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残〕〔全皇宫的植物都成〕〔大美时代〕〔重启飞扬年代〕〔金粉〕〔厂公攻略手札〕〔一抹柔情倾江南〕〔摇曳花瓣爱落泪〕〔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总裁的绝命爱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开局从杀猪开始〕〔一品嫡女〕〔婚婚欲睡:顾少,〕〔日暮乡关归何处〕〔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一胎俩宝,老婆大〕〔仙帝归来当奶爸〕〔顾非衣战九枭〕〔兵王隐花都秦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48节孙立升官计,下
    赵岳原本是打算再等几天,看看没事就离开梁山回爹妈那准备过年了。

    亲祖母那,今年大哥会带着二嫂子和孩子从清州回老家去陪着老太太过年,不需要赵岳象去年那样陪伴。

    而今年这个年对赵岳来说意义重大,或者说是这个“年假”回家的空闲和机会,意义重大。

    明年,家人无论如何都得全部走了,到时候就只剩下他自己需要待在梁山继续操控宋国这的事。其他家人分隔几地这么久总算能开开心心终于自由团员了。而他在大哥以及沧北沧州的势力一撤,以宋朝廷这帮子玩艺的心性很难说会搞出什么事来,梁山的形势立马就变了......沧赵家族不存在了,没了利用价值和忌惮,你还能指望着那些满肚子只有权势利益吃人不吐骨头的昏君奸贼官僚念什么功臣情义体谅沧赵家族的卓越功勋和悲情放过仅剩下的梁山一点而不算计掉?

    那绝对是不可能出现的有人味的事。

    仅仅只为了谋夺梁山这的牲畜种源和资源,满足这帮统治者霸占牲畜饲养的巨利并方便吃上肉,朝廷也决不会让梁山人继续长久存在下去。而且会就象耿南仲对赵岳在金殿上无耻说的那样,还会竖起个夺梁山财产却是为国利民正义名目。

    何况还有其它太多因素促使朝廷对梁山下黑手。

    光是积累在赵佶心中对赵公廉的恼恨想杀却一次次又不得不迫于形势而憋着强忍下去这口气,到时怎么也得出了.......

    总之,一旦没了赵公廉的存在,仅剩下的弱小梁山就成了块肥肉或扬名立威垫脚石,就会成为全天下瞩目的焦点、谋利点和仇视点,简直成了天下共敌。只怕不止是官方,民间或田虎王庆这样的反贼也会出于各种目的而打起梁山的主意......

    世间大事从来不是有贤德功绩名望就能护身的,不是你老实正直不招惹别人还带给别人利益,别人都欠你的,别人别的势力就不会来侵害你。

    在国与国之间,政治势力与政治势力之间,尤其如此。说翻脸就翻脸,没什么情义不情义名声不名声顾忌,可讲。

    利益够大够多就是道理。

    为了本国、本族、本阶层、本团伙、本家的利益,所谓的大局大义.......这就是道理。

    拳头够大够硬就是最高的道理。

    中国弱小,赵岳的梁山系势力弱小,那么这就是被欺负和侵害的最佳理由。

    谁会管你多好多君子圣人伟人风范多仁义多可怜多无辜?

    最可能的是,正是你仁义伟人风范可怜无辜,别的势力才会对你下手。

    你若是头凶残而战绩累累罪恶累累的猛虎,不好招惹,谁敢沾上就得至少少块肉,那样反而没人会轻易对付你了。

    是非黑白是利益需要和利益立场可以随意扭曲宣扬的。

    况且利益不同,立场不同,什么又是绝对正确的?

    只要利益需要,拳头又够硬,玩玩套路,套路个人类普适价值观的借口就能理直气壮行凶。

    赵岳在前世就见多了国与国之间的这种凶残蛮横傲慢丑事嘴脸,只一个老外肆意对中国耍流氓就足以让他心中触痛难忍而倍受启发深刻懂得这些了。

    那时他可就在米国工作,见多了中国人当着连黑人都不如的最下贱三等民却还是削尖了脑袋争先恐后叛逃去.......

    那时他还有另一番感悟:被肆意欺负敲诈甚至悍然动武侵略,不要怪别人流氓强盗,怪只怪自己乱搞、弱小、好欺。

    这也是赵岳最终毅然决然选择逃回祖国的根本原因。

    他要帮助生他养他、父母也在这的祖国发展得更迅猛强大。一个有强大能力的人就要有必须承担的本民族历史使命.......如果祖国在强大在迅猛变好,自己也有能力帮助祖国强大却不帮,那就活该委屈当异国下贱公民。

    外国人的历史文明远没有中国深厚。外国人的能力也并不比中国人强,凭什么外国人总骑在中国头上得瑟和享受......他无法忍受无形中的三等民待遇,哪怕他有个不但家族是连她自己也悄然成为了金融巨鳄寡头的外国女友痴爱他护抬着他......

    女友再对他好,她的一切在外国,心是向着外国的,不会站在中国立场,不会关心中国人。当然她也不关心米国人。这是她的出身阶层决定的。她无法背叛家族和家族所在的真正统治米国的阶层。她带给他的绝对算得上高大上的社会地位和体面都是虚的,不是他自己的。这也是渐渐成熟活明白了并且内心从来都是极骄傲的赵岳所无法接受的。

    作为年轻轻却是世界最顶级的最有创造力的科技专家,凭什么要忍受三等民的屈辱?凭什么要靠女友才有应得的社会地位......

    同样的,这也是赵岳去京城肆无忌惮到处拉仇恨的一个直接原因。

    既然无论怎么做,朝廷都不会放过他和他的梁山财富,周围的官府绝不会让梁山这残存的沧赵势力好活,那么还顾虑什么呢?干脆提前撕开隔在双方的温情脉脉虚伪面纱,稍亮亮敌意和肌肉,告诉朝廷这帮子腐朽自负的家伙一声:他赵老二虽是个盛名在外的天字第一号浑蛋大纨绔,但也不是好惹的,沧赵家族不止有个强悍难惹的赵公廉,还有他赵老二也一样,梁山一直在防着朝廷....如此,到了那时候,朝廷或许会有些顾忌,不那么盲目狂妄自信,不敢在赵公廉代表的势力消失后就立即肆意耍淫威对梁山下手.......但恶劣的梁山生存环境是必然会出现的,不会有丝毫改变。

    如此,在诸敌环伺下,赵岳就肯定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轻易离开梁山了,必定无法再能瞅空就能回海外的家过年团员、相亲相爱......朝思暮想,望眼欲穿的爱人,爱他如命的母亲......从明年年末起至少一年多内是必然想看却看不到了.......他不可能允许母亲和女友等亲人搬到梁山来和他做伴。他主导了一切,也要承担这的战争和风险,其他家人都不必来这个乱世担惊受怕了,悠然在外边享受和平美好生活就好。他在梁山奋战也少了担忧和顾忌,能放开心胸和手脚尽情施展.......

    所以今年这个年,他无论如何也必须得回去,必须挤出尽可能多的时间多陪陪爱人家人.......

    .........................

    听了赵岳下意识发出的感慨,朱贵也不禁有了情绪,对顾大嫂有些鄙夷。

    登州系这帮人,是赵岳来梁山立基时就开始招揽的人。

    朱贵是投效赵岳开创梁山最早的梁山元老,对这事的来龙去脉很清楚,并且担任了梁山商务兼情报头子,还接手了招揽登州系这帮人的工作,曾经好长时间,不但每年派人去教导提升加强赵岳赏识的解氏珍宝兄弟的武艺和作战打猎生存技能,实际是在悄然培养这对草莽兄弟的特种作战和生存技能,而且还在商业上照顾了顾大嫂的买卖,让顾大嫂开的那个小酒店兼杀牛放赌买卖成了放弃好久不稀得干或顾为上干的副业。

    第148节孙立升官计,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朱贵是投效赵岳开创梁山最早的梁山元老,对这事的来龙去脉很清楚,并且担任了梁山商务兼情报头子,还接手了招揽登州系这帮人的工作,曾经好长时间,不但每年派人去教导提升加强赵岳赏识的解氏珍宝兄弟的武艺和作战打猎生存技能,实际是在悄然培养这对草莽兄弟的特种作战和生存技能,而且还在商业上照顾了顾大嫂的买卖,让顾大嫂开的那个小酒店兼杀牛放赌买卖成了放弃好久不稀得干或顾为上干的副业。

    那段时间可谓财源滚滚,顾大嫂家的小日子过得可着实美滋滋,顺风顺水万事如意,自然也惠及了最亲密的大伯子孙立家以及孙立的小舅子乐和.......可是就是如此关照和暗示拉拢,顾大嫂也始终无动于衷,好处照样收,钱照样大赚,却对赵岳的招揽无视了,一心只顾着靠着当军官的孙立的庇护悠然过着登州那的平静小日子。她也以为孙立是能靠得住的,以为有孙立这个厉害的军官在就足够保障一切,结果才发现原来是靠不住的,孙立虽牛却在登州官场无足轻重,有事根本起不了大作用,况且孙立也未必肯用心出力......顾大嫂没招了,却有脸来梁山救助........

    别忘了,赵岳已经对登州系这帮人失望了,放弃了,索性不理睬了。梁山这已经好久没再联系登州这边了。用赵岳的话说,算了,就由他们按自己的心愿自由过自己的小日子去吧。在梁山商务终结,形势日趋恶化后就更是没联系了。在今年这场大风暴中,大家忙得都忘了还有登州这帮人的存在。整个大宋都经历了这场风暴,就在东海边上的登州岂能例外?也不知登州这帮人在风暴中和风暴后怎么样了,赵岳却问都不曾问过一声,显然把这帮人抛到了脑后,不关心其死活了......

    客观上赵岳也忙不过来,有太多重大的事在等着他关心和做,时间一久,一忙也就忘了还有那么一帮人的事。

    朱贵是间谍头子,搞的就是这些事,他没忘,但自然也放弃,不关心了。

    作为梁山元老和赵岳的绝对心腹,朱贵忠心耿耿效劳的唯一对象是赵岳,只随着赵岳的意志和心思转,赵岳不关心了,他岂会关心。

    登州这帮人又不是他亲戚故旧,虽然暗中关照了这帮人很久,实际上却从来没去过登州,大体知道这帮人的形象能耐脾性特长......却压根儿没见过面,根本不认识这帮人,没任何交情可言,也就没牵挂的原因和伸把手关心的理由。

    “登州这帮人,啧”

    朱贵啧啧嘴,很有些无语,显然对顾大嫂这帮人没什么好印象。

    他在赵岳面前也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想法或情绪。

    他担任的工作实际就相当于是赵岳在梁山的大管家,属于绝对的心腹和可靠助手,这一辈子也只能跟着赵岳走。

    赵岳淡淡笑了笑,只呵呵了一声,没赞同朱贵的情绪。

    忘了倒是忘了,放弃了不再关心那帮人了,却倒是没什么怪罪或讨厌的......

    他理解顾大嫂的做法。

    平民百姓,有本事却也没个大本事,更没什么大见识大智慧,也就是过过比较强一些的小民日子,岂敢掺和根本不了解的也摸不着头脑根本没能力玩的复杂官场,岂敢掺和社会顶层人家或人物间的事?

    顾大嫂对生活没太高的要求,有孙立这么个大伯子依靠着过小民日子就够了。她也约束了她关心的解氏兄弟不掺和,不让这对勇猛却憨厚没大心眼的兄弟去给权贵家卖命,哪怕这个权贵家是贤德美名震天下的沧赵家族.......

    这是一种很质朴的生活态度和追求,也是很质朴清醒理智的生活立场。

    有吓人绰号母大虫之称的顾大嫂,却不是二虎,这女人外表粗悍,内心却精明得很。

    确切的说水浒中登州系这帮人为首的几个都是绝对的人精中的人精。病尉迟孙立、铁叫子乐和,都是。尤其是闷声不响,在梁山集团中不显山不露水的乐和,那绝对是个有城府的低调扮猪吃老虎的主,只是一直没露出獠牙而已。

    你看水浒中的描述:乐和聪明伶俐,各种乐曲,一学着便会,又有一副好嗓音,人称“铁叫子乐和”。

    重点是聪明伶俐四字评价。

    而且就这么个没什么战场本事的乐人,却在一百单八将排行榜中居于77位,这在以武力为根基的强盗团伙中暗示着什么?

    只说明这个乐和不是简单一个区区艺人的分量,在识人的宋江眼里是个需要重视甚至忌惮的半隐形危险人物。

    事实也说明乐和是登州系人马中的核心人物。

    解救解珍解宝出狱是乐和从中穿针引线把本不想理睬珍宝兄弟死活的孙立拉下了水,把孙立孙新顾大嫂,以及在登云山当强盗的邹渊邹润一伙力量捏在一起,这才能实现劫大牢.........

    还有个最能说明孙立一系人马是如何足够精明的事例。

    宋江带领梁山集团征三大寇,最终死伤惨重,连林冲、武松、鲁智深这样的好汉都折了进去,五虎大将死得只剩下武力足够强悍的关胜和呼延灼,八骠骑死得只剩下花荣、朱仝..........武艺强悍的扈三娘、凶悍狡猾的孙二娘,梁山仅有的三女将死了两,而且是两口子都死了,只有顾大嫂和丈夫什么事也没有,连受重伤都不曾有。

    登州系人马核心人物中,邹氏叔侄其实是外围的,死了。解珍解宝是顾大嫂牵挂关心放不下的,本不会死,却是被武艺强悍也酷爱读兵书熟读兵书,实际却缺乏领兵征战经验,也没显示擅长统军打仗能力的卢俊义差遣去探根本不能作为人马通行的大山这种根本毫无意义的探险工作而害死了,死得很冤枉。

    但,孙立最亲密的几家全都活了下来,全都安然无事,而且事后也屁灾难也没有,回归正常日子,该干嘛干嘛,继续照旧平静自在生活,而这其中只有孙立武艺强悍足够自保的,其他人都本事平平,却就是能闯过血磨盘。

    这种劫后余生除了需要足够的运气,最重要的自然是要有足够的应对战乱凶险的精明。

    无疑、孙立、乐和、顾大嫂夫妇都不缺这个,所以就算本事低微也能幸存下来。

    其他梁山好汉,比如镇三山黄信、比如混江龙李俊以及扑天雕李应,都绝对是人精。否则以他们的武艺战死才是正常。

    赵岳对这帮人有足够清晰的认知,所以对顾大嫂的做法一点不奇怪,也没嗔怪之意。

    人家了解自己的能耐,不想飞黄腾达风光无比却也高处不胜寒,就想靠着自家点权力靠山安安稳稳过自己力所能及的小日子,这没什么不对的。

    这很正常,或者说这才是聪明人应该有的对生活的正确态度和明智选择,可惜,他们遇到的是乱世非常态......

    所以救,还是得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龙神至尊〕〔禁地密码〕〔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