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四千年〕〔我混烘焙圈的〕〔返回2006〕〔烈焰〕〔玄天龙尊〕〔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槐夏记事〕〔抗战之杀敌爆装系〕〔仙途遗祸〕〔出道就是巅峰怎么〕〔重生之网络争霸〕〔这份喜欢有点甜〕〔诸天谍影〕〔快穿步步成神〕〔穿书后,胖喵儿在〕〔我的尾巴又出来了〕〔喜上眉头〕〔绝品豪婿〕〔论狐妖的108种吃法〕〔捡漏天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0节有意无意的误会,4
    “你们没刑部批文,更没有朝廷的旨意?”

    宿良嘲讽地问到。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实际上,他也看出了这帮人无非是恃这身执法老虎皮恃强硬来,但只装作不知。

    宿义则配合兄弟演戏,冷笑一声,以诧异的语气大声道:“既然啥也没有,那请问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抓捕我们?”

    正象某部正热播的电视剧中说的那样,刑部是专管朝廷交办的大案要案的,不管地面的事,刑部的捕快也对地面的案件没侦破缉凶等职责,也没有执法权。那是辖区官府的事。比如京城这,要抓捕赵岳,制止犯罪,也该开封府的人来。

    当然,无令,这帮捕快也不是不能出手,但那就不是刑部公差办案,而属于见义勇为的个人行为,没有刑部执法的正当名义。这帮人却以正当公差名义对付赵岳,这纯粹是欺人无知,想以这身皮糊弄人,借以达到私人目的。

    宿氏兄弟虽然只是乡下的阔少土包子,确实没什么大见识,搞不清大宋王朝叠床架构极度复杂的政治体制,更搞不清在体制基础上延生的烧脑政治弯弯绕绕,但是,刑部与地面官府在执法权限上的区别这点事他们还是知道的。

    宿良紧跟着就嘲笑道:“你们刑部就是这么执法的?你们这是在玩弄律法,以执法旗号枉法犯法吧?”

    兄弟二人这些话都是说给有心的观众听的,是专门演给那些观众看的。

    这兄弟俩从来都是对混账,无理还赖三分,有理就更赖皮了,干这种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事,在老家当纨绔恶少时就久经磨练与考验,惯熟无比,最是拿手,此刻念唱做打......表演地兴致勃勃声情并茂,配合得也简直天衣无缝。

    自然这作派也把这帮同样高高在上执法骄狂惯了的捕快给气了个半死。

    都被彻底激怒了。

    曹冠雄怒极下嚣张大喝:“我刑部人如何执法还要你这种乡野无知贱民教?”

    张狂急怒之下就差喊出那几句执法者最喜欢喊的,也是最威风最有面子的老话:老子就代表王法,老子就是法。老子说了算。言外之意就是:老子说你是罪犯你就是罪犯,不是,也是,说你该死,不该,也该。老子就抓你整你了怎么着。

    赵岳可是两世为人,听到曹冠雄威风中暗含无限霸气的这句话,感觉特别耳熟。

    他对类似上面例举的那些话并不反感。

    执法者就得有执法者的威严与自信。

    而国家,无论标榜和施行的是圣道、王道,还是霸道,本质上都是霸道。

    这是国家的阶级属性性质决定的。

    少数人想统治多数人,少数人想霸占多数人的财富、权力,多数人不得反对,必然要行霸道。唯一的区别是霸道的程度不同而已。在这个基础上才由统治者自我标榜或区分成圣道、王道.......对百姓而言,怎么都是霸道。

    官是不讲理的。

    你见过你的企业老总什么时候和你讲理过?

    领班小头头都不和你讲理,否则就感觉不够权威。

    讲理,也只是为了更不讲理地继续驱使你。

    一说霸道,也不用立即心生反感气愤甚至敌意。

    任何方式都有它合理性、积极性的一面。至少在某段时间在某种情况下是如此。

    霸道也一样,不意味着一定不对不好。

    对国家而言,霸道的结果是国强民富,傲立世界之林,百姓的生活质量飞速提高,小日子越过越幸福顺心公平满意,那么承受霸道的小老百姓对国家强横加在自己身上的种种拘束和义务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小民见识潜而狭窄,急功近利,短视......处的社会地位与角色身份决定的特点吧,都需要国家霸道地强加干涉与指引。

    利国利民的战略性长远事,很多时候,国家不行霸道强行来,就会被百姓私心反对而搅黄了,无法实现。

    当然,霸道往往行的是恶,结的是恶果,维护和满足的是那少数人的挥霍享乐与特权,多数人是卖命的牺牲品。

    由此,执法者在执法时霸道,在赵岳眼里不算什么不可理解的。

    令人反感愤恨的是,这种霸道凶横嚣张强硬.......所针对的总是弱势的受害的无辜的百姓。

    若是执法者在对上枉法的权势者或有威胁力的黑帮等分子时能理直气壮地大喝:我怎么执法还用你教。我就是王法......那,反而不是坏事,而是执法者面对邪恶应该有的霸道、牛逼、强硬,自信是和法律判决一样正气无私完全一致的......

    可惜,事实往往是,对上以权势影响甚至干脆嚣张打招呼要求枉法的,表现的是奴颜卑膝,不对抗枉法邪恶权势者,反而会摸着心思积极主动效劳,对上那些“大哥”不是正气凛然,更没有嚣张霸道,而是酒色财气称兄道弟.......

    文明执法不代表不是霸道。霸道不霸道不在表面,而在具体办理中。要看结果。

    和颜悦色也照样能玩弄法律“合理”坑死人。

    这是国家权力是少数人的玩具,多数人只能或多或少地影响却无法真能约束到的原因。

    权力与绝大多数人无关。

    西方吹嘘的所谓民主什么的也就那个鸟样。谁信了,谁就是真傻了。

    在这个封建君权、特权时代,赵岳对这些执法者仗着这身皮和背靠的国家政权执法玩法的嚣张自得心态太了解了。

    对眼前这帮人的嚣张态度,他一点不奇怪,也大致猜到了些内情,判断出这帮人究竟想干什么。

    他不禁仔细地打量起这帮人。

    总捕头铁苍鹰,好一条威武大汉,三四十岁,方面,虎目,硕大高挺的鹰钩鼻子,四海阔口,张飞式的连毛胡子根根如针直立,但修剪得很整齐利落......只这副相貌就说明了此人精明强悍,极有主见而强硬固执......手抱着一根九节钢鞭,雄阔而不乏矫健的身躯配上这副相貌以及武器,好不威风霸气,也让人感觉他浑身充满了正义的力量,让人猛一看有安全感。

    这位曹副总捕头是个大圆脸,脑袋大,脖子粗,类似某部电视剧中那位花知县那样的大脸,似乎憨厚可靠,却往往容易让人感觉有威不可轻视,这种相貌民间常俗称官相,实际是处世圆滑狡诈的笑面虎之相。虎相,自然是官相。

    曹冠雄长的就极具权威相,配上高大雄壮的身材和脸上特意修饰留着的胡须就更加有威势,就是手中倒拎着的那把鬼头大刀不伦不类的,与他的刑部执法者形象不那么协调顺眼。这种兵器最容易让人想起的是刽子手或绿林恶匪......

    这两个总捕头不丁不八站在那里,虽然没什么多余的动作,但赵岳已感觉出这二人必定身手了得,而且主副间配合得极其娴熟默契......

    他在悄然观察着铁、曹二人,这二人也始终紧盯着赵岳的眼神变化。

    “眼神变了,啊哈,在曹副总霸气地吼出那句话后,淡漠如永恒的眼神终于变了。”铁苍鹰心中涌动起喜意。

    但随即这股喜悦又打断了。

    变了又怎样?

    这位估计可能是赵岳的人,眼神仍然是让人看不透的神色,什么也说明不了。

    更可恨的是,另外二骑的眼神也变了,和可能是赵岳的人的眼神可能略有不同,彼此之间也似乎略有差异,但也同样是让人看不透的神色。

    整体上,这三骑的眼神变化出奇的协调一致,明明是三个人,却似乎心思相通到等同一体一样诡异,让人无法判断区分出什么。即便是他这样办老了大案子,对付和审讯过太多奸诈狡猾大恶之徒的刑部绝对权威也实在没辙。

    他不知道的是,龙虎二卫一听到曹冠雄吼出那句霸气话就想笑.......他们哥俩最清楚了,主人最恨官方人对他这么拽地说那句话了。嗯嗯,类似的话还有老子就是王法之类的。

    每当有人这么拽时,主人必定会让那个人彻底明白:你对别人是王法未必有问题,但你若对我就是王法,那么我就必须让你真懂得谁特么才是王法.......

    说起来话长,曹冠雄吼出那句话后引发的一系列各方心思及动态,其实都只是一瞬间的事。

    宿氏哥俩都是打小就纨绔混账惯了的,尤其是现在的身份和本事,哪是吃气的人,哪受得了这种霸道欺人气受。

    哥俩的二货脾气立即就炸了。

    “怎么着?冒充王命枉法行事,执法犯法,你特么还有理了?”

    另一个则怒道:“觉着自己个本事高,手下弟兄多,欺负俺们是外地人,人又少,就想玩横的强行行凶啊?”

    铁苍鹰也不再在观察上浪费时间了。

    他怒极冷笑一声,大手一挥:“弟兄们一齐上,拿下这伙不知死活的凶徒。”

    嘴上喊着拿下,身子已一纵带头扑了过来。

    这厮能担任刑部总捕头,果然有可以自负的本领,只这身轻功就足以自傲了,那么雄阔高大的身躯,一纵之下居然瞬间跃过这么远,原本离赵岳还有十几米开外,却一跃就飞到赵岳面前,身姿还让人感觉与体型极不协调的轻盈得很。而且,他哪里是想捉人,攻击的正是赵岳,扑近时舞起的沉重钢鞭挂动骇人的啸声,分明是想一击打碎赵岳的脑袋不止。

    这一扑一击,完全是按迅猛一击索命的打法。

    两位总捕头也果然配合得默契无比。

    铁苍鹰一动,曹冠雄几乎是铁苍鹰的影子一样不分先后地动了,轻功与铁苍鹰也相差无几,堪称半斤八两,一对双雄。瘆人的鬼头大刀在跃起时已经由倒提着漂亮潇洒转为正握,扑击间啸声微弱,但刀上流转的寒光和如电的斩来更吓人。攻击的目标居然也是赵岳。铁苍鹰是正击。曹冠雄是配合侧击,出刀也是全力以赴一击索命的威式。

    宿氏哥俩排在五骑外围,站得稍靠前大半个马位,本是前探保护中间三骑,或者说是保护赵岳之式,但在两总捕头的卓越轻功猛然突袭扑击下,尽管他们反应不慢,又骑在马上持着长戟,但此时也无法及时挡住二捕头合力突袭了。

    而且,那些捕快也紧跟着呐喊大吼着一齐飞步包抄围攻过来,哥俩要忙着对付猛逼上来的这帮人,要面对的十几人又都是搏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好手,他们丝毫不得大意,防范二面合击,此时也没时间分心去护卫赵岳这边。

    龙虎二卫则一齐默契地拔出双刀侧身准备迎战从身后扑来的七八个捕快好手。

    四人的眼神都露出了凝重之色,不再是之前的轻松自如,虽然自负本事却也不敢在这帮刑部高手团伙这么多人全力围攻下托大。

    赵岳却没拔剑,仍然空手安坐马上,只是在铁曹二人如猛虎毒蛇般凶恶飞纵而来时似乎双手或胳膊肘微撩了一下身上披的黑色毛皮披风。

    几乎不分先后飞跃而来的铁曹二人挥舞在半空的武器却突然脱手掉了下来,随后才是两声也几乎不分先后的痛的闷哼声。

    二人感觉持武器的这只手的手腕被什么东西突然狠狠深深扎入,粗壮的骨头似乎都扎透了,惊骇间没自负地以为没武器只凭拳脚也照样能收拾了这个可能是赵岳的人而继续强行扑击,双双又默契地如身与影子一样又脚尖猛点地飞掠而退。

    他们进攻得有多快多默契,后退得就有多快多默契,真是一对厉害的好搭当。

    让他们放弃扑击果断紧急惊退的不是对赵岳有没有深藏不露鬼神莫测的武艺的惊恐,也不是承受不住手腕深伤到骨头的打击或痛楚......比这种伤与痛厉害数倍的遭遇,他们也经历过.......而是担心伤他们的这种细暗器有剧毒。

    如果豪赌拼这把却把命弄没了,那,这一切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活着才能享受一切。

    所以,全力退开,并且退到足够远,感觉足够远离暗器威胁范围的距离后才站稳,又不约而同地赶紧查看伤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