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双宝:拐来顾〕〔龙回都市〕〔阴倌法医〕〔L城城主〕〔初升烈阳红似火〕〔赘婿风范〕〔电子厂里开始的爱〕〔狂武战尊〕〔医妃难宠:王爷和〕〔福妻满满〕〔大唐暮云〕〔宅男崛起1935〕〔农家小甜妻:腹黑〕〔抗战之绝地杀神〕〔凤行一世〕〔龙刺兵王〕〔地主家的小娇娘〕〔战兽天下〕〔穿越财富人生〕〔趟过职场这条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1节再临京城,4
    赵岳这么肯定是耿南仲搞鬼,是他太了解耿南仲在北宋末期起的坏作用的所作所为。

    那纯是个全力义务帮助金国灭亡宋王朝的头等非女真官员功臣,在瓦解抗金阵线上起到至关重要的贡献。其行之自私愚蠢自负可笑,其胆大之肆意任性固执,即使远隔着宋代没当时那种真切感受的后人也不禁拍案惊起,咋舌不已。

    赵岳就曾惊诧过:”那时候怎么会有这么荒唐可笑的聪明读书人人杰士大夫呢?这不是自掘坟墓找死么?“

    后来了解到宋代从君王到文武官员的荒唐懦弱无耻历史多了,他也就麻木不奇了,谁知会有一天亲眼经历......

    他也知道哥哥赵公廉如此蓄意刺激新君与踩耿南仲的目的。

    除了进一步激化加深朝廷与沧赵之间的矛盾到天下无人不知的公开化,为大撤离进一步做好铺垫以外,无疑也想在耿南仲这种自以为是的狂妄书生想放肆得瑟的起初就狠狠打击这样的王八蛋气焰,让耿南仲之流少起点坏作用,减缓宋朝轰然倒塌的速度,腾出时间让当初制定好的宋人不得不硬头皮抗金却承受残忍无比的血洗教育等战略意图能够得以实现。

    一揭开这根由,何玄通不禁哦了一声。

    他很是出家人那种旁观者清的习惯摸着胡须轻笑道:”象耿南仲这样的不通实务,不晓得厉害,眼高手低,书生气十足,为了面皮官途利益就能不顾其它一切的儒教传统君子官僚,敢肆意妄为制造谣言报复就很正常了。“

    顿了顿,又说:”大宋王朝败就败在这些轻狂书生官僚这种恶劣风气上。宋王朝百年养士,没养出精忠报国与钢筋铁骨大义节操,却把他们惯出了毛病,都惯坏了,虚荣,只爱面皮却无耻,更吃不得一点亏,受不得半点委屈。呵呵“

    ”不过,耿南仲料定了玩这一手,寨主家根本没招制止他,更没招直接教训到他头上,因而无惧无畏,咱们也确实不好办。“

    想了想又沉吟着说:”大公子那份奏表教训了赵桓小儿,否定了耿南仲,却得赵佶怕是不怒反而内心里很满意吧。“

    赵岳点头:”据宫中内线消息,赵佶确实无震怒对付我大哥之意,读了那奏表只是沉吟不语,却目闪喜色。“

    何玄通嘿然一声,道:”这就是皇权的自私霸道。“

    ”赵佶退位太上皇是为了脸面与史书恶名迫不得已。他怎甘心放弃一切他说了才算的至尊权力?大公子公开声明新皇必须遵守赵佶的一切领导指挥,强调太上皇的至尊领袖地位,说了赵佶肚里想说却不能说的话,正合赵佶心意。“

    ”另外,赵佶最怕的是世人与史书把大宋如今的危局定在他的头上,就怕说他是个亡国昏君败家子。他那么自负聪慧才华,那么虚荣骄傲,虚荣骄傲自负威风了十几年,习惯成自然了,怎么可能容忍担上如此臭名?“

    ”大公子把罪责归结于自古未有的海盗祸害与那些败类官吏头上,赵佶无疑找到了最佳机会洗脱臭名,自然高兴。“

    ”还有赵佶内心目前最重视最愿意看到的一点,大公子对他的忠义追随心。这是最现实的利益需要。”

    沧北军对如今的大宋举足轻重,实在是太重要太关键了。赵佶看到了赵公廉只认可他的忠心,看到了沧赵还可利用。大宋江山不会在此灾难后紧跟着边关动荡而轰隆倒塌,这么长时间紧繃着的惊恐担忧的心得以放下,终于感到轻松了。“

    何玄通没说而感叹的是:赵公廉当真了得,论对赵佶的了解,怕是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沧赵家族能把赵佶王朝轻松自如玩于股掌之中,除了技术武力经济超时代厉害,也有赵公廉过人的政治才能。

    眼下的问题是:怎么教训耿南仲老实起来,制止诽谤肆意流传。

    何玄通料定以赵岳的性子决不会听之任之不理。尽管这种诽谤对沧赵家族已经无关紧要,完全可以不当回事。

    赵岳果然起身望着外面日益强劲的寒风出神思索。

    何玄通早琢磨过办法,可左思右想,终是想不出良策。

    这种阴谋,不能以阴谋对之,搞刺杀什么的,能要了耿南仲的命却解决不了问题本质,只会引发朝廷越发猜忌与天下人的轰动,诽谤与诽议流言只会更剧烈而翻出新猜测新花样,更不利于沧赵家族撤离前的这最后一段过渡时期。

    必须以阳谋对付。

    最有力的方式就是光明正大去东京城直接整治耿南仲,破解谣言,震慑朝野那些利令智昏居心叵测之辈兴风作浪......

    可,这又是不可能的。

    沧赵家族有分量的人亲自去讨公道,必然身陷京城,正中了耿南仲的算计,陷入被动,派别人去却又不顶用.......

    皱眉思索时,失神望着外面的赵岳突然眼睛一亮。

    在宛子城这种山顶上,冬天风格外大格外寒冷,雪格外大。

    狂风卷着漫天雪花冰渣乱卷乱呼啸中,有两道人影在风雪中突然出现了,即使是身处狂风雪地中,步伐仍然不失矫健轻捷又稳当,显示了超人的腿上功夫,二人顶风弯着腰几转眼就来到了眼前,正是赵岳派去帮助唐斌的雕龙绣虎。

    赵岳急步上前亲自打开了房门。

    龙虎二人立即如游鱼一样从打开的不大的门缝中灵活滑进屋内。

    不等二人做势要行礼,赵岳一手关上门一手拍打着二人身上的雪花冰渣笑着问:“一切可顺利?”

    话少而相对憨直些的绣虎只憨笑着坚定有力一点头。

    雕龙心眼更多些,性子刁钻些,鬼点子多些,与绣虎从当年的悲惨流浪小乞儿成长到如今赵岳得用的高手悍将,不是亲兄弟,但相依为命的兄弟情谊之深厚非外人可想像,口才相比绣虎也好些,所以一向为龙虎二人组发言代表。

    他明白赵岳最关心的是什么,笑着点头轻声道:“主人放心。吃了点小亏,有点小波折,但幸运无大碍。都如意。”

    这就是说唐斌那固执而愚忠的老爷子为梗直忠义付出了点代价,在这个群魔乱舞的乱世必然碰了钉子受到了点挫折教训,但并没吃大亏,至少性命无碍,而且总算醒了脑子,没象原著中那样冤屈糊涂身死,造成一切无可挽回的遗憾。

    赵岳顿时喜笑颜开。

    这就好哇!

    对最铁最信任关系最亲密的哥们唐斌家这位老爷子,赵岳有两世为人的见识与经验却也束手无策。

    老头太固执了,在家独断专行习惯了,他说什么,老婆孩子就得听什么,家长制一言堂的此时代典型,你若想改变他的思想,想说服他什么,趁早省省吧。赵岳对这位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好好敬着的犯傻老爷子一直很无语。

    他虽然毒舌,但不能用到唐老爷子头上。

    一是那不是他爹,不是他可以交流改造的亲人,他没资格说什么。

    二是说了必定气坏了唐父,只让哥们唐斌夹在当中难受吃苦头。

    唐爸和他爸完全是两种人。

    他老子赵大有为人宽厚,心大得很,赵庄上百年传统,当家主、族长兼庄主,习惯有事就和大家商量着来,能听进去别人说什么,对家人的话,无论是老娘、老婆、儿子闺女,更是有耐心也喜欢听,是那类思想随时能跟着时代进步的。

    这是恶劣的生存环境决定的,容不得固执任性。

    死心眼可领导不了一个贫穷偏僻的庄子在危机四伏的边关地区生存下去。

    当然也是赵大有的天性使然。

    他是个爱老婆爱孩子的好丈夫好父亲,并不守封建礼教那套的专制,是这个时代少有而极难得的开明家长...对孩子的毒舌,首先重视的是不是说得有理有见识应该采纳,而不是这时代常见的那种家长的面子权威最要紧的封建礼教作风。

    这也是赵岳能有力地影响和作主引导家族走到建立起如今的强大帝国的最重要前提条件。

    赵岳的老子若是唐父这样的,那别说有今日的成就,小命能不能活到熬出襁褓怕都是两说,早当忤逆妖孽打死了,也就没有以后了......

    在这个讲究孝道大于天的时代,你摊上个仁慈开通明智父亲,那真是太幸福了。

    若是摊上个不好的父亲,

    不用说吃喝嫖赌......只顾自己耍得开心快活根本不顾家的自私败家混蛋,也不用说那种愚蠢却自负而不听劝专门搞没脑子事给家里招灾惹祸的祸害,只搞家长专制那一套,是个独夫爹,那,你所想所说所愿的全是放屁,他是老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按这时代的规矩,老婆孩子都只是他的附属品,必要时可等同于牲畜货物,他想怎么处理就能怎么处理,一切只按他认为有利的来,若牺牲你能换取他个人的或家族什么的利益,这是他的权力,就会那么干,根本不会为你的幸福荣辱、终身大事、命运前途,甚至包括性命在内考虑,那你能得到的就只剩下哭泣绝望吧你。

    敢反抗?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打死你是当爹的权力,打死就打死了。

    不打死你,也得折磨得你生不如死,让你彻底胆怯老实顺从了,手段行为常常比你的仇敌还霸道凶残可怕,却无损于当爹者的名声。

    世人只会理所当然说你不孝不对。

    这正是扭曲的儒教的可怕处与正大光明理直气壮进行的罪恶处。

    唐斌他老子有可恶处,唐斌有这样一位死心眼又一家之主家长气十足的父亲,也是个可怜的苦逼孩子。但铁哥们的父亲又不能丢下不救。唐父也不是那些应该受时代残酷抛弃与无情惩罚的坏蛋.....

    这就麻烦了。

    好在,现在这个问题和心病总算解决了。

    唐家完善了。

    唐斌再没有挣不开也无法抵制的家长约束了。唐家一家人总算可以和和美美过上帝国新时代的幸福日子。

    对此,赵岳感到心一松,浑身一轻。

    至此再回想唐父,也就能感觉到宝贵可爱的一面了。

    唐斌,人品极好,忠义无双,行事极有分寸与坚持,一身正气与担当,是赵岳两辈子也只见到这么一个的堪称完美的男人与一辈子可绝对信任的哥们,他的这种品质能形成,说到底正是遗传了他老子并受他老子严格教育影响约束的结果。

    唐斌为人做事又不缺乏必要的灵活性,这是他天生聪慧机灵的原因,也是深受他母亲的性格影响。

    唐母,那是个外表和内心皆有灵秀的女人,不乏主见和坚持,摊上个老顽固丈夫,想在老顽固控制的环境中活得自在些,逼得她行事更灵活有招,日常中总能在说说笑笑间就化解掉老顽固的脾气甚至是一些顽固坚持。小事则罢了,一涉及到她最重视的儿子的事,心疼儿子,遇到必须放大招的事了,总有招收拾顽固老伴动摇主意.......

    如今唐家雨过天晴了,赵岳再想这一家就能另有感觉。

    这是个有点特别,很有意思的一家人。

    而父母双方的优点无形中造就了懂事自律而各方面资质本就极好的唐斌在品行上更加完美。

    赵岳拉起或解救的英雄好汉虽多,欣赏的各种人才不少,与他肝胆相照的人不少,但在他内心里,唐斌是他唯一的哥们。至于小刘通,那是弟弟,不算是哥们。

    这种感情不止是唐斌曾经在他幼年时就习武陪伴了他六年成长所建立的感情基础,关键在于唐斌几乎无可挑剔的人品与行事总是那么理智清醒有度。这也是赵岳敢放手让唐斌潜伏西军长期独立锻炼与做事的根本原因。

    赵岳尊重并刻意照顾培养的抗金英雄岳飞在赵岳心里也比不上唐斌。

    岳飞是对老婆对国家民族都忠贞无双的民族大英雄不假,在古代妻妾成群为平常事尔的背景下罕见的坚持只一个老婆过日子,从不沾花惹草近别的女色,有太多令后世人敬佩不已的特点,但另一方面是英雄无善类,也不是什么好鸟,也会张狂犯浑......历史上曾经醉酒发性子差点儿当场活活打死手下一忠心大将,事后警醒,从此再不嗜酒,在军中更从不饮酒。

    这一世,岳飞是赵岳的师弟,境况和历史上比,完全一个天一个地,受到的教育更进步而完美,但照样也有轻狂凶霸管不住自己而犯事的事例。

    赵岳师傅曾说过:不成年,师门秘诀基本功没练到火候,就不得饮酒。

    赵岳不理解,但始终坚持。

    而岳飞则少年心性,随着长大,别人能随意喝酒,他闻味嘴馋得紧,也想喝,在教唆下开头了,起初也不敢多喝,也就是偷嘴来那么一口两小口,后来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当的,终于一次放纵了自己喝了不少,没醉,但却暴起凶性打军校同学......他本就习武资质极高,又修练了别人学不到也练不成的师门绝技基本功,越发力大无穷而身手敏捷之极,同学谁能打得过他,一群人上也治不住他,呈现的是狂性大发,根本不听劝,和往日年少却稳重为人完全不同,入魔一样骇人,失去控制......幸得赵岳师傅当时在家,闻讯及时来了,几下子收拾了岳飞老实了,精神也慢慢恢复了正常,事后免不了还得被脾气暴躁的老道一通痛骂甚至殴打教训......没一气忘掉岳飞的武功,那已经是赵岳极重视岳飞,岳飞往日也表现出色的情分。

    直到这事出来,赵岳才明白师傅严禁他年少饮酒的原因。

    那神妙基本功能神奇强化人的体质,但也强化了人的暴戾冲动,少年正是气血最旺盛时期,又心性不足,不够成熟,缺乏自制力,难免顽皮好奇,一喝酒,就坏了,酒就是引爆炸弹的引子火焰,酒劲一发,催动基本功暴戾,人也就失去理智,失去自我控制力,狂妄嗜杀绽放出来而必然凶性大发.......

    少年岳飞偷酒喝犯了错,这不算什么,但从侧面也更加显出了唐斌的品性之完美难得。

    唐斌年少也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的,无论在家还是在外,一向以遵父母命(师长命)严格自律,习惯了,也是品性如此。

    这是个可以放心地托付一切的哥们,人生得此,朋友一道上再无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蛊真人之齐天传〕〔深宫娇宠:皇上,〕〔幻兽进化图鉴〕〔离圣〕〔重生北大荒〕〔明末江山如画〕〔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