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兵王〕〔惟吾逍遥〕〔万界邀请函〕〔反派至尊〕〔龙王楚炎〕〔炮灰无限试炼乐园〕〔霸刀杀天〕〔从斗罗开始打卡〕〔瓦洛兰没事〕〔狂婿〕〔大宋骄阳〕〔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都市神级教师〕〔凰不归〕〔至尊狂兵〕〔林间谷雨〕〔御前心理师〕〔傲世王者楚炎〕〔楚炎林雪薇〕〔一品兵王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9节一惊一乍
    赵岳家领导的海盗把宋王朝刮惨了,京城也困窘到了极点,赵岳此时进京也承受了自家闹的后果,没肉吃......呵呵

    不过,此次冒险进京是为了大事,而且随时都可能有未知的凶险降临,也顾不得计较口腹之欲。

    赵岳前世没有爷爷奶奶照顾,父母又趁着改革的春风忙着挣钱养家,他在还是个小孩子时就已经开始习惯了自己在家照顾自己,会做饭,会洗衣服,养鸡放羊喂狗........等到留学到了国外就更得全部依靠自己的双手,又是独生子女,时代特色,朴实而疼爱他的父母难免会在生活上力所能及地尽量娇惯着他,他和别的小孩子没什么不同,都好吃,而且嘴刁,所以做饭不是问题,人又极聪明,虽然没有做大厨的那种天赋、学习兴趣及耐心,但,做菜手艺还是很有几样拿手的。

    他也不是这时代的人,不讲究主人不操贱业不下疱厨。

    龙虎二卫年龄比赵岳大个六七岁,但都是赵庄早几批收养的少年孤儿,他们走武途,被赵庄当贴身侍卫培养,练成了一身好武艺,也是等同于陪着赵岳长大的,又是特种训练培养出来的军人,野外生存都不是问题,区区做饭,小事尔。

    他们自然不会吃那伙乞丐做的和午饭吃剩下的饭菜,只想想那帮人的肮脏形象和行为,做的东西看到了就恶心。

    眼下没事了,有现成的食油蔬菜......三个人就立马动手解决午饭问题,

    没有鸡鸭牛羊肉、蛋......只萝卜白菜土豆......也是能整治出鲜美菜来的,反正这帮黑心乞丐储备的东西挺全乎。

    切个萝卜条,拌上盐和稍许酱油,没味精,浇上一些配了佐料的滚烫的油,顿时一道脆辣天然香鲜的凉菜就出现了。

    白菜就来个醋熘的,清爽开胃可口。

    土豆就来个麻辣丝的.......大冬天正好吃这个顶顶风寒。

    主食,做了锅米饭,又在大铁锅的锅帮上贴上些豆面玉米面和一起做的大饼子,这玩艺吃起来香又长力气还顶饿。

    顺手还炒了锅香香的黄豆当零售。

    此次进京甚是凶险。

    尽管赵岳太了解北宋末这帮子废物君臣那懦弱到灵魂里毫无血性的怕失去权势富贵怕遭罪怕死......而瞻前顾后苟且到极点的特性,估计从赵佶赵桓父子到蔡京童贯等必心怀忌惮而不敢真对他怎么样,但也未必不会自负权谋心计怀着自大侥幸心里想着捉他当人质,更有耿南仲这种不通实务却正春风得意的儒腐胆大书生疯子官僚,仅仅为了个人的面皮、私仇、功利名声私欲,一看到了报复机会就会任性地出手,根本不顾国家安危、江山大局......这都难免会厮杀,

    所以,接下来在京城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不测的事呢!

    这顿午饭就算能吃踏实了,可晚饭就难说了,下午别遇上事,一遇上......晚饭还不知有没有命吃、在哪吃、啥时候能吃上呢。带上点顶饿的零食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大用.......

    宿良宿义哥俩,那是这时代典型的乡镇大地主豪商家出身的娇贵大少爷,虽然接受过野外生存训练,也算是会做饭了,有东西做饭就能做,做得至少能吃,不至于干看着粮菜饿死,但这对二哈货怎么可能是做出好菜的好厨子,至少赵岳是不稀得用他们......

    哥俩没资格做饭,烧火都不是把好手,但也闲不着,还有五匹战马得有人喂呢。

    他们笨手笨脚烧了两大锅热水,然后加上些大米、多多的玉米面豆子面和豆子,一股脑都泡上,拌了拌,倒到侯府那石头做的巨大马槽里,大冬天的很快就凉下来,不烫不凉的,有汤有料,既能饮马也能喂饱马,加上蔬菜,马也爱吃......这也没草料可用来喂马,黑心乞丐们又没牛羊可养,岂会费劲偷运并储备牲口用的草料,尽管马是得吃些草料的,不能全整粮食,这是马的肠胃决定的,但哥俩也只能用粮食蔬菜喂马。当然,如此喂养,几天是没问题的,马还能更有精神。

    马喂好了。人也吃饱了。

    其间什么事也没发生,没任何人来侯府找事,甚至就连府外巡逻的禁军都似乎轻手轻脚轻声的没闹出啥大动静。

    绣虎去窥探了一下外面,然后咣当一声栓上虽关着却一推就开的大门,这点响动倒是把经过的巡逻军吓了一跳......

    谁也不知道可能是赵老二的一行五人栓了门猫在昔日侯府里在干什么,或要干什么。

    附近有太多双眼睛在紧盯着这里,但却无一人试着钻进去监视侦查。

    赵岳却是领着弟兄们要在乞丐们烧得暖暖的火炕屋子里舒舒服服睡会午觉,

    歇歇马,迷惑一下满怀猜忌的那些人,更是为了消食和养足了精神以应对接下来的种种可能出现的意外不测交锋。

    此次的对手虽然都是些陈腐可笑的官渣,但也不可否认那一个个也都是修了千年的老狐狸精,对外虽然不行,对内,那可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的绝对人精,那坑人、害人、杀人的种种鬼计、凶狠毒辣程度,甚至强勇敢干,道道多着呐。

    在对手的地盘,对上这一群老贼,怎么可以掉以轻心?

    不养足了精神和他们斗,怎么可以?

    权邦彥和欧阳珣,这两深入朝廷内部的超级高级间谍,一个在三司衙门,一个在兵部,表面上是坐在办公室中忙着忧国忧民,忧愁如今糟糕的大宋江山局势,心里实际上也在偷偷为赵岳捏了把冷汗。

    他们俩心里清楚,冒险进京的真是赵老二本人。

    他们俩也实在搞不懂,明明赵公廉有办法整治得朝廷妥协老实,无非要多花点时间多耗费些心神而已,赵岳又何必如此干冒奇险偏要亲自进京搞什么快刀斩乱麻.......与冒的险相比,这不值得.......可也都明白,这个沧赵老二就不是常人能理解和想像的人,那胆子和盘算从小就离奇地大,一旦做了决定,就没人能改变......

    赵岳进京前还特意电令他们俩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出手解救而导致暴露身份,没错,这次是命令,而不是要求。

    如此,权邦彥和欧阳珣怕赵岳真遇到解决不了的凶险时,自己却只能干瞪眼看着,可,赵二是王后的命根子,也是国王陛下最依赖和疼爱的儿子,加上那些偏爱赵岳的老太太.......总之决不能让赵二出了闪失。这可太难为人了......

    ............

    满京城的人,谁也料不到在这么凶险的环境中,赵岳心大得竟然敢借着昔日侯府就那么安稳放心地睡大觉。否则他们必定会把眼珠子瞪出来并惊掉一地大牙。

    事实上也没人敢去窥探。

    赵岳一行进京连连遭遇的几起大事虽然是麻烦,但也无形中向全京城的人证明了区区五骑却极强悍,不好惹。

    连顶级的刑部武林高手——两位身经百战不知斗捉斗杀过多少强鹰悍匪、江洋大盗的总捕头,率领部下二十多个最精锐高手怼上五骑,结果却也是被一并秒杀得份,如此高手惹怒了五骑都毫无自保之力,京城中的这些人,包括大内秘谍司高手以及权贵们家暗自豢养的保镖高手,还真没谁敢牛逼地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治住赵岳一行,没谁敢夸口自己不用怕。

    刺杀赵岳的那五个神射手,包括从使用的巨大强弓就能知道必是射雕手级别的罕见契丹人高手英雄,在偷袭一击暴露了行踪后,随即全都几眨眼就被人整死了,这件事太让人惊骇,引起了京中太多有心人的警惕与高度重视。

    赵老二冒然进京,果然是早有准备。

    沧赵家族或赵公廉果然安排了人潜伏在京城暗中保护进京五骑。不是任五骑孤单地在京城冒险瞎闯。

    京中各相关部门和相关人都紧急出动了,

    都想趁势顺藤摸瓜最快追查到那股实力可怕的潜伏力量,一举挖出并清除干净,削掉五骑呼应,也及早铲除京城隐患,可惜到现在时间过去快两时辰了,什么也没查到,在如今混乱的巨大京城也确实难摸着头绪......这就让某些大人物害怕了......连带着也让负责盯梢五骑的那些探子也心生畏惧忌惮不敢冒险,生怕一冲动抢功,自己也成了莫名其妙死掉的......

    侯府静悄悄的,只偶尔有战马的响鼻声传出来。

    不知五骑在府中干什么,探子们隐匿各处眼巴巴干等着,眼珠子都盯得都快流出来了,等得这个心焦啊,却又不敢擅自翻墙去侦察,否则死不死的放一边,只被捉住了审问也是大祸,只能咬牙坚持熬下去,好在,终于,咣当一声,门栓响,大门又开了,五骑终于又亮相出来了,也不关门,就那么丢下洞敞的府邸,径直策马走了,其间头都不回半点。

    这情景让心思敏锐的人顿时一惊,心一凉:把昔日的侯府弃之如敝履,沧赵岂会再回来?

    怕是我家大人此前料测的好事是想错了。五骑根本不在乎侯府的这架式,哪是赵公廉还有心有朝一日荣耀回京升任什么太上皇圣旨曾承诺的本国有史一来最年轻最有为的宰相的意思......

    赵公廉不会回来了,这,这只怕是真准备好了随时和朝廷彻底翻脸,要造反了。

    祸事了,祸事了,

    这可糟糕了.......

    惊恐中立即飞奔而去。

    不少探子不够聪明,但随后也琢磨出不对味了,也急三火四地赶紧奔去再报告主子一声......

    这一通报,上至修道装神仙的太上皇赵佶,下到朝中皇亲贵戚宰相权臣勋国大将......无不都是一惊。就连耿南仲也猛吃一惊,但随后,这老家伙又哼哼笑了,眼露不屑,神显得意,成竹在胸,自信满满:玩这种小把戏想误导吓唬满朝文武和君王,哼,能骗得住那些愚蠢之笨,能吓得住那些无才无德也无忠勇为国的败类烂贼官,却糊弄不得我耿南仲.......

    赵公廉肯定不想反,也不敢反,所为的一切都是在变着花样地威吓强逼着朝廷承认他在本朝的特殊贡献和地位,想要朝廷给他更大的特殊的权力,否则又何必派人来京这么多此一举......

    他这么自负地这么认为,其实也没想错。

    错的是他并不真了解沧赵的底细和暗中的最根本政治目的。

    赵公廉,你是有罕见的奇才,可你也太自大了,太小视了天下人的政治经验和智慧,你终究太年轻,还很幼稚......

    耿南仲眯着老眼,捻着胡须,喃喃自语着,自信自己这次吃定了赵公廉。

    满京城的相关人都越发密切关注碰上五骑的行踪。

    五骑快马离开了东城区,居然又出人意料地径直去了南城,吃着炒豆子悠闲地逛起了正忙着搞大拆迁的南城贫民窟.......

    东京汴梁城,东贵西贱,北富南贫,

    南城是贫苦京城人最多,居住最集中的地带,曾经密集着上百万人口,此时要拆的棚户规模自然也巨大到惊人.......

    赵岳带着四个手下似乎毫无目的地在拆迁区到处瞎转悠着,有时还特意驻马细看拆迁情况,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负责巡查监督拆迁项目的什么权臣家的高贵官僚子弟呢。

    而负责盯梢的可苦了,

    有马骑的还好点儿,只是被五骑牵着鼻子东一头西一头的被动瞎跟着走,还不敢跟得太紧太明显,

    没马骑的就惨了,只能咬牙凭两条腿大开11路,充分发挥一不怕死二不怕苦三不怕.......的精神全力追赶.,累得跟狗一样直吐舌头.......

    这还不算什么。也就是苦点窝囊点。

    可怕的是,有的人太聪慧敏锐或太惊惧多想了,洞脑大开,觉着赵岳查看南城,嗯,也此前实际也查看了东、北两城区的情景,此一系列举动莫不是在查看京城灾后情况,等家里造反成功夺了京城开国称了帝好重新规划京城?

    或者是在暗中观察盘算着造反后如何更轻松地攻克京城.......

    这么一想,有的人立即吓得要尿了,

    这一类探子无疑是跟得主子太紧,和主子一样起劲算计坑害过沧赵,又往日恃权过得太得意作孽太多,既和沧赵结了大仇,被沧赵心中仇视,又无形中背负的民怨太多,属于作恶该死而沧赵一造反就必杀了报仇并收复人心的利益团伙。

    和主子身份地位不同,但性质是一样的,是利益链条上,到时候跑不了主人也跑不了他的一根绳上栓的蚂蚱。主人会倒霉被诛杀,再没权耍没富贵享了,他这样的奴才跟班只会更惨,怕是生不如死,这如何让这类人能不害怕?

    另一类探子则先是惊恐了一番,后,牙一咬,脸一翻又释然了。

    老子只是个被主子(上官)当狗使唤的卑贱小人物,朝廷若是倒了,是大人物承受不了失去,我怎么也还是我,江山更替,谁会在意我这样的草芥........老爷少爷们他们倒霉不倒霉、死不死的,关我个贱夫屁事。若真的是沧赵造反当了皇帝,对我这样的人更大的可能反而是件好事幸运事吧?!沧赵家那多能耐,那是开明仁慈并且能领导天下极度富裕兴盛的.......

    就在满京城的有心人死盯着赵岳一惊一乍迷惑不解时,赵岳一行又突然离开了南城,直奔京城核心区而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