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我的奇幻道具〕〔万劫圣尊〕〔我为国家修文物〕〔龙拳〕〔我!掌控全球〕〔太古丹尊〕〔傍晚一场梦〕〔妙手狂医〕〔超级弃少〕〔慕林〕〔花瓶女配开挂了〕〔回到古代开书院〕〔地球最后一条龙〕〔刀不语〕〔我的未婚妻是主播〕〔豪门霸宠100招〕〔明月笙箫挽清风〕〔BOSS,你老婆带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3节掩耳盗铃与自欺欺人,32
    曹化真一听此人这么说,本膨胀的脑子更是嗡的一声

    有人以强弓硬弩偷袭赵岳一行,他儿子是倒霉游廊突然垮塌了,偷袭的利箭没射中目标赵岳却正好射杀了他掉下来的儿子,也就是杀他儿子的真正凶手是那些弓箭刺客,是辽人或辽国暗藏在东京城的奸细杀手。

    这事,曹化真不是没得到报告,不是不知道内情,但他完全忘了这一茬,或者说是有意无意忽略掉了这一环节,专门只找本是受害者的赵岳报仇。

    他不敢寻辽国人的麻烦,哪怕明知道有刺客已被认出正是辽国的使节团成员、幕后黑手此时正在京城驿馆住着极方便他去寻仇。

    不敢报复辽人,更是宋国上百年买和平的苟且政治无形中形成的朝廷文武官员太习惯了对辽苟且忍让甚至惧怕。

    曹化真忽视案件本身详情,一心杀赵岳为子报仇的行为纯粹是掩耳盗铃与自欺欺人,只按合适自己的臆想来。

    但是,他可以这么一意孤行,一厢情愿,朝廷却在此事上吓坏了。

    若是赵岳一行在京城死在了辽国人箭下,这件事的内情到底是怎样的,和热衷苟且辽国的朝廷到底有没有关系,已经不重要了,哪怕死掉的并不是真正的赵岳本人,只是沧赵家族打着赵岳旗号来京城试探的死士,沧赵家族都必定怒而对朝廷彻底产生了戒心、敌视意......那朝廷的一番权谋妙算可就玩砸了,盘算好的一切都会失控,极可能导致不敢想像的后果。

    让朝廷也极度忌惮的是:朝中有没有重要人物当着宋国高官享受宋国的一切好处,实际却是心在辽国专门潜伏在朝廷伺机为辽国行大事的.......

    这种事,搁以往,皇帝和大臣们还是比较自信不会发生的。

    毕竟宋国也是很牛的大国,国力只比辽更强,当宋官富贵很安稳,比当辽国的官那可是舒服自在太多了,至少不用冒严寒在草原喝风吃沙子到处辛苦游荡,不用和环境和习俗都不适应自己的肮脏野蛮异族一起生活受排挤受气,也不用没尊严地当辽国的狗被异族肆意驱使和主宰命运。

    但今时不同往日。

    宋国穷了,当宋官没得享受了,连吃个鸡蛋都成了奢侈梦想。宋国也弱不禁风了,江山一个不慎随时可能崩溃,当宋官,富贵前程不安稳了,保障力太低了。而辽国虽然也经历了大倒霉,但却仍然兵锋强盛,极有可能趁势吞并宋国.......

    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有官员见势起异,暗中玩投机投靠了辽国,出卖宋国表忠心和能力,提前抱上辽国大腿。

    宋国如今的这帮子君臣都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嘴上说着民族国家大义什么的,实际上只关心自家利益前途,必要时投敌卖国不算什么,只要私利必要就能干出来。所以,不必怀疑别人会不会有人当汉奸。

    自己没当是宋政权还可以玩玩,目前还没必要。

    而酒楼这的连锁事件就极可能意味着这种内外勾结,在这个节骨眼上尤其可怕尤其后果严重。

    否则,无缘无故地,曹家公子一帮吃饱了没事干只管闲散逍遥快活的富贵年轻人怎么会突然起了心思并仓促间就能精心做了布置去攻击与他们毫不相干而且明知难惹的赵岳一行呢?

    那赵老二可是凶名久矣盛传天下的最有名纨绔恶货。

    泰山打擂事件已经清晰地向天下人展示并证明了沧赵老二的凶名和实力不是吹的谣传的,行事也不是法度能约束或常理可猜度的。可曹腾一伙还是胆子大得毅然决然出手了。而曹腾可不是常见的贵族家纨绔不着调、行事没个逼数的子弟。

    那是个聪明,很有才华之名,行事也据闻很有分寸很有儒生风度,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这事本身已经够可疑的了。

    更可疑的是:

    怎么会那么巧,曹腾一伙人收拾赵岳,而同时,对面的房子里也正有五个少见的箭术高手早早埋伏好了恰巧发动了偷袭.......这说起来是巧合,但换个角度分析,怎么看这也是种完美的配合行动,一方先出手,在近前搞事吸引注意力,另一方则藏匿身形玩暗中远程攻击,如此配合,远程刺杀的成功率提高得不是一星半点,尽管它还是意外地失败了。

    这事怎么看也容易让有见识的人感觉和猜忌是一场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内外勾结连环计,唱这场配合默契的连环戏,目的很简单很好猜,就是趁机杀掉沧赵派到京城的人,引发事端,引爆关系正绷得最紧的弓弦一样敏感紧张的朝廷与沧赵彻底决裂翻脸,沧赵无法再忍,也无处可退了不得不反,而一边虎视眈眈的辽国就开心了,对付宋国的天大良机就有了。什么也不必着急做,只需要耐心点等着沧赵与宋王朝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都精疲力竭虚弱不堪了,再出兵收拾......

    感谢儒教坚持不懈地努力,如今的辽蛮子也极精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手段与妙处。

    对曹化真来说,这事就发生突变,出乎他意料了,转瞬想明白了也把他吓坏了。

    朝廷在怀疑他家和辽国勾结了.......

    这可是要命的大事,一个说不清,洗脱不明,满门就得步他儿子的后尘........

    他当然没有当汉奸投靠辽国。

    他是无辜的,儿子也必定无辜。

    他还是很了解最关注的这个嫡长子的。

    当然,朝廷,或者说是太上皇与皇帝也不太相信他家会是勾结辽国的汉奸卖国贼,否则此刻就不会是秘谍司的人化装开封府普通捕快客气地请他走一趟了,而是立即迅猛强行抓捕曹氏全族归案,有什么问题先抓起来审问清楚后再说。

    皇室对他们这类开国勋贵之后始终是优荣有加并且保持很高信任度的。

    这让曹化真在雷击般惊恐战栗中又霍然感觉到一丝喜悦与欣慰。

    但也仅仅是一丝。

    这事要是说不清,或朝廷查不明白。那麻烦就有得受了。

    万一朝廷选择非常时期非凡手段,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使一人漏网,而不在乎真相到底怎样,就是问罪了他满门,当娃样子杀鸡儆猴,震慑朝中那些隐藏的起了异心的居心叵测者.......

    这事也不是没可能啊。

    现在可是往日从未出现过的非常特别的非常时期,人心混乱失去常态,高度敏感而脆弱易冲动,就象他疯魔了般一心想不顾一切诛杀赵岳一行一样的,在这个时候什么事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心中害怕,但曹化真只能老实跟着去接受紧急调查,先全力寻求解脱自身的凶险,没时间也没心思收拾赵岳了。

    不提曹化真会遇到什么麻烦。

    咱们说说另一面。

    宫中。

    老蔡京在宰相办公室里安稳坐着,案上是一堆等他审阅批复的公文,但他提着笔却目光望着外面,没看公文,也一个字也写不下去。他面色灰败,眼神阴郁之极,稀疏的白发似乎更少却更白了,脸上老年斑越发明显,显得越发衰老不堪........

    他本绝无可能再有机会坐在这里代皇帝管理天下。

    但,或许真的是黄天不负有心人,阴差阳错地,他奇迹地化绝不可能为现实,果然又坐上了宰相宝座。

    只是神奇复了相位却未必是荣幸或梦想再成真。

    老皇帝赵佶欣赏他的治国与执政能力,在江山最危急的时刻不计前嫌果断又起复了他,让他发挥余热尽可能快地理顺天下稳定朝局.......但现在是新皇帝坐在那,新帝赵桓对他却是没好感,更没有欣赏与信任,有的只怕只是憎恶与.....以前形成的畏惧而产生的忌惮甚至痛恨。

    以前,皇帝赵佶优渥他,念及他治国辛劳与年纪大了,君臣奏对时常会恩赐他个座位,让他坐着说话,也特批他可以在家办公,七天中只要有三天来宫中班房亲自坐镇就可以了,至于其它的优渥恩赐照顾就更多了,时不时就有,曾经是常态......而现在,在新帝面前,他就是再老再累再恭敬忠心效力,赵桓也决不会想起赐他个座坐着甚至喝着宫中香茶舒服体面说话,就得一直站着,无论说多长时间也得保持严谨的君臣礼仪站那说。

    有时候,蔡京感觉新帝就是在有意整他以罚站受罪,是在有意如此戏弄他,看他年老不堪的笑话。

    这里面难免也有朝廷新贵耿南仲的影子。

    耿南仲最想当的是首相。他蔡京坐在那个位置上,自然就成了耿南仲的政敌。

    耿南仲治国搞实务是嘴炮废物,却瞎自负才华,但搞政治内斗却是把好手,玩借皇帝整治对手的小把戏极是能干。

    而新帝最听耿南仲的话,想用的首相是耿......

    对新帝不待见蔡京这事,老皇帝赵佶也只能听之任之,毕竟虽然仍是皇权在握的至尊,但到底是不坐在那个位置上了,不方便干预太多。儿子不喜欢蔡京,难道他这老子还能强迫儿子就得真心实意喜欢着尊敬着用?

    再加上昔日势力庞大的蔡党已经瓦解了,蔡党得力的骨干臣属包括蔡家子孙几乎都不在了,蔡京的势力已经不复从前,在浪潮汹涌般趁势窜起的极度错踪复杂难测的各种新势力盘面局势中有些势薄力单,穷于应付,不再是过去的人人敬畏,一言九鼎。

    这样一来,皇帝排斥,权臣们也面和心不和,对他不那么友好欢迎......

    蔡京还要领导朝廷整治好空前复杂艰难不可测的国事证明自己宝刀未老,那日子就难过了。

    政治工作上如此,生活上也同样难过。

    过去的美女如云、奴仆如雨、门庭若市、金银财宝无数还不断涌来、穿不尽的绫罗绸缎,吃不尽的山珍海味、皇帝恩赐不断、日常所食比皇帝还奢侈讲究,日子过得比皇帝还舒服得意.......如今却什么都没有了......家中小猫三两只、恶犬七八只;天天顿顿萝卜青菜、粗茶淡饭,勉强充体面去上班的破旧绸缎官袍.......这哪是大国宰相该过的日子?

    尤其是天天上早朝上班,天亮还早着呐就得起床去宫外候着,天不黑不能下班回家,事太多......要老命了。

    但,这是蔡京自找的。

    他本可以借上次下台的机会悄然安全地离开京城,离开朝中的政治是非圈,去当江州知府的儿子蔡九那悠然养老,也可以去女婿大名府留守梁中书那休养,却人老不服老,失势了过时了却不肯认输,坚持留在京城旋涡耐心等待时机再现.......

    他成功了,应该得意。

    但天下滔滔大势,无可阻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视权如命,死也要死在相位上,却和童贯、张邦昌、高俅等身在局中看不清大势真相也不知大势下自己只是个地位高能量稍大点的蝼蚁一样,逆势而为,那,就得承受贪权的代价。

    蔡京也知道宋室江山怕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也知道朝廷现在做的一些努力纯粹是掩耳盗铃与自欺欺人,安抚天下人心的效果到底怎样难说得紧,但他还是和其他权臣一样自信是能支撑下去的,至少在自己死时,宋室江山还能在,自己还能享受富贵威权一直到老。至于太长久的以后......宋室江山倒了也不关他们做古了的人的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人活一天就得争一天啊。

    这心态与人生认识也没错。

    眼下让老辣之极的老贼蔡京能如此阴郁失态的是:赵岳小儿,或者是沧赵派来的死士试探,杀敢行凶冲突的地痞就杀了,巡逻禁军?杀了也就杀了吧,以赵公廉如今的威势与举足轻重的地位,沧赵家的一行入京五骑如此张狂跋扈也不算什么。甚至是应该的。对一向硬骨头的沧赵人来说,此时不如此嚣张跋扈敢为,那反而有些不正常了。可现在连对福王也照搞不误,根本没把皇族威严当回事,这意味着什么?

    这至少说明赵公廉,或者沧赵家那位事实上作主一切的老太太在心里已经把自家和宋室皇族视为平等对话的双方。

    这已经是不造反的造反了。

    这太可怕了。

    原以为还能维持下去的江山只怕转眼就得完蛋,最爱的威权富贵怕是没得享受了,老了老了还得做刀下鬼......

    蔡京更恨的是耿南仲这个正得意的自以为是的蠢货书生为私心报复不顾大局一意孤行乱搞,破坏了他苦心数月稍理顺出的一点光明安稳局面......而这种灾难,背锅的首先是他这个首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