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药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催更大魔王〕〔帝长歌〕〔我的房分你一半〕〔婚色荡漾:顾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我和超级大佬隐婚〕〔太古龙帝诀〕〔最后一个大魔头〕〔贴身狂医俏总裁〕〔仙御〕〔天才萌宝:爹地,别〕〔未婚美妻超级甜慕〕〔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一往情深,傅少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58节战登州
    ?赵岳自南而来,却进攻东城,正是东城的兵最多。

    计划好的突袭,先对付兵多的一面才最有利达到控城目的。

    入城后转眼就到了东城军营处。一看,果然,守城的都敢偷懒,军营这的更会偷懒。

    因为风雪太大了,本该有灯笼火把或塘火照亮的营门处却没有火光,更没有守门兵在寒风中哆嗦着尽职把门。

    照旧是龙虎先行。

    二将纵身上了栅栏,眨眼时间不到翻进军营,先在里边溜达了一圈,确认里面没人在此时较真还在当班巡逻。并且在营门附近的岗哨房中收拾了困倦正偷睡的几个哨兵,这才打开营门

    自从赵岳家发明了水泥并在宋王朝推广起来,如今的官兵至少是住宿条件不遭罪了。

    东城这的军营,一边是练兵的空地,一边是一排排整齐的砖头水泥平房。营房和居民平房自然不一样,每间都很大,不分隔间,只用柱子做必要的房顶支撑,三面是贯通的火炕,没有木床铺,一间就能睡上百官兵,有两个门,武器就在两门夹的那面墙处,长武器堆依在墙上。腰刀挂在木架上。晚上有一油灯始终亮着,是为方便起夜或紧急行动。若是有事,官兵起床能跑过来取了武器迅速冲出门集合或投入战斗。

    当然,国难叛逃狂潮太大,叛军抢得太狠,造成武器严重短缺,登州军这总共也没多少军刀,长枪也不算多,朝廷也无力调配补足,光要命要紧的边关武器供应就愁得朝廷要死,哪还顾得上内地没事的兵所需。

    再者,对新编的恶棍军也不放心,也不敢全面齐全的配发上武器。

    多是照样能打仗杀人的棍棒。

    这个不缺,现成的。

    因为海盗把叛逃潮卷来的无数长武器都取走了铁件。枪杆刀杆什么的有意全丢下了,如此减少船运压力,也方便宋官府事后有现成的棍棒可利用,能迅速组建起军事力量。以这时代的技术加工能力,想制作合格的武器杆是很费事费工的,要用的木料还有讲究,得是够坚韧笔直的木材,也就得消耗最好最珍贵的树木,就是对植被资源的巨大损耗和肆意破坏。

    为了减少乱砍监伐,赵岳特意提醒军部下令丢下木杆。在西夏等西北以及在辽国也是这么干的,更是为了减少当地的植被破坏。这时代的人根本没有环保概念,就知一味向大自然索取西北和北方的森林植被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了,再为了军事所需大肆破坏,彻底破坏了环境,以后帝国回归再想治理恢复优化自然环境就太困难甚至根本不可能了。

    量变引发质变,毁易建难,可不是说说玩的。

    赵岳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一千来官兵住宿也就十几个房间。

    原来驻军有七八千,如今营房自然富余,但军官为方便管理,是不会照顾官兵太分散住得宽敞,仍集中挤着住

    梁山军用尖刀挑开门栓,钻进屋里,看到官兵们在温暖的火炕上睡得正香,就笑容满面地把武器全悄悄拿走,也不稀的要,都堆到黑暗拐角处的雪堆里。

    这活片刻就完成了。

    但期间碰巧有间屋子里有一个官兵起夜,朦胧中惊觉了梁山悍匪军当即立断,一枪扎死了那官兵阻断了能划破夜空的惊叫声,随即干脆抽醒官兵,把这些沉睡中愤怒不耐烦茫然而醒的家伙喝令都老实闭嘴,乖乖下炕抱上衣服,赤脚光身子到屋外都列队跑步去东城外去。有敢试图反抗或不听指挥的立即杀掉就老实了,上千号恶棍兵哆嗦着奔过城门到了城外原野雪地,害怕遭到这伙狡诈凶残的未知敌人在城外屠杀他们,顾不得光身子的寒冷,个个自觉闭嘴勇敢在雪地中一气奔出离城至少四五里地,感觉安全了,才敢哆嗦着在风雪中摸黑穿戴,然后自然不是回城示警想法参战,而是自然地窜到百姓家恢复快冻僵了的身体顺便当祸害东城的吊桥也立即升起,城门关闭,把东城官兵关到了城外。

    突袭东城轻而易举成功。

    在这果然也找到了五十几匹军马。马不好,但梁山马上将头领和一些亲兵总算有了战马可用。

    按计划,分兵,大部奔去南门接着突袭,剩下的小部分杀向城中,杀死该杀的目标人物,惊跑其他的官僚刁吏报仇心切的珍宝兄弟已经提着心爱的钢叉奔向毛都监家了,龙虎二将不放心,陪着去的

    孙立家。

    此时,孙立却是醒着的,有心事,睡不好,睡了一觉就醒了,睡不着就躺被窝里依着枕头看兵书,实际却是瞅着风声凄厉吓人呼啸朦胧有光的外面发呆,根本看不进去兵书,而且不知怎么的今晚总有不安的感觉,这股莫名其妙的糟糕感觉随着时间流逝和孙立自我开解安慰不但没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了,这让本就精明警惕的他警觉起来莫非是吴知府要搞事,毛都监要玩兵法搞黑夜突袭抓我不备报复我?

    有了这心思,他更睡不着了,出于精细谨慎,索性起来不睡了,并且叫亲兵帮他披挂起来,都做好意外出现的应变准备。恰在这时,他猛然听见了异响。

    似乎月夜中有大队人马在城中奔驰这时候怎么会有兵马调动呢他越发警惕起来,急出了屋子,站在了院子里仔细倾听,这下以他的本事和经验听清了也确认了确实有人马在城中奔行,而且似乎正是奔向他这。

    这一惊非同小可。

    孙立毫不迟疑,立即带亲兵上马,准备战斗。

    他是专门负责练兵的将领,是唯一需要去军营最多最勤的本城将领,有职责需要带来的方便,灾后马匹奇缺,军中寻常军官未必有马可用,但孙立的四个亲兵却都有马。

    当然这也与孙立在本军的特殊地位有关。换个人做管军提辖,身边的亲兵就未必能有这种待遇了。

    孙立带亲兵出了院门,来到大街上,急寻声观瞧,却在宽敞也算笔直的大街上没察觉到扑来的人马,风雪漫天也极大影响了视线,但他能确定他这条大街上空荡荡的无人来往,再仔细倾听,判断是在隔几街道的城中路上,声音的方向也不似杀奔向他这再一想,就算吴知府和毛乾要突袭暗算他也不会蠢得动用骑兵他紧张的心一松,但却疑心越发强烈,弃家带着亲兵寻声追寻而去。

    必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莫非是逃走的那对兄弟又回来寻仇了?却被官兵发现了正追捕不搞清情况,心难安。

    孙立此时感觉到自己的心居然跳得那么激烈,不安的感觉丝毫没因为心一松而削弱,似乎黑暗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能威胁到他的性命让他潜意识紧张这种糟糕的预感还是在上次城中突然暴发兵变叛逃狂潮时才有的唯一一次,想不到这么快又有了第二次

    穿过几条街口,突然那队神秘的人马动静就在附近。

    转过街口一瞧,没有火把,但他能模糊看到一伙人马正向这边迅猛扑来。

    只凭模糊看到的那点影子,孙立就立马能判断出来,这伙人不是本城兵马。

    本城的兵没这么训练有素,更没这么矫健凶悍身手和好兵才有的积极精神气势。隔老远,他就能感觉到一股凶猛煞气,来人绝对是精兵悍将一流,绝不可能是本城哪个将领和家中的亲耳精锐能具备的

    转眼那伙人更近了,似乎是一头猛然从风雪中钻出来的洪荒猛兽妖怪恶蟒,突然就清晰出现在眼前。

    以孙立之能之勇猛一看到这个,也不禁大惊了一下,寒毛都竖起来了。

    他也看清了,来者确实不是本城的兵。

    因为这伙几十人的小队伍都穿着皮甲,还带着朝廷禁军或边军精锐军或高待遇军才配备的那种皮帽子。为首的马上二人还全身铁甲,显然是头领人物,头上的帽子更是精良的毛织套脸的好皮帽子,总之是高级官僚或大将才能配备的。

    而本城的兵,包括都监毛乾的亲卫都没皮甲可享用,只能着国难叛逃潮不稀得卷走的一些木版竹板扎甲,就这种最次的甲也没多少可用,军中普通将士打仗也根本不着甲,并且官府穷得连驻军需要统一的制式军服都配备不起来,只能任各地来的杂编将士有什么穿什么的胡乱穿凑合着。

    外地来的太多正经将领在当地突然暴发的叛逃潮中猝不及防仓皇出逃,武器在手护身冲出城去避难,老婆孩子钱财都丢下了,麻烦耽误逃命时间的盔甲什么的更是顾不上穿了,都成了叛逃军的收获,如今换到此地当将官也就无铁甲可用,也无皮甲,只能用以前精锐官兵才穿的大宋特有的精良纸甲甚至扎甲凑合着。

    毛乾那熊玩艺就是这么在国难中狼狈的,也是这么狼狈在此当都监的,堂堂都监居然没铁甲可穿,也不嫌太丢人,也有脸傲慢称本都到处得瑟。

    当然,那狗官也不会打仗,不擅上阵厮杀,或许认为自己也不需要着铁甲,不感觉丢人现眼。

    孙立和马栋等老登州有铁甲在身,孙立的亲兵如今也仍有皮甲穿,却是日夜防备海盗北上突袭应变及时的结果。

    “你们是什么人?敢在登州城出没?”

    孙立当道提气枪指来者大喝。

    这伙神秘人中为首二人,一个提长柄大斧,一个使一对大锤,俱都是满身的威风煞气,正是奉命带小队入城中办事的黑煞蟒王伯超以及关系最铁的花斑蟒皇甫雄。

    二愣子王伯超显然没料到能碰上孙立,但他事先听赵岳叮嘱过此时一瞅马上之将提枪腕悬钢鞭——区分孙立最明确的标志,不用仔细看模样也知道巧遇上了不能杀死的病尉迟。

    这二愣子听赵岳特意提过孙立武艺高强并且在言语中不无称赞之意,赵岳还特意要求参战将士都得小心孙立。此时他不惧反而亢奋了,也不吱声,一催马就冲了上去。大斧子抡圆了就剁

    这么好的高手对手岂能不试试斤两过瘾斗一斗

    孙立一瞅来势,心顿时也一提,枪比思想反应快,本能般已如电刺出,直扎咽喉。

    王伯超骇然一惊,瞳孔都缩成了针鼻,回斧头招架来不及了,情急一甩斧柄,当一声险之又险总算及时把枪磕了出去。

    好快好毒辣的枪!

    二愣子胆子那么大也吓出一身冷汗来。

    好在他如今也不是白给的,原来的本事算不得多高多强,但在军中出生长大,武艺根基打得好,已经是员悍将,上了梁山认识到不足,自己这点能耐还差得太远,更是勤奋苦练,又能得赵岳提点,终于成长为一流战将,又整天和弟兄们练和强者打,有孟福通这样的超一流高手能磨他,经历了太多凶险比斗,身手之敏捷和厮杀应变本事更是提了一大截,如今这才能逃过孙立这闪电一枪,否则按他以前的能耐,这一枪就能挑他落马以后的世界就没他王二愣子什么事了。

    侥幸不死,王伯超也不浮躁不狂了,打起十二分精神更凶猛迎战。

    孙立遗憾没一枪得手,但也不气馁,不惧对手人多势众,抖擞精神二马盘旋恶斗。

    激战十几招后,王伯超更惊骇小心了。

    孙立也不禁暗皱眉头,对手力量不凡勇猛过人似乎疯狂不怕死不说,武艺也颇有精妙处,好几次突然暴出让他也惊骇稀奇的玄妙凌厉杀招,也就是他孙立,若换个身手稍差点的,怕是已经分尸落马了。这疯子怕是没有超一流的资质却有斩超一流高手的武技潜力,必是罕见的名师教导的

    皇甫雄在旁边稍观战了会就瞧出来了,这个孙立果然有唐初名将尉迟恭之勇,其枪法之可怕似乎有似曾相识的微妙感觉,自己的小兄弟怕不是对手。

    当然有这感觉了。

    赵岳指点过他们这些梁山将领。孙立和弟弟孙新也从珍宝兄弟那直接间接学到了些赵岳直接间接曾指点过的东西。可以说孙立也算赵岳的徒弟。孙立如今能有肯定的超一流本事,正是赵岳间接造成成全他的。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