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拳〕〔丑女种田:山里汉〕〔龙回都市〕〔第一战神〕〔那年秋天花盛开〕〔这个怪奇物语有点〕〔星际二婚之全能后〕〔照亮大千世界〕〔时光游戏坊〕〔非酋变欧之路〕〔绿茵王牌少帅〕〔荣耀战神萧尘〕〔无敌战神萧尘〕〔重生当首富继承人〕〔重生为王〕〔邪性总裁太难缠!〕〔至尊天帝〕〔封灵星神〕〔盛宠之将门嫡妃〕〔重生八零:娇俏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4节长街,17
    朝廷几个核心大佬各有盘算,想先旁观动态再应变取利,没打算立马出手收拾赵岳,这不意味着赵岳在京城就安全了。

    这世上投机取巧想冒冒险搏一把,立功升官领赏,抢劫发财,踩名人扬名,喜欢害人耍凶威得瑟......的人太多了。

    而朝廷的威信、公信力如今已快跌落极点,对地方官府的威慑力统御力很是微妙,依仗朝廷威势和国家权力才一言九鼎,令人畏惧,一呼百应,活得威风八面的大佬们对京城的控制约束力自然也几乎降到了冰点,阳奉阴违的人太多了,即便是大佬们的党羽也未必真那么听大佬的吩咐,跟着大佬混本就是为了利益,若是判断不听大佬的能更有利,岂会听话。

    这时候的大宋王朝,就连太上皇赵佶的话都未必好使。

    再说了,赵佶以往被诸权臣联手蒙蔽哄骗,想达到目的所下的命令,所说的话,本就早已被刻意曲解走样不好使了。他只是表面上是众臣皆畏服,言出法随,对天下臣民的统御力强大无比的一代至尊。赵佶虚荣自负,不自知而已。

    另外,新帝登基,耿南仲成了右相,朝中有了这股前途广大的新锐势力,却苦于极缺乏人手势力,正需要有人目光长远明步识时务赶紧投靠加入,自有此生本无望能称侯做宰的中高层官员想趁改朝换代之际抛弃旧权臣依附关系,改拽着新帝龙尾巴也象耿南仲一样一下窜上权力高位,或是自负才华或卑微才潜却自负心机手腕野心大却缺乏得力靠山赏识提拔重用,官微职小,郁郁不得志感觉屈才了,混得不得意,瞅准机会就会豁出去搏一把的.......都在抓机会向新帝新相立投名状。

    这些官员都是极可能把赵岳当立功垫脚石和展示非凡政治手段的最好对象,而会千方百计擅自出手对付赵岳的。

    至于京城下层的那些小吏泼皮恶棍等人敢弄赵岳的就更数不清了。

    这类小人物本就见识短潜,最市侩势力眼,行事往往更狂妄嚣张残暴没人性,最是在小民眼里最可怕最敬畏的。

    因为他们无需象大人物那样凡事还需要顾忌个体统形象名声还想青史留名至少不留太臭骂名什么的,只重视眼前的实利,想怎么干往往就怎么干,行事简单粗暴直接,自觉瞧准风头没什么惹不起的就无所顾忌,只要威风耍得快活,只想把那点小权小恶势力发挥到最大,有面子,满足虚荣,令人都害怕他都敬畏他,都尊他孝敬他也是大老爷.......

    非衙门里的这类人,比如地痞恶棍,没有衙门前途约束,不怕失去什么,正是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只要给的钱财好处够大,只要有人能撑腰壮胆承诺护着,就敢什么坏事都干,杀人害命也不当事,可不怕在京中毫无威势的沧赵家族......

    赵岳一行进入城北最繁华的长街慢慢走,给京城反应时间,顺便逛逛国难后的京城景象......

    虽然赵岳仅仅是事隔几年第二次来京,对京城并不熟悉,但一路感受已觉物是而人非!

    嗯,不,如今的京城,物也不是了。

    原来摩肩接踵的密集人群不见了;密密麻麻拥挤不堪的很多破旧房舍也不见了;剩下的多是些体面的砖瓦豪宅大院什么的。众多原本异常狭窄曲折难行的街巷因此宽阔了很多,让人望去不觉眼前一敞,心里也开阔舒服了不少;有不少地方就是一片光溜溜不小的,存在也突兀不规则与城市规划显然不协调的空地,这在寸土寸金的过去的京城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无疑是建筑被拆除清理后的结果;曾经繁华兴盛林立的众多酒馆店铺也几乎全关闭不见了......

    一片重灾后的萧条衰败城市惨相。

    大冬天大风雪后的格外寒冷日,京城人不在家猫着避寒,似乎仍是一片忙碌、

    不是忙着往日那样开店交易,杀猪卖肉,街市卖菜,挑担卖货等日常各种这时代惯有的营生,而是在扫雪清理街道,更多的是在一伙一伙地散在各处拆破旧无主房子收集各种有用的东西,并把没用的建筑垃圾清理出城......干活的有男有女。也有半大小子,干得不热火朝天,劳动显然没什么热情积极性,但都在干,因为有人在歪膀子斜眼盯着也记着表现。

    赵岳从杨林时迁那已知道,这是国难后剩下的京城百姓在以劳动换取钱粮支撑日子。

    海盗一场灭国之威的大敲诈,真正把富裕兴盛一时之极的京畿搜刮得干净。

    金银财宝、铜铁金属、布匹好衣服、精瓷、美酒美女小孩......包括粮食中大米以外的食物,几乎都刮了个精光。

    国库空了。

    富户商户家的财富以及五花八门货物空了。

    京畿人的口袋也空了。

    连皇帝至尊的皇宫都空了......

    自然,人心也散了,朝廷和君王也没什么威望了。

    在这种危机情况下,为了安定京城人心,不引起京中暴乱,官吏和军队及家中自然是由朝廷用仅有的大米优先供应吃食,先保障统治力量自身不至于饿红了眼而干脆抛弃朝廷不顾一切趁机造反杀抢皇帝杀抢......稳住了这部分朝廷依仗的人,就可以施行战时军事管制与配给了。

    京中寻常百姓也得到了些免费发放的大米能够度日,不至于因挨饿而悍然暴发民乱......

    随着从地方加征的赋税陆续运抵京城,朝廷有了钱粮,又可以给官吏和军队发放俸禄军饷,海盗使节钟相也走了,并且承诺只要宋朝廷老实完成协议就不会发兵灭宋,也决不会再纵大军洗劫大宋,海盗讲信誉。宋统治无疑逃过大劫又可以生存下去了,官心军心也随之进一步安定下来,自然乐意继续干追随朝廷这种更舒服更有保障的活......

    越是社会陷入灾难,越是能体现有权的重要性。

    这是阶级产生以来历史反复得到验证与体现的社会现象。再苦,苦不到领导。倒霉的永远是无权无势的百姓。

    你看看抗战时期的历史就清楚了:倭寇占据了中华大半江山,国家困难死了,财政破产,乱发货币,国家的民债外债,债台高筑,无数百姓颠沛流离饿死淹死难死,各种死,各种生不如死,但官僚们却越发能豪奢无度纵情腐化享乐。

    正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自古皆然。

    反过来可以说,经历了此灾,京畿当官的当兵的比以前更能感受到当官方人的体面好处和优越感,这不,国家再有灾,再困难,也得优先保障公务者的生存,先得安抚公务者的心。有了这个体味,比以前也就更重视官方身份,相对的也是更忠心朝廷。朝廷也就有了信心,有了更稳妥的统治力,至少对京畿地区是基本恢复有效控制力了。

    至此,朝廷就有胆子不会再一味免费发放粮食供应和安抚京城百姓了。

    一方面是供不起。

    一方面是舍不得。

    京城人口暴减,却不算驻扎京城的近二十万禁军怎么也还有几十万人口,而且被海盗勒索走了大量妇孺,如今的京城人口以成年汉子和更能吃的半大小子为主体,这么多张嘴长时间白养着,那得消耗多少粮食?

    也不能惯着草民养成遭难时期国家理所当然应该养着京城百姓的意识与懒惰起来......

    草民就是用来当牛做马为国家奉献牺牲的,哪有反过来由国家为草民义务奉献尊养着的道理?

    况且这时候决不能让草民无所事事闲下来,否则必闲极寻衅生事引起不可控的京师动荡凶险......

    可,如今京城的商业等几乎不存在了,百姓想务工也无事可做,家中又一贫如洗,只有海盗不稀得敲诈走的那点铜板和维持生存的几日口粮,想往日那样照常做点小生意也没条件没能力,又是城里人,又是冬天的,也不能安排从事农活消耗掉精力,这种情况下,朝廷若是对市民百姓置之不理真彻底撒手不管了,任其自谋生路,百姓转眼花光了那点铜板积蓄,无力购粮,饿急眼了,对本就鄙视的朝廷又心生愤恨甚至仇视,若再有人趁机蓄意煽动造反......

    朝廷也不能象对待地方上的受灾百姓那样,按大宋惯例把京城百姓也编为去别处就食的流民厢军打发了,丢不起那人,也不敢真那么做,否则没了百姓的京城成什么了?边塞一样的纯军城?大宋本就所剩无几的威严也就荡然无存了。别说辽国等外敌会嘲笑轻视而起了吞并野心,就是地方官府也会对朝廷失去信心指望,更没了敬畏心,天下分崩离析......

    所以,朝廷就实行以工代赈。

    这种手段并不是现代才创新会用的。古代人早玩过这一手。

    京城无往日那样的正常工可安排干,但.......有房子可拆啊。

    此时的京城人口,不算军队,怕是连往日最盛时的五分之一都没有。往日是人多房少地异常紧张,那是真正的天价房市,别嫌贵,有钱你都未必能买到稍象样点的京城宅院。

    实权不够大,地位不够尊,捞的钱不够多的高级官员也得委委屈屈租房子住。

    但如今却是完全相反,京城里的房子,若穷人住的广大窝棚区也算的话,闲置的多得不得了,京城也不再象往日那样对宋人有无穷魅力能吸引各色人狂热搬挤进来落脚发财寻出头之路,京城在太多人眼里如今是最容易招致海盗什么势力祸害的首要凶地,而地方上有众多荒置的田地房产可自由霸占,在地方上比在京城能活得无拘无束更自在,以后,外地人必然也极少有搬来京城的,京城闲房无人住,又是最容易窝藏邪恶,滋生祸乱的场所,没用的破房子全拆了才是正确的。

    之前朝廷也不是没动员过拆除,但那时候京城人在人口与居住条件大调整后,住房好了,本是一穷二白的人家也甚至趁机有了店铺,日子过得好好的正享受国难的意外福利,没几个人愿意大热天顶着烈日吃苦受累为朝廷发的一点点钱粮报酬去参加拆迁。意外之惊,动荡之时,朝廷与官府也惊着了,吓得胆子小了些,也没敢凶横强硬逼迫百姓去拆,怕再闹出大乱子,而且灾难噩耗又一个接一个传到京师,大宋的天似乎要塌了,大佬们有太多大事要紧急处理,下面则人心惶惶,没几个有心思在公务上认真,拆迁这种并不迫切不重要的事也就丢一边去了。

    而如今官吏们轻闲了下来,终于有闲心了,也正需要利用拆迁达到操劳约束百姓的目的,就较真了......

    客观上,冬季,京城也需要大量的柴草做饭取暖。

    拆掉的窝棚破房子所得大量木料茅草正可利用上,比出城上远山砍柴便利划算多了。

    百姓呢,断了朝廷免费的粮食,没指望了,需要瞪起眼挣钱粮维持家中米尽后的漫长无着可怕冬日,也需要赶紧弄点本钱好重开往日的各种营生维持在京生活,这也是朝廷想让百姓能尽快恢复起来居民正常生活、经济循环,省得没房子拆了又生活难以为继并且闲得引发事端。

    拆房子有钱粮可得,尽管穷了的朝廷此时越发在工钱上极微薄苛刻,想贪污的官吏也趁机伸黑手......却也是活路,顺便弄点柴火用。

    嗯,不愿意受气受管参加拆房子挣钱,想砍柴谋生也没那个条件了。

    海盗对铁料有无穷的需求,京畿人家的柴刀斧头也几乎全被官兵抄走送海盗了,京军武器倒是海盗不要,但刀剑照样异常紧缺,不是要紧身份的几无刀剑可配。身为没武器可用的百姓就没招了,总不能拿着小小菜刀去砍柴吧。那也不顶用啊。累死也砍不到几根柴,何况还得顶风冒雪甚至冒险出城......如此,百姓在拆房子上也总算有点积极性,愿意干了。

    所以赵岳入城看到的就是这忙碌一幕。

    劳碌的不止是寻常京民,其中夹杂着不少往日肥头大耳红光满面如今却比普通人更寒酸困苦的昔日京中大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史上最强炼气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