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嫁胭脂碎〕〔绝品校花保镖〕〔重生80医世学霸女〕〔鲜妻撩人:寒少放〕〔她有一间时空小屋〕〔爱的纠结方程〕〔世蹉跎兮自逍遥〕〔丁毅〕〔位面仙踪〕〔1627崛起南海〕〔快穿之替你如愿〕〔三国未来道路〕〔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巫女的契约魔法师〕〔灵气时代的刺客〕〔赘婿震武林〕〔书生成圣〕〔雪狼出击〕〔胜天传奇〕〔天地战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81节偏向虎山行
    “这就是附近的人所说的景阳岗了?翻过它就能到了阳谷见到哥哥了。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武松精神抖擞策马上山,可一走才知道这山岗看着不高大险恶,很寻常,却很不好走,不但植被茂密藤蔓纠缠造成难行,而且时不时有陡坎高岩山沟断了上山路,下马牵着走也只能在山里盲目寻路,转来转去路那个长,好不容易才爬到半山坡,往下一看真不高可上来就是那么难那么费时间。马走得坎坷艰难,不断打着响鼻。武松走得急,心也急,这临四月天了,山中气温还很阴冷,他却走出了一身汗,被头顶上临中午的灿烂大太阳一照顿时口干舌燥......

    强耐烦燥又向上走了片刻,突然一处茅草木屋山居在山丘树林中露出一角。武松还意外看到了枭枭炊烟。

    “这里居然还有人家?“

    去年一场人口大流失和大洗劫,往日有各种财势依仗而狷狂作恶的山村恶霸地主被积怨已久又不乏凶野的村民猎户愤起杀抢光了,侥幸活命的和山民也都跑光了,不是投了海盗国就是离开了山村去了山外好地方抢占各种无主财产,在往日的繁华地当地主、老板了。

    另一种居住山野的主力,僧道。

    僧,朝廷灭佛运动,都集中到了沧北西北边关或是在田虎王庆那成了劳力或军人,原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灵山秀岭的众多辉煌庙宇如今多成了野兽避寒避风雨的天堂,野兽也能居庙宇能佛前”听讲“,倒是真体现了一把众生平等。

    而没了佛门这种外来的强势老竞争对手,唯一剩下的大教也是朝廷的国教,皇帝赵佶极度迷信推崇的,道教,道门却也没因此就好过了,灾后还能有体面好过点的只是京畿或道教圣地那片得朝廷看重的极少数几处,道门整体上实际也垮了,这其中有无量道长暗中操作了数年的重要原因,符合海盗帝国接收的道士几乎是最早移民的一类,尤其是年少还可以上学接受新教育成才的小道士,这几年逐步都不知不觉流失走了,如今宋国剩下的道士不过是些或名为道士实则是杀人放火歹徒,或是装神弄鬼到处愚民骗财,或道观广收香火.......同样是只想做高高在上的另一种统治官,过不劳而获罪恶却体面逍遥日子的,或者是闷头深山别居打猎及自耕自食,不收香火,也不对外”营业“,专门静心修行一心梦想成仙长生的。

    武松前面遇到的那四个打劫的道士就属于修仙这一类的,结果是静居高山不干世事也难有清静安稳日子过.......去年的灾难中,宋王朝被逼疯了,为了完成海盗的敲诈,皇宫大内都奉献得干净,何况是地方。地方那些贪官污吏往往被海盗有目的的点名规定要交纳多少财富,有心不听,也极不甘心把费尽心思聚敛的财富一把奉献归了海盗,可又不敢,很明白不老实就立即没好下场,不知海盗还准备的什么手段就等着自己滑脾气呢,死掉怕都是轻的,全家被抓去或勒索去当开矿什么的苦力生不如死,那才叫可怕呐.......无可奈何只能照办,还得是积极的,可海盗规定的数额超出了他们的承受力,献尽家财,外加搜刮尽了辖区官场民间也仍然有差额.....海盗可不和你讲理,不会和你讨价还价,完不成?那就本人来顶......于是山上的官——事实上也是吸民血的统治者并且往往也极有钱的道观就必然成了搜刮对象.......如此果然能完成任务......海盗勒索之精准有数,再次震惊了各地的官府,这得对大宋了解得多深摸得多清才能达到这程度?这太可怕了......

    可是这还没完。

    朝廷仍然差着海盗勒索的金额,以后得弥补上。

    朝廷也想尽快弥补上,如此海盗就对宋国没兴趣了,按约定,海盗就不会再对大宋动武,剩下的只是对海盗上贡茶叶和公平贸易,宋政权也就安全了,甚至能利用这一点得到海盗的庇护,所以加紧和催促各地尽快恢复金银矿开采和进一步仔细搜刮辖区金银财宝......

    另一方面是,灾后宋国穷疯了,各地官府贪官污吏军匪......摸着干瘪的钱袋,自然而然会睁大眼睛到处寻摸辖区内哪还有能弄到钱财的对象,对人心极不稳的百姓一时不敢肆意催逼祸害,免得暴发杀官叛逃便宜壮大了田虎王庆的伪政权,只能另寻目标........新组建的地方恶棍厢军肯奋勇剿匪扫荡强盗山寨就是这么来的,当然也是官府吓坏了,生怕辖区的强盗山贼其实也是暗藏的海盗外围势力,对这种随时能引发大灾,极可能危及他们小命的恶势力也就有了积极强硬的打击态度。

    官府对山野抢红了眼......在这种风潮下,庙宇道观也进一步遭受扫荡......自耕一心修仙的道观自然也难逃搜刮........

    如此,居住荒山野岭,有人少了退了就活跃起来的野兽会威胁,有民间歹徒或官府的祸害,偏居是极危险的事。

    如今这年月,谁还敢单独居住在这荒山野岭里?

    所以,武松惊诧不已,起了警惕,却不禁牵马穿了过去一看,还真是处人家。

    大腿粗的木桩立的一圈结实栅栏,面积不大,房舍护在中间,也没几间,看来也没几个人住在这,这里构造很结实,防野兽什么的也很安全,还养着一条看家狗,但看着这山居有年月了,有人长住,时时修缮才能维持至今。

    武松也看到通往这处人家,或者说是经过这处人家的,居然有条山道,尽管也崎岖不平不好走并且长起迷漫了野草,猛一看也不象是路,但起码是人长久踩出来的路,比起他上山选的路好走太多了.......若当时走这就不必遭这罪了.......

    武松的突然出现也让这处人家同样很吃惊。

    一中年两年轻些的汉子转眼全出来了。

    年轻人一个拿着菜刀,另一个拿着还冒烟的烧火棍,显然正在做饭,中年人空手出来的,可一看到武松这形象就脸色一变,紧张地就手从栅栏院子里的柴堆上拿起了把柴刀,随即又有个面目普通却和善的中年妇女紧张从屋子里探出了头..........

    ”你,你是什么人?“

    拿菜刀的年轻人紧张地喝问。

    武松看清了这处人家的情况反倒轻松下来,笑道:”不要怕。我不是恶人,只为返乡探望哥哥去阳谷县走近路想快点回家才翻山的,无意间发现你们这。走错了山道,口干舌燥,想讨碗水喝。“

    这家人看了看武松满脸的汗水,再瞅瞅那匹马,又望了望家边的正经山道没人踩马踏痕迹,他们的脸色才好了点.......

    中年人仔细打量武松,可能感觉武松虽然高大强勇吓人却面正目清,是武威英雄气不是凶恶,可能真不是坏人,只是个过路客就作主和善地招呼武松进来坐坐......不招呼,若武松真是坏蛋,怕是也挡不住,照样难逃一劫。

    武松被让进了屋子,一瞅摆设不禁笑问:”这里原来是个酒家吗?可有酒吃?“

    中年人陪坐,一听这个也不禁笑道:”看来客官确实是过路的。你不是本地人?“

    武松笑道:”俺本是清河县人。离家在外多年。家中兄长迁居了阳谷县城也开了个饭馆。“

    中年人显然是老做生意的,不乏精明,顺势笑问:”哦?不知令兄开的饭馆叫什么名?小人本也是开酒家的,只因去年动乱,人走了太多,年头不好,这景阳岗也没什么人过了,没生意也就关了,但对县城同行还是有了解的。“

    武松知他心思,笑道:”大郎家美味馆,听说过么?俺叫武松,人称武二郎。“

    中年人一听顿时露出不少放心的笑容,笑道:”是阳谷新店吧?却似乎很有名。“

    当然有名了。

    如今的阳谷县,象样点的饭店也就两家。

    一家是县太爷和县衙一些骨干头头脑脑合伙开的,生意自然比较兴隆。另一家就是阮八以大郎名义开的这家,虽然也没什么肉食供应,有猎物也是自己吃了,供客的至多是当地能有的河鲜,但厨艺好美味诱人,服务周到,却价格更高,在当地人眼里属于贵得离谱的,县城的人背后都笑想发财想疯了,反而因此出名,只是生意自然不怎么样。一般人哪吃得起?能吃得起的,一般也不会去。有钱消费,谁不去巴结县太爷呀,吃喝享受和巴结,两便,多划算......

    武松却知道这中年人还是在试探,就笑道:”嗯,是新开的。似乎是去年快年末了才迁这的。俺在远方外地,对家中事顾不上,知之甚少。“

    中年人终于放心了,神情完全自在起来,又恢复了往日酒家本色,不禁笑道:”客人想喝酒,那可真是来对了。就是不知客人酒量如何?我这的酒可不一般。烈得很。当地人称三碗不过岗的便是本家,也算小有名气。“

    说着却不禁变成叹气:”哎,本能凭着这点手艺过过安稳平常日子,谁知赶上这年头。啧,手艺再好也难活啊。“

    武松看得出这里不是黑店人家,不过是处远离社会的山野小店,想必图得就是个远离衙门和地痞无赖祸害的自在。

    他很想问问:既然在大宋过得不如意,又不是什么歹人,有资格投海盗帝国,那为何不随去年的风潮去?”

    他委婉道:“世道混乱,孤独偏居山野太凶险了。你们为何不迁走?就算去投海盗也不算什么,总能安全过日子,总比在这提心吊胆得好。”

    中年人闻言一叹:“久居山里,人呐就待傻了,跟不上变化了。有事也知道得晚。再者到处乱哄哄的哪敢乱跑?”

    “哎,就在这种点菜,就着点好水酿酿酒换点衣食凑合活吧。我夫妇这么大年纪了也没个后代,也不想动弹了。就是苦了两个店伙计徒弟了。他们还年轻呐,也没个媳妇。等他们手艺成了,就打发他们离开这山野寻出路吧。”

    武松就明白了,不是这家人不想跟风投海盗国,而是没跟得上,被遗漏抛弃在山野了,也是胆小和习惯了这里,如今也不敢或不想寻门路冒险瞎撞去投海盗了。

    他也不说破,只笑道:“好人该有好报。有心,总能找到出路吧?这世上总还有好人可依赖,就比如沧赵。依俺看,这里不是可留恋的居处。今天路过的是我,明天呢?若是个歹徒,就凭你们四个男女,不会武艺,甚至不会打架.......”

    这中年老板一听,也不禁皱眉点头,“客官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这一家能安稳活到今天怕是和猛虎吃人,吓得没人敢上景阳岗有关。否则,不说歹人,怕只那县衙也得派人来收税甚至强抢。哎呀,那吃人的虎也能威胁到.....”

    说着,他吓得脸色都变了。一想到猛虎万一窜到这堵了门......就坐也坐不住了.......

    武松不禁好笑:这处人家的那什么......神经也太大条了,这才想起野兽的威胁来。“

    他打听来这的路时也曾听过这景阳岗上有吃人尝到甜头喜欢上吃人的猛虎,但并未在意,一是觉得可能是危言耸听另有用心吓唬他......二来则是艺高人胆大。

    老虎又有什么可怕的?

    据说女真英雄力能徒手搏虎熊,并以此出名为英雄。女真好汉能做到的,俺武松有何做不到的?那女真所谓猛将在俺武松刀下还不是如杀鸡一般收拾.......据赵岳说东北虎是世上最大最凶猛的虎种。女真猛士能徒手打死东北虎,俺武松若是连收拾个比不上东北虎大和凶猛的山东这的虎种都做不到,又有何脸面称当世英雄........

    就是这心态。

    若能遇上,正好收拾了去梁山当礼物......听说赵岳可是最喜欢吃虎..........

    武松想着不禁哈哈大笑道:”酒家,有好酒只管上来,休提三碗过岗不过岗的,不差你酒钱,只需让俺喝个痛快。若岗上真有吃人猛虎为害,俺趁酒兴正好打杀了它,免你一祸。哈哈.........“

    掌柜的没喜出望外,反而皱眉道:”看壮士是英雄,可也别大意了。依小人看,这岗还是别翻了。老虎岂是好惹的?几十个好猎手怕也弄不住它。要不然怎么闹这么长时间了也没猎户聚起来捉那猛虎?一只虎现在可是值大钱了,怕不能卖个几千上万贯?别为了抄点近路就冒险了。丢了性命可就晚了,太不值得了。回家探亲也不必急于在这一点路上。“

    这种态度完全证明了这家人不是坏人,而且是坚持良知道义的店家。

    武松也越发放心。

    然后就不用多说了。

    武松喝酒是一碗接一碗,酒够劲就舍不得放下,哪是酒家好心能劝得住的.......就着饭菜直喝了十八碗,酒家看他醉态出来了,决不肯再上酒了,武松才停下,酒兴和性子发了,也不听酒家一再劝说先留下醒醒酒再走,结了账径直牵了马,拄着哨棒继续上山,临走还大笑着劝酒家赶紧离开这凶险山岗,就怕老虎一除,歹人就能来祸害了。若是不愿在大宋受折腾,就去海边。海盗和大宋有贸易,总能等到脱离凶险大宋社会的机会........”

    摇摇晃晃走了。

    酒家看着武松离去的背景,三男一女都不禁直摇头:这是偏要上山找死么?可惜了这么一条心不错的威武好汉子.......

    感叹完武松,转眼就得关注自家的生死。

    老板也果断了,不再因为没儿没女也对生活没什么奢望而消极甘愿待这了,和两徒弟伙计稍一商量,立即收拾了一下,下山另寻出路了,辗转来去,最终还是愤而逃离了宋国登上了海盗的船........后来成了著名的酿酒专家和富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