......这诱惑实在太大太强烈了,强烈到以至于没有悍匪能不动心.......

    后面远处的悍匪们也齐齐伸长脖子向赵岳这看过来,太多人下意识就握紧了手中的刀枪弓箭.......

    蠢蠢欲动,但......还是没动。

    赵岳笑眯眯的神情始终不变,背着手就静静站在悍匪几步之遥那扫视着悍匪们的神情举止变化........

    关上的人都提起了心,捏了把冷汗,有人立即明悟到了赵岳的意图,更多人不明白,但已有命令紧急传了下去,近几日一直驻扎在此监视悍匪动态的梁山本部兵马严阵以待,随时准备踏船只冲过那道已经缓缓开启的水闸,或是直接从城墙上顺绳索滑下去,冲到乱石滩接应寨主脱离悍匪的反叛疯狂围攻.......梁山本部军才配备的神臂弩、手榴弹已经准备好了.......

    傻小子奎三在关上瞪圆了眼睛,那对沉重渗人的狼牙棒抵在关头,显然他随时准备也象赵岳那样直接跳下去.....

    乱石滩出现诡异的.......

    悍匪们呼吸急促,神情明显流露出亢奋,但笑眯眯的赵岳那双漂亮堪称迷人的眼睛在悍匪们的感觉却象刀子,扫视过来感觉就象有刀剑刮过来一样刺人,吓人,这是感官形成的心理作用.......赵岳静静站了约一分钟,足够悍匪做出决断,但自始至终也没一个悍匪跳出来叫嚣煽动或有什么进攻的具体行为。

    他淡淡点点头,但什么也没说,随即又做了个更出人意料,更胆大,也更凶险的事,走进悍匪群......

    他慢慢在队列纵向的间距中走着,拎着喇叭背着手,闲庭信步一样笑眯眯走着,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沿途的一个又一个同样在打量他却神情各异的悍匪,完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真就是只为让悍匪们都能近距离看清他赵老二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