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狂医〕〔日娱之花未眠〕〔蓝脑世界〕〔超级海岛大亨〕〔那一抹醉人的红〕〔至尊不朽系统〕〔侯府小哑女〕〔赘婿修真在都市〕〔重生八五,霸道军〕〔元阳道君〕〔封神之灶王爷奋斗〕〔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史上最难开启系统〕〔微尘传〕〔盖世群英〕〔他走在人间〕〔婚后相爱:总裁太〕〔情深入骨,傅少的〕〔影后来袭:国民女〕〔前妻太动人,复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66节蛮子的规则
    天才壹秒記住『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未正经打呢就死了个骑兵前部重将,而且是在数十丈外被一标枪勾魂,金军之强之猛,渤海军惊恐一阵哗然。

    但战场上越惊恐慌乱只会越倒霉。

    随即就是无数标枪带着渗人的呼啸射来,这回金军杂胡骑兵跟得很及时渤海骑兵又是一片落马的

    开战到现在,渤海军居然始终保持军阵坚守原地不动,骑兵没有立即灵活出击争取最快拉近己方能攻击到对手的距离,也没有赶紧争取扭转逆风的被动似乎不知道赶紧让马跑起来形成骑兵最重要的冲击力,任对手逼来逐步加强这种优势,居然就死等着站在那依靠所谓的兵多密集军阵优势迎接猛烈冲击渤海军将领们嘴上狂傲自信叫嚣不怕金军,骨子里畏惧胆怯之极,暴露无遗。当然,暴露的并不止是领导层的怕死胆怯,渤海军将士也一样,轻狂鼓起的皮一打就破

    最重要的是暴露了渤海人根本不会打仗,至少是不精通到了这时候了还在依仗战术计划抱着幻想

    他们相信以己方善战精锐的绝对兵力优势,等到和金军这点兵力一陷入近战纠缠,六七个打一个,就是只凭人堆也能堆死金军。好汉也难敌四手啊女真人又没长三头六臂。

    金军骑兵几转眼就投完了所带的几枝标枪,杀得渤海人刚刚进入射程能有的还击力崩溃大半,没死伤的幸运渤海骑兵也一阵混乱金军杂胡们也暴发了信心骁勇,士气更盛,随即在带队金将指挥下亮出了近战武器,猛提马速,边跑边迅速由散开面的队形汇聚成几个锥形破阵式,咆哮怒吼着一头撞进了渤海军阵

    山顶上的杨沂中惊愕看到金军杂胡们的武器:很少有弯刀什么的正经武器。

    杂胡们穷得配不起正经铁武器,也没那个制造能力,当然也是辽国长期控制限制的结果。女真也穷了,没多余的武器能配给加盟者,就算有也不会配给,得防止这些刚归附的家伙得了便宜胃口更大有更好使的武器而反噬女真,要配给也得是按金国严酷的战功奖励制度奖励有功杂胡,并以此示恩拉拢杂胡中的勇士绝大多数蛮子挥舞的是蛮子特有的狼牙棒,就是一头格外粗大沉重的木棍,粗头上装着狼牙、骨锥、破铁钉什么的。有的干脆就是纯木头,充当狼牙棒头的那头就是削短削尖了的树杈,少的有三四个鸭蛋粗甚至更粗的锋利枝杈,多的有七八个枝杈,鹿角一样却不可笑,照样威力非凡甚至是恐怖,是杀人利器,打得渤海骑兵挥舞刀枪甚至眼花不知该怎么抵挡,脑袋中一家伙就得死,身上抽一家伙,骨裂内脏受创,被树杈随便挂上一下,在强劲马力冲击中就得挂下马千马冲杀践踏中,落马的后果就不用说了。

    杂胡们连武器尚且如此原始缺铁,铁甲这种复杂高级货就更不可能大量配备了,那需要极富有并且有先进文明的双重因素打底共同构成的足够大而强的势力才有能力给军队形成规模化铁甲配置。

    军事装备从来都是和综合国力紧密相联的。穷国穷组织势力,白给他个航母、b2轰炸机,他也用不起。

    以宋国这时代的最先进技术、物质基础和汉人的心灵手巧及勤劳,要制作一件合格的铁甲,往往也需要数个工匠好手一起耗费数月甚至半年以上时间。以宋国之富,辽国之强大,仅仅给本国最精锐军队穿上铁甲也配备不起。

    宋国的镇国之军——西军,绝大多数将士能混上竹片木片绳子简单所制的扎甲穿就不错了,通常只能是就穿着军服衣衫上战场,更好的纸甲皮甲就不是一般将士能指望大量配备的,纸甲名纸不是纸,防御力比皮甲还好,是宋国特别发明的,好使但制造工艺复杂困难。而皮甲,那是游牧民族的优势,宋国缺制甲皮子,所以才费心创造发明了纸甲来弥补。更不用说铁甲了。一般的将校军官也没资格穿铁甲,除非是身份或战斗力作用特殊原因由领导特赐

    象电视剧中演的那样人山人海全部盔甲彩绸威武漂亮,在历史上的现实中是不可能的事。能装配起那样的军队,那早就横扫全世界了,还用父子兄弟什么的窝在一地疯狂相残争那点权势富贵,哪里不能征服奴役着踩在脚下?

    历史上的岳飞拥有十万精锐大军,以南宋大半国力支撑,他竭尽全力也只不过装配了全铁甲八百精锐骑兵清太祖努尔哈赤最初拥有了十八副铁甲就能拉起一个政权,最终灭了明朝,占领祸害起中原文明。可见

    至于文明粗糙的辽国,皮甲是优势,铁甲,那是有身份的人或少部分战斗力突出的勇士人才精锐才有的。

    至于杂胡,除了贵族老爷、武力头领为体面需要,有皮做甲也不做的,谁费那奢侈工夫,全是皮毛衣服,既是衣服也是皮甲,保暖遮羞、战斗两不误,说开打立马就能随地投入战斗,不用还得特意回家换上皮甲。草原或原始森林或海岛野地,到处是强盗,到处是凶险,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争斗,也没那工夫还特意跑回去装备好盔甲准备好战斗,就地就得和野兽和敌人搏命否则人早死了,还回去换个屁的皮甲武装迎接战斗。

    这是残酷凶险现实生活自然而然形成的军备模式,并非只因文明落后和野蛮不讲究。

    眼前的金军就是这样。

    杂胡们或骑兵或步兵,除了带队的体面老爷、头领,都是穿着肮脏油腻破烂的皮毛衣服粗烂皮靴子在冲杀,远远看去就是一群人形直立奔行的野兽军团,其实不用武器杀敌,只散发的那股子能熏死人的膻腥恶臭味怕是就能呛死正迎风的渤海军,尽管渤海人也习惯了肮脏,干净不到哪去。

    杂胡们打亢奋了,野性大发,也可能是跑热了,为了身手更灵活攻击更方便,杀抢得更快,太多胡子干脆扯开皮衣露出一半膀子,在零下数度的寒风雪地中也不怕冷,充分展示了蛮子本性上的凶悍狂野放荡不羁,也是想显示勇猛不怕死吓唬敌人,在飞溅迷漫的雪地中咆哮怒吼猛冲大杀而来,状如疯魔,那情景更象是一群噬血暴走的妖魔兽人来到人间屠杀作恶,更渗人心魄,吓得见惯了野蛮,自己却只是耕种放牧奴隶并不那么狂野的渤海军更加惊恐大叫,越发惊惧混乱

    渤海人依仗的所谓密集军阵,军心一怯,这一乱顿时就成了纸糊的,而且是漏洞百出纸糊的,被金军形成的数把高速“尖刀”轻易撕开了防御,静止的骑兵哪抗得住狂奔而来的骑兵对手,撞得人仰马翻,转眼前部就溃不成军,被对手的武器在高速中随便一带一碰就非死即伤纷纷无奈落马饮恨。混杂的惊叫惨叫声嘈杂一片片,渤海军更惊恐了,两翼军阵线越发松散脆弱,任渤海将领惊极怒极怎么焦虑呼喝指挥骑兵部下也无法有效组织起防御挡一挡金军的肆意冲撞杀入。

    女真人心里瞧不起的苟且自私刁钻懦弱本军杂胡骑兵也能轻而易举杀入渤海军骑兵中纵横狂砍大杀鲜明演示了一头狮子领导的绵羊群即使不能变成狮子群也至少能变成狂暴好斗的公牛群。

    两千渤海骑兵以逸待劳,对付在雪地中费尽跋涉了十里来到这的一千并不那么骁勇善战的乞丐杂胡骑兵,却没显示任何预想的那种优势便宜,刀枪齐备,武器更好,体力更充沛,原本也信心十足到狂傲,却被杂胡的简陋改装木棍打得一片片落马,死伤惨重,鲜血一片片染红了本是白茫茫的洁净雪地

    紧跟在骑兵后面狂奔来的步兵杂胡,原来也是来抢马的,发狂野兽般吐着腥臭唾沫星子,龇着大黄牙狂吼大叫,挥舞大棒残暴飞快追杀光了零散残存得不成样子正惊恐四散而逃只知东躲西藏的渤海前阵那点刀盾兵弓箭兵,抢了渤海人的武器占为己有,扔了打破烂了的木棍,挥得手的刀枪盾弓跟着前进的骑兵,一个个一瞅见有渤海骑兵落马就狂吼着立即扑上去补杀一记抢武器争抢着翻身上马,顿时就成了骑兵,猛策马加速,随着前驱部队狂叫着一起冲撞向渤海军深处

    山顶上的杨沂中咝咝的倒吸着冷气:渤海军精心准备的严整左右两翼各两万兵马,就这么着就被区区三千金军杂牌兵击溃了?

    赵岳眼神变得幽深,却不这么看。

    没那么简单金军就胜利了。

    他清楚:渤海人也是北方残酷恶劣生活条件逼出来的野蛮种族,虽然很多人也是种地的农夫,却和宋国的耕种农民大不同,只为了保住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独立自由生活,逼红眼了,他们也会象当初造反辽国一样再奋勇拼命一把的。

    他感觉,

    金军主将完颜翰鲁和完颜阇母,用这么少的杂胡兵力破渤海军两翼,不是自信,也不仅仅是出于兵力少和战术的客观需要不得不如此,这两家伙对这些杂胡指定是没安什么好心。

    任杂胡去抢去占有了金国如今最重视的战马资源,任这些杂胡去占有了渤海人的武器财产强大起来这是为了鼓舞起杂胡的贪婪有作战动力,也是以此显示女真人的公平与大度。

    你看,我女真人并不是好处都自己得自己霸占着,我女真人不吃独食,立国是为了与辽国统治下的苦难大家获取自由和尊严并共享利益,有好处和获利机会,会分给你们杂胡,只要你能奋勇作战,能有本事抢到,(还得有命活下来能保住抢到的一切,有命享受)。以此感化、分化、拉拢人心。

    这也是蛮子的规则。

    落后的文明、恶劣到残酷的生存条件、困窘艰难的生活一切都天然迫使蛮子们极度务实。来不得半点虚的。

    想让别人服你听你的,愿意主动为你卖命,就得实实在在拿出足够的利益给人分享。必须遵守利益规则,必须这么做。光靠强大武力震慑和强行驱使是不行的。那样能便宜一时却会结下越来越深的仇怨,最终形成不可控制的内患。

    你若是象有条件玩虚的宋国统治者或那些可笑的读书人那样说什么国家民族大义、个人要重视的气节、节操、丰功伟绩志向功勋青史留名习惯拿道德绑架说事和驱使人,虚虚承诺什么封官许愿给功名富贵,热衷用嘴忽悠人效劳,心里却舍不得付出实利,准备利用完了事后翻脸不肯真给,只怕一开口,蛮子就会毫不客气地啐你一脸。哪凉快,你死哪去

    完颜翰鲁、完颜阇母这一手,或者说是女真人这一手,显然好使,带动和激励得杂胡奋勇厮杀不那么怕死不肯为女真这样的非本族真卖命了。

    这时代的杂胡也确实不行,一如既往的刁钻狡猾自私愚昧残暴,却并不有往日的勇猛善战,而且极不团结。否则随便哪一个草原大族也能组织起比小小女真族人口数量、兵力战马武器财富等等强大得多的争霸优势。哪还轮得到最贫贱困苦落后的小小女真人有机会雄起并肆意统治欺压无数杂胡部落称雄百年。这时代的杂胡,包括契丹人似乎全得了软骨病

    金国杂胡部落眼下面临的饥饿困苦也逼得参战杂胡兵不得不服从女真指挥奋勇一战。

    只有打胜了,抢到手了,更重要的是立功可以受奖了,才能为自己家和部落赢得极需要的粮食布匹衣服食盐锅碗等一切紧缺生存物资。否则就得在被讥笑和冷漠无视中背负耻辱和更可怕的饥寒交迫

    赵岳感觉,金军主将心里根本不顾这些杂胡死活,而且本意就是诱惑和鼓动这些杂胡去拼命也是去送死,是在变相削弱这些部落的杂胡势力,也可以好听的说是在优胜劣汰杂胡。渤海人肯定会红眼拼命一把,而且有绝对的粮草供给和兵力优势甚至武器装备也有充分的优势。区区三千并不那么骁勇善战的杂胡军,面对数倍优势的对手搏命一击围攻,就算能胜也是惨胜,怕是没几个人能活下来。而死人是没法占有和享受战马等一切战利品的。最终还是得回到女真人的手里。

    金国是强者的金国。弱者是没资格分享金国好处的。

    女真人不止如此残忍对杂胡异族,对本族人也一样。

    事实也和赵岳预感的一样。

    渤海两翼军虽然被金军冲击和惊吓得不轻,包括后面的近两万步兵在内,军阵生生被金军骑兵狂猛一气杀穿了,并且撕裂成数块,但幸存的约摸七八百骑兵和庞大步兵群在惊悚后也红了眼,在将领的疯狂怒吼驱使指挥下开始玩命反扑了。骑兵们奋勇纠缠阻碍金军各队骑兵的奔腾路。雪地也严重防碍了骑兵迅速加速和快跑。金骑失去了战马狂奔加速形成的冲击优势,速度一慢了,转眼就一队队陷入了人山人海的包围中,战马一跑不起来了,失去了灵活机动,骑兵就不是优势了,而是在马上显眼被动的靶子,尽管因为随来的步兵抢了渤海军的大量战马成为骑兵,金军骑兵此前也死伤不少,实际此时却更多了,至少有两千骑,但陷入了渤海步兵挥舞长枪的疯狂围攻报复中,这回轮到金军被动而仓皇

    手机用户请浏览 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