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道仁心〕〔道观养成系统〕〔绝品透视高手〕〔东风界圣〕〔侠道长歌〕〔俏妃入怀:夫君要〕〔陛下,妾身不嫁!〕〔娇宠嫩妻:闪婚老〕〔氪金魔主〕〔文娱大戏精〕〔重生之末世:救世〕〔铁血残明〕〔神医倾城,帝尊爆〕〔驭兽狂妃:魔帝宠〕〔手术直播间〕〔神武变〕〔极品小医农〕〔龙神至尊〕〔地球第一剑〕〔凤鸾九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17节眼珠子都是红的,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混帐东西,居然嚣张跋扈至斯。这就是贤德美名盛传天下的沧赵家子弟?这简直是强盗。”

    没等耿相爷发话呢,陪着耿南仲一起来当贵宾大爷的两位大儒中的那位坐左首的瘦高老者先发怒开喷了。

    右首这位老者也不落人后瞪眼怒喝道:“这哪里是强盗。这分明是没把当朝宰相放在眼里,是不把朝廷当回事。”

    好歹,这二位没失去理智地直接定性喊出沧赵这是要公然造反。

    说起来也可怜。

    这二位虽是京师有名的大儒甚至可能是最有名的,却也在这时期沦落为朝廷无视的那种对国家没用的下品废物人物,若不是往日在士林唱合中和耿南仲有些交情,又在耿南仲当上宰相后立即紧巴结上去,关系更亲近了,耿南仲特意把他们按官员之列照顾钱粮维持生计,二位家不饿死也得和其它破产富豪什么的一样靠卖力参加拆迁的卑贱活谋生。那样的话,往日的富有不用想了,就连读书人的体面、诗礼传家大儒门庭的体面也丝毫保不住了,哪还有天然的高人一等日子。

    可即便有耿南仲关照,他们这样的有名却无半点官身的人家又哪有象样的日子过,不过是有口饭吃饿不死而已。

    耿南仲不可能关照太多,否则会惹怒满朝官员触犯众怒,就连耿南仲自己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甚至相位都坐不下......

    别忘了,此时可不是以前的大宋王朝。

    如今,京城正困难着呐。

    国家财政有限的钱粮连达官贵人家养的富商白手套都兼顾供养不起,让贵人们不得不露出骨子里的无情嘴脸果断抛弃了这些往日为家里赚来金山银海的功臣,背上个令人齿冷的薄情寡义的臭名头勉强混悠然日子。耿南仲若是拿国家紧巴巴的钱粮送人情,把对朝廷没用的非官身大儒养得日子过得美美,那还不得把本就不屑耿南仲的众多达官贵人们给气炸了.......

    也因此,

    二位大儒往日丝毫不会留意的肉食什么的,这几个月根本沾不到边,京中多少达官贵人都难得能吃口肉呢,他们这类只有虚名的人物,再自觉才高德重比朝中那些高官权臣厉害一百倍高贵一千倍,却没实际权力就是没实际地位,照样在现实中连肉味都闻不到。

    久未沾肉腥,二位大儒和京中太多人一样馋疯了,梦里都盼着能吃上一顿肉,不,仅仅能吃上几口肉解解馋也行啊。可就仅仅是这点小目标都实现不了,就更别说先把赚个一亿当成小目标这种大气磅礴的事等闲说出来了。

    实际上,宋国别处,想吃口肉普遍是件极不容易的事,但是,却也没困难到象京城这样的程度。

    京城在刚刚的以前无疑是世界范围的全大陆最富裕最奢华的地方,吸引着全天下的人想来这,人口自然是全天下最密集的地方,没有之一。京畿地区的生活水平,无论是拼富豪数量和富有牛逼质量,还是比普通大众的日子,或者是拼众生平均富裕程度,不算收纳天下珍宝财富的皇宫大内那部分,它也是绝对的首屈一指,但倒霉也倒霉在这上面,

    人口过多,必然资源消耗过大,生活垃圾等各种污染自然也是最严重的地区,长久下来直接导致京畿地区的河流虽多,京畿河流段中的水产却是极少。这本就不利于鱼类生长繁衍生息,外边的不愿意游来这糟糕的水质水中环境中,本地的又生的少能活下来的少,命大能长起来的被天天的年复一年的可怕捕捞消耗,就几乎捞干净了,别处河流随处可见的游鱼什么的,在这却是难得见到的稀罕景,游河时想看到鱼在画中游,你得有那运气。同时京畿地区的荒野比其它地方也少太多了,可以说凡是能种地的地方都开垦出来了,挤下日益膨胀的人口,没有野生动物生存需要的荒野空间。而只有岁月才能改变的山川老林也似乎在拥挤的人口面前老实自动缩小了减少了,纵然是京畿地区难得有的那点深山老林也断然逃不脱人口膨胀的不断践踏,隐藏栖息其中的动物们照样得遭殃......

    也就是说,无论是山川,还是河流统统遭到人类不知不觉却坚持不懈的大破坏和大祸害,山珍水味哪有活路,整个京畿地区的野生动物存在的就很少,到了今天,京畿地区的人需要依赖捕食野生动物时才终于现出人类才注意到的恶果来。

    在保护环境与自然资源上,此时的文明发达的汉民族在整体意识上还不如草原上的蛮子甚至野人。

    草原野人也知道注意保护草根草场水源什么的,对很多物种,比如山参、药材,没长成就绝不采摘,或是这片地太少了就注意留种,留着很多年以后恢复过来了才会再来,总之绝不采绝,也不在一地过度放牧,绝不祸害水源。湖泊河流在草原人或野人心里甚至是神灵居住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连下去洗澡都得庄严祭祀祷告,甚至干脆就不准许。

    与此同时的汉民族呢,总体上是才不管哪一套呢,能种点粮食的都开垦了,能砍的都砍了,能采摘利用的全摘光了.......就没有那种环保概念,甚至几乎就没那个保护意识。总是在采光祸害光了绝种了后才叹惜说说以前呐,这........

    眼前的二位大儒就是遭受了祸害自然的民族性恶果。

    让他们兴奋的是,

    今天傍晚,相爷好友耿南仲突然通知他们要在樊楼请大客,有肉吃啊。

    这二位顿时来了精神,巴不得带着饭馋得一样眼红的全家都来趁机享受一下,可惜不能啊,也拉不下那个脸,到底是知廉耻要面子的大儒啊,儒教本质核心虽然就是个利字,但这张说教别人重义弃利的伟光正的皮总是要披着的。

    二人在来的路上就几乎忍不住口水了,精神焕发,这眼看能吃上肉了,却结果又吃不上了,失望激愤,你可想像。他们愤怒的眼珠子都红了,若不是顾忌大儒的体面,若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干不过赵岳,恐怕会亲自撸胳膊上场殴打教训.......

    年轻的时候,为了争美色这种人肉享受也不是没嘴巴说不过或干说不过瘾就干脆撸袖子干过架。

    此来的其它人呢,

    多是相府的幕僚或心腹属官,剩下的是些京城年轻些的名望还不够的名儒或耿南仲看得上的太学生,加两保镖仆人。

    这些人表面上是比较风光体面甚至混得正春风得意的,却也同样是与京城能弄到的肉食沾不上边的,猎户渔夫每天弄到的那点收获,连朝中实权要职的三四品大员都未必能指望上,得各府管家商量好轮流.......哪能轮得到他们这层次的吃上。

    这些人也没一个是吃素的,以前,肉随便吃时或许有,但现在没肉吃了就全变成统一的肉食者了,而且贪婪无比。

    都到了嘴边的肉了,却又一下全没了,没抢走了,这些人如何能不气不上火红眼。

    再说了,这不止是丢了肉食权,更丢的是面子权威,而他们这些人跟着得势的耿南仲正是气焰嚣张的时候,如何能忍。自然是火力齐开,骂得更难听,都是文化人,骂人的花样也多。一开了口了,不顾斯文了也就越骂越难听。

    相邻两屋子中间隔的不过是层木板。耿南仲这边的动静能清晰传入赵岳这边。

    赵岳五人算计得逞,吃得正畅快得意,听到恶毒叫骂,四将不禁怒火顿起:入你老母的,欠收拾啊.....

    大爷二货脾气的宿氏兄弟先忽地站起来,瞪眼就要过去,龙虎二将也跟着,却被赵岳一压手,只得又恨恨坐下。

    煞星赵岳没动静,那边的气势越发就上来了,越发敢骂了,文人的特长越来越充分发挥出威力。

    但这仅仅是短短的时间就停止了。

    耿南仲不愧是相爷,有气度有雅量有涵养,始终未发一言,朱掌柜的还跪跟前等着他发话呢,他见赵岳这边没反应就展开皱起的眉毛,压下心中沸腾的怒火恨意,平和地笑道:“好啦,不要在这种吃喝小事上和一个进京的孩子计较了。”

    又从容地顾左右对两位引起口舌战火的大儒温文笑道:“公诚兄,高年兄,不要和淘气小儿一般见识,免得失了身份。”

    二位叫公诚、高年的大儒这才努力收敛怒火杀机,也换作往日的儒雅温厚大度样点头笑道:“耿相说的是。”

    耿南仲这才又看看朱胖子,平和淡淡的却也满含说不出的高贵威严地吩咐:“掌柜的,也不用你为难。那些东西让他们吃了就吃了吧。毕竟是守边的功臣家子弟。我们这些能安坐国内的岂能为点吃的就和他们争执?传出去未免太失了风度,让人笑话。”

    朱掌柜的连连点头,“是是,相爷说的是。您老说的,小人懂。这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会有余波。但其实就算传出去了,大家也只会高赞一声相爷。耿相爷当真是高人好肚量,不愧是肚子里撑船的当朝宰相,就是和别的官员不......”

    耿南仲一笑,“好啦,别吹捧了。你这里还有什么上好的再想法弄些上来。今日本就是繁重公务下聚一起借吃饭放松休闲一下,吃得好重要,但为吃的闹得不愉快了,岂不是失了此来的本意?”

    朱掌柜的小鸡啄米似地点头道:“还有点肉食,是炒青菜添些油水香味的,正做着呐,很快炒好了,就能上来了。”

    也亏得他这么肥大的脑袋居然能点成这种高频率,简直就是创造了一项人体奇迹。

    他之所以表现的这么热情恭顺,并非是因为耿南仲是相爷之尊。

    他心里和主子一样心里极不屑这种缺乏根基实力的空头宰相,实际根本不把耿南仲放在眼里,什么相爷不相爷的,狗屁。但他架不住耿南仲确实手握有一定的国库财政大权呐,这一大帮子人物今日来消费的肯定是公款。公款呐,大家都懂的......花的人不心疼,耿南仲这种新得势正急于出风头展权威实力的高官会格外大度.....酒店就能一下子狠狠宰个大的,却不会惹怒耿南仲。恰恰相反,花得越多越能衬托出耿相爷如今在朝中的权势威风当红地位.......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的客人吗?

    而牛逼的客人们呢,一听还有肉吃,屋子里强压抑的要爆了的愤怒空气这才稍降了些温度。

    打发了朱掌柜的,耿南仲顾左右众人轻叹一声,缓缓又开口叹道:“不瞒各位,其实别说区区肉食,它就是龙肝凤胆仙露蟠桃呈在老夫眼前,老夫也食之无味,实难下咽呐。”

    在众人闻弦音而知雅意的应和与故意配合询问中,耿南仲又是重重一声感叹:“如今,海盗之祸后的艰难,就不必说了。大家都知道国家之难。好在此事已了,重大利只想一抢发大财的海盗也不会再轻易来威胁勒索不富裕的我朝。让老夫寝食难安的是挡在眼下的辽蛮之祸。

    《澶渊之盟》啊,咱们大宋是讲信誉守信用的先进文明大国,我辈是守孔孟大道与礼的文明君子,既有盟约在先就当完成,不能是蛮子那样出尔反尔,说了不算,算了的不说。该给人家的就得给。说起来,今年一直没依盟约交付财物给辽国,有不得以的客观原因与苦衷,但归根结底也确实是我们的不对,是我朝失信了。”

    众人都明白耿南仲到底想说什么,都知道今天来这吃喝的根本目的,都点头,“是啊,是啊,相爷说的是。我辈......”

    赵岳这边指定能听得清清楚楚,但仍然没任何反应。

    耿南仲留意这边没动静这才继续:“可是,虽然是我朝失信在先,要担主要责任,但辽国也着实强横霸道嚣张了些,欺我朝正陷入困难,凶相毕露,贪婪大开,胃口好大,大得吓死人。”

    “那辽使赤狗儿来后,在我京城横行霸道甚至敢公然滥杀无辜,视我朝百姓甚至官吏如草芥不说,视我朝王法威严军队如无物也不说,我朝强压愤怒,保持两国交往必有的礼节按规矩接待他,并积极安排官员好生和他谈判,双方协商寻求解决完成盟约的法子,可这个蛮将却明知我朝没有金银绸缎,根本拿不出这些东西,却硬是先咬死了必须按盟约所定索要那十万两银子,千万匹锦缎........否则就挥军南下强抢云云,成心耍横刁难。老夫奉圣命主持此事,一看所派的所有官员无论多高品级多有外交大才也无法完成谈判使命,就放下身躯,不惜破坏谈判官员等级对等的规矩,亲自出面和他一个区区辽将谈。这蛮将却不知好歹,越发放肆,老夫忍辱负重好说歹说才说动他放弃金银绸缎,劝动他改收粮食食盐等辽国缺少而我国不缺的东西,如此能履行盟约,双方都可满意。可是这斯却张口索要粮食一千万石,土豆等五百万石,如此不算,更过分地居然敢说要我朝把包括沧州在内的河北东西两路,到太原以北,及以西的广大陕甘地盘全部割让辽国。”

    呯!

    耿南仲恨恨一拍桌子,怒声喝道:“这是什么?这是无耻强盗,是欺负我朝无人,可恶可恨之极!老夫岂能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日渐崩坏的地球〕〔我的兵王女友〕〔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