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皇后系统〕〔最后一个上门女婿〕〔左苏〕〔全能护花学生〕〔开局从杀猪开始〕〔相爱时时光刚刚好〕〔农门春来早〕〔国公府的庶女〕〔从千万家产被骗开〕〔马过江河〕〔慈善家的日常生活〕〔大明星超级时代〕〔山野闲云〕〔我的专业是神祇〕〔网恋一线牵之彼岸〕〔大道从心〕〔木叶的路人女主〕〔我有了兆亿余额〕〔玩家请自重〕〔一吨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8节有意无意的误会,21
    “大胆匪徒,竟敢在京城接连行凶杀人,对皇族尊王也敢肆意伤害,不把我皇威严放在眼里,罪当灭三族。”

    刑部捕快大步而来,稍一分散开成包围之势堵截住去路,此行的为首者就怒眉竖眼戟指大喝。

    此人喝骂的是赵岳一行人,但眼睛却只紧盯着赵岳露出的眼睛的微妙变化。

    他想凭自己丰富的办案经验试探观察审视判断一下,这个马上挂剑的人到底有没有可能正是沧赵家老二本人。

    显然这帮刑部捕快对赵岳此前遭遇的一系列凶险事都一清二楚,知道,这五骑是梁山来的,或者说是沧赵家派来的,却只作不知,故意装糊涂,连问都不问,自然而然,对赵岳一行是无辜的被害者遭遇的一系列不公视而不见了,有意忘了,忽略了,把一切罪责都归在赵岳一行头上,如此就可有理由理直气壮地以执法身份和名义合理收拾赵岳一行........

    可惜,赵岳不是吓大的,本质是狂热的却理性行事的科学家,对家人、自己人常笑眯眯的,但对外人,尤其是出行在外时就会变成面瘫脸,面无表情,眼睛也不会轻易受人影响流露情绪波动,总是一副淡漠或冷漠之色,对这伙来意不善的捕快又很警惕,防范心下有意掩饰心思和身份,眼睛更不会流露什么了。

    这位捕头办案再老辣,审人再有能力,执法威严再令人敬畏,碰上赵岳这样的木头型“歹徒”也只能空算计一场。

    赵岳对这种喝斥威胁无动于衷,更不会傻乎乎地出声回应,让这主抓住点什么增加判断,全当捕头放了个屁。

    捕头没发现赵岳眼中有任何情绪波动,对上的只有如恒久远的淡漠,连讥笑之色都没有。

    他想得到的什么也没观察到。

    这让他这样的老刑部也不禁错愕了一下。

    刑部公干这么多年,嗯,快二十年了吧,他经手的狂徒不知有多少,什么样的强徒没见过,再凶悍狡诈的强徒面对刑部他们这些高手时也怎么也会多少流露出情绪变化,让他扑捉到点什么,还是头一次遇到赵岳这种油盐不进的木头。

    但这种错愕也仅仅是一瞬间,他的目光旋即又如电扫向赵岳最近的龙虎二卫,想通过这二人的眼色辅助判断些东西。

    让他意外的是,这二位也同样是神色如恒,也是眼神淡漠无波,望着他如对空气,和赵岳是同一版本。

    再次失利,捕头心头划过一股羞恼,目光却立即扫向持戟的外围二人。

    他就不信了,五个人能都一样的素质一样的淡漠无视他的喝斥挑衅。

    嗯,这次没失望。

    宿义和宿良的眼神也一样,却都一样是充斥着怒意杀机,而不是淡漠如恒,嗯,总算有人流露了情绪变化,但这个收获貌似也没什么鸟用啊!

    使戟二人肯定不是赵岳,与泰安那边传来的赵岳的形象不符。

    这二人只是赵岳的的保镖、梁山养的打手之类的,归根到底也是沧赵家的武夫仆从。二人的出现说明赵岳在这五骑当中,但也仅仅是可能而已。

    二人出行护卫的不一定就是赵岳本人,身为家仆遵主子命令可以充当任何人的护卫,或许这次只是陪伴,而不是真的在护卫什么重要人物,是沧赵家族或者说是赵公廉耍了个小小花招,派人故意打着弟弟旗号来京城玩一手试探。

    这个结果让办老了大案子,心志已经磨练得如钢铁一样麻木冷酷的捕头纵然百折不挠,也居然有了种强烈挫折感。

    当然,这点挫折仅仅是心理上,非手下死伤惨重甚至赔上本人性命的惨败,自然不会让他有丝毫气馁。

    他迅速有了新对策,果断一挥手,“来呀,与本官拿下这伙悍匪,打入刑部死牢。如有抵抗,就地格杀勿论。”

    他手下众人响亮地轰然应喏,个个精神抖擞,拽刀亮铁链就咋咋唬唬气势汹汹往上闯。

    嘿,也难为刑部此时还能拿出几条办案捉人的铁链充门面......京城的相关金属此前也是海盗敲诈的项目之一,灾后,京畿地区别的衙门可没有半根铁链可用,就是监牢中用于锁牢门的铁链都不得不交出来充当了铁料贡品。

    宿义宿良在家乡时就是纨绔大少爷,当地首霸,凶横惯了,但那时是良民,家里也仅仅是镇上的地主富商,根子不够硬,比他们家厉害的光是官场中人就有一大堆。公门里随便跳出个吏目都可能把他们收拾得死死的。他们俩若真闯了大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们的爹是护不住他们哥俩的,所以哥俩行事凶悍强硬却也带脑子,抢劫过往者的马匹财物也是分对象的,觉得干得过,干了也没大事的才动手或威胁就范或硬抢。

    哥俩和他们的爹一样有点逗逼特色,但却不是真蠢笨不堪,都不乏富家子大少爷该有的精明,做案首尾总能收拾得干净利索,只是富二代惯有的脾气大,娇纵胆大,又自觉有本事才显得行事嚣张莽撞缺心眼似的,虽然也有看走了眼,抢人不成反被虐的时候,却也从未闯过抗不住的大祸,嗯,抢劫招惹了赵岳那次彻底栽了不算,却也是有惊无险,实际是撞了大运,全家去了海盗帝国,前程光辉明亮,再不是窝在镇上横的土蟞了。

    哥俩在帝国军校长了真本事,又随南军打过仗,磨练了出来,更自信了,随后就调到了梁山为将,这靠山就刚刚的硬了,真的什么也不用怕了,凡事有赵岳撑腰,又有梁山各首领打理好一切,哥俩听令行事,跟着节奏走就行了,也就彻底.....没脑子了,逗逼也就演化成了二哈,对梁山人来说他们是有趣的一对活宝,对敌人则就是更嚣张凶横的狂徒。

    此时一瞅刑部这帮人如此凶横不讲道理,哥俩就怒了,二货性子大发。

    实际上哥俩也不认识这帮人是刑部的人.....小地方的人没见识,又从来没到过京城开过眼,认识眼前的人是衙门捕快,但哪认识到底是什么捕快。他们也不管对手到底是谁——来前赵岳交待过:凡是敢对咱们耍狠的,下手都别客气。

    所以,哪怕来者是天王老子,若敢无理伸黑手,哥俩也照弄不误。

    当然,就算对方有理却威胁到自己一行的安全,那也不行,还是一个字——弄。

    你爱谁谁,小爷不怕你,就弄你。咱们手上功夫见真章。看到底谁是真有能耐的,谁才是真有资格真牛逼的。

    就是这么拽,就是这么爽快痛快。

    宿家哥俩就喜欢这个。

    但,到底是在凶险的京城,此行是有重要任务的,尽可能别办砸了,也不是真的就可以不带脑子的肆意闯祸。

    另外,此行代表的是水泊梁山的形象,不能太二丢了梁山好汉的脸,更不能丢了沧赵家族的脸。

    所以,这哥俩大恨这帮子捕快故意混淆是非打着执法正义旗号枉法办案仗势欺人,心里只恨不能挥戟把这帮子得意的家伙全杀了,让京城中想对付沧赵的魑魅魍魉们都知道知道玩弄律法耍公权欺人不是可以肆意的,至少对梁山好汉就不行,那不好使。但他们还是保持了一定的理智,尽量压制了怒火杀机,显得遵守法纪,先讲讲道理。

    你若不肯讲道理,就是耍横强来,那就对不起了,不是我们目无天子目无大宋律法,而是为自卫,就是要反杀你。

    宿良就怒极而笑,手一划拉指指这帮逼上来的捕快。

    “哟嗬,半道冒出来个喘大气的。”

    “我们是匪徒。那,你们又是什么人呐?”

    下一句就难听了。

    “老子是不是匪徒,岂是你们这帮狗东西能定性的?你们算哪根葱?老子来京城逛逛,关你们屁事啊?”

    捕快为首之人闻声大怒。

    当了这么多年刑部首席神探大拿,官职在这权贵多如狗的京城虽不算什么,但在这东京城里还从来没人这么当面喝斥辱骂过自己。权大如刑部尚书,最正经的顶头上司大老板,即便脾气不好,可也从来没如此出言羞辱过他这样的办案顶梁柱,多半都是和颜悦色地说话,正经公务交待事情也无非是神色严肃了些。尊贵如亲王或最牛时的蔡京家的公子爷们也不会无故招惹他当面对他这一类人如此骄横无理......这是他们这些人的工作能力和高级执法者的身份应得的尊重。

    “放肆。”

    他怒极大吼一声后,平平气理智了一下,又一拍身上这身公服,威严喝道:“我等是刑部天官麾下的捕快,专办大案要案,专门收拾的就是你们这样的骁勇胆大无知无畏的凶残狂徒。“

    可能觉得这身官服太破旧寒酸,不够体面,也不够充分显示刑部高级执法者的足够威风......这都怪海盗搜刮太狠,索要的绸缎什么的不够,只好从皇帝的龙袍到下面人的好布料较新官服都当布料交了去充了数,闹得他如今只能翻出家中破旧不堪,早忘了还有,却好在当初没全当垃圾丢掉的旧袍服上班。

    所以他又正了正头上的体面帽子,大喝:”本官乃”

    “奶什么奶?“

    强压怒火的宿义故意打断捕头的显摆,截话嘲弄道:”别奶了浪费爷爷时间,你就直说你是谁吧。“

    ”报上你真名号,让我梁山好汉有数。”

    捕头更怒,实际却更理智了些,但怒容满面威严喝道:“大胆,你还敢委婉威胁本官。”

    这时,站在为首者稍身后侧的那中年大汉突然发话帮腔助势了。

    他刀指宿义,不屑地冷笑道:“小子,本官不妨告诉你,这位是俺们的大头领,刑部总捕头,姓铁,名苍鹰,绰号火眼万里神察镇恶狴犴的便是他。二十年来,比你强,比你势大也比你凶残狡诈不知多少倍的狂徒也不知有多少对上俺们总捕头也只能认栽。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放言拿我等的家人作法威胁我们。”

    “至于本官,我(乃)咳咳,我是曹冠雄,忝为刑部副总捕头,江湖人送绰号钢刀镇鬼追魂曹的便是我。”

    在宿氏哥俩心领神会的嬉笑嘲弄声中,曹冠雄浓眉一竖,目闪杀机,掌中狰狞瘆人的鬼头大刀耍了个漂亮刀花,戾声又说:“尔等识相就老实束手就擒,免得动了家伙误丢了卿卿性命。你们这五骑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委屈,等到了刑部天牢不再能行凶威胁京城安宁祥和了,到时自会有人出面公断。”

    他嘴上喝斥威胁着,却和铁老大一样真正留意的只是赵岳这边。

    可惜,赵岳和龙虎二卫这三骑仍然是淡漠如恒,对眼前的事始终无动于衷,仿佛精神不在这个世界。

    宿良耐着性子听这家伙嘚嘚卖弄完了,好笑道:“别吹你们多牛多有名了。说那么多废话除了浪费唾沫有屁用。“

    ”我只问你们,你们就算真是正经刑部的人,不是什么阴险之辈派出的歹徒弄身破公服冒充的,那,此行来捉拿我们,你们又是奏了谁的命令?有刑部正式的批捕公文吗?”

    宿义冷笑接话道:“别欺负俺们是乡下来的不懂京城里的道道。你们穿着刑部公服不代表你们就是正义执法者,更不代表你们可以合理合法捉拿我们。若有刑部批文,甚至有皇帝的旨意,你就大大方方牛逼亮出来。否则,你们这一套把戏,对我们不好使。你们若敢真耍阴的狠的,哼哼,我管你是刑部捕快还是大内御林军,都当居心叵测的歹徒照杀不误。”

    宿良紧跟着帮锤:“对,如今这天下,人心都坏了,都忘了俺们主上对大宋江山的天大贡献和对天下的无边恩泽,不但不念好,而且翻脸不认人妄想害俺们主上的狼心狗肺之辈到处都有。在这安宁享受惯了的京城里,表面正气君子,暗里天良丧尽,想陷害甚至想把俺们主上满族铲除个净光的无耻却更阴险狡诈也更有权威势力之辈怕是更多。”

    “对。如今的天下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讲究最起码的良知秩序的时代了,俺们出门在外岂能不防?你们这帮家伙就别耍小聪明了。有正经命令就拿出来看看。没有?就滚一边去。你当俺们怕你们这帮刑部好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