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器有灵〕〔扭曲界域〕〔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顾晚〕〔总裁宠妻进行时〕〔戴面具的爱情〕〔沐暖暖慕霆枭〕〔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都市至尊药王〕〔古神教父〕〔大明流匪〕〔美女校花爱上我〕〔邪王轻轻爱:王妃〕〔重生九零:鲜妻甜〕〔望云山传说〕〔启禀陛下,娘娘又〕〔都市绝狂兵王〕〔随身桃花园〕〔漫威世界中的赛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8节怪象
    禁军积极参与抓捕,先不说功劳,只提小钱钱。

    宋王朝惨遭国难后,前所未有的特殊社会环境自发地迅速催生形成了一种绝对新新鲜事物。

    社会总是这样,

    环境改变了,下面总是会紧随着环境变化而先一步在朝廷下达政策前悄悄自发玩出应对举措。

    现在的宋王朝,就象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那段令许多类老板挠破头的劳工慌一样,不,比那个更严重无数倍......

    比如,

    原本无地的百姓如今全都有自己的田地了,甚至都成了遍布全国的大小不一的小地主和房产大户,谁家若没有个几十亩比较好的地和三五套房产,都不好意思出门说自己是宋国人,若不是实在种不过来,官府也不允许自由霸占太多无主田,那抢占的田地会更多,不占白不占啊,过了这村没这店了,由一无所有的最贫困棒子一下翻身成地主老爷的机会可能空前绝后的就此一次,事关子孙千秋万代的生存........自己家的地都顾不过来了呢,也就没人给原来的地主老爷们干活了。

    其它行业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比如工坊、商业什么的,国难后,城乡到处有那么多无主商铺作坊可白占了,从前为主家效劳的掌柜的、伙计们,自己懂经营或会制造,从前的主家则要么死在浩瀚可怕的国难潮中,要么被洗劫得比以前的穷人更贫穷,就算仍有豪宅与营业产业,却至少短时期内没财力再重开工经营了,那谁还傻乎乎地继续给原主效劳而不自己占处产业当主人自己发财......

    这个问题对遍布全国的所有原统治阶层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大事......

    没了可雇佣和剥削的劳力,这等于直接生生掐断了统治者的生存与挥霍享乐权。

    这问题还能不严重?

    这还了得?

    总不能让统治者自己操劳,自己带着家中剩下的刁奴打手们亲自干吧?

    家中动不动就几千上万亩田地......自己就算肯拼了命,那也干不过来呀。

    而对奴仆打手们来说,自己当奴才低三下四效劳主人,那是有好处:在主人面前是任打任骂的狗奴才,够卑贱没面子,可转身在其它人面前,他就是有靠山不可招惹的大爷,威风八面到甚至能主宰很多人的命运......某超级富豪不都说过:再穷也要扎在富人堆里?给主子当奴才最重要的是,不用那么没白没黑累死累活地劳苦干活却没指望没个好日子活.......若是要象佃户雇工一样的那么卑贱劳苦累死累活还挣不到几个钱,别指望好日子能临头,那,谁特么还愿意继续当忠犬效劳老爷们?他们又不傻,个个刁钻凶横自私懒惰得很,若是必须要象农夫......一样吃苦遭罪,那,干嘛不为自己辛苦自己干,还不用听主子肆意吆喝奴役?眼前又不是缺乏无主产业可凭武力自由霸占了,不是不能从此自己当自由逍遥大爷.......

    所以,对劫后余生的幸运老爷们来说,这种问题是致命的最紧迫的大事,必须立即得到解决。

    可朝廷忙着朝廷最担忧最迫切的江山安危、钱粮赋税等军政大事,根本忙不过来,哪有心思立即照顾到下面的琐事.......下面的事只能由下面的人自己先想招解决。正是,上无政策,但下有对策。

    如今,抓捕的罪犯、犯事的地痞流氓、碰上事了的百姓......不再是关牢房里押着白白耗着当惩罚或发配、秋决杀头........

    一审完了,区分出凶险程度,紧接着就是地方官府上下一心的雷厉风行,迫不及待做出相应的各种标价出售处置,

    送人情也好,卖了换小钱钱也好,抓到的人都是眼下最好最受欢迎的货物。

    这种违法卖人行为,还会被上至权势家族下至豪强士绅盛赞是为官急群众所急,忧群众所忧的为民好官贤德盛举......

    好管的和能干的犯事者,比如顾虑多胆小的读书人或倒霉的寻常百姓,全卖去或送人由主家看着当种地开私矿......

    危险的不好管的,归有军队看守的官方矿场当矿工苦力赎罪,不老实,在刀枪下也只能老实干活,

    这也是地方官的重要政绩工程,尤其是朝廷被海盗连抢带勒索得极度缺乏铁料打造兵器......的此时,在这个时候能大把献上铁料,急朝廷所急,功劳之大可想而知,朝廷一喜,皇帝看到了忠心与能力,那仕途岂不就大亮了?

    这有更大的好处.......

    极少数最凶恶能打最危险的死囚徒,也不上报申批杀掉了,人为的弄残,削弱其危险能力,也照样能当矿工苦力用.......

    原本的坐牢或流配几个月几年的案子,如今全悄然变成了当苦力几月几年,并且刑期都会跳着高地使劲往上翻。

    现在各地官府抓人都抓疯了......

    国难时趁机发了国难财,却没根没靠也没恶势力的小民千万别犯事,也千万别碰上事。

    否则,甭管你遇到的事多小多无辜,小到甚至都不用官老爷们在堂上用嘴随便训斥一番赶走了事,无辜到是受害者不得不动了手自卫,如今也统统是了不得了的大案了,只要一动用到了衙役出面,或是被衙役们听到了信闻风而至,那你就没跑,最轻也得当苦力一两个月的砍砍柴、收拾收拾大户家因秋收无人可用忙不过来而还挂地里的玉米棒子.......

    赵岳碰到的这数十个黑乞精壮罪犯,那可是难得的好劳力,在如今到处是“老爷”却就是没劳工能效劳利用的新时期,这些汉子可是值钱货,个个能卖个大价钱,而且是京畿的权势大户们也会打破头主动来抢着要和买的上好苦力货物。

    禁军们积极抓走了黑乞,在赵岳冷漠无声的注视下,他们不禁一阵阵头皮发麻,识趣地还积极主动帮着把死在院子里的几具尸体清理走了,并且出了府门还主动帮着把敞着的大门给轻手轻脚关上......压根儿没敢趁机搜查乞丐窝找钱粮外快......也是没工夫耽误,得忙着赶紧联系罩着自己的上官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出手“货物”,若不然,这意外的大油水与功劳就会被不知多少京中的牛逼大人物盯上、全刮走.......极可能毛都没他们这种小人物一根。

    府里干净,清静了。赵岳一行才下马,把府里大致查看了一下。

    这一看把赵岳都看得咋舌:

    和别的富贵人家一样,在这处府邸是有较隐秘的地下室的,用于储藏一些不方便摆在外面的东西,撤离前自然已经全部清空了,真正机密的是那条通往外面的地下暗道,已经被水泥彻底灌封死了,朝廷曾经仔细翻查过这却一无所获,这伙非专业搜查的黑乞丐更没本事发现暗道,但几个地下室他们都找到了,并且把它当成了隐秘的储藏室,里面储藏了大量的粮食蔬菜,数量之大足够这伙七十多人的乞丐悠然吃一个漫长的冬天,显然黑乞们是想在此安全舒服地猫冬了。

    即使刚刚遭受了无法忍受的国难重灾,大宋的粮食如今也不值钱,收的无主秋粮太多了,足够宋王朝消耗好几年的。

    蔬菜,因为受海盗也勒索走不少,又正赶上冬天,价格还高些。

    眼前的黑乞储藏也没有野味肉食什么的稀罕品,连宋国目前能吃到的比较多的河鲜也不见半点.......他们这种隐混在京城最底层的黑分子根本不可能收藏到河鲜,

    河鲜是目前京城唯一能吃到的主力肉食,自然得到几乎上升到朝廷高度的重视。

    渔夫们打来的河鲜来京城出手,在城门口就会被收走,根本不需要深入京城费事费力冒寒风到处卑微受气叫卖。

    京中文武各权贵府邸都专门有人在城门附近盯着进城渔夫,好及时为府上的老爷太太们抢购到河鲜。因为冬天打到的河鲜有限,京畿地区,人口曾经过多,水域污染兼捕捞过甚也不是河鲜丰富产区,为此权贵之家的采购奴仆常常还需要为争到一条鱼而不得不相互争执、妥协几番,就连皇宫大内为陛下能吃上新鲜肉不至于天天啃蔬菜而专门在城门处设点收购.....

    注意,便收购,是给钱的,

    而且随行就市,价格绝对公道,几不还价,甚至会多给渔夫点以鼓励,绝没有过往常见的那样以权欺人巧取豪夺,

    因为若是再耍横玩硬的无耻的,渔夫们吃亏受辱了,冷了心或怕了,就会不再进城出售捕获,这其实就是种特殊时期特殊国情下的一处垄断型生意,市场由卖方说了算.......不进京,渔获就算卖不掉,自己吃了也是极大的幸福啊......

    如今可不是以前了,能吃到肉的才是绝对的大爷!

    区区以前达官贵人们根本不会稀罕的河鲜,如今珍贵到即便再有钱有势都未必能想吃就能吃到,得盯着问。

    况且渔夫自己家也需要吃些河鲜以补充所缺的肉食以及满足空虚太馋的胃口。

    由此。若被权势者弄怕了怒了,没人进城卖河鲜了,城中的达官贵人们就更悲剧了,连最后一口能享受到的河鲜权也没得吃了,这种结果绝对会让本就心情糟糕透顶,正窝了一肚子邪火的主子们能把敢耍横坏了事的采购家奴活扒了皮.......

    习惯太久了骄横霸道贪婪如皇宫大内的采购太监,如今对卑贱如泥的渔夫也会人性化地讲理,大方,如遇到想要的河鲜,或是认定眼前的渔夫是难得的可利用的渔货好手,即便仍端着咱家可是皇帝陛下身边的人的架子,也绝不会露出往昔的刁顽霸道恶相,完全和以往不同了,至多语气稍硬点叮嘱渔夫下次注意打点什么什么,那可是咱们陛下想吃的鱼之类的,通常是收敛凶顽扭曲心态,牛逼却和颜悦色地和渔夫说话,有时甚至会太忧心对生活不满意的陛下一怒要了他的命而低声下气地哀求相熟了的渔夫高手:你今天啊,明天啊,可一定一定要捕到什么什么,比如那美味的黄河鲤鱼,(不然,魔鬼一样喜怒无常的太上皇或当皇帝没权力不如意而憋着怒火无处发泄的当今皇帝指不定嘴皮子一翻,咱家的命就没了)

    区区量还算比较可观的河鲜尚且是如此,京畿地区更少也更难打到的山珍野味就更是天价也难得的东西了。那根本就不是京中的一般权贵能指望着花天价,不惜代价也要吃到就能得到的。

    这方面,皇宫大内是最优先得到保障的,谁也争不过皇帝家,谁也不敢和皇帝家争不是?

    皇宫这头就已经几乎垄断了对山珍野味的采购了,还不能保证每天都有收获,下面还紧挨着眼巴巴的宰相、皇亲.......

    所以,藏匿侯府的黑乞们再狠毒再精明刁钻.......也是没资格没机会得到河鲜的,野味就更不用提了。

    地下室这的藏品都不值钱,量大,总共也不值多少钱,但,眼下却是最特殊的时期,这些东西的意味就大大不同了,绝对是大案的大罪证,大到能令人发指:黑乞们抢掠的对象可都是最困难的拆迁大军每天挣到的那点钱粮。

    参加拆迁的人,年轻力壮,干活麻利干得好的这一类,累死累活干一天,他也不过是挣到一斤糙米加买菜的七八文钱或是一斤玉米面加几枚铜钱,次的弱者慢者辛劳一天能赚到的就更惨不可言了,怕是连自己吃饱一顿都困难,更不用指望还得养活家人,

    好在大多数人都是干出来的社会底层百姓,能吃苦也能干,

    而不能吃苦不能干的,都混地痞或黑乞了,剩下的不得不当拆迁工的自然几乎都是昔日京城黑心牛逼大户们,也绝大多数家里没年轻女人与不懂事的无辜小孩子要养了.......都归了海盗国根据具体情况分散各地安置了。

    这是种海盗仁慈的提前救助解脱,而不是仗着强大无敌凶横强硬拆散一家人的残忍。否则,不用多久,留在宋国的人,尤其是皇权所在京城的京城人,就会成为金军刀下最悲惨最绝望无助的血海游魂......

    就靠抢劫拆迁者那点收入,黑乞们就短短时间内积累了如此多的食物储备,而且雕龙还在乞老大霸占的房间里搜到了数百贯钱,而被抓捕走的那些人以及死的那些黑乞必定是把分到的钱藏在身上随身带着的,这部分还没算......

    这得凶残打闷棍拍碎多少拆迁者的脑袋才能积累起眼前的这些钱粮。

    这伙歹徒真是疯狂歹毒到可怕,都是该死该杀掉的.....

    赵岳重重呼口气,仰头默默看看乌沉沉的天,心里只盼着这令人堵心的一切都赶紧成为他企盼的过眼云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