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穷人〕〔倾城之美好时光〕〔若水向东流〕〔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八零炮灰大翻身〕〔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都市极品医神〕〔蝶谷修士〕〔摧毁玛丽苏〕〔都市最强兵魂〕〔隐婚影帝有点甜〕〔万兽朝凰〕〔穿越之厨神影后〕〔狂探〕〔盖世武神〕〔王者归来洛天〕〔至尊剑皇〕〔一念淮水过苏城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55节这事整的......
    孙立满腹心事,心中有了盘算,没睡好,但第二天还是较早起来了。

    马栋和刘庆却宿醉未醒,还在高卧不起,呼噜打得响。

    乐和,自国难后全城都成了穷光蛋,治安也混乱凶险,当牢子都招恨很容易遭遇黑手报复,他就不再住自己家了,应担心他安全生活的姐姐的要求,加上孙立关心小舅子也催促了,就搬来孙立这一起生活了。反正灾后城中不缺无主大房子好房子,以孙立的军中地位灾后钱没了却住得更好了,不差地方。

    在调配住房让军将住得好些这一点上,知府吴芝荣不会蠢得不优先照顾孙立这样的本地安全支柱,不升孙立的官,但这种惠而不费的顺水人情是会做来拉拢一把的,也好用人。

    所以,乐和也在孙立这沉睡未起,轮班也是午后的事,不急着起,他自己清楚也永远不用着急起了。

    孙立起来了也不管同事客人和舅子,任他们睡好。

    反正大冬天的军中也没什么事。

    连他这种专管练兵的提辖都懈怠下来间断才去军营操演。马栋他们这些地方高级将领平时只是去军中溜溜。至于都监毛乾也就是刚上任时去军营勤,后面就少了,入冬后就干脆几乎不在军中露面了。

    孙立在乐大娘子伺候下和亲兵吃了早饭,然后坐那消食,脑子里却盘算着去找知府如何说说理再试着解救珍宝兄弟。他有些紧张,怼上官这种事,他是第一次做,以前都是积极听从上官,昨晚由马栋打了气,但今天真要干了仍不免心虚。他不擅长搞这个,显得笨拙。

    若是上阵厮杀,那更凶险不可测,他却反而没这些忧虑,不但不会紧张,反而会兴奋。

    说白了,刨去权欲心上进心重这一点,他就是那种后世官府、公司.......中常见的有本事的实干官,却不精通务虚应酬钻营官斗,在上层领导眼里常常属于没有所谓组织协调管理能力,永远是带头干活背责任的,当不了一把手的——牛马人才。

    孙立这样的人只有在赵岳竭尽全力创立并逐步完善起来的:务实,实干、能力是绝对第一要素,人情关系被严密监督约束惩罚还有民众广泛监督制衡,人尽其才,公平合理周密可行的国家体制与用人机制,以及必然形成的相关积极良好社会氛围的海盗帝国那,才能如鱼得水,尽展所能和抱负,才能在与能力匹配的该得位置上光芒闪耀活得如意得意。

    大宋王朝以文治武不说,整体是浮华只高高在上专门务虚的封建落后国家,在这,孙立再有本事也只能干窝着。

    可惜,孙立很精明,却迷茫在局中心怀痴心妄想,一心想趁着朝廷不得不重视武夫的时代争个出人头地,执迷不悟,结果就不用说了,碰得头破血流是轻的,乱世中命都是问题,偏偏他又确实极有本事,也极自负自己的武力精明构成的能耐。

    在水浒宋江的梁山军事集团中,孙立已经尝到失败的滋味了,枪鞭箭样样了得,有过硬的真本事,骁勇过人,战场意识和敏锐度不一般,擅抓战机,有计谋,至少擅长领方面军打仗,战场实战和指挥的能力至少是八骠骑代表的一流武力中的顶尖水平,就算比不上林冲关胜这样的顶级虎将,更比不上能一挑四个一流大将的变态bug卢俊义,却不会比五虎大将差多少,却被宋江搞成了个区区马军小骠将,不列入天罡,却列入地煞中最重的地勇星,正是用其才而不升其官贬其权。

    宋江本身正是宋代典型的士大夫官僚,尽管他当过的官和社会地位太低只是个品级都没资格入的基层小吏,在士大夫们眼中他什么都不是,但这改变不了其本质。

    宋江也深为忌惮孙立,千方百计压着有效利用。

    孙立不可能在宋江手下混得威风体面.......血战奋斗一场最终仍是一场空,仍只会是什么也得不到。因为他不可能在时代背景是虚华不公宋国的宋江梁山军中得到海盗国那种环境和生存空间。

    孙立知道必须赶紧伸手解救珍宝兄弟,再耽误就晚了,今天必须赶紧去找知府,但心中总是打怯。

    就在他仔细盘算怎么去闹知府时,突然院门轰隆一声巨响,似乎有人在外砸门。他一愣间,就听到有人在院门外乱哄哄叫嚣着什么,似乎来人还不少,随即又是院门轰隆轰隆的连续声音,确实是有人在猛烈撞门......

    孙立不禁大怒:谁这么嚣张,大清早的敢闯到这来砸我家的大门.......

    不用他吩咐,自有亲兵跑去查看。

    孙立在屋子里坐着,冬天屋门关得严实,他自然看不到院门处的情景,却听到亲兵怒骂着开门查看的声音,却又是一声轰隆巨响,无疑院门被外面的人顺势撞开了,一阵杂乱吵吵声涌进来中随即又是哎哟一声叫唤,那是亲兵发怒喝问间却猝不及防被来人凶猛踹倒在地的声音,伴随的还有一阵哄笑声,来者好不凶恶张狂得意.......

    孙立本就心情极糟糕,听到这些,不禁一股怒火直窜头顶,霍然站起来,开门走出来,闪眼间看到来人怕不下三四十个,穿什么的都有,俱都持刀棒,猛一看还以为是群敢来闹事的地痞无赖汉,但打头的两人他却认识,正是本州的正副两捕头,这二人是吴知府从外地调来上任时一并带过来的衙门得力人手,无疑是吴知府的心腹旧人.......难怪这么嚣张。

    孙立不禁疑惑,发生了什么事,这帮污吏敢闹上我家.......却不等他喝问,正捕头先叫唤上了。

    “孙立,你犯的事暴露了,识相的老实束手就擒,省得本官费事,若心怀侥幸敢不老实,休怪本官下手狠辣无情。”

    一听这个,孙立疑惑的心情顿时化为冲天的怒火:什么叫我犯事暴露了?我犯什么事了?

    更让他恼恨敏感听不得的是,还本官?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敢打上门来压我欺我?莫非是看那下贱牢头包吉都能对我张狂压得我束手无策只能吃闷亏不敢吱声,你们这些杂碎瞧到了便宜也想来试试......都当我孙立好欺好戏弄.......

    到了此刻,孙立的武夫勇将脾气终于暴发了,冲动下理智失控,再顾不上顾虑这个那个,顾不上什么程序规矩了,一瞋目瞪眼,二话不说眨眼冲了上去如电就是一巴掌狠抽过去。那嚣张捕头显然没料到孙立敢拒捕还敢打他,以他的能耐也躲闪不及,脸啪一声响亮脆响,被抽得脑袋一歪,脖子都差点儿折了,连身子都抽转了半圈。

    孙立怒火正盛,不是一巴掌就能泄火了事的,怒火未减反而更盛,怒喝:‘你算个什么官?你一个连品级都没资格入的皂吏也敢在本将面前狂妄叫嚣自称本官?“

    怒骂间闪电又是一记狠抽,抽在正捕头另一边脸上,又把捕头的身躯抽得转了回来,这下两半脸都肿了,总算对称了,随即左右开弓又是几记左右狠抽,打得那捕头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剩下惨叫挨打了。

    旁边的副手怒了急眼了,呛啷一声拔刀就想挥刀行凶,不料,孙立一脚踹过去,把他踹出老远去,”你也配在本将面前拔刀动武?你这厮莫非活得太得意昏了头急着想在本将这找死?“

    孙立一动手了,这胆子瞬间也大了,之前的胆怯顾虑全都去了九霄云外了,自信满满,凶猛气势澎湃......虽然没披挂盔甲,就是出行的常服,也手无寸铁,但一怒一凶展示的实力与可怕仍然震得这些往日的地痞恶棍混上的如今的衙役捕快们连连惊恐后退,虽举着尖刀棍棒,这么多人堪称人多势众却就是无一个敢上前,只有人当地痞时就习惯了的嘴上瞎咋唬。

    但,这工夫,正捕头也逮到机会总算逃脱了毒打,急退后数步,退入了部下群中,急拔刀护身,瞪着肿脸眼仇视孙立疯子一样怒喝:”孙立,你敢打本官拒捕?你想造反不成?“

    孙立一听这个顿时火更大了瞋目正想吼什么,这时屋门一响,马栋出来了。

    马栋显然酒劲没过完,仓促起床,脑子也没大清醒。他瞅着院子里的情形,诧异了一下,但随即官威权势就立起来了,沉脸威严喝问:”怎么回事?闹什么?“

    捕头仰仗知府后台,原本对马栋这种老登州系的非知府和都监心腹的军官也没真正的尊敬心,但吃了孙立的教训,总算醒了些脑子,收敛了嚣张......得罪了一个孙立,不能再得罪了马栋,这位可是本州第一将,本城都监之下第一人,军权不小,不是没什么权势的管军提辖官孙立那么可欺.......

    这时,另一屋子休息的刘庆也出来了。

    他出来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脸色阴沉莫测,默默站在那冷眼扫视着现场,旋即目光盯在两捕头身上。

    两捕头一瞧见老登州的军中重将居然都在孙立家这,都不禁一惊,面面相觑后,副捕头代替脸肿得说话不利索的正头子,对马栋表示了一下礼节,心怀警惕却解释道:”非是我等对孙立无礼上门寻事。若无事,就是借给我等个胆子也不会没事找事来这闹事啊。我等是官府差役,是执法守法者,代表的是官府的体面和权威,又不是爱滋事的地痞无赖.......“

    马栋却一瞪眼,不耐烦道:”我管你代表谁不代表谁守法不守法,少特娘的罗嗦。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出了什么事,这得先搞清楚了。

    第155节这事整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出了什么事,这得先搞清楚了。

    可别不清楚情况,一不小心就绞进去招了灾。对老同事讲义气却也不能蒙头瞎讲。

    两捕头是久干这一行的老手了,抛弃嚣张剩下的就是精细得很,察觉了马栋的心思。

    旁观不语的刘庆怕是也是这心思吧?

    这个刘提辖可是个人精,早听说过,今日一见果然更狡诈老滑。

    如此一判断,二人反而有信心有胆气了。

    ”二位将军还有所不知吧?“

    马栋有点怒了,喝声:”屁话。你若是我军中手下敢这么汇报,老子早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了。快说,直说怎么回事。“

    军中和官府中不一样。还有,马栋也是酒未全醒加起床气而暴脾气,当然也是有意如此为之。

    他感觉自己这些老登州在官府这头很没地位,有事,不止是损得孙立,也挑衅到老登州军方的威严利益,这不能答应,绝不能惯着官府的人肆意横行欺压头上来,否则哪还有好日子过,

    必须就机立威,展示一下自己不可侵犯的强硬态度。

    如此毫不客气的一呵斥威胁,捕头果然老实了,利落说清了事情的原委。

    ”什么?杀尽值班牢卒越狱跑了?就昨晚?“

    不止是马栋惊叫失声。刘庆和孙立同样如此。

    两捕头点头确认,但,四只眼睛却都一齐紧盯着孙立的反应。以他们的丰富办案经验,有把握瞧出端倪。

    可是,孙立确实是不知,是真得万分惊讶。两捕头再精明狡诈又能看出什么来。

    ”这孙立......不象有假。莫非这事不是他干的?“

    刘庆终于开口了,”你们怎么就那么认定是孙提辖参与了,敢这么直接打上门来抓捕?“

    正捕头强忍着疼痛难受和心中对孙立的愤恨,道:”死的牢子全是在炕上被窝里睡梦中被人扭断了脖子送命的。悄无声息的几眨眼就干掉了六个人呐,能做到这一点的指定是罕见高手。孙提辖,哼哼,很厉害的。“

    他说着摸摸猪头一样的脸,又恨恨道:”本捕头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也算是有些真本事的,却有备也逃不脱孙提辖的暴力。何况昨晚死的包括节级包吉在内......哼哼,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不是这位孙提辖蓄意报复劫狱,还能有谁有这个本事和动机?“

    推理得貌似很合理。

    但马栋和刘庆听了却反而眼露鄙夷,心更安稳敢掺和了。

    刘庆不动声色又问:”这事是几时发生的?“

    ”这“

    两捕头一犹豫,但在马栋瞪眼似乎也有扑上来行凶的趋势下,只得道:”昨晚九十点钟吧,总之半夜前的事。“(赵岳家发明推广了时钟。十几年了,大宋社会如今已经习惯了用更准确的时钟点说事,不大再用笼统的时辰旧习了)

    刘庆一听是前半夜的事,心中更有数了,却不再吱声。

    马栋却哈地好笑道:”二位可能真有办案本事。可惜呀,昨晚我等在孙将军家吃喝乐呵到后半夜,其间,孙将军也就是去撒泡尿的离眼工夫,一直在啊。有客,主人怎能不陪着呢?莫非你们认为孙将军还会什么分身戏法不成?“

    两捕头都愣了,但转念张嘴又想争辩什么。

    马栋却冷笑一声抢先道:”别提亲兵。孙提辖的四个亲兵昨晚都在忙着帮孙夫人和丫环整治肉食酒菜伺候酒局,到得九点左右,孙夫人去休息了,四人更得担起活来,缺不得,离不得,一直在老子面前忙前忙后的晃。“

    刘庆瞥着捕头惊愕后阴晴不定的脸,阴森森道:”二位不会是以为我和马将军在配合孙将军作戏吧?“

    做伪证这种事,不说罪责多大,马刘肯不肯干,就算真有这猜忌,两捕头也不敢当面露出意思来的。

    这几位老登州可是本地人,很有威望和势力,论武力实力应该是军中第一势力派,毛都监一系都不行,毛都监带来的心腹将佐不少,也是各地来的人马中老部下人数最多的,可惜,将佐全是些会钻营拍马屁的人才,打仗却是废物,若是老登州勾结一起一齐对知府发难.......也不说造反,只要事闹大了......毕竟解珍解宝是冤案,经不住朝廷也审慎过问......

    正捕头眼珠子一转,又道:”就算没孙立和亲兵什么事,那还有个乐和呢。乐和正是孙立的小舅子,而且恰巧是个小牢子,听说长得清秀可人却也是有硬本事而且胆大敢干的。他可绝对有便利条件偷袭包节级他们,放走那对死囚犯。“

    哧——

    马栋笑了,”很不幸。你们又错了。乐和也没机会做案。

    本将傍晚赴宴来时在门口刚好遇到乐和回来。然后,本将手痒,还亲自动手整治肉食,乐和就陪着本将,也一直陪到过半夜酒席结束。也就是有他在唱曲说笑一直相陪,有意思,酒席才能熬到那么晚。孙提辖心情不爽,又是个和我等一样的不会玩的老粗,当主人却是陪不好客人。哈哈.......“

    ”还有哇,最后我们几个都喝大了,是由孙将军的亲兵两个一对扶我和刘提辖回房伺候着睡下的。孙提辖和乐和也是如此回房的,乐和那小子是个灵巧人,却酒量不行。到现在还在房里睡着未醒过酒劲呐。不信?你们可以去查看查看。“

    正说着,乐和出来了,小脸煞白,显然被昨晚的一顿酒祸害得不轻,没精打采的,走路都晃荡.......

    满怀信心和杀气的两捕头傻眼了......这时候想退,孙立火大着呐,岂容他闯进来撒野完屁事没有就悠然退了。

    他一把揪住正捕头的胸口,冷笑一声:”想跑?不在知府大人那把事全说清楚了,休想了事。“

    他想不明白会有谁能如此救走珍宝二人,但暗暗忧虑会是弟弟和顾大嫂干的或策划请高人干的,怕弟弟牵连进去,所以已横下心决定强硬起来,今日干脆彻底把珍宝冤案翻过来,把这事整成吴知府和毛都监也有罪过和麻烦的一团乱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