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广漂的那五年〕〔阎王驾到〕〔都市无敌战狂〕〔奇门小相师〕〔御用狂兵〕〔穿成八零福气包〕〔软妹逆袭:黄先生〕〔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生死柱〕〔重生南非当警察〕〔修道红尘间〕〔我想当巨星〕〔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才不是秃头侠〕〔奋斗在洪武末年〕〔时空杀阵〕〔移动天灾吉祥物〕〔中介传说〕〔抗日之铁血战将〕〔无限战场之荣耀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0节长街,13
    解差邓林并非寻常衙役。

    他是混在刑部的宫中秘谍成员,此次是奉新帝命令,实际是耿南仲的盘算行事的。

    目的无非是伺机随薛弼混入梁山或赵公廉身边.......

    为了户部区区一个小官,东京居然出动了三拨人,目的各不同,三拨人彼此不知。

    由此可知朝中诸贼虽在整治报复薛弼上态度一致,但各派各怀心思,并不真齐心,仍是各为各争权夺利。而耿南仲这位朝中新贵是孤独可怜的,没有一个有实权的朝臣老贼是暗中支持他这位新右相的,但新人有新想法,耿南仲在利用薛弼一事上耍得心计无疑更阴毒精妙的,不愧是能在北宋末历史上跳得太欢,祸害极大的著名软骨头卖国贼。

    赵岳对薛弼这个人的历史事迹是大致有所了解的,对薛弼本人并没有太多好感。

    此人当官算是个有良知底线的官,但更是个官场墙头草老滑头,能在环境最复杂险恶的南宋赵构朝秦桧当权时混得自在,混官场有两下子,但这种官油子书生太多了,品行与读书人所信奉追求的儒教圣典节操常常是讽刺的相反,平常还可以保持一些君子风范,却在利益关键时刻,尤其是要命时刻九成是守不住良知的软骨头,照样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

    但这种情绪,赵岳并没有流露半点,只谈谈安慰薛弼:”你不知你的家人已经接到梁山了。去了梁山就平安团圆了。“

    朱贵和杨林早计划着必要时要救薛弼一把,这事,越岳回梁山后已经知道了,当时对汇报的朱贵什么也没说。

    对没顽固腐朽思想与罪恶的汉人,能救就要救,救一个,算一个。

    其实,今年随大流一窝蜂冲动叛逃宋王朝加入海盗帝国的数千万人中,按赵岳的标准,有很多人有这样那样的重大不堪缺点问题,也是没资格加入的,按计划也是应该接受残酷兵灾洗礼和淘汰的。但既然幸运的来了,就给个改造机会。

    但叛逃到海盗帝国的宋官员,无论是自愿的,还是官声不错被当地人携卷不得不叛逃的,在帝国全部没资格当官,全部象普通百姓一样,按帝国完备细致的民族大整合、社会整体发展规划等安置计划与个人具体的实务素质拆开家族与同党一家家零散分置各地乡野为民,种地放牧养殖打渔,养蜂,栽培松露药材香料,种果树橡胶树檀木树,进工厂......按帝国制定的因地制宜发展当地特色经济的目标,愿意从事哪项就可以申请从事,但,连村官都不得当,也不能开私塾当老师......帝国会建立学校,所有适龄孩子都得上学接受统一的包括思想在内的教育。来的宋官,学识那一套过时了,不配当老师。

    若还想当官?

    没不可以。

    先习实务,劳作自己养活自己家,洗掉所有旧官老爷臭毛病,换思想,严格要求自己,而不是过去的儒教书生那样潜规则地严于律人,宽以待己,说别人,八张嘴,冠冕堂皇正气凛然的,而自己一身臭德性却视而不见甚至理所当然认为是应该的习气......符合新时代帝国公民素质要求了,适应并遵守新社会规则官场纪律,表现积极出色,再申请公务员考试........

    而具体对薛弼,既然没罪恶又是因梁山出的事,按沧赵人的行事原则,自然要救下。

    赵岳什么也没说,就是默许了,

    没说具体怎么安置,那就是要先安置在梁山困着用,改造观察着再说。

    所以朱贵一获知东京传来的不利薛弼的消息,先动手一步把薛弼的家人从老家搬到梁山避开极可能有的灭门大祸.......

    薛弼一听家人居然没落入官府之手,当即喜极而泣,扑通跪拜在地向赵岳和杨林等连连磕头发誓必以此生报答.....

    赵岳断然暴虐邓林是感应到这家伙在伪装下暗藏的那颗对他和梁山的恶毒心,料定此人必是阴谋一环,也能敏锐感应到薛弼的真诚,此人不是朝廷下的陷阱棋子,可以收用在梁山。

    退一步说,就算是朝廷的阴谋棋子,薛弼的满门老小都在梁山困着,他也翻不起什么网浪。

    铁桶梁山可不是吹出来的。

    监督控制机制,完备精密,远超这时代的人能想像......

    野猪林这场诡异风波终于平息了。

    薛弼被杨林安排人护送去梁山安置。

    竹叶青和黑寡妇夫妇会运到舟山群岛海盗基地。

    到了那,自会有相关专业人员以相关成熟流程和规则处理这对擅毒却未必有多罪恶的夫妇......

    杨林手下参战的数十杀手间谍怀中藏好武器,出了密林,三五一伙伙向各个方向迅速散去。

    他们绝大多数住在京城外,以各种买卖人或商家仆人身份潜藏在京畿民间.....这样也方便灵活接应京中变故。

    赵岳并不打算今天直接进京,也要在京城外秘密据点好好休整一下,缓解一路风雪行的寒冷疲惫,养足精神........

    热闹后的野猪林转眼又恢复了往日的阴森却寂静,只是多了片方便野兽啃食的尸体。

    解差邓林和死的其他禁军一样静静躺在林深处,身躯早已在寒风冷雪中僵硬......

    赵岳住在京北十几里处。

    先一步回到城中的杨林时迁需要时间做好城内的具体接应准备;耿南仲呢,此时正被气势汹汹讨债的辽使日日羞辱进逼得快逼疯了。赵岳想顺势借辽寇之手再多折磨折磨那该死的老家伙让耿南仲多憔悴憔悴也好晓得世道艰难复杂而多懂点事,第二天又天气依旧极恶劣,而且风雪格外大,迎风走不动,不赶时间就没必要强行出门遭这罪,赵岳又等了一天。

    第三天,大风雪停了,到了中午居然风和日丽了,这正是进京闹事的好天气.......

    东京北八门之一的一处非主门这,进出此门的人今日仍然极少,当值的一都禁军无聊地承受北风吹的更寒化雪天。

    远处传来数骑奔腾的马蹄声。

    正闲得难受的守门军举目一瞧,是五骑,顺北风很快来到了近前。

    这伙不明身份的骑士到了城门前却不急着进城,齐齐停下了,一个个笑眼眯眯地抬头打量起眼前的巍峨首都。

    原来是一群没见识过京城的乡下土包子......

    守门军心里鄙视着,瞬间已起了坏心。

    这五骑明显不是官方身份,却骑马,尽管马并不高大雄壮,看着就一般般,农耕民族内地人,比如京城人也几乎不识马,这帮守门军由原来的京军步兵军痞和后补的各种地痞恶棍组成,从未到边关上过战场,没见识过胡人的战马,不知道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马才算骏马,也没那个眼力分辨清五骑是不是骏马,但有马骑本身就说明了问题:灾后的宋王朝如今,只有军队、官府与反贼才有些马可用,民间,别说战马,怕是连最寻常的猪鸡都难有几头,没了牛马,农耕,以后只能用人拉犁耕地了,但事也无绝对,总有民间幸运大户家在灾难中赶巧逃过抢劫还能有马未被抢走........大户啊.......

    再看五骑打扮,穿着从头到脚全昂贵漂亮的皮的。

    这是大宋富家子弟冬季出行着装,首创于沧赵商务,是沧赵制革绝秘技术,但随着赵庄今年蒙难也失传了,但这装扮既能证明家中富有,又保暖而利索帅气,是装/逼与实用兼备的着装,数年来一直风靡富人阶层,长盛不衰,但在如今,至少是京畿的人家是见不到了,甭管是尊贵皇室,还是寻常京畿富户家,好东西都归了海盗了,京畿真正被敲诈一空。只有万分侥幸逃过叛逃潮一波比一波疯狂洗劫的极少数外地土豪家才可能还存有着这种衣装。

    总之,这五骑在守门军眼里就是浑身金光闪闪的肥羊。

    尽管五骑都公然带着武器,前面两个更是居然胆大牛哄哄直接拿着戟刀这种朝廷严令禁止的长武器,说明这五人可能有点来厉,但守门军是不惧的,只要不是惹不起的京畿权贵子弟,就算来的是地方将门家,得罪了也没事。

    他们可是有神圣的守门执法搜查权的。

    刁难陌生来者.......那是严格职守,为京城安全负责,光明正大,就算得不到表扬奖励,也没人能说什么。

    何况这五骑一瞅就准知是外地首次来京城开眼的民间土豪子弟,应该是没什么招惹不起的背景.......

    不得不忍苦累站寒风领着手下当值的小军官本是个外地来闯京城捞世界而加入黑帮的黑头目,在京城“扫黑除恶”风暴中被抓捕强编整训成禁军,由社会渣子摇身一变成了正义执法者,当然,身上穿的皮换了,坏蛋本质是不会变的。

    他的眼睛亮了,正穷得赌钱都身无几个铜板,正枯守城门难受又没油水无聊之极呢,嘿,提神的买卖来了.......

    这个国难后的大冬天,大宋商业一片萧条死寂,商路往来近乎无,外地来京城的人几乎绝迹了。往年那种,各地官员富商赶着在年前往京城送礼拉关系跑门路的盛况也不见了......都穷了,没啥可送的,也舍不得送,都在瞧风头观天下形势......

    所以,甭管这五骑什么来头,都得上去试试。

    机会不可错过。不试试才是错误。

    小军官挺起了腰杆,按着腰刀,噌地奔着五骑过来了。

    手下小弟自然心领神会,都收起之前的懒懒散散不着调,有十几个提着枪兴奋地跟上,当然是为头助威.......

    这些京军老军油子或昔日社会黑分子,战场争锋不行,但玩黑社会摇旗呐喊助威震慑人这一套最擅长。

    小军官到了近前一瞪眼,恶气四射大喝:“你们是什么鸟(diao)人,敢骑马持凶器窥伺京城?”

    跟来的十几个军匪跟着七嘴八舌挥枪威胁吆喝:“快招,你们是哪里来的敢意图不轨跑到城门这观察京城防御?”

    恐吓,摸底。

    来的五骑正是赵岳一行。

    持戟的二人正是不爱练兵管正经差事,最爱闹事寻刺激开心的梁山活宝兄弟宿良宿义。

    这对兄弟对梁山,对赵岳来说就是对生活中搞笑的二哈,但“二哈”对外就不是可爱了,不善良,而且凶恶好杀。

    赵岳决定来东京亮相,亲自堂堂正正大闹一场,力求达到多项目的。

    他原本只打算带着最得力的龙虎二卫就行,不想宿氏兄弟偶然听到了风声,立即就过来要求也想去。

    上次去泰安打擂,宿氏兄弟耍威风耍得尽兴,上瘾了,征剿断背山强盗又杀痛快了一回,心更野了,但梁山附近的绿林强盗皆净,没目标可打击,周围的官府,至少暂时不能攻击,以后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仗可打有野可撒,这可把爱折腾的兄弟俩愁坏了,正在梁山憋得难受呢,一听赵岳要去东京“玩”,顿时就急眼了,这种好事怎么可以不带自己去玩.......

    “今时不同往日。此次去东京,不是打擂那样玩,是冒险。身陷京城,凶险万分,脑袋真正是别在裤腰带上的。”

    赵岳严肃地提醒这对活宝。

    “那也得去。”

    这对活宝性子有不小的差异,但反应和动作出奇地一致,不约而同摇晃着脑袋:“寨主,你都能去冒险,俺们为啥不能?俺们的命还能比你的金贵?又不是孬种,俺们不怕死。愿意为你死。“

    ”要牺牲时,俺们断后做掩护,你们只管逃。俺们若不幸,逃不走就自杀,决不落朝廷手吃不住刑坏了大事........”

    “俺们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京城呢。早听说京城如何如何,这次有机会,怎么也得去见识见识,死那也值了,没白活一回.......”

    说得怪可怜的。

    其实,雕龙、绣虎也是从未见识过这世界的天下第一城大宋京城,也很兴奋想去看看.....

    宿氏兄弟胡搅蛮缠、

    赵岳被缠得头疼,拿这对活宝也是没辙。

    再一想,得勒,带就带着吧。

    这对兄弟早年被他们的活宝爹惯坏了,心性已成,就不是什么好人,至今难改恶霸大少爷的臭脾气,只是习惯了梁山规则对自己人讲仁爱团结相互尊重,一到外边就自然而然露出恶霸习气,在广阔的自由天地里就管不住自己,这也是赵岳把他们特意收在身边用的原因,否则和施威等四煞差不多早晚得一时性发犯了法或无意中得罪了人而被依法砍头或玩死,但也有过人优点:危险时刻二愣二愣的却恰恰混不吝不怕死,不是软骨头,信守义气,受面子,以讲义气做出各种牺牲为荣耀,肯为义气付出,武艺也练出来了.......此行东京是去耍威风闹大事,正需要这种有战斗力又会耍恶霸威风的......

    此刻,宿氏兄弟一听城门军辱骂呼喝借故找事蓄意挑衅,顿时怒了,收回兴致勃勃打量京城的目光,怒视这不知死的小军官,但还是没冲动立即动手行凶。

    宿良压压火,提气喝道:“我们是水泊梁山人。梁山之主在此。”

    那小军官满心盘算着贪婪坏主意,显然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宿良口气很冲,黑帮习气使然下意识就回嘴喝骂道:“什么狗屁梁山寨主?乡下的山贼强盗吗?也敢逞强到京城撒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