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神教主〕〔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我的爷爷是至尊〕〔妖怪调查局〕〔农门娇娘来种田〕〔神罚鬼门关〕〔黎少你命里缺我〕〔舰娘世界的故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仙界丐帮〕〔名门公子:四少独〕〔大宋男儿〕〔病宋〕〔你是明珠,莫蒙尘〕〔与他有关的日子〕〔末日生存大师〕〔英雄联盟宇宙服务〕〔三国之老师在此〕〔洛杉矶之王〕〔终极小飞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80节五凶神
    武松心情倍好,“归家”心切,自沧北一路南下专抄近路。

    到了宋国此时,整个社会的社会治安只是表面恢复了稳定有序祥和,统治秩序看着正常,其实到处人心浮动莫测,到处暗藏着怨愤、不满、焦虑不安茫然、贪婪和凶机,单身在外穿州过府已经是件很危险的事。

    不说各地的官兵、衙役、乡兵、村长、保长、酒店.......多是凶强有力的坏蛋充当的或霸占经营的,行为常常形同匪徒,还是披着各种合法外衣的官匪,就是普通人中也有太多人明面是守法良民甚至一眼看去是老实巴交堪称淳朴憨厚的老农老妇,实则随时也可能化为谋财害命的凶残歹徒......

    社会巨变太猛烈,太意外了,对人心的冲击太大了,宋王朝的统治力虚弱不堪,前途未卜,宋国和宋人的未来不知会怎样,人心猛烈失衡,必然变得凶狠刁钻冷酷自私.......唯利是图。

    儒教政权为了长久稳定享受统治特权而拼命愚民,历来强调非依赖良好公平的国家体制法制治国而着重靠所谓儒家道德教化形成的民风民俗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论调和有效性,已经事实上彻底崩溃了,清晰证明了靠道德体系对人心的约束力保障社会阳光稳定,作用是多么低多么不靠谱......

    天下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什么都敢干,或为了夺取别人的利益,什么都想抓机会试试,杀人放火不算什么,只要玩得高明无人知........残酷的现实也逼得人不得不自私凶狠,否则别说趁着国家动荡控制无力的机会抢到无主的财产翻身当地主当老板......就是原有的财产和生活保障也极可能被凶强者抢走而失去一切,甚至命都难保......民间就出现一种矛盾的奇怪现象:越发冷漠自顾自的一盘散沙,同时却又奇怪的高度团结。

    当然是对外时高度团结。

    不依靠集体的力量对抗外侵就无法保证个体的权益,也无力有效大抢外人的利益获得更多,个体的力量太渺小了。这时候的宋国已经不是所谓孔圣提倡的“孝悌伦常高于一切,纵然是罪恶也应该亲亲相隐才对”,是进一步提升的本村本地本集体的罪恶相隐。只论是不是“自己人”,不管是非对错是不是非法.......以前也是这样,但只是相对理性有限度的,对罪恶一般不敢随便相隐,如今却是彻底放纵开了,全社会公开化了......杀了你,抢了你,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是外人,而凶手是我“自己人”,那就得保,你死不死冤枉不冤枉的,与我无关,是你该死该倒霉.......

    没有外敌时,必然就会内斗。家族与家族之间,甚至家庭内部之间为利益或口嘴红眼相互下狠手,闹出人命来也未必需要担心,这时代讲究民不告,官不究。尤其是如今,官府哪有心思搭理民间这种小事.....必然越发一盘散沙。

    行路难,路途太凶险,有人为的一面,还有野兽威胁的一面。人少了,地盘收缩了,野兽就自由了......

    这时期只有势力大的家庭或组织团体以团队形式才有能力在国难后重新开始远行贩运经商.......当然利润也更大......

    社会不安全,到处可能是坏人,武松当初和兄长返乡时就已经经历过了知道了。

    但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武松不怕路途凶险。

    当初他能护着哥哥数百里跋涉安全返乡,能逃避官府追捕专走偏僻小路独自千里迢迢逃到沧州,如今他有一对趁手的宝刀在手,经历了战场厮杀和各种社会磨砺,有了更多自保经验和实力,那就更不怕一个人在外流浪了。

    这一路南下他也必然遇到些波折,但他的高大雄壮威风,一看就不是好欺负的,这为他减少了不少麻烦,有依仗各种势力的不开眼的家伙就是敢弄一弄武松,夺马,敲诈甚至直接强夺了钱财,也被武松反弄了.......有黑店黑村黑农家什么的玩阴的,下药......武松也够机警聪明敏锐,总能逃过算计,反教训反杀反抢之.......他不必再担心犯罪,遇恶尽可放手而为,事完拍屁股快马走人就行了,以这时候的官府的能力和职责心,哪会管一般的民间这种小事,想管又哪查去。

    即使是在先进的科技时代,警察也最头疼过路犯作案,何况是什么都落后的不行的古代。只能悬案挂起来不了了之。

    路途凶险并没有影响武松的心情。

    这一日他照常抄近路走的山道,突然路边树林间跳出四个蒙面大汉,一个持剑,三个持刀,制式军刀。

    武松一勒马,就听持剑的那位粗声大气高声喝道:“打劫。不想死就乖乖留下马匹财物。”

    武松乐了。

    这一路,他遇到各种凶险波折却还是第一次遇到强盗打劫的。

    话说当初他逃往沧州避难时也从这走过,这山很险恶,叫狼嗥山,从名字可知此山的野兽情况,只野狼就很多。在过去,大宋人口多得似乎到处拥挤时,野兽都缩在深山里,不会轻易涉足人类生活区,威胁很小,这里周围十几里内也极少人烟,至多是职业猎户人家,如今这就更没人了。

    上次无知的经过这一带,他由南向北走了不下三十里也没看到一个人影,即使是在山下曾经的官道大路上走也遇到了几只狼想吃掉他,也幸好是遇到了狼,否则武松得饿倒在这一带.......哨棒随手打死了两只,吓跑了其它几只,从恩师周侗那得的随身尖刀剥皮、烧烤,这才吃饱了,并有多余的烤肉当干粮支撑着走出这一带。想不到这次居然能有强盗........

    这就有意思了。这四个家伙必定不是一般人,否则没可能活在这里,敢到这盘踞,早成了狼粪了。

    武松机警地打量着四人。

    嗯,果然不是一般人,只这身板就一个个全是雄壮过人的,起码是不缺把子力气的。看他们的站姿也必定是习武的,而且似乎还是四人构成的一个阵式。看我高大凶猛,害怕我厉害,想合击呀?

    再瞅瞅三口军刀和制式军官剑。这四个家伙莫非是附近官府犯事叛逃的官兵和将官?

    这极有可能啊。尽管穿得都是寻常百姓服饰,不是军服。但这说明不了什么。未必不是避罪的伪装........

    四个大汉见威胁喝斥了后,马上这汉子却只管打量他们,一声不吭,显然也没有丝毫受惊和惧怕之意。他们顿时怒了,很没面子。

    一个拿军刀的刀指武松怒喝道:“你这家伙,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善类。道,咳,老子本不想杀伤人命,现在却是留你不得了。”

    武松却听出点意思来,一笑,问:“四位好汉这话就奇怪了。俺怎么就不是好人了?俺长得大,长得威武,这就是错?就必定是坏蛋?”

    持剑的冷哼一声道:“看看你穿着,看看你居然有马骑,你是有钱有势的人啊。如今这世道,还能有钱有势的岂会是什么好人?这世道还有富裕体面的好人吗?”

    另一个持刀的大汉跟着怒喝:“不依仗官府作恶,不杀人抢劫行凶,你会有马骑?能穿得这么人五人六的周正体面?你只看看你脚上的靴子,虽然旧了不那么晃眼引人注意了,可,那是官老爷和过去的豪商们才能穿得起的。你这家伙看着就不是官老爷,更不可能是富商,只能是凶徒。你能有如今的体面,说不得你害过多少人呢。”

    最后一个没吱声的这时候也愤怒道:“三哥说得好。我看这家伙肯定手上有不少人命,依仗凶强有力害死很多人。”

    这四人的质疑也不能说是逻辑有错。

    现在的大宋社会确实是这样。如今的凶强有力者,即使身上没背负人命,也必定夺人利益害过人。

    武松知道自己身上的血腥煞气被这四个家伙看出来了,但没法解释说了是杀异族外敌金军形成的,也没必要解释。

    他感觉这四个家伙很有趣,就想逗逗他们:“哈哈,你们骂我是坏蛋,该杀。那是说你们是好人了啰,是正义的?那你们还当强盗在这打劫?”

    四个大汉一听这个,不是尴尬没词,却是更怒了。

    持剑者怒吼道:“俺们当强盗,还不是你们这些勾结官府的坏蛋害得逼得没办法了。”

    第180节五凶神-->>(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持剑者怒吼道:“俺们当强盗,还不是你们这些勾结官府的坏蛋害得逼得没办法了。”

    其他三个也跟着怒目圆睁,似乎激动得不行,咬牙切齿,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武松更有兴趣了,避开关于他自己的这个纠缠不清的问题,笑哈哈反问到:“你们说这世道已经没有有钱有势的人是好人了,那我倒想问问你,沧北大帅,也就是沧赵家那位文成侯,他至少是有势的,他难道也不是什么好人?”

    “............”

    这一问,这四个大汉一时没了词。

    若不是朝廷的官府中的人出于政治什么原因,或是和沧赵家族有利益争端有仇的,一般人,就算没良心,他也不好随意否定沧赵家族和文成侯,除非他根本不要脸了,只想拿着不要脸当武器谋利耍威风........大宋人吃的粮食蔬菜瓜果都有沧赵家族不可磨灭的贡献。就算不把沧赵家族当回事,也不认可沧赵的贡献与为人,稍正常的人也只会是在心里不以为然,嘴上是不会随便说出来了。否则,说出来,否定和攻击沧赵家族不要紧,沧赵家远着呐,听不到也管不到这,可是,周围的人会心中有想法,感觉这人不是玩艺,心够黑的够无良的,自己可得小心着点防着。人心自有一杆称啊。

    四个大汉即使是当强盗在这寥无人烟的山野中行凶打劫,却也没信口胡柴否定甚至辱骂沧赵家族,这似乎意味着什么。武松心中原本有的一股杀机减弱了点,笑着再次仔细打量四人。

    四个大汉显然被武松的笑和打量毛了。

    持剑者有点恼羞成怒道:“你是你。扯什么沧赵文成侯?沧赵家的人在远方呢,是不是好人与你这凶汉有屁关系。”

    一持刀的怒喝:“兄弟们,这贼汉外表粗豪却是个狡猾的,能说会道。咱们别上了他的当。”

    另一个则一挥刀凶狠道:“和他费什么话啊。咱们是强盗,赶紧收拾了他就完事了。”

    “对,咱们还等钱买衣食呢。光这马就能值不少钱。”

    吼声间,四个家伙一齐包抄逼迫上来。

    “怎么?你们这样的正义英雄好汉还想以四打一欺负我一个?”

    武松说着跳下马,没取马包中暗藏的宝刀,只拎着手中的哨棒做好了迎战准备。

    他有自信只凭这条哨棒和拳脚就能收拾了这四个可能很厉害的大汉。

    这是战场杀出来的自信。

    武松的轻蔑挑衅和嘲讽让四个大汉越发恼怒。

    持剑这位显然是四人中为首的,大喝一声:“收拾你这徒有其表的恶汉还用得着俺们四兄弟一块上。贫,嗯,本神爷一人就能几下宰了你。”

    说着已抢步上前,唰,一剑如电直奔武松前心,沉稳坚定又刁钻狠辣,只这一手就露出是正统剑术练家子,不是阿猫阿狗随便胡乱练的,也不是半路出家练的,没有至少十几年功夫不可能达到这程度。

    武松一棒挡开了,并没就势还击,而是盯扫着四人笑道:“这一剑有点意思。你们是哪个山野门派同门师兄弟的吧?曾经当过官兵?”

    “你好奇心还挺强。少费话。受死吧。”

    剑客挥剑一记切削仍没中,紧跟着又是一招反挑........

    斗了十几招,武松就判断出来了,这不是军中武艺,必是江湖流派的。这点见识和眼力他是有的,因为恩师周侗曾经向他讲过不少这方面的知识与区别,而且他在沧北军中待过,越发了解军中剑法和江湖剑法之间的区别。

    军中一切武艺都只追求个横冲直撞凶猛杀伤、招式简单有效利于构成军阵。

    江湖则不同,讲究腾挪辗转花巧取巧,利于游走单打独斗.......

    此人剑法不一般,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细一体味,明白了:这汉子力量过人,本是习武优势,但用剑就差劲了。春秋战国秦汉时期,武器首重剑,战阵之上讲究劈砍,又是青铜为主材料的,所以剑一般是重剑,不易折断。可现在打仗的主要武器是刀,是更坚硬的铁,剑成了装饰品轻剑或江湖人惯用的武器,剑法也变了,讲究剑走轻灵。这汉子力大适合用重武器或刀,资质悟性也不适合用剑。他使不出剑的轻灵,对付一般人没问题,可对上好手就白瞎了这套不一般的剑术。

    武松立即舞棒硬打硬撞。

    那剑手顿时就坐拉了了,手中轻剑既不能硬劈硬砍,又发挥不出足够的轻灵,空有力量,只几下子就被武松一棒子扫在胸口,打得跌了出去........

    其他三汉子一惊,大怒,不约而同一齐猛扑了上来,下手凶狠,但斗了片刻,感觉又不对了。

    这三个不缺力气的家伙用沉重军中单手刀能充分发挥出劈砍的威力,但却总下意识或习惯性用的是剑的招式,反挑,反削......都是剑这种双刃武器才有的杀伤方式,应该是以前练剑用剑的,刚改用刀不久,还没习惯怎么用刀,如此,力量再刚猛强大,在武松这层次的高手眼里也是破绽百出,识破后,腿踢棒打,不几下子就把三人全打倒在地。

    四个汉子羞恼不服气,又摆出了那个似乎是阵式的方式,一齐扑上来,从四个方位围攻,配合娴熟默契,确有玄妙,也确实威力大增。但这照样没鸟用,仍然片刻就打躺下了。硬实力才是根本。

    如此三番,四个汉子傻眼了,想打,打不下去了,想退,显然也是妄想,至少是不能四个人全成功抽身而退,显然彼此感情很深,都不愿意丢弃伙伴自己逃。无论是武功还是感情,果然是同属一门的关系亲密师兄弟关系。

    武松也不杀他们,也没羞辱他们,只是收棒笑道:“你们是道士吧?”

    “为什么要当强盗呢?就算你们遭受过不公甚至是官府迫害,杀了官兵衙役什么的,犯了重罪潜逃,也不至于沦落到在这个凶险也没生活来路的山野打劫艰难活着啊。”

    四个汉子原本在翻白眼,想大喊:想杀就杀。老子不怕死。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什么的,后面就变成沮丧无语.......

    武松道:”我看你们不是坏人,至少不算是良心泯灭的不可原谅大恶,又有本事,至少有非凡的勇力。无处可去,可以去沧北投军,或是去投水泊梁山。梁山泊离这没多远,很方便去。你们是有本事的道士,去了梁山也肯定能收留。难道你们不喜欢沧赵家的人?或者是不知道沧赵家在积蓄力量准备应对外敌入侵正需要象你们这样的强者?“

    这话,四个汉子无疑是听进去了而且心动了。

    使剑的迟疑了一下道:”你又是什么人?你在套我们话?还是确信那梁山小霸王会收留我们这些只会念经的道士?梁山没地种吧?俺们除了有把子力气会种点地,别的什么也不会。沧赵家族也穷了,没钱粮白养活我们这样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