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龄巨星〕〔我有石磨磨啊磨〕〔都市仙尊洛尘〕〔绝世娇宠双面伊人〕〔无垠〕〔天才萌宝双面妻〕〔靳封尘江瑟瑟小说〕〔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上门狂婿〕〔总裁夫人很逍遥江〕〔秦风李秋雪〕〔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婚来孕转:总裁独〕〔总裁老公惹不得〕〔婚后相爱:总裁太〕〔超级女婿〕〔陈瑾宁李良晟〕〔重生霸道嫡女〕〔权门悍妻〕〔陈瑾宁陈靖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1节掩耳盗铃与自欺欺人1
    伤口流出的血迹是鲜红的,这让异常紧张的二位总捕头又不约而同地稍稍松了口气。

    闪目再细瞧。

    伤处露出一点细金属暗器的尾巴,居然似乎是钉子,尾部略钝的钉子?!

    这世界可没有黄老邪那种弹指神通或老乞丐那种神一样天女撒花的绝妙撒飞针手法。

    这世界有极厉害的武功,有赵岳来的那个世界没有,也不相信人能够做到的武功。但,一切总还在常人可以理解接受的范围内,武功没那么神乎其神。

    铁苍鹰和曹冠雄都是这世上少有的武功高手,否则从业近二十年也活不到今天。也不是玩不了暗器。

    他们实际也是绿林中人,只不过干的是官方活,久走江湖,对暗器都了解颇深,知之甚详。

    但是,以他们的本领与自负,能玩得了钉子暗器,却自觉绝无可能做到力量强猛到几乎扎透粗大结实的腕骨这程度。

    这简直是非人能干出来的事。

    只凭手劲就能达到这程度的,那玩家的暴发力得强横到什么骇人程度?

    让二人惊骇到心口窝直冒凉风的是:以他们的眼力,在刚才的扑击中居然硬是没看出来这钉子到底是谁发的。

    是这位可能是赵岳的蒙面人?

    还是那二位也未必不能是赵岳的人在以拔刀时为掩饰默契地一齐发动的暗算......

    但,无论怎样,这一暗算已经绝对是手下留情了。

    二位总捕头可不相信暗算者是害怕钢鞭与鬼头刀会击中可能是赵岳的人而不得不优先暗算他们持武器的手。

    以暗算者不可思议的暗器能力,若是诚心想取他们的性命,刚才他们绝对已经咽喉或什么要害中了钉子,现在已成了横尸当街的尸体之一,已死透了,可不会有还能这样站着惊骇瞎琢磨动心思的机会。

    他们吓退了,但他们的手下没退,或许也是冲得太猛太近,表现得太积极自信,惊变的仓促间来不及退。

    不退,反而索性加速猛扑上去。

    这就是经验,也是精锐的表现。否则就会是哪管它三七二十一的一门心思只顾退逃,顾头不顾腚。

    挥舞的口口腰刀全奔着要命。

    龙虎等四将对想要自己命的人更不会客气,战戟和宝刀挥舞开了,劈、挡、撩、斩.......下手凌厉无情。

    这帮捕快皆是强者,搏斗与围攻的经验更是丰富。以龙虎等四将之勇,也难以抗得住这种默契的围攻。但捕快们的武器不争气,无法抗住铁铁如泥的帝国专制宝刀或戟刀的锋利,也没有不惧刀劈刀斩的那种内甲贴身保护。

    四将放开手脚全力以赴迅猛反击,捕快的腰刀、挥砸过来的铁链在毫不知情也猝不及防中纷纷折断。

    没了称手武器,却要面对武艺不比他们弱甚至更强不少的人以宝兵器疯狂反击,捕快们的武艺、搏杀经验、人多势众就不管用了......

    斩瓜切菜般,几转眼间就倒下了五六个自负本领攻得最猛最快最坚决的捕快。

    吓得本还想逞强一拼的其它捕快都霍然又拼命快地后退。哪还顾得上捉拿不捉拿赵岳、立不立能一下吃撑的大功。

    四将也不过于逞凶反追杀,只略赶了赶就住手了。

    赵岳扫视了一眼这群退在远处惊骇不定注视这边却仍然围堵着通路的众捕快,瞅瞅横着伤臂盯着他正脸色阴晴不定的两总捕头,缓缓开口道:“利欲熏心,利令智昏。你们这帮人的小心思、小聪明,我懂。“

    ”这世上一向最不缺的就是你们这种官僚衙役。为了膨胀的私欲,胆子总是很大,总是有出奇的勇猛坚决。”

    “你们都是好手,甚至是少见的武林高手。都是办案精锐,都很勇猛老辣。可惜,你们就象大宋王朝中太多的文武官僚一样,一身本事只用在坑害本国人身上。一对上外敌,呵呵,”

    “一群废物。连狗都不如。”

    这句话,赵岳说得极重,语气中有无穷愤恨与失望。

    他极富穿透力的声音被冬日的寒风送到很远很远........让听到的观众,有的津津有味旁观热闹的目光变成对这群捕快的鄙视注视,还有点良心也有点悟性的人则品味着赵岳的这些话,或陷入沉思或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而那些得主子命令或某种势力的安排紧盯着赵岳一行的各类探子,则绝大多数露出羞恼愤恨的表情,当然是对赵岳。

    赵岳自然是不在乎这些敌意的。

    他就是故意那么说给满京城的人听的。

    他此来,目的其中之一就是重重羞辱满京城富贵耍权惯了自我感觉良好的达官贵人(废物),或者说是严厉提醒、批评、警告一番:宋王朝说完蛋就被你们玩完蛋了,你们该知耻后勇奋发有为了。最重要的是,你们应该知道自己是废物,吹牛说大话、空话、假话、套话屁话,能耐得不得了,但一干实事就完犊子了,既不能富国强军,更不能抵御外敌挽江山于既倒,那么你们就应该老实点,对能捍卫宋室江山的人,比如我沧赵家族恭敬温顺点,少特么玩阴的坑害我家......找死。

    “看家狗还知道感恩,能看门护院呢。“

    赵岳指指神色各异的捕快们,又把手一划拉,意思是整个京城都圈在内,“而你们、和你们一样的那些人,又干了些什么?除了当官耍权玩规则,自负所谓的权谋智慧,你等能干出点什么感动人心大利天下的事?”

    ”等蛮子南侵打到京城,需要人英勇不屈誓死捍卫国家民族尊严时,仓皇弃京城四散而逃,甚至集体恭敬一跪卖君王最果决最积极的正是你等这些整日叫唤忠君爱国叫得最响的人。你们不服,不愤?嘿嘿,事实会验证一切的。你们实际都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冷静后也清楚我没骂错你等。我现在这么一揭穿,也算勿谓言之不预吧。“

    好人都跑去或被卷去海盗国了,剩在京城的如今这些人,无论是官是民是军......几乎都是特么王八蛋。

    这些捕快也一样,是办案好手不假,有能耐也不假,但都是在见惯了各种邪恶事的长久刑事工作中良心早麻木不仁黑透了的,自然听不得赵岳的这种辱骂式批评,也听不进去赵岳隐在话语中的提醒与一丝期望。

    他们有的只是京城高级捕快被乡下区区草民肆意当众羞辱引起的愤怒与敌视。

    赵岳看明白了这些捕快的腐烂乌黑本质,厌恶地挥挥手,“看在你们是如今大宋稀有的还能缉凶捕盗干点正事的有能者份上。这次我不杀光你们,放过你们。都特么赶紧滚蛋。”

    “再敢在老子面前晃荡玩掩耳盗铃,就别抗着个脑袋做人了。”

    宿义宿良哥俩刚才一战被这帮人整得有点手忙脚乱的狼狈,感觉自己在京城人面前丢了人,此时心中窝火,一听赵岳如此说,立即就瞪眼跟着怒喝:“快滚。还不赶紧滚得远远的,等着领赏呐?”

    ”不服?“

    ”那咱们再练练。“

    这帮捕快一个个既惊惧又愤怒不甘心,但瞅瞅那几具同伴的尸体,回想一下刚才的凶险也没胆子再展开一次围击。

    都是心中仍贪婪于两位老大在来这之前鼓动的那种大功好处,只是又怕有机会参与却没机会有命享受成果......

    但二位总捕头却是神色平静下来,显示了能当老大的过人城府与老辣。

    二人没还嘴在话头上找补丢掉的面子,又默契地一齐向赵岳微微点头示意,似乎是在感谢刚才在暗算中的不杀之情。

    他们自然不会没面子的当众狼狈逃走对上赵岳说的滚,但默默散开了,让开了道路。

    赵岳不再搭理这帮人,策马和小伙伴们继续平静地向京城里走。

    渐渐背对了这帮捕快,突然,铁苍鹰和曹冠雄从默默凝视赵岳一行背影离开的静止中动了。

    二人又是不约而同默契地一齐用没伤的那只手从腰后披风遮掩间,转瞬各自掏出了一把已经上好了弦定好了箭的精致小弩,一齐瞄准......动作都迅捷流畅潇洒无比,几乎可称得上有一种动作大片的极度美感,若是在后世那样拍成电影电视剧武打画面,就二人这身手派头绝对能引得观众大呼真帅真......绝不是后世的演员只凭表演功力能达到的动作效果......二位总捕头也不用冒险辛苦当捕快捉暴徒了,混武打演员行当纵然不能大火,也必定能混得滋润无比,那片约还不得潮水一样......只是这次他们一个对准的是赵岳的后心,另一个瞄准的是弩箭攻击距离最合适的绣虎......

    宋人习惯上把这种弩叫燕子弩,是小型弩。二位总捕头手中的还是特制的宋国最精良作品,弩虽小,射击威力却不算小,十几步内,力量足可以穿透重铁甲,在以往的缉捕工作中屡立奇功,眼下偷袭射穿皮衣射死赵岳绝对不成问题。

    然而,在他们潇洒掏弩并瞬间瞄准的极短暂期间,悠然离去的五骑突然一齐做了个俯身动作,赵岳和龙虎二卫在俯身时似乎还微侧身略扭头看了一眼身后......铁苍鹰和曹冠雄却被”看“得雄阔的身躯一颤,奇怪地仰天便倒,手中的小弩就射偏了,但,虽然弩随人倒抬高了射击方向,但在人倒时已经扣动了板机,弩箭的攻击轨迹也仅仅是只微高了一点,嗖地紧贴着赵岳和绣虎的背飞过去,把二人所穿的披风上的厚毛都划出了个清晰的痕迹,若不是已”巧合“地俯下了身,这一击显然是必中后心要害无疑,若是没有防御力极好的内甲保护,赵岳和绣虎这下不死也得重伤到奄奄一息,可见之险,也可见铁曹二人这一击是何等凶狠果断志在一击必杀,根本不顾会引发的后果,或者愤怒冲动或又有什么算计中不必有顾忌。

    正无言勾通却默契地准备等老大完成偷袭就再次追堵上去拿人的众捕快们,呆了。

    他们搞不清发生了什么,这又是怎么了?

    呆愣了片刻才有人啊一声,唤醒了众人。

    唿啦,数人急去看二位老大出了何事。

    其他人拔刀紧张地戒备着赵岳一行。

    看老大的人蹲地慌手慌脚急扶起二位老大的上半身,抱着老大的脑袋定睛一瞅,不禁骇然变色。

    两位老大都有一只眼睛流血不止早糊满了那只眼眶,伤眼处模糊一片,一时也看不清到底怎么了,只能推测必是有什么细长锐利东西从眼睛射入了脑子.......必定还是之前伤了老大手腕的那种钉子,明白了这个的捕快吓得不禁一哆嗦。

    ”大人,大人.......“

    ”老大,老大,铁(曹)老大......“

    抱着老大的捕快摇晃着怀里的脑袋,和众捕快一阵惊慌乱叫。

    可,无论怎样摇晃与热切呼唤,曹冠雄都始终毫无动静,似乎是深度昏迷了,也可能是已......死了。

    有捕快惊恐伸手在曹的鼻孔下一试,毫无呼吸之象,又在曹的颈侧一试,也毫无脉动之象。他惊得一屁股坐地上......曹老大确实是......死了。

    而铁苍鹰,在众人的摇晃和奋力呼唤中,那只没受伤的眼睛似乎睁开了些,似乎铁总还想看看大家回应一声大家的忠义与热情,但这条睁开的缝隙却再无睁大些的迹象,铁总的表情陷入僵化固定,有人焦虑地伸手也试了试,他脸上的表情随即也垮了,变成沮丧......

    两老大都被暗器杀了,可是这一次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这些捕快高手仍然没能看清到底是谁发的钉子——可能是赵岳的那个人和另外两个也可能是赵岳的人在二位总捕头举弩射击时,都侧身似乎回头做了反应,都可能是钉子凶手。

    赵岳这次下狠手直接要了这两狡诈而陷入丧心病狂的总捕头的命,并不理睬这伙吓坏了又缺了头领已没威胁力的捕快,和雕龙绣虎象两捕头的死与他们完全无关的没事人一样继续而去。

    宿氏哥俩却气愤难平:放你们一马了,你们居然还不死心,还搞弩箭暗算?

    可恨!

    幸亏俺们都有防备,俺们二爷更是神一样有手段.......

    其实,龙虎二卫在暗器上也造诣不凡,最擅长的是使燕子镖,小小的三角形铁片暗器也是暗算无常死不知的利器。

    但宿家哥俩不会暗器啊。

    他们都是常规型的武将,练的是弓箭。此际也正是他们不会暗器那么灵活方便隐蔽及时做反击才格外愤怒。

    极度不愤,而赵岳又走了,哥俩显然不能独自回头杀这帮黑心肝捕快泄恨多事,就得骂一骂出气。

    ”曹冠雄?是草惯**?“

    ”铁苍蝇?你别说是铁的,就是金的,苍蝇也还是恶心人的该死苍蝇。“

    “明明有机会好好活着继续耍威风享受权力,却偏要求速死,找死,啧啧,天下居然会有这么可笑这么二的.......”

    哥俩恨恨地骂着嘲弄着,追赶赵岳,也越走越远了,骂声还在京城随寒风回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