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本宫玩转高科技〕〔风熠宸顾好〕〔宠妻总裁坏透了〕〔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将军他怀了龙种〕〔行走江湖的说书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金陵异闻录〕〔终是繁华如梦〕〔九阳踏天〕〔龙门枭雄〕〔神级女婿何金银〕〔上门为婿〕〔何金银和江雪小说〕〔陆言遇白葭〕〔双宝来袭:亿万爹〕〔过期不爱:隐婚总〕〔洛卿卿唐琛〕〔透视医圣林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3节开了挂了
    耿南仲吓慌了神。

    他满脑子只顾臆想肮脏的野兽辽军与凶悍沧北军联手破京城,先捉了他满门,猖狂粗暴凶野押他游街示众......妻儿老小满门惊恐无助,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而凄惨哭天嚎地......狼狈不堪跪在冰冷雪地中,鬼头大刀砍下......太可怕了,两条腿下意识只想甩开大步竭尽所能跑,跑,跑......恍恍惚游魂一样云里雾里,一时竟忘了身在何处,忘了自己是正在和该死的谭稹这个阉贼“比武”争斗,而辽军和沧北军没来,一切恐怖结局都只是这个该死却确实有小聪明的太监信口雌黄臆测乱讲的......

    而谭稹却是从数千阉宦大小阴人群体中一路斗智斗勇硬拼出头来的,

    那种竞争之残酷恐怖比官场中的竞争难度高了不知多少倍,阴险歹毒残忍了不知多少倍。官场争斗总还有很多有形无形的条条框框的约束与顾忌,官员们再无耻再阴狠也尚需要注意个争斗方式与脸面,要格外注意影响,而宫中太监、宫女们的争斗方式却是没有规则没有下限,除死之外没任何顾忌的,极度的残酷磨练出了谭稹极度的狡诈灵活,只要命,不要脸面,练出来了,最擅长抓住机会一举斗倒对手,定鼎胜局。

    他一瞅耿南仲那战战兢兢魂不守舍的丑恶样,心中越鄙视之,暗骂:“敢瞧不起咱家是个没了把的废人!?自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更自负是个持仁义廉耻........威武不屈的最体面最光荣士大夫,高居右相宝座,是最威风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却就这点胆气,被几句话就吓成这样了?!若是国家真有了那种大难,就这样的宰相,能指望他什么?呸.........

    此时不抓紧他惊慌失措的空档趁势追击,说服皇帝,彻底底定下胜利,踩下这老不要脸的家伙,还待何时?

    想得明白,心思也快,全靠这张嘴搏得老皇帝宠信的嘴皮子更是利索,谭稹立即道:”陛下,“

    这突兀一声陛下,不成想把赵桓吓得猛一个哆嗦......

    赵桓和耿南仲是一路货色,而且还蠢笨不堪,和耿南仲一样正沉浸在臆想的京城沦陷的恐怖情景中......

    从小就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他,仿佛看到了辽军与沧北军如狂暴走的野兽群一样着惊天动地到能吓死人的那种呐喊,冲过打破的城门洞,翻越了高大的城墙,铺天盖地的蝗灾一样源源不断弥漫进京城.........满城乱窜疯狂到处杀人放火抢掠.....沿途遇到个京城人,就会象满身鲜血的恶鬼一样狰狞狂笑着挥刀舞枪信手砍倒捅穿......

    那砍掉的头飞得好高好高,仿佛高到了刺眼的太阳上;

    那失去脑袋的脖腔子窜出的血喷泉一样喷得.......

    那乱枪捅烂的尸体更象破了无数洞的漏水布袋一样......而且还被乱军乱枪故意高高挑到空中再狠狠摔下来.......辣么吓人,而联军却过节一样欢呼大叫着更加兴奋更加凶恶可怕,无数大脚踩着尸体,趟着血水继续向城中漫延开来,很快漫延了整个京城,并联手转眼凶猛打败了皇城御林军,杀得,吓得御林军如受惊的小兽一样只顾四散而逃......

    然后,最可怕的一幕来了,

    联军破了皇城,亢奋狂叫着轰隆隆冲入了一向庄严肃穆安宁的皇宫,一路肆意乱杀乱砍,惊恐万状的弱鸡太监们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被海盗勒索得宫中所剩不多的宫女们,因为都是老的对乱军没什么诱惑力不值得珍惜的,虽然吓得如老鹰进了鸡窝一样惊叫炸起乱窜,你推我,我踩你的绊倒摔倒在地悲惨无助哭叫,或仓皇跪地拼命磕头求饶命,额头都磕出了血,可是还是被乱军无情地挥刀.......他和父皇快吓死了,正龟缩在内宫某偏僻墙角......藏着,孤伶伶抖,最后,被乱军搜到了欢呼着一拥而上凶恶踢打.......抓了......非人的羞辱折磨来了.......最终却也难逃一死,乱刃分尸甚至示众千刀万剐......

    赵桓在那声陛下的叫唤猛一哆嗦后,盯着耿南仲那转身想跑的惊恐之状又猛地想从椅子上跳起来惊叫着跟着逃跑,但却双腿软得象棉花,这一跳不但没跳得成,而且连站都没能站起来,

    这,虽是极可耻的糟糕事......堂堂大国天子居然在危难时连逃跑都没能力.......但在此刻却等于少了最可笑的一项丑态表现,仍是坐着,也算保住了他这个新帝至尊的一点脸面。

    对赵桓的懦弱胆小糟糕表现,谭稹并没有半点意外。

    谭稹是宫中老宦官了,可以说是看着赵桓是怎么忍受太子宝座的凶险煎熬一点点长大的,他太了解赵桓的懦弱无能。

    但,他没有象鄙视耿南仲一样嘲笑赵桓。

    此刻趁势底定胜局要紧,不是轻视赵桓的时候,也不能露出瞧不起皇帝,那是找死........再怎么不堪可笑,赵桓也是皇帝,不是皇帝的家奴可嘲弄的.......所以他立即又以更恭敬严肃的姿态对正茫然转眼瞅向他的赵桓说:”陛下,“

    等赵桓多少回了点神,他又恭敬叫了声陛下,再定了一下赵桓的神,让赵桓能听进去他的话,然后刻意以温柔体贴忠敬的腔调说:”文成侯那份贺表,奴婢在伺候着读给太上皇听时也算知道了内容。奴婢觉得......那奏折虽出言不逊,对陛下有大不敬,但此事不可以往常的眼光对待之。“

    在赵桓被唤起新心思,以不善的目光狠狠盯起他时,他赶紧又说。

    ”陛下登基堪称是对太上皇尽孝道临危受命担重任。“

    ”您接位,代替了太上皇理政,使太上皇可以不必硬撑着欠佳的身体承受每日处理复杂繁重没完没了的政务之苦折磨,这是值得史书上大书特书的孝道美名佳话。“

    赵桓听了这话,凶狠的目光缓和下来不少,但仍然目光闪烁着不善,只是听得更仔细了。

    他明白,这死太监要说的极可能就是他父皇的意思,至少是父皇的一些心思,否则这死太监绝不敢这么说。他也极想知道在赵公廉那份狂妄大不敬的“贺表”一事上,他父皇到底是怎么看的,对现在的赵公廉到底是怎么个态度。

    这极重要。

    因为他这个皇帝当得,必须按他老子的心思来干,不能有违背,

    否则,他的下场就决不是当爹的训斥儿子几句那么简单......

    谭稹此刻是决不容耿南仲能回过神来想新辙对付他或打断他要说的,立即又说:”但,今日的大宋王朝毕竟已不是往日的富裕昌盛、一切尽在手中掌握之时了。眼下的国势如何危急,陛下比咱家这样的卑贱无知内宫奴婢更明白。“

    ”本宫,呃,不,是朕,是朕,当然比你这个该死的下贱奴婢更明白国家大事......“

    这是赵桓心里本能一样反应的话。

    当了皇帝,终于坐在那个位置上了,赵桓的底气和自信怎么也比当窝囊太子时足了,有了点皇帝应该有的骄傲。

    心思乱冒间就听谭稹说:”这事冷静些,以奴婢来看,赵公廉虽言词自大无礼,不守君臣之间的规矩体统,但主要的应该还是看到了咱们大宋江山的极度凶险,怕是因太担忧大宋江山的命运,太焦虑着急,一冲动才会有此冒失之言。“

    ”他极可能是怕陛下仓促上位太年轻又缺乏治政经验和成绩树立的威望,忧心陛下在这最危急的关头受阴险自私小人蒙蔽了教唆了而误判形势做出什么重大国策失误,导致大祸降临,雪上加霜,让国家陷入一不可收拾的可怕乱局,使本就凶险万分的国势更加凶险危急。这是忧国忧民,是爱国啊,而不是真的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而有意挑衅陛下威严吧?”

    “毕竟,赵公廉今年承受了一连串太多家族之殇,辛苦创造积累的亿万家财没了,连祖宗数代辛苦创立的基业也赔了进去,庄子都丢掉了,是丢在他这个骄傲的奇才后代手里,这,如果对有大志向的赵公廉还不算什么,那么,家族亲人一次性死得只剩下因在梁山看望小孙子而巧合逃过一劫的亲祖母、他困在梁山谋生立业的弟弟,以及在他身边才没跟着赵庄一同遭难的二妾氏母子,其他的大老婆小老婆及孩子、父母长辈、族中兄弟亲人、忠勇的庄户父老乡亲,一下死光了死得太多了,这种打击对他的刺激可想会多大。”

    “与这世上其他人在今年的国难不幸相比,赵公廉家的遭遇无疑更惊心动魄,他无疑能更深切地感受到国破家亡的可怕与痛楚。他比任何人更害怕真到了国破家亡的那一天。此外,他家的遭遇......怎么也和朝廷有些关系,沧州知州郑居中不作为......他承受了这么多不幸与屈辱,人还能保持正常,没疯已经是不易了,心中必然有大怒也有大恨,胸中怨气如何能小了?如此,上奏折对新帝您难免会言词带上火气.......设身处地,扪着良心说,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

    说着这个,谭稹瞟着回了神正凶狠盯向他的耿南仲,”陛下可得注意了,这某些人啊,表面是最可靠的忠臣大才、儒家大贤典范,实际是嘴皮子上的能耐,说得花俏,言词锦绣,似乎胸有万策,下笔更能一挥而就千言,真干事却实无一能,连庸才都算不上,却偏偏没有自知之明,而且还只顾自己的阴险无耻私利与面皮,不顾江山大局,恃权任性乱搞,一旦闯下大祸,危险若降临到京城,危及他自己头上,他只会抛下君王私逃,哪管后果。这,是最可怕的奸臣狗贼啊。“

    耿南仲一听这个,那老脸一瞬间如猛灌了一千杯老酒一样瞬间猛涨得通红,

    羞的,更是气得,

    怒极张嘴想犀利反驳,却气得脑袋嗡嗡一片,两眼冒金星,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言词反击。

    因为他刚才的表现正是谭稹说的那样不堪。

    而赵桓偏偏都看到了,并且受他影响也差点儿拔腿跟着他那样不管不顾后果地只顾自己私逃保命。

    他之前在惊恐下流露的神情举止确实证明了点他敢恃权任性闯祸却不肯承担后果的本性......

    赵桓虽蠢却也想到了自己的不堪而不禁脸一红。

    他到底年轻,心还没机会随着当皇帝久了而变得那么黑厚无耻,他本性也并不算坏,至少不算邪恶,此时良知犹在,不象耿南仲之流的官场老不羞早已练成了神功,面皮厚得刀枪不入,年轻人还知道羞耻,还是有一颗知耻上进心的.......

    但是,他并没有觉得耿南仲的品行不可靠、能力也不值得他如此依赖宠信重用,对谭稹提醒他的话根本听不进去,只当是谭稹是在为了打击踩倒耿南仲而花言巧语竭尽诋毁之能........这狗东西是为了帮他父皇继续遥控掌权并为了更容易操控他这个儿皇帝而刻意想毁掉他对唯一可信可用的人才耿南仲的信任守用,是居心叵测,太可恶,太可恨,太可杀......

    皇帝这种很特别的物种,一旦登基坐到了那个位置上,心态就会变了,就算以前是足够精明睿智的人,绝大多数也会变成这样:只听他愿意听的,只信他愿意信的。事实怎样,这不重要。唯我独尊。有权就是任性。就象赵佶在历史上干的那样。实际操作上,太多皇帝也分不清这个那个到底是不是事实,意识不到事实的重要性、危害性......有的玩败了国运,加了王朝灭亡,有的直接玩亡国就栽在自己手里。

    而耿南仲在赵桓眼里,即便真是堆大便,那也是他最珍贵最堪用最信任依赖的那堆闪光金大便......

    所以谭稹否定耿南仲的大实话是白说了。

    但他绞尽脑汁最后做结论的话却是起到了作用。

    ”陛下,正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陛下以前是个宫中人人都不得不称赞一声仁善孝义的好太子,如今也会是个好皇帝。您的慈悲宽厚英明光辉必将笼罩江山大地。奴婢恳请陛下莫忘了赵公廉在奏折最后特意写的那四个字莫忘初心‘。“

    谭稹此刻的表现如开了挂一样精彩,干得太漂亮,用表现极其出色都不足以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