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落落晋绍承〕〔最强武皇〕〔第一妖主〕〔游戏花都之全能高〕〔废婿神医在都市〕〔我叫狐白〕〔银龙的黑科技〕〔回到过去当特工〕〔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焚天吞星〕〔青龙传纪〕〔明日浩劫〕〔近身妖孽兵王〕〔奇门医仙混花都〕〔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贴身狂少〕〔武神主宰〕〔超品渔夫〕〔骑士的路〕〔八岁帝女:重生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1节长街,14
    “什么狗屁梁山之主?乡下的山贼强盗,也敢逞强到京城撒野”

    小军官按黑帮习气骂得痛快,自我感觉不错,自己这一嘴回击的好机敏巧妙,好符合执法军人身份,好有力啊,看来是真正由过去的被人瞧不起的黑社会人渣素质转化为合格的高大上官军了,但没等他欣慰兴奋涌上心头,也没等听到手下弟兄会有的喝彩助威,一只长长马鞭就唿地抽了过来,正抽在他顶门与后脑勺上,纵然戴着冬军帽遮挡也不起多少作用,帽子直接被抽裂了,飞了,头顶和后脑勺是长发遮盖也抽开了一条裂缝,皮开肉绽,露出里面白森森头骨,头骨上也有裂纹人吃不住这股猛力,猛地前扑,恶狗抢屎一头跄在地上,脸和冰冷坚硬的大地热烈摩擦碰撞,咚一声响磕得额头如裂开般巨痛,头晕目眩,额头和撞扁的鼻子、擦破的面皮嘴唇、磕掉的牙齿一起鲜血直流,一双眼珠子在巨震下也似乎差点儿直接磕出了眼眶这家伙嚎都没嚎叫一声,抽搐了一下直接就昏过去了,孤零零趴在了马前一动不动,似乎死了。

    一鞭之威惊人至斯!

    咋咋唬唬跟着头兴奋逼上来挑事想谋些油水的守门丁们被这骤然凶暴的一幕吓得啊一声,不由自主就缩退了数步。

    退开后又反应过来,

    特喵地,自己已经不是过去见不得阳光上不得台面的地痞黑社会京城下三监了,自己现在可是官军,是镇守京城的最体面的禁军大爷,披着军皮,代表朝廷尊严、君王威权,合理合法执行公务,有权力专门教训抓捕收拾敢不老实的。

    而对手只有区区五骑,守门的可是一都,一百人。对手再嚣张厉害又如何?难道还敢公然杀守城禁军

    根本不用怕啊!

    脑筋转过了弯,却畏惧那可怕的鞭子没胆子再逼近上去挥武器行凶,但在城门那轰隆隆立即跑过来支援的数十同事的声势下,胆子一大,有勇气挺枪迅速围堵起来,往日为非作歹的凶恶气暴发而四射,纷纷逞口舌之快喝骂。

    “好个胆大小b仔子,够横啊,在这也敢撒野”

    这肯定是新编入军的昔日社会渣子。

    “哪里来的强人敢冲撞京城?”

    这肯定是原禁军军痞,老兵油子了,行凶作恶也不忘守必要的身份与口舌分寸。

    “在乡下活腻味了,来京城专门找死不成?”

    “你们是什么狗东西,也敢对京军逞凶无礼。”

    “好个小畜生,好大的狗胆。”

    污言秽语五花八门,辱骂不断,露出曾是地痞流氓黑帮分子底子或老军痞的不堪本质。

    赵岳始终沉默不发一言,一鞭抽倒小军官后,默默扫视着这帮守门军,没有被辱骂的恼火,只有厌恶与冷酷。

    就这么帮东西也能守住京城?

    不用强悍的野兽女真来打,只王庆、田虎或江南方腊的摩尼教草寇反贼乌合之众来攻,不用里应外合费尽心机搞什么瓦解人心、偷袭什么的,只堂堂正正硬攻怕是就能不费多少事的攻破

    听说高俅这位执掌禁军的三衙太尉自追剿海盗逃得一命侥幸活着回到京城后就彻底变了个人,由过去的专门毁灭大宋中央镇国的军事力量——禁军队伍,全力加速大宋灭亡,同时也是拼命作死的祸国殃民军事官贼,陡然变成了忠君爱国,尽忠职守的敬业好太尉,善待并全力整顿京军,威逼利诱哄骗什么手段都对新编禁军使上了,妄图最快提升禁军的报国心和战斗力可看看眼前这帮子禁军的德行,呵呵,高太尉所谓呕心沥血一心扑在工作上全力付出的工作效果不怎么样啊!

    高俅到底只是个泼皮混混,当了这么久太尉,掌军事也仍然只是个外行的草包,他想快速强大禁军,向皇帝展示他对大宋江山对皇室的保驾护航作用,想保住自己的功名富贵,更想以禁军力量保住他满门的身家性命,显然是白做美梦了

    烂了就是烂掉了。

    到了今天,宋王朝这帮权贵就算有力挽狂澜于既倒的能力和毅力,能团结一致励精图治齐心协力重整江山,也撑不住腐朽透了的大厦倒塌,何况他们这帮古代腐儒官僚根本没有这种见识能力和意志,面对千疮百孔一团糟的局面,不知到底应该从哪里下手才是对的是最迫切重要而有效的,就算知道了症结所在也做不到,只一个根深蒂固的普遍性传统为官贪腐就无法可治,因为领袖们本身就在贪就在腐,他们更无法终止热衷内斗的官场传统与专坑本族人的热切精神劲头

    这是一帮早该下地狱的腐朽人物!

    宋江山是应该就此彻底绝灭的腐儒政权组织形式和时代!

    回到眼前这帮烂城门军现实,赵岳被骂,蒙面露出的眼睛却无怒火,甚至还露出笑的神色。那是嘲笑、冷笑,是彻底扫除华夏大地荒唐儒腐旧时代,为中国人创造和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的钢铁意志决心与喜悦。

    在这一刻,赵岳第一次清晰感受到了自己并不喜欢的这么多年的政治军事斗争是有价值的,付出的精力、辛苦,一切,是值得的。

    因为自己的奋斗一举改变了中国的历史命运

    后世不会再出现所谓一身正气实际专门自私自利祸国殃民的“东林党”,不会有强绑着整个华夏一起作死的天朝上国“我大清”,不会出现鸦片战争、无数耻辱条约、东亚病夫蔑称、小小倭寇嚣张侵华肆意屠杀抢掠中国人战败还敢坚决不认帐不道歉反而再起敌对和嚣张,不会再出现世界围堵中国、美霸威逼中国、西方肆意挑衅拿捏中国,不会有分裂闹腾得欢的小小台湾政权、两岸三地说法,不会有“我大棒子民国”“我大rb帝国”的存在与专门针对中国的种种狂妄对抗冲突麻烦,不会有南海争端,没有狗屁的什么航行自由权,那是我们的内海之一,不会北有无比贪婪凶暴的北极熊,东有西有南有周边皆强敌的被动凶险局势对中国人个体而言,不会有只能人挤人人踩人的争口饭吃的工作岗位竞争,不必“光荣”自力更生以血汗甚至生命供中华复兴,不会有百万都不够买个厕所的天价房市,不会有三十年房货耗尽青春与一生自在快乐的痛苦无奈,不会有我爸是xx的官二代富二代狂妄傲慢叫嚣,不会有老子就是王法的骄横,不会有不是官的区区村长也是能肆意横行作恶人物的可悲民间事,不会有城乡户口差别,不会有牺牲农民扶持工业的经济布局剪刀差,不会有太多太多坑苦了中国人的

    他扫视着围上来跃跃欲试攻击他们,妄图捉拿甚至当场杀死他们的近百城门军,笑眯眯地随意挥舞了一下特制的马鞭,鞭子的一声厉啸就吓得这些城门军齐齐一哆嗦,有不堪的不禁还仓皇后退,生怕鞭子抽到自己身上。这种废物不堪惹得赵岳心情振奋正愉快中不禁眼中的笑意更浓了但仍是一声不吭,不露出自己就是赵老二,不流露此行态度和意图。

    其实,不少城门军在围上来时就已经多少回过味来了,

    猛得想起梁山之主是什么了,也联想到水泊梁山势力在大宋王朝的这个关键时候更意味着什么。

    水泊梁山,那不是沧赵老二,那个天下最有名也最神秘的纨绔恶霸衙内的地盘?

    梁山之主,那是赵老二啊,是文成侯以父兄心态公开强力维护的宝贝弟弟。

    而文成侯

    啧,不敢招惹啊!

    敢公然和朝廷叫板,而且就是有实力怕是能直接轻易搞翻眼下的大宋的强势人物,以当朝宰相、枢密使,包括太上皇和皇帝之尊之强势,在辽使代表辽国威逼的这个节骨眼上怕也是不敢真对沧赵家族耍什么强硬,做什么都得掂量清楚了

    总之,赵老二是个无官无职的纨绔草民,却也不是京城区区自己这样的小兵蛋子敢得罪得起的。

    所以,赵岳随意挥下鞭子就吓得他们够呛。

    那鞭子也确实太可怕了,抽一记居然就能差点儿一下干死个强壮正当年的大恶人。这五骑有恃无恐的样子,怕不只是仗持着背后的势力,敢来京城冒险本身就是有本事不好惹的,敢逞强冲上去扑杀,怕是死的是自己,还是白死的冤枉鬼。

    被围着,近百禁军气势汹汹叫嚣辱骂,一个个挺枪拔刀凶狠威胁,却就是没一个敢英勇冲上来行凶执法的身负专门耍恶霸威风的宿良宿义哥俩嘴角抽了抽,很遗憾不能借自保做反击的理由顺手宰几个禁军王八蛋以解被辱骂的恼怒。

    话说,自己杀过官兵,踩过泰安知州却还从来没宰过大宋最尊贵的禁军呢,这一趟怎么也得补上,尝尝那滋味

    可惜,眼前的这帮子垃圾全是孬种,也没一个是傻子,都不肯积极主动上来送死

    这时候,被抽昏了的小军官痛哼一声,在手下小弟的呼唤下醒了,脑袋上的巨痛让他神志恢复极快,随着神志清醒的是瞬间充满全部心胸的暴涨怒火仇恨与随之而来的报复杀心冲动。

    他控制不住巨痛地嘶声叫唤闷哼,却摸到满脸的血,骇然起身,瞪着五骑疯狂大叫:‘弟兄们,给我杀了他们。“

    有小弟连忙小声提醒他:”头,来的是盘踞梁山的文成侯的弟弟“

    可小军官正头痛得又发蒙,满心冲动杀机也没心思听啰嗦,只听到梁山这就暴叫起来:”是山贼还不赶紧杀了他们,呱躁个屁。“

    吼完也听全了这才总算搞清楚来的到底是谁、敢凶狂殴打他的是什么人物,这厮惊愣了一下,但目光一扫帽子遮脸难辨真面目的骑士那傲慢神态和目光,随即却是怒气上涌更疯狂胆大狂叫:”管他是谁,天王老子敢杀害禁军冲撞京城也是死罪,该死。怕他什么?快冲上去乱刀乱枪杀了他们干净。咱们有理。出了事我担着。“

    他这么个黑帮小人物式的满心为报仇而疯狂冲动只求痛快,真搞出了事,他能担得起什么?

    但他的话却是猛然提醒了这帮子城门军。

    ei,也对呀,朝廷不是正忌惮赵公廉造反吗?这赵老二主动送上门来了,若是趁机合理合法收拾了他或抓了他,岂不是正痛快了皇帝与当朝权贵的心,合了满朝大人物的意?捉了赵老二当人质,还怕赵老大造反那自己岂不是立了大功

    那可是救了大宋江山保住了皇帝宝座的倾天大功啊那好处岂不大得

    这念头一起,顿时无知无识卑贱匪徒小人物的小聪明、贪婪与胆横凶残就彻底暴发了,之前的胆怯犹豫不见了,一个个面面相觑后勾通了心思,鼓起了一齐行凶的勇气,眼睛个个贼亮,唿啦一声再次冲上来。

    ”赶紧老实下马束手就擒,等待王法处置。不然就是公然对抗官兵,图谋攻击京师,对官家不敬。”

    “敢拒捕,当场乱刀宰了你们。“

    诸如此类的威逼叫嚣。

    当了禁军这些日子,他们别的没学会,仗着一身狗皮装模作样扮正义执法倒是玩得溜。

    他们贪婪暴起,却也都不傻,想拿活的赵老二,有更多进退余地,更想不用提脑袋和显然不是软柿子的五骑厮杀就能省事地达到目的。

    正眼巴巴渴望尝尝在京城杀禁军滋味的宿氏兄弟一看这阵式,顿时乐了。

    来呀,勇猛冲上来杀我呀。

    老嘴巴使劲算怎么回事真是废物,想明白了执法行凶理由和好处了,却还是这啰里狼嗦不敢硬上的熊样

    兴奋与吐槽中,他们对围逼上来的城门军下意识一抖戟刀,不约而同双双出手,长戟唿一声扫向捅到眼前的数杆长枪,锋利的戟刀斩断数只长枪,荡开了多只,转手又是凶狠一扫,又把马侧的杀开了

    如此一冲突,官兵受到刺激,终于凶性忍不住了,凶残黑社会分子本质毕露,纷纷嚎叫着终于真动手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