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49节嗷嗷叫
    解珍解宝是丛林山地战特种战的人才,为人朴实勇猛可靠,不能让这样的民间好汉子没了下场惨死大牢.........

    赵岳也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他从来都信奉:有付出就应该有收获。白付出,别人享受了好处还不领情,没这个道理。

    主要是他很欣赏顾大嫂这种重视亲情为情义不惜一切的精神。

    赵岳反对以人情绑架行丑恶目的的人情社会,却不会蠢得厌恶讲情义。

    没有情义,只讲利害得失,那人还是人吗?

    赵岳既然决定救了,那,朱贵还能说什么,自然立即改变鄙夷态度转为积极营救。

    “属下这就派最得力的人手去登州劫了大牢。若寨主不放心,属下亲自带人去走一遭。”

    赵岳听了这话却沉吟了一会儿,终是摇头道:“登州离这可不近。你看把顾大嫂这样的女中汉子都累成那样了。你手下的好手行刺杀人没问题,但长途急奔去救人......冰天雪地的,骑马快不哪去,路上有马招眼既不安全也不方便。”

    叹口气,“还是辛苦阿龙阿虎跑一趟吧。”

    龙虎二将是飞毛腿,长跑健将,步行脚程极快,在这样的天气和环境下直抄直线近路,反而去得更及时,而且二将也有足够的心计和武力,轻功高妙,翻墙越壁等闲事尔,翻越城池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俩去这一趟才有更把握的保障。赵岳心疼的是二将陪着自己冒险完千辛万苦的回来,这刚在家歇息了还不到两个时辰呢又得冒风雪酷寒远行辛苦冒险.......

    朱贵也明白赵岳的意思,不禁羞愧道:“都是属下无能。”

    赵岳摆摆手,“天赋这东西是稀罕物,强求不得。特殊情况就得特殊的人才能完成。”

    吃好了也睡饱了此时正闲得无聊在旁边屋子里和厨婶她们聊天吹京城这趟事的龙虎二将一听有新任务,赶紧过来了。

    赵岳如此如此这般一说一叮嘱,二将一齐笑着抱拳道:“这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主人放心,我们兄弟去定把珍宝兄弟全全乎乎救出来。”

    赵岳对自己的侍卫头子也有足够信心,嗯了一声道:“珍宝兄弟在牢里有乐和照顾着,或许苦头少吃不了,也有性命之忧,但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出事。要救人,小牢子乐和是个关键。不要小看了他。有他相助,必能事半功倍,甚至轻而易举。这一点一定要记下了。”

    “遵命。”

    二将立即回屋子收拾了一下就离开梁山泊,到了东岸酒店见了顾大嫂说了说情况,让满心焦虑忐忑的顾大嫂安安心并同意支持劫牢之举,取了心绪复杂亢奋的顾大嫂写的证明,向登州赶去......路上非止一日,到了登州城东门外十里牌孙新的家......

    孙新看了二将带的他老婆的证明,认识正是他老婆那笔字,错不了,来人可信可靠,赶紧热情招待二将......心里则暗暗想:赵岳果然肯帮忙,真是够大度义气的公子......心中感叹、羞愧,更多的是欢喜,对需要犯法劫牢也没什么意见。

    他当着登州小民却也知道如今的沧赵家族已经不是当初了。文成侯虽然仍然那么强大地位高威势重,却已经对登州这样的地方官府没有什么影响力了,赵岳若是想通过官方渠道施压解救珍宝兄弟无疑极困难,甚至会起反作用......

    孙新、顾大嫂两口子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豁出面皮厚脸去梁山向很久不理睬不联系了的赵岳求助。

    毕竟,这个世界和原本的不同了。

    最起码登州没了好友邹渊邹润这对如今不知是生是死了的叔侄当强盗能帮他们劫牢救人,就算是他们夫妻毅然决然放弃安稳的良民小日子不顾一切想犯法劫牢,少了闯城对抗官兵围捕所必须的团伙大队人手,也干不成。

    他们夫妻也是有武艺的,而且跟着珍宝兄弟沾光学了不少本事如今也着实有些硬本事,但毕竟不是飞檐走壁的那种高手,单凭夫妻的能力是不可能把珍宝二人从大牢中安全解救出来的。真若硬干了,只怕反倒白赔上性命,还连累了孙立.......

    当年和赵岳相识一场,临别时赵岳也亲口说过:有事,可随时找他,万不要客气,去梁山或去沧州求救都行。

    有这个引子前提在,夫妻二人急眼中一咬牙也就试着顺杆爬.......

    这两口子,无疑是夫纲不振,顾大嫂才是当家人,此时遇到这种灾难,要出远门去求救,也是顾大嫂当仁不让。孙新这个大老爷们只能憋在家里老实等消息并尽量照顾着珍宝兄弟别在这个空当在牢中出意外。庆幸的是,老婆寻思了一下决定先去梁山找找,结果赵岳真就在梁山而不是在沧州老家。这一趟就成了,没白跑。更主要的是没耽误时间。

    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犯法劫狱了。

    这就没什么好顾虑好说的了,干吧。总不能让兄弟冤死在大狱里,让区区个乡下土财主欺负着就终结了性命。

    随后又赶紧找来热心又有招的乐和来和龙虎二将秘密碰了头。

    一说劫牢,乐和半点没犹豫,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当即就赞成,又赶紧商量好具体如何下手.......不赶紧的也不行了。那罪魁祸首毛太公一帮已经买通了牢头要对珍宝兄弟下毒手制造畏罪自杀或天寒于冻有病自然死亡了。这件冤案发生的有日子了,珍宝兄弟下狱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有乐和暗助的因素,主要却是牢头一帮人想借机从中向案件两方都多敲诈些好处而已。

    且不表龙虎二将如何在那边救人。

    先说赵岳这边还有安排。

    “打登州?”

    朱贵瞪着眼满是惊异,着实不解赵岳的心思了。

    第149节嗷嗷叫-->>(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朱贵瞪着眼满是惊异,着实不解赵岳的心思了。

    登州能有什么?

    今年的连续风暴,朝廷也作,追击“剿匪”的禁军也抢,民也抢,海盗也抢,叛军也抢,大宋王朝还能剩下什么?

    若不是海盗从中留手,在叛逃狂潮中又及时安排了得力人手有力引导控制着全国各地军民叛逃抢掠,没放开手过多屠杀各地的贪官污吏迂腐官僚以及残存的坏蛋官军和官府惊恐紧急纠集起来当自保武装的地主豪强家的恶势力.......除了边关地区,整个宋国的统治者哪还能活几个.........

    灾后,象登州这样的沿海州只会比内陆的更穷更惨,连叛逃狂潮没重点抢的铜钱都不会剩下,如今除了秋收能有的粮食,它还能有什么?有什么可值得在这个时节这个节骨眼上吃寒风爬冰雪吃苦受罪冒险兴兵远征去打去抢的?

    一说打哪,朱贵首先想到的是去抢什么。这是海盗国人已经形成的意识了。

    再转念想了想,朱贵以为,莫非寨主担心龙虎二将出什么意外,想兴兵去接应,以防万一?

    赵岳却笑了笑,淡淡道:“孙立既然迷恋权力,感觉屈才一心想当大官。那就成全他让他当上他目标的大官好了。”

    朱贵不明白赵岳到底想干什么,但一听这话很有点意味深长,就嘿嘿笑了。

    间谍,无论他本人的品质多么好多么高尚为的目标又是多么正义,都是坏蛋,不是坏蛋干不了间谍这种活。你还能指望着朱贵这种整天琢磨的就是阴谋诡计险恶事,满肚子阴险诡秘心思的坏蛋对赵岳的诡异甚至阴险心思有反感不赞成?

    随后,在正义堂召集众将商议。

    因为是冬天,梁山人练兵和劳作都只是半日。收用的悍匪军闲时由赵岳的近二十个侍卫负责在各处监管着.......梁山主要头领都住在宛子城这,又正是下午,没事都在家,所以一听聚将鼓响很快都来了。

    道士军师何玄通、梁山军如今的主将花刀将孟福通、宿义宿良,匠作营:遮天神白瓦尔罕;清真山六蟒:翻江蟒马元、花斑蟒皇甫雄、酷毒蟒周兴、铁头蟒赫连进明、寒渊蟒来永儿、黑煞蟒王伯超;四巨人将:擎天柱任原、大力神冯金彪、扫地龙火万城,擎天铜柱王良。骑兵团教练杨沂中、四煞:金毛犼施威,毒火龙杨烈、铁枪将王大寿、截命将军邓天保;步军头领季尊,吴元、叶声、马保。水陆马三栖猛将傻小子奎三;间谍系的朱贵以及泰安时收的戏班老贼杜班主以及他的闺女杜娘、女婿石磊,都在,梁山没排什么英雄座次,不搞那一套,但自发的就有了座位顺序,都按职能团坐。

    赵岳扫视着众人,抿抿嘴:梁山的将领还是太少了。

    尽管栽培后众将本事都有不同程度大提高,不乏好手,类似八骠骑水准的一流高手就超过十个。主将孟福通别看为人正经耶稣常常死板教条,那是他受心爱的老婆惨死刺激太大,深恨权力者残暴无耻和社会不公才会愤然当了强盗却变得正直无比在做人行事原则上爱较真,实际心思很巧,不是不擅长圆滑变通的人,否则也不会赢得花刀将美名了。死心眼的人哪能把大刀耍出花来?如今的武功成就也最高,本就受名师教导过底子好,如今已是超一流的身手了,虽然赵岳也不知孟福通到底能达到水浒五虎将中哪一级的水准,一流和超一流的划分也没个能衡量的清晰明确标准,但孟福通的水平是跨过最难的超一流门槛了,这个他能肯定。还有傻小子奎三这个猛将变态在,水军有来泳儿,水战本事了得。步军也有类似黑旋风李逵的季尊......梁山若是有强敌来也不缺各类高手应战,但总体势力还是太弱,可用人手太少,应付不了大场面,一旦多事来袭要分头应对,就会出现堪用人手严重不足用的场面........

    不过,赵岳也不急这点。

    他早有计划,真到了需要的时候,不用抽调海外力量也不会缺战将用。关键是只要把宋国这边的这盘大棋玩好了.......

    此刻,一听要打登州,正义堂中顿时就炸了。

    众将几乎都跳起来嗷嗷叫着去干它。

    居然没一人疑问为什么要遭罪去打个肯定没啥油水的沿海小州。

    这主要是都是些杀才,整天吃饱了练武练兵,却没用武之地,都闲得着实蛋疼,憋得太难受......上次打个断背山太不过瘾了,没怎么打呢,那帮孙子居然就败了投降了,一万多人呢,你们是凶残强盗哇,你们怎么就不凶悍抵抗呢?在座的很多人还没来得及伸手痛快杀一场呢,原本预想的凶险战事特娘的就结束了,扫兴......这又有机会了,哪能不亢奋?

    至于为什么要打登州,那重要吗?

    这些杀才坏蛋们才不管有必要没必要,有仗打就好。再说了,有无必要也不需要他们操心。寨主赵岳说干,那就必定有干的充分理由。只管去干就行了。谁愿意操心那么多........

    赵岳瞅见刚入伙的相扑傻大个也是打仗能力目前最低的任原也积极跟着响应,知道这家伙是怕自己成了梁山集团中没用还不积极显得不忠心的个色,但能积极投入梁山事业和梁山氛围,这就挺好。至于打仗的本事可以慢慢练,尚不急。

    何玄通和孟福通这二通没跳起来叫唤,却是身份原因,也是个性,都在或捻着胡须沉思或眯眼琢磨.......

    没人问出兵原因,赵岳还是提了一下。

    “官府朝廷这帮子家伙遭受了今年沉重打击还不醒脑子,以为海盗不闹了,灾难就过去了,安全了,习性难改,又有心思敢乱搞。打登州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就算海盗不折腾他们,灾难也随时会有,有脑子就赶紧把劲使在治国备战上。”

    “对,就得打一打,再狠狠杀一些狗官。”

    “不打,那帮子废物就不会懂得自己到底有多蠢多废物。”

    .......

    又是一片嗷嗷叫。

    赵岳此次进京遭受了种种挑衅和凶险,朝廷那帮子家伙仍然一如既往的任性自负......这些早把众将气坏了,敢欺负到俺们梁山好汉头上,当梁山是软柿子好捏?打不死你们这帮子软蛋.......早想设法报复教训一下了。

    有这股子劲头也是都自觉长本事了,有资本狂放狂放了,没把官府新拼凑的厢军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