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广漂的那五年〕〔阎王驾到〕〔都市无敌战狂〕〔奇门小相师〕〔御用狂兵〕〔穿成八零福气包〕〔软妹逆袭:黄先生〕〔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生死柱〕〔重生南非当警察〕〔修道红尘间〕〔我想当巨星〕〔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才不是秃头侠〕〔奋斗在洪武末年〕〔时空杀阵〕〔移动天灾吉祥物〕〔中介传说〕〔抗日之铁血战将〕〔无限战场之荣耀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7节何来的积极性?
    侯府成了贼窝的消息自然是隐身京城的锦豹子杨林和贼祖宗时迁汇报给了要进京的赵岳的。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杨林、时迁早知道这事,侯府抛弃了,并且沧赵家族再不会回来了,但他们仍留意此地,只是并没有出手收拾黑乞。

    昔日堂堂文成侯府,连朝廷为顾忌和哄骗赵公廉而都不敢轻动,区区肮脏邪恶乞丐人渣却敢盘踞为护身窝点,玷污沧赵威严,真好大胆子,该死,赵岳一来,很方便出手,不怕引起京城人注意,岂会不就势教训教训这伙乌烂垃圾之徒......

    赵岳一行没刻意下死手,但也杀得这些家伙哭爹喊娘狼奔猪突......

    平常翻高墙进出此时为逃跑的梯子倒了,根本没机会逃,急眼间,有人喊:我们只是什么也没有的可怜乞丐啊,我们只是无奈地暂时借住在这,我们是无辜的好人啊,没作恶啊,你们不能这么没人性地追杀我们.......

    这种一看硬的狠的不行,杀不出逃跑机会,就换了方式试图哄骗五骑无知......扮可怜哭喊哀求,结果换来的只有更狠......

    毁掉了梯子就断了这伙人的逃生路,

    也杀怕了这伙人只顾转院子乱窜.......他们不敢走正门被禁军抓个正着。

    雕龙嘿然一笑就跑去了府门,向聚在附近正盯着这的动静却不敢进来查看情况的禁军招招手,笑呵呵喊:“进来,进来,这里竟然有好多好多青壮汉子啊,都困后院里逃不了了,抓了都是你们的,我们只想在此清静一会儿”

    他这么似乎是随意一喊,巡逻这一带的数队禁军原本很顾忌赵岳,不想掺和进来,但一听这个,顿时都眼睛一亮,带队的几个伙长用眼神一交流商量,立马就带着手下过来了,轰隆隆冲入府中,把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的黑丐全抓了.......

    巡逻禁军何来的如此积极性?

    自然不是出于职责良心,

    良心这东西,他们身上都没带着。

    积极,仅仅是有大利可图。

    如今的禁军成员要么是一身恶气、习惯了披军皮干恶事的京军混不吝老军痞,也就是保家卫国打仗不行,祸害本国弱势百姓却一个顶三还要厉害的军匪,要么是强编入军的此前京畿地痞黑社会成员中的强壮能打者。

    后者所在的黑帮当初被朝廷下套算计,中计了,有的被骗或被老大有意安排入军为内应,属于自动入军上了套,全被押了起来,其余的黑社会由驻扎京畿各地的禁军整体一致行动封城突袭全抓了个正着,收缴了凶器后,和自动入套的先行者全部押解到城外荒野看押着接受禁军粗暴凶狠挑选、淘汰、整训......

    那些嚣张自由凶残惯了或死爱面子或纯是不知死的没脑子浑人恶货(比如黑旋风李逵类型的),落难在押了还不忘争名出风头闹事,充不怕死令人佩服的英雄好汉,仍想亮亮好汉风采,以赢得落难弟兄们继续崇拜和更多拥护,或猜到了朝廷收编的用意,妄想以能服众有分量的突出身份赢得挑兵的禁军长官的重视重用.......在期间必然表现得能闹事、桀骜不驯、危险不服管......以及武力高强,罪大恶极,已习惯了做黑老大甜头,野心已生却难去,留着只会是祸害,有机会就必然挣脱军队约束,拉着追随的弟兄们集体叛逃去占山为王,干脆直接当了更自在的强盗反贼闹腾得更大更欢更实惠......的各帮派老大老二、双花红棍......这些家伙全部在挑兵与整训中被禁军盯上了,一批批做了杀鸡儆猴的娃样子,在弟兄们面前被吊死、活活打死饿死晒死烧死......各种瘆人的死而毫不留手地全部直接清理掉了。

    黑帮派中总有不能打却阴险狡诈,为帮主老大出谋划策拿主意的狗头军师,不少的正是智多星吴用这一类的落魄书生。

    这种所谓人才,考不上科举当不了梦寐以求的体面威风官大爷,并且无财无势在社会中混的极不得意,却自觉有真才实学,一身能耐出众、智计无双,可惜却权贵都瞎了眼,无贵人赏识收用他,失意时间越久越是倍感屈才了,看到京畿乱象,敏锐或因遭受了黑帮祸害结果无意中察觉官府管控无力的混黑良机,再一瞅那些无知无识,往日在他心里连给他提鞋都不配的穷酸市井混混、乡野小人物入了黑帮却转眼就能过上了那种要钱有钱,要什么就能搞到什么........威风八面快活得意滋润的小日子,尤其是,他囊中羞涩,心中有无限才子佳人浪漫妙想,却无力得到貌美如花如意美人的青睐为妻,非常想睡哪个风情万种妖媚女人却就是攒不够钱,嫖不起,只能干眼馋上火干靠,憋屈得很,而那些渣子却女人随便睡,他唾涎已久却始终可望不可即的美人对他只有鄙视白眼,对那些人渣黑社会却娇声媚眼温柔多情不要钱白睡甚至莽原倒贴......这一对比,刺激就大了.........心中恨恨......穷怕了,弱怕了,困窘没面子怕了,心一横,就找机会靠上了黑帮......

    知识总是有用的。

    黑社会也需要识文断字能记账理财,能出点子,能制定规矩,能.......能让老大格外涨面子的书生狗腿子......

    做了老大的智囊心腹臂膀,好处就来了,

    而且被凶残能打的往日他最怕的这种暴徒凶货尊敬着,他潇洒轻言一声就能使狗一样指派着这些强徒干这干那,早前想睡却就是睡不着的女人这回如贱狗一样随意玩弄践踏,女人还得忍辱甚至忍着他暴力殴打发泄而全力奉承讨好他........这种肆意妄为拿捏一切的威风体面刺激实在是无法用语言以言表,比特么当官做老爷都过瘾,由是感叹:原来人生这么美妙。原来人生应该这么过。原来当坏蛋才是人生最快意的事......早知如此,我特么早就该.......

    也由是沉迷,不可自拔,自然也更积极混黑当好出色的狗头军师,尽展书生的黑暗才能,而到了被清剿落难时,却因为只长着张嘴,不能打,当矿工或耕奴都不顶个人而显得没用,又是心机多的极危险分子,结果成了第一批被杀的鸡。

    最嚣张最有威望的头头脑脑全死光了,

    剩下的黑帮成员们一看禁军原来是这么凶残这么可以随意杀他们,原来朝廷是这个态度,这回是对他们这些人真下了毒心......就吓坏了,终于认清子残酷现实,都特么老实了,再不敢寻机耍二虎逞英雄好汉气了,

    随后被挑分成两帮,

    一帮被官兵不知押哪去了,可能集体被禁军随便杀掉了,活着的也是发咐全国各地当矿工什么的奴隶苦力,生不如死,说死就死,最好点的结局也无非是刺配地方充入厢军或屯田苦力。

    另一帮就是禁军苗子了,在无良邪恶老军痞的凶残刀枪威逼与故意玩人整人的整训下开始了苦逼军训......

    朝廷为尽快整训好这些精壮坏蛋补充为可用的禁军实力,保障岌岌可危的京畿安全,由禁军大将们亲自监督施行早已在东方流传开了的赵公廉首创的治军之法:练队列,站桩练军姿,一站就特么在当时正是炎热季的大太阳下晒两个时辰甚至会罚站一天,下雨天大风天也常常照样练......无令就不准动一点,能动的只有脸上的表情,否则除非昏倒了,敢不听令乱动者,往往就是立马拉走砍死,绝对凶残无情杀无赦,若是禁军大爷们心情好点或懒得简单一刀了事时,最轻也是数条枪杆子拥上来狠抽,往死里打,伤痕累累却第二天还得接着来,决不可能因祸得福就此休病假什么的得到可偷懒的机会;

    关小黑屋?

    沧北军流传出来的惩罚教育将士的这种温柔方式,这里是根本没有的。

    搞严格紧急整训呢,哪可能让匪徒们有悠然躺小黑屋子想七想八舒服歇着的。

    敢不老实听话?

    直接砍了才省事省心,对这帮凶恶胆大家伙才有足够的威慑力.......

    整训,还有蛙跳,长途拉练,负重拉练......绕着禁军看押地圈禁起来的荒野就绕圈跳吧跑吧,不累瘫了不算完........

    残酷的整训把这些匪徒整得二麻二麻的整天不知东南西北,连集体闹事反抗的精气神都没有,起反抗甚至报复的念头都没了力气,但却每天还得咬牙使劲吃饭,使劲振奋精神努力表现努力坚持下去,

    因为,这种残酷整训也是残酷淘汰,

    表现不好的,身体素质不行的会被挑出来拉走,然后就不知所踪了,不用想也清楚:消失的弟兄们要么当整废了的废物被随手处决了,要么最幸运的也是成了奴隶苦力,不知发哪个深山野地险恶疙瘩去吃苦挨饿受打煎熬着死掉........

    初步挑出来的二十多万凶恶精壮地痞匪徒,经过残暴整训淘汰后,剩下不到二十万编入了禁军,

    结果,新禁军总额超出了朝廷预算要保留的四十万镇国的京畿兵力,

    也就是说,这些人成了禁军一员了也还得接受长时间的考验,出现问题的仍然会被冷酷淘汰,因为更凶恶强勇危险,下场更不堪设想。

    同时,原禁军的军痞们也会面临淘汰,表现太糟糕的照样会和匪徒一样下场,只是要求相对宽松了些......

    这样一来,相比被罚去别处不知干什么了,甚至不知已是死了还是侥幸尚且活着的同类,选入禁军的这帮子黑社会却是下场最理想最幸运的了,摇身一变由该掉脑袋的死囚变成了吃皇粮的军大爷,而且还是待遇最好最体面的禁军,并且仍在京畿花花世界住着......尽管是脸上刻了特殊标记的方便区分防止逃跑,敢逃,各地人抓到就可以就地正法报功的贼配军,但这已经让经历了地狱式整训的匪徒们长长松了口气,大感庆幸也感觉满意,能按下混黑社会的那种自在逍遥心思,安下心混混军旅,给朝廷卖卖力,试试看走这条合法的路能不能混个正经前途更加威风体面,吃国家饭也最安全有保障......

    而老军们虽然被处罚了一批,甚至也被当儆猴的鸡杀了一批,但在新军中提拔成了头头脑脑,至少是成了可指使小弟的老资格,上面怕军变,也不再肆意克扣军饷,日子比以前更顺心了,虽然军队管得相对严了,但也没多大怨气.......

    由是,新禁军练成了,队伍稳定了,至少象那么回子事了,似乎能担负起保卫京畿并威慑地方的职责。

    说实话,这样的禁军,论敢打敢战,论个体武力素质与争斗经验,论整体战斗力,还真就比以前的老实兵强。而且是强不少。

    以前的八十万京畿禁军,虽然是高俅“知耻而后勇”大面积裁撤了烂兵,征召了全国的良民好汉子或地方厢军精锐补充而成,并加以重新严格编练整训出来的新禁军,但是,再怎么重视,再怎么练,它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可用强军。很快就又退化成和各地没战事磨练的厢军一样的混日子兵。

    因为,从朝廷相关部门大小官吏到军中大小军事领导与后勤文职管事,都习惯了上下齐手默契地肆意克扣军饷。

    这是第一个最严重挫伤将士为国奋勇而战的忠心与积极性的陋习致命缺陷。

    当兵,随时准备拿命冒险,却连吃的最基本要求都保障不了,整天没油水凑合填饱肚子,自己该得的却被上面贪了去,自己要担负一切军队的苦累差使,上面的人吃得油光水滑红光满面,精神头足,还不用受苦受累,如此,谁特么愿意出力效死?

    愿意效死也是白受累白死,有点功劳苦劳也都是属于上面人的,功还不够上面分的,真正出力有功的能得到什么?

    再者,就算品行高尚素质高,不计较个人得失,就是甘愿卖命,那也得有那个体力在战场搏命厮杀呀。

    吃得不好,纯特么猪食一样,上了战场怎么可能有体力支撑最消耗体力精力的恶战?

    怎么可能不败?

    这样的兵一打仗,即便相信能打胜,也常常是在死伤几个人后,受惊了就轰——溃散,争相逃走。

    当官的不准败逃?

    切,你爱谁谁去,老子才不听你哄骗威胁吆喝呢。战场可不是军营,都跑,你惩罚谁去?你敢惩罚谁去?

    战场惹急了爷爷,就背后瞅冷子捅你黑刀子让你吃冷箭暗算“光荣为国战死”.......看你还怎么克扣俺们的钱粮,怎么耍官威肆意羞辱殴打惩罚俺们不把俺们当人看.......早特么恨你不死想收拾你了......战场上你还敢没个b数......

    而现在的禁军却是好杀好斗的,当黑帮坏蛋时没事还得找事斗一斗呢,何况成了军队有正当杀人权.......

    当然,这种新军的战斗力也得看对上什么样的敌手。

    剿贼抓盗......打内战,一般情况是可以一用,表现得可圈可点,甚至能相当不错,但一对上强悍不怕死的对手就会露出不堪本质,不行了,

    对上凶野可怕如野兽的陌生外敌卷着漫天凶威煞气杀来,那指定是完犊子货,照样是望风即溃不堪一击的可能最大。

    但无论如何,京畿的这些禁军都是不可能有职责良心这东西的。

    唯利才上,余者皆是屁。

    赵岳他们堵住的这帮子黑乞,对禁军来说,那就是黄灿灿的可爱钱钱、白白得的除恶护京功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