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都市狂神〕〔穆玄景顾青辞〕〔最强神医〕〔夜少的二婚新妻〕〔万界圆梦师〕〔绝世兵王王旭东〕〔凌天凡〕〔重生之都市修仙洛〕〔秦风李秋雪〕〔镇世武神〕〔乾坤剑主〕〔近卫高手〕〔权少,一吻成瘾〕〔晚安,总裁大人〕〔绝世兵王〕〔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贤婿〕〔极品贤婿韩东〕〔嫡女医妃沈清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20节都急眼了
    遭遇这种意外,耿南仲在众人的耿兄、耿相、相爷的一片混乱热切争相围上来搀扶问候中慢慢起身,他瞅着眼前一张张形色不同的猪头脸,好不容易才认出了高年兄、公诚兄,再摸摸自己被践踏的胸口,心里不禁暗自庆幸一声自己没成猪头,否则就无法见人了,更怕很长时间内也没脸再混朝堂......然后和二兄面面相觑,哪还有脸当贵宾在樊楼再呆下去,屋子里的其他人也不可能有脸再想吃什么肉了,耿南仲阴郁之极地唉了一声,骂声辽贼太嚣张,和众人掩面狼狈而去.......

    可就算这样,当耿南仲发现隔壁屋子敞着门,赵岳一行根本不在里面,他也没忘了问一声酒店伙计赵岳是何时走的,当得知已走了好一会儿了,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庆幸赵岳走得早极可能不知道他遭受的被踩之耻,同时又有了不好的联想:辽使怎么会恰好找到这来?沧赵一向和辽国是死对头,赵岳为何任辽使在眼前如此凶狂而毫不在意?这里面.......

    已经离开了樊楼的赤狗儿一行也同样问过酒店那个问题,现在也在疑虑赵岳早走了这里面暗含的意味。

    他们今晚来樊楼当然不是专门来打耿南仲的脸的。

    以此粗暴嚣张羞辱方式加强威逼宋王朝快服软只是此行顺带的目的。

    他们和耿南仲一样也是特意为赵岳而来,也为赵岳专门准备了个小布袋,想把赵岳装进去.......

    来的意图里甚至有帮助赵岳教训赵岳此行想教训却不方便真出手教训的耿南仲,是在委婉向沧赵示好,下套加强宋朝廷对沧赵的猜忌与分裂,促使宋朝廷主动杀掉赵岳......如果赵岳当时出手救耿一伙,他们会看具体情况,或就机杀掉赵岳,或假装给赵岳面子而乖乖放过耿南仲.......

    当然,他们最想试探有没有可能拉赵岳下水而成功拉拢沧赵家族投靠辽国。

    宋国君臣上下的高官对灾后的各地国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没人下去辛苦详查,所知的都是各地官府以各种私心做的虚实不定水分极大的报告,也就没有准确的了解,对灾后包括沧北军在内的各地方军情更是瞎子一样心里没个b数。

    这些官员有的分析认为新沧北军也很厉害,对大宋江山的稳固确实有足够威胁力。

    但更多的官员则认为赵公廉虽治军有方,却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以凶恶无良僧犯为主体的新军训练成堪用的精锐,沧北军造反没可能打破京城,可虑的只是赵公廉造反必会引发的天下混乱分裂。

    但辽国人却深知沧北军仍然是令人敬畏的沧北军,赵公廉就是赵公廉,辽宋两国官员虽众,却皆不可比。

    这是辽燕山府边军已经反复对沧北骚扰进击试探得出的具体结论。

    沧北刮着光头,行为习惯无意中流露佛门味的肯定是僧犯无疑,但就是这些对宋朝满怀怨恨本该不肯为宋国卖命的僧犯对辽军却表现出骁勇暴虐坚定甚至不怕死的作战意志,根本不鸟辽军种种诱降,充当斥侯的僧兵更是骁勇凶残能战,甚至比原沧北军显得更勇猛坚定,无论是游骑还是步哨步探都如此,证明了僧兵团结一致对赵公廉的高度信任和忠心。

    那是一种高度依赖、心怀希望,有些狂热崇拜而产生的坚定拥戴追随,超出了对赵公廉感恩的情绪范畴,显然他们只信赵公廉。这样的兵很难在意志上摧毁或改变它。

    沧赵家族是辽国人心中的强敌大忌多年了,显然,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时局的改变而改变。

    辽军总叫嚣沧赵对大辽国只是强壮点的蝼蚁而已,总叫嚣要把沧赵家如何如何,实际却是真怕了,畏惧已在心底。

    不服赵庄,敢去攻打的辽军辽将,全都死在那了,这么多年了,去了一批又一批,那么多勇士,那么多干将,就没一个人能活着回来的,这太奇怪了,奇怪来奇怪去也变成了太渗人了,沧赵太神秘可怕了。

    辽蛮子是极迷信的,因为愚昧而比汉人更盲目迷信,一次次的战败惨灭让辽人开始惊恐相信沧赵有邪魔在暗中保佑。

    愚昧时代有太多后世人感觉太荒唐可笑甚至感觉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呢的事存在。

    总之,辽国想玩死宋国,必须先把沧赵这块巨大的绊脚石弄开。

    .........

    眼下对辽国使节团来说,要紧的是下面对赵老二到底怎么办。

    就亮在刀锋下的这枚最关键的赵二棋子必须赶紧玩好了。只要解决了赵二的问题,沧赵集团就玩在手中了。

    同来酒店的一员明显是辽国中层悍将的恶汉盯着赤狗儿,用契丹语问:”今夜对那小儿是不是“

    说着做了个切的手势。

    赤狗儿却转头看着李奭。显然在玩计谋策划上,赤狗儿也“佩服”汉奸的这种天赋一样的能力。

    辽国派李奭来,一方面是宰相李处温想让儿子为李家捞大功的结果,辽国也有让李奭当好使节团参谋长的意图。

    赤狗儿?勇猛而形象能吓住宋朝人,但辽国对他的智商显然也缺乏信心。

    李奭边走边摸着下巴沉吟着。

    如何看透和对付赵老二,这还真是个难题。

    从今晚赵岳根本不在意辽人肆意欺辱殴打宋人威逼宋朝廷投降上看,似乎暗示着沧赵家族已经不在乎宋朝廷的威严甚至死活,或许真的起了反心,而且以赵老二一伙的暴烈嚣张性子却没有因为此前的偷袭射杀那事借机报复使节团杀辽人泄愤,还以颜色。这又似乎暗示着沧赵对辽的态度有了变化,并不想在京城闹僵进一步和辽国结死仇而一如既往死硬到底。

    如果是这样,那可太好了。辽国毁宋吞南的野心成矣。

    那就不能执行今晚的深夜刺杀计划,反而应该设法保护赵二。

    但,如果赵二仅仅是因为不想救助耿南仲,在旁边看好戏才没出手,或是顾虑来酒店的使节团人手多而且基本都是高手,怕他们仅仅五个人打不过会遭遇不幸,或是另有算计,是想利用辽国对宋国的强大压力,间接逼朝廷对他家服软......

    这么多年了,辽国人已经深深知道沧赵人太难对付。

    以李奭的狂妄也不会把宋人习惯轻视的纨绔赵小二也跟着看低了。

    沧赵家出来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好弄的。

    无数事实早已证明,涉及到沧赵,你以为的常常并不是你以为的。凡是自以为是的,去的死了,没去的失算,重挫。

    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赤狗儿不耐烦了,对李奭道:“别装高人了。爷爷最烦你们汉人这个鸟样子。杀,还是不杀,痛快点说。”

    李奭一听这话,心中恼怒。

    他爹可是大辽国的宰相。赤狗儿算个什么东西!

    区区一蛮将罢了,女真起兵之初就差点儿死在阿骨打箭下,以上万精锐辽军和区区装备极差的女真千把野人交战,结果却是差点儿全军覆没,就这本事这战绩也敢对宰相公子充大个。还爷爷,你是谁爷爷?深山的蠢笨狗熊的爷爷吗?

    心中恼恨、鄙视,但这不能流露出来。

    大局要紧啊。

    第120节都急眼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局要紧啊。

    赤狗儿这种蠢货蛮汉不懂什么是大局,他李奭可不是,自是要为使节团掌握住大局。

    不然还能指望这群只知喝酒骑马睡女人挥弯刀的家伙?

    说到刺杀,李奭倒是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他瞅着赤狗儿那张野兽般可怕却充满无比愚蠢气的大脸,“统领,我问你,就算决定了杀,你就能真杀得了他?”

    “怎么不能?”

    赤狗儿被李奭那语气正常、眼神却闪烁鄙视的态度弄得有些怒了,俯视盯着李奭的眼睛,恶狠狠地反问。

    你李家只是屈膝依靠我大契丹的仁慈才能混富贵的汉奸,爷爷可是正宗大契丹英雄。狗一样的东西也敢鄙视爷爷........

    赤狗儿一凶横起来,傲慢的李奭就立马怂了。

    低等公民就是低等公民,纵然能混上宰相门楣也仍然不能真硬气起来,永远得低人一头,汉人在辽国还不如杂胡。

    李奭咳嗽一声圆圆场子,低声道:“统领莫非忘了咱们被神秘杀掉的射手?”

    “那五人可是高手哇,不但是箭术高超,刀子拳脚玩得也是不差的,却就是那么转眼就全被人悄无声息杀了干净。”

    赤狗儿当然不笨更不傻,否则也混不成大将并且能担任此次的使节团长。

    他立即想起来了,当时死掉的可不止是五个射手。那些去接应的好手也同样一个未归,全死在那一带了。而杀手,自己这边什么也没发现。赵老二,暗中有人在保护他,而且这伙力量非同寻常,体现了沧赵家一惯的周秘强大......

    赤狗儿摸着大胡子,转着大眼珠子也沉吟起来......

    赵小二在明,自己在暗,可自己也不算真暗,赵二必有防备。而真正在暗的还有另一伙势力....自己一动手去偷袭,且不论赵小二身边就有的不弱力量,到时候到底是谁夜袭暗算谁还说不定呐,怕是遭殃的正是自己这个半暗不暗的暗.......

    李奭又神气起来。

    “还有一事啊。樊楼这今夜必定有大量禁军严密巡逻,就算不是为保护赵岳,也必定封锁盯紧他,防止赵岳玩什么鬼计在夜里又搞出事来或者利用樊楼引人瞩目同时也容易让人误判而忽视的特殊便利趁夜潜逃。统领,你说对不对?”

    赤狗儿也不用回应对不对了。

    说话间已经看到有数队禁军连弓弩在内的武装齐备,打着火把从不同方向汇聚向樊楼.......无疑,今夜,谁若是敢再在樊楼一带闹事,宋朝廷就绝不会客气,必定立杀无赦。就算有醉汉或无知的乞丐无意中瞎闯到这一带也必定会被无情除掉。

    同样的,若是沧赵老二一伙敢今夜肆意外出,也照样在无情射杀范围内。

    使节团这帮人驻足留意,没看到禁军抓捕赵岳,也,没人就辽方公然欺辱宋右相这样的大事件来捉拿或质问他们。甚至就没人搭理他们。禁军即便在汇聚路过遇到他们时也权当没看见,只有带队将领和将士的一双双近距离投来的目光流露着不善,无形地警告他们赶紧老实回驿馆呆着去,这时候使团的人若再敢逞凶张狂,可就不是此前的一再软弱退让了......

    无疑,使节团今夜的过分举动激怒了宋朝廷或宋君王。出于某种忧虑、迫切,宋方终于急眼了,露出了强硬和杀机。

    禁军的布置无疑毁掉了辽使节团今晚能玩的一切机会。

    想掐住棋子赵岳而一把掐住沧赵要害的希望无疑全落了空。

    赤狗儿那本就红的眼睛瞬间越发变得血红暴虐。李奭等其它辽人也红了眼睛握紧了弯刀。

    都急了。

    李奭到底是精通儒教文化擅长玩阴谋的汉奸仔,他在紧张焦虑中急转转眼珠子就突然有了个更好的主意,急速编织起更妙的小布袋准备明天伺机把赵岳妥妥当当装进去,那时,沧赵就是再能耐也断然没法子再逃脱落网。

    .................

    赵岳自然不知道耿南仲、宋君臣以及辽方这帮家伙在费什么脑子。

    他的心也真是大,

    吃饱喝足了,心满意足,敢脱了脱衣服钻进暖烘烘火炕上的被子里转眼就睡了,并且一觉美美到天亮。

    四将也都是心大得至少能网鲸鱼的,

    虽然雕龙和宿良一对、绣虎和宿义一对,两两守夜,但分上半夜下半夜,轮流也都能睡个差不多,第二天一个个半点不缺精神。他们对赵岳都有一种盲目信任。赵岳说没事,他们就信不会有事。

    嗯,事实上也真就一夜间啥事也没发生。再次验证了赵老二的一贯正确性。

    五个人今天特意睡了个懒觉,太阳老高了,方起。

    他们这小院一有了动静,几乎片刻间酒店的人就来了。温热的洗脸水......尽可能丰盛的早饭也来了.。战马也吃喝开了.....

    樊楼的态度这次是真体现出盛情款款热情洋溢来,却反倒显得事情诡异。

    就在五个人吃完了饭嘻嘻哈哈闲扯蛋时,朝廷终于有了动静。

    三个宦官带着一伙(九人)禁军,嗯,看盔甲着装的鲜亮牛逼劲应该是大内御林军,来了。

    赵岳在椅子上坐着喝口水瞥了一眼来人。

    四将也收起嘻哈,起身沉默侍立在赵岳身后身侧,无形中表明了赵岳的身份地位。

    来人打头的是个老太监,不是别人,正是大内如今正得意的大太监谭稹。

    谭稹能在凶险的大内混成事显然眼够尖,在院子里走着,透过半开着透气的屋门远远一眼瞧清了屋子里的情形,再仔细瞅瞅赵岳的模样,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这个年轻人应该是赵小二本人了。没想到沧赵家还真敢把宝贝派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金珠传说〕〔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神级上门女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一世独尊〕〔永恒国度〕〔你的爱如星光〕〔鬼手神医:王妃请〕〔高冷老公,抱一抱〕〔黄小仙的狐朋狗友〕〔神魂丹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