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战少追〕〔琉璃满京华〕〔娇刃〕〔我的老婆是战神〕〔至尊权妻邪王的盛〕〔医路繁花〕〔桃色小神医〕〔战神降临〕〔回到古代开书院〕〔农家娇女有点泉〕〔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狂枭〕〔叶辰萧初然小说〕〔最佳豪门女胥杨潇〕〔王婿叶凡唐若雪〕〔都市最强仙尊〕〔王爷,王妃又去打〕〔超品神农〕〔都市奇门医仙〕〔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27节震惊人心的激辩
    赵岳也不屑在嘴皮子上和这老家缠战,不再理睬这老儿。

    但耿南仲早有预谋,今天岂能随便罢休,又哼了一声阴声喝问:”你果然是不守规矩的狂妄少年。若不然,你不但对君王无礼不,还无视君王的生活需求。你难道不知道国难后,大宋陷入困难,我们尊贵的陛下连肉都吃不上了?“

    ”我来问你,你梁山上有那么多牛羊牲畜,为什么不孝敬陛下?“

    ”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梁山的一切是你的,但更是陛下的。陛下是你的,那才是你的。陛下不向你要,不收归国有,那是陛下仁慈讲规矩。但你和你家身为大宋臣民,要懂得感恩更要懂得自觉。孝敬君王也是天下人最应该做的事。那是规矩,是为人臣子的本分。又不是全要你的。只需你按时向京城供应些,不难为你。你却压根没想过这么做。我问你,你眼里还有陛下吗?你沧赵家族眼里还有没有对陛下对我大宋的忠敬之心?“

    他这么质问实是用心险恶,最根本目的不是难倒赵岳,而是要向赵佶证明沧赵,已经不是从前的沧赵了,其心可诛,要赵佶彻底恶了沧赵,对沧赵下定杀心,要赵佶这个太上皇就不要再犹犹豫豫惯着沧赵了,更不要再抱着什么幻想了。

    只要赵佶也彻底下了决心,那么他耿南仲今天就能按预谋更有底气更安全地果断拿下赵岳

    相信拿住了沧赵家族这个命根子一样宝贝着的子孙,就等于拿住了沧赵的七寸要害,一切都还能在指掌中。

    这个话题也瞬间引发了众臣的热烈反应,引发了众臣的共鸣。

    吃肉哇这太重要了。

    多想再回到从前那富裕奢华的美日子。

    众臣也都明白耿南仲名义上是在为君王报不平而指责勒索赵岳,实际也是在为他自己家要强占梁山的劳动成果和财富。私心私欲是满满的,瞎子也能看出来。但,这很好很好哇。也符合大家的心意大家的强烈要求

    若是能把梁山的财富弄到自己家随便享用,嗯,收归国有也一样,那也等于是自己家可随时享用的,大家可是朝廷命官,共治(共有天下,自己得到满足了,还教训了赵岳削弱了梁山,能彻底剪除沧赵家族的财富根基和复兴希望这真真是一举多得,其妙无穷

    对,一定要把梁山财富弄到手。嗯,干脆把赵二拿了,控制了

    都紧盯着赵岳的反应。

    没想到赵岳似乎对这一突然袭击和无耻要求没半点觉得出乎意料,也没任何紧张或愤怒不平情绪,在耿南仲理直气壮呵斥质问又强行要求沧赵家族继续象以往那样慷慨无私傻bb地向朝廷向君王奉献牺牲后,立即呵呵笑了几声后,淡淡道:”老头啊,看你也是个文化人,应该读过很多很多书吧?难道你没听过‘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句老话?”

    “你看我从不读书,都不认识那些难写的汉字,所懂所会的只有从到大从祖母父兄还有我娘那耳闻目染无意中听到学到的东西,而我却就是知道这句话,也非常懂它的意思。“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区区八个字甩出来,却如同最重的一巴掌狠狠抽在了满朝君臣的脸上。

    一瞬间,脸皮再厚,再无耻的家伙也不禁感觉脸火辣辣的。

    全大宋都倒霉了没了牛羊鸡鸭唯独梁山上有,那是人家赵岳或者沧赵家族积了大善大德获得的福报。大宋困难得连堂堂至尊君王都没蛋吃没肉可享受,没余庆,自然是缺德,而且是满朝君臣文武都缺了大德,作孽太多太深重而报应不爽

    赵岳一个字音都没往这上面的拐,半点没往这上面揭朝廷和官员的缺德丑事,但指责嘲讽得更有力更深刻,而且很难反驳。

    因为这也是儒教名言信条也是圣人教诲在场的无论文武都是自认是儒教忠诚信徒,是最虔诚尊敬信奉着圣人的君子名流,怎么好反驳圣人的怎么狡辩它都不对啊,至少是不合适。若传出去,那真就是告诉天下自己虚伪不要脸了。

    大家本以为赵岳如此已经是极高明了,高明都到令老贼们也不得不惊叹了,但也就这样了。不料赵岳竟然更大胆,又笑眯眯地对耿南仲问:”我梁山的东西,你也想插手当家作主?”

    “我家的东西,关你屁事啊?”

    “朝廷困难不困难,有没有肉吃,关我屁事啊?“

    你困难,你没肉吃,你活该你。

    你们,还有全天下的人都欠我家的大恩情,我家陷入危难的时候,怎么没人肯伸把手?

    有灾有难,我家只能自己抗着。行啊,我家认了。你们有灾有难也别指望我家伸手,也得你们自己抗着,有来有往,这很公道很合理,对不对?

    你们自己没本事,不知怪自己草包作死,居然还有脸怪别人那么能干却不肯帮你,你这得是多么自知自己确实是废物就这样了,你还有脸理直气壮地活着,并且还有脸站在这朝堂上充高官名臣强者真是不可理喻,不知所谓

    耿南仲被两个屁指直接整晕乎了。

    他如此擅长内斗,斗过无数场无数名人,但却从未经历过这种粗俗直接的争辩斗争。大家都是读书人,是孔圣门徒,是文明人,玩打嘴仗,即使是为的最阴险最恶毒的目的也绝不能这么,落下话柄惹人鄙视耻笑根本不是君子读书人

    他憋得一瞬间满脸通红,呃,不,是转眼满脸紫涨,脸皮似乎秒坏死或要爆了一样难看,气得浑身发抖

    众老贼也知道赵岳的两个屁指骂不止是耿南仲,是把他们以及代表的朝廷全骂进去了,也刺激大了,都愤怒

    有官员怒极跳出来大喝:”大胆儿,朝堂之上,你安敢放此荤言贱语信口雌黄?“

    顿时,跳出一堆的官员跟着怒骂指责,大有群情激愤要当即生吞活剥了赵岳之势。

    可惜,赵岳听而不闻,无动于衷,根本不畏惧,也不理睬攻击谩骂的众臣,并且仍能笑眯眯地盯着耿南仲。

    耿南仲总算缓过劲来了,怒视赵岳大吼:”赵岳,你,你家莫非对陛下深怀怨恨?“

    赵岳一听这个,也不禁暗赞一句这老贼确实了得,虽然是个只会坑本族人的民族之耻该千刀万剐的败类文官,再次上演了崇孔却最狠踩孔教打孔子脸的,但能在北宋末的历史上混得春风得意也确实有两把刷子,果然不是一一般人啊。

    他也看透了这老儿一心把事往陛下,嗯往赵佶身上硬扯的阴险目的。

    他轻蔑地呵呵一笑,嘲讽道:”你倒是喊着忠君了,可你干的事却全是在奋力挖大宋根基就怕宋王朝不倒。“

    ”放肆。“

    耿南仲竭斯底理大吼一声,开启了狂战模式,嘴巴如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猛喷唾沫星子:”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为臣子的再委屈又岂可有怨恨?要相信天子圣明总会理解你的委屈,总会给予公平。对天子心怀怨怼,是杀头灭门之罪!“

    赵岳随意地呵呵一笑,”这漂亮话,谁不会?我也会啊。就你能?”

    “对了,你不委屈,你如今熬出头了嘛,当年憋在太子宫当吏教书先生时积累的几十年怨愤已经消弱了,至少是能憋在心里了,可以从容伪装对君王毫无怨言了。这个我懂。我真懂你当年的怨恨和如今正义凛然喊的无怨无悔。“

    ”你看,我多么开朗阳光,总是笑着的,也没你的怨恨啊。就算有怨也没用,对不对?路是自己选的自己愿意那么走的。委屈了,落难了,为何要怨恨别人?那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是瞎了眼,是无智无识无能的草包?对吧?“

    ”你“

    ”你你你“

    ”你这儿懂得什么?老夫对天子的忠敬,天日可表。若是心中坦荡,又何惧别人之言?只怕某些人心中有鬼。“

    赵岳又是呵呵一笑,不屑道:”到底有没有鬼,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我懂——,你别喊那么大声好不好?这“

    他指指地板,”这里这里这里,可是神圣庄严的朝堂。你这么守规矩的人怎么可以不守规矩地在君王面前疯子一样的乱喊乱叫呢?“

    ”你这是天子面前失仪,是藐视君王,我这么理解没什么不对吧?你看我虽没读过书,但最起码的见识还是有的。“

    赵岳的精明与机辩之能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份气度更是震惊了所有人。

    耿南仲感觉的智商和老脸全被区区不学无术的儿赵岳轻意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再摩擦,在最擅长的领域居然被吊打,不禁气得越发浑身颤抖,当真是控制不住的失态了。

    好在他到底皮厚心黑够老辣,在赵岳嘲讽提醒后很快就调整好了的情绪,换了个姿态,昂然道:”赵岳,你心中有鬼,你自知。我等众官员大臣也能看透。任你无耻狡诈狂妄胆大跟你家那些人学得巧舌如簧,也休想哄骗过世人。“

    赵岳好笑道:“你,你们?你能代表谁呀?你在的是自己吧?”

    ”哼“

    耿南仲冷笑一声:“我辈读书人,心中有正气,行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自是坦荡,不惧宵诽谤言论。你不懂是你没读书没知识。自以为是的太蠢。”

    “就你呀?”赵岳好笑道:”我祖家似乎曾经这么过‘有的人,将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他的名字却比尸首烂的更早。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他的下场可以看到。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的活着。他必将不朽。“

    ”老头,你,有这见识吗?有这个觉悟吗?“

    ”你心里只怕只有你眼前的切实利益、你拥有的权力与特权享乐,哪管它什么江山民族安危百姓安康福祉?“

    ”你这样的官僚心里暗藏的只是’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对不对?我懂。我真懂得。也许这才是最聪明的最正确的处世方法。我家也许也要这么学学啊。呵呵,你比谁聪明?在场的都能当大官,都是人精,谁比谁傻,对不对?“

    耿南仲呆了。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震惊了,包括沧赵家的高级间谍权邦彥和欧阳珣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些,也不禁深思着细细琢磨

    耿南仲的心扑通扑通地激跳个不停。

    他被那些警世名言真惊着了,但让他呆了的却不是这些,如此之类的名言在儒教教条中能列举出相似的太多来,对他这种儒教老油条有震惊但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他震惊的呆了的是,赵岳的也要那么学学。

    这什么意思?

    这不是等于公然赤/裸/裸宣称沧赵家以后唯眼前的生存实利荣华富贵是从,不会顾虑背叛国家民族的名节耻辱?

    难道是我料错了沧赵重视坚守的气节?

    难道沧赵已经有了为了在这个乱世生存和家族荣华富贵逍遥下去而在心理上已经准备好了反叛国家甚至背叛民族?

    他惊出一身冷汗来,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沧赵可就真在准备造反了,而不是以前一直分析估计的那样是在做姿态逼朝廷对他家公正些好点?

    这可太可怕了。

    拿住这赵二还真能钳制住沧赵家族吗?

    沧赵家族敢把这么个宝贝派来冒险,不怕这儿把性命丢在这京城,莫非还暗藏着什么更可怕的手段,有那个自信的把握?难道这京城埋伏着沧赵家的强大武力势力,甚至在这皇宫大内就有危急需要时就能及时解救这子的力量

    越想越多,越想越可怕,而且感觉所虑的未必不可能啊。

    经历了国难啊,情况都变了,一切都变得太复杂,不可捉摸了,把握不住了,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

    最要命的是,如果到了大难监京城的时候,满朝文武必定会把一切全怪罪到他的头上,别那时皇帝也无力保他,就算能保也肯定抗不住满朝的汹汹

    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在满朝众臣的目光注视下勉强争辩道:”天地有正气,凛烈万古存。老夫“

    在满朝的嘲讽眼神中,他老夫不下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攻约梁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