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望云山传说〕〔下海潮〕〔回到大唐当皇帝〕〔我家老婆可能是圣〕〔BOSS来袭:甜妻一〕〔废柴夫人又王炸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打造功夫巨星〕〔日常系大侠〕〔重生之都市狂仙〕〔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林间谷雨〕〔灿唐〕〔诡秘世界之旅〕〔中国石油人〕〔漫威世界的光之巨〕〔狱城祭〕〔重生之书香可人〕〔旅行时代〕〔李朝万古一逆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5节长街,18
    京城,上至皇宫和亲王府,下到民间,所有豪门大户家比普通百姓家被搜刮得更惨更干净。

    因为家中几乎全是海盗看得上的好东西啊。

    依权立足发展,官商勾结,权钱权色交易,此为这时代能成为富豪之家的必须前提。

    能在全国恶棍云集京城拉帮结派数年间逐步挤走京城良善人家并专门敲诈祸害商户、大户的情况下,还能在京城稳定立足至今的所有富豪大户们无一例外不是权力靠山硬的人家。

    换句话说就是无一不是勾结权力紧密,有足够势力翻云弄雨巧取豪夺为非作歹大发横财的人家。

    这些人家在京畿黑帮运动潮流中非但不是受害者,反而是获益者......地痞黑势力不敢得罪他们,反而会送礼巴结.......反过来,这些人家自然会庇护黑势力团伙,甚至视为自己可暗中操控的最廉价得力势力而提供帮助发展壮大的各种方便......

    这是各地恶棍能云集京城稳定立足的根本原因,也是堂堂天子首善之区却居然变成黑社会天堂的主因。

    不是京畿官僚们真不知脚下的社会在变恶,而是这样的社会更有大利可图而装聋作哑漠视恶化,甚至干脆大力纵容。

    如此一来,官民之家大户们那几年当真是黑白两道通吃,在黑白两界皆更威风霸气,可得了意,如果不是文成侯府撤离引爆了京畿是黑帮天堂的现实,官僚家与相关大户家会一直得意下去,直到把国家祸害倒闭,如今也是遭难最惨的。

    现在,官吏之家在海盗敲诈之灾后日子难过却还可,至少有棉衣御寒有饭吃,不至于直接冻死饿死。

    而不在朝廷体恤范围之内的昔日得意富豪大户们就倒霉了,家中没人当官,如今比京畿最底层的贫民更穷更惨。

    贫民还有不奢华昂贵却也能御寒的廉价旧棉衣穿,而这些豪强大户却穷得连熬冬的破冬衣都没有——皮裘、锦棉锦服锦被.......全都归了海盗,也不知身处热带不需要冬装的海盗国勒索走这些东西干什么。

    但,当真是住在豪宅中的乞丐。

    只是豪宅空荡荡的。

    无钱,无粮,无锅碗瓷器,无美酒美色......除了海盗不稀得要的寻常桌椅床铺,其它东西,包括有用的人几乎一空。

    敢千方百计盘剥残害民众,整垮了民族脊梁,弄倒了国家,如今倒霉的就不止是百姓了,得意嚣张任性的富贵者全都和平头百姓一样同样遭难,而且不少的下场比贫民更惨。

    这是海盗帝国敲诈洗劫京畿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给习惯了耍权作恶却就是能高高在上尽情得意享乐的统治群体一个最初步的深刻教训。

    这时候,朝廷为了维持统治,对官吏自然要维持其生活,官吏阶层家在灾难后能得衣得食,而勾结权力才得意起来的大户们就没这个照顾政策了,灾后成了住在高门大院中的穷光蛋,无力经商什么的为权力者继续敛财,也就没了利用价值,再加上用以攀附勾结权力的美色也都被海盗的美色项目刮走了,权力者家中失去了美人享用,与民大户之间的姻婚等权色关系就不存在了,不是亲戚了,到了这地步,民大户们自然被无情的权力无情抛弃。

    这时代的商家豪强民大户本就是国家养的猪,需要了就拖出来宰几头搜刮财富,哪有真正的权益保障可言。

    而且,灾后国家财政陷入困境,维持最基本的财力运转都难,掌权者聚敛的财富老底也全掏空空了,自己家都钱粮用度紧张得要命,食无肉无蛋,缺衣,缺酱醋油,缺盘子缺碗.......缺这缺那,缺的东西太多,一切全靠朝廷削减发放的那点俸禄才得以维持基本生存,忧虑恐惧下又岂会在乎昔日利用的富户民豪家的死活,就算有良心又哪有能力照顾这些人家。

    事实上不但没关照,还把大户存在家里店铺里的海盗不要的大米等一切物资全搜刮了去,让大户们彻底成了穷光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当时的海盗敲诈进行中,从外地紧急加征调来的物资赋税不可能全及时运到一下子满足京城庞大的人口所需,朝廷当时需要粮食应急,需要安稳官心军心京城人心,需要避免京城百姓穷极饿急眼了而悍然造反,就只能无情牺牲大户......

    在当时的凶险紧张情况下,连皇商与亲王家的物资储备也得全部搜刮征调一空,由朝廷统一安排,何况是普通大户。

    这是危急大势高压下的朝廷应急政策,非个体官吏愿意不愿意就能抗拒和改变的事,哪怕你是宰相。

    宰相权臣大佬们不想被失去财富而正怒极一心想报复的王族抓把柄攻讦问罪,就得以身作则,绝不敢以权势照顾破产关系户。其他官吏们在情绪不稳,心性又无良的军队的刀枪紧盯下执行政策,若不想死,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招罪失去官吏身份丧失自己和家人赖以生存的俸禄,就只能老实服从朝廷政策,无情搜刮大户,并且无法耍权寻私关照关系户。

    住在高门大院中的破落大户们无衣无食,不想冻死饿死在空荡荡的豪宅,就只能满怀怨恨恶毒诅咒着昔日攀附的权力者居然如此无情无耻全然不顾他们死活,放下昔日傲慢架子,顶着从未觉得这么可怕的寒风咬牙出门加入拆迁大军中,被昔日他们以鼻孔对着不屑看一眼的京城卑贱百姓肆意挖苦嘲笑羞辱、各种方式的排挤欺负甚至殴打,弄点柴草都被掠夺.......

    “哟,这不是钱粮酒色几辈子也享受不完的北城首富李大官人吗?你们叔伯子弟一大家子都是那么富贵好命,怎么今如此单薄寒酸着衣衫也肯冒寒冬来干俺们下苦人才干的脏累活?”

    ”哟,这不是闺女体面嫁了吏部侍郎当了第十九房小妾的风光无限城北大儒王大老爷吗?您这是怎么了?唉哟喟,爷几个还穿着破烂单衣光脚绑着木板当鞋子穿来干活?你们这是遵圣人教诲,突然起了菩萨心想在这大冷天来体验一把俺们穷命人是怎么遭罪挣钱粮过苦日子的......“

    “你们这种有本事又天生富贵好命的哪能和俺们不识字的穷酸一样遭罪干这活计?”

    “这太失了你们的尊贵身份体面,不能够这样啊?”

    “对,这哪是你们这等体面人能干的活。可不敢劳动你们。都赶紧回家在豪宅里由美人伺候着好好暖和着享福去。拆房子这么危险苦累的活俺们干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的嘲弄笑声自然缺不了。

    诸如此类的。

    这些昔日骄横得意之极的大户们痛苦之极,连想以吃苦遭罪挣点微薄钱粮维持最低标准生计都举步维艰,往日羡慕嫉妒恨他们的城北百姓不约而同以他们的倒霉取乐,并且以各种方式故意阻挠他们打击他们以劳动血泪换取.......但他们很快就忘了面皮尊严耻辱,顾不得心酸愤怒,因为冻得......实在太冷了,又富贵惯了,往日,他们穿最好的棉衣,裹最华贵最体面的皮裘,坐最好的车轿烤着暖炉,并且同车由美女温暖嫩滑的胸膛暖着手脚出门都觉得冷得受不了,何况是眼下如此窘迫衣着。而今年的冬天又格外雪大寒冷气候严酷......

    他们哪受得了这个罪。

    第一念头就是想回家舒服呆着,可家里啥玩也没有,回家照样得冻着,而且得饿着,在这干活却起码有米汤可喝。

    于是就是赵岳眼前看到的一幕幕奇景......

    尚且残留点肥头大耳富贵相者夹在干活人群中,一个个裹着不知哪捡来的破烂衣服在寒风中冻得浑身哆嗦不停,脸是乌青发黑的,嘴唇是乌紫的,手脚冻得肿涨如泡发的馒头满是冻疮,笨拙抬着木头......时不时的就会有突然倒下再起不了身的,周围的干活百姓如没看见一样,熟视无睹,不但没同情怜悯帮扶,不少的还幸灾乐祸,而倒下者一同干活的亲人也少有哭嚎的,麻木哆嗦着上前扶着倒下者的身体虚弱叫唤几声父亲儿啊等,不得回应就弃之不顾继续干活。因为需要在比狼更狠更刻薄的官方监督者盯着下完成当日的劳作量才能换取到今日的微薄钱粮糊口,而他们都是爷本就不擅长干这个,比干惯了活的寻常百姓效率差了太多,没时间耽误。至于死掉的亲人自有专门的人收尸运到城外抛弃。就算亲人没死,尚且有救,他们多半也不会去积极抢救,这些日子以来,这种事见多了,而且随着酷寒日益严峻更频繁常见了。

    况且,救了又如何?

    不过是活着多遭罪。病倒了哪有钱粮救治?还不能参加劳动,只会拖累他们本就异常艰难的日子,陷他们更绝望。

    他们唯一的体会是,一失去财富和利用价值,在国难中,他们比寻常人家更无能更痛苦无助,往日自负的才学智谋手段全是没用的笑话........

    这些往日的京城富豪们沦落到这地步,饱尝到心酸劳苦绝望,有没有后悔和反思已过,赵岳不清楚,也不关心。

    个人造业个人担。

    若是同情体谅这些人的遭遇,那,被他们嚣张得意肆意坑害惨了的众多勤劳无辜的百姓承受过的冤屈又该怎么办?

    同时,赵岳心里也没有多少富贵恶者终于遭到报应的那种高兴与欣慰。

    他早料到了这结果,亲眼看到了也等同无视这些人的凄惨下场,因为他需要专心应对眼前随时会暴发的各种凶险考验。这直接关系到他自己的生死与以后的战略大局。也因为比这些正承受灾难的更罪恶更应该遭到惩罚的当权者还在高高在上傲慢俯视天下得意算计着.......

    在赵岳缓马一路观察着灾后京城变化而深入京城时,一双双阴险的眼睛也在暗中关注着赵岳举动,更有一个个阴毒手段准备好了在等着赵岳过来或落入圈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