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心若为君怨唐暖〕〔我和二哈共系统〕〔入骨暖婚:总裁好〕〔联盟之佣兵系统〕〔重生兵奶爸叶凡〕〔总裁大人超给力〕〔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神制卡师〕〔绝世战神〕〔武神纪元〕〔超级护花天王〕〔九霄帝神〕〔被召唤成巨人是什〕〔逍行传〕〔异常生物收容系统〕〔都市之我不是小白〕〔升维之旅〕〔英雄联盟之兼职主〕〔狂龙归来〕〔暖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85节”虎“风波
    武松一进县城,顿时就轰动了。

    徒手打死猛虎啊,还是带崽的最凶恶的饿虎,这简直让人无法置信........一群人围了上来怀着各种目的七嘴八舌......

    吃饱了在包中依偎着虎妈睡得正香的两只小虎被惊醒了,面对陌生与喧闹的人类城市惊着了,不安的叫唤着在包里挣扎想出来......武松赶紧摸着它们的脑袋安抚着又喂着肉丝,又愤愤地扫视跟上来的越来越多的各种居心叵测的县城人警告道:“都小声些,离远些。若是吓坏了俺的小虎,俺叫你赔不起。都让开。”

    赤手空拳打死猛虎的实力、战场杀出来的凶煞气,以及武松的形象,这些因素构成的威让围观者畏惧,但也仅仅如此,围观者退开了些却仍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跟着,并且叫嚷喧闹声不但没小反而更大了,显然是群体故意的,无非是抱着:这是县城,有官衙在呐,你一个外来的过客能怎么的?还不让人跟着,不让说话?你以为你是谁?皇帝老子吗........

    武松扫视着一张张兴奋的闪烁着贪婪、嫉恨、刁钻无赖、嘲弄不屑、挑衅的脸,深深领悟了辽东时赵岳漫不经心说的那几句话的含义。“别看宋国还有上千万人口,象个正经大国,实际邪恶一片没几个好人了。官非官,民非民,匪也并不一定是匪。谁该死谁不该死与身份无关。”确实如此啊,说得还真是精当。

    官是有国家大义之名的匪,平民百姓不是良民,而是草莽刁民,且随时能化身恶徒........

    心里这么想着,武松也没发怒,反正也没人敢挡路,更没人敢跳出来找事,一群只会凭着人多和本乡本土优势耍无赖的草鸡而已,连跳出来放刁都不敢,也懒得和这些困在宋土茫然无知瞎得瑟等着遭血洗之灾的可怜虫.......

    他安抚着小虎,牵马大步流星而行,无形的凶威逼得围堵者只能闹哄哄地赶紧仓皇退开,生怕一不小心那能打死猛虎的钵大铁拳砸到自个身上.......武松在辽东时已经听赵岳说过小小阳谷县城的大致情况,知道县城只有一条象样的主街道,而兄长所在那家梁山开的饭馆就在主街不远处,虽偏些却在主街上就能看到,他也不用向当地人打听,只管顺街去就行。

    正走间,突然一群汉子大呼小叫着喝开扒拉开甚至凶横殴打开人群硬挤了进来,拦住了武松的去路。

    为首几个人穿着旧捕快服,带头的一个长得高大凶恶,佩着口腰刀,腆胸叠肚很是傲慢威风,其它几个持衙门标准的水火棍,一个个横眉斜眼撇着大嘴,也威风蛮横得紧,再其它的汉子拿着长短不一的棍棒,穿着杂七杂八的衣服,但都戴着顶不知去年国难后从哪收拾来的捕快衙役的破帽子能显示职业身份,如此才能和周围的平民百姓区别开来,否则让人一看很容易以为是来了一伙地痞流氓歹徒甚至是打家劫舍霸占了县城的强盗。

    武松看着这伙人的不堪形象,嘴角抽了抽禁不住想笑:这都是些什么玩艺啊!依赖地痞歹徒为军为执法者,宋王朝哪还有什么国运长久,不转瞬即亡已经是个奇迹了,可就是这样了,朝廷那帮君君臣臣还在傲慢自负瞎搞耍任性.....也不知是聪明过了头了,还是已经三观扭曲是非黑白颠倒、富贵荒唐惯了都到了不知死活了........

    趁这伙人挤进来立足未稳,武松抡先一瞪眼,喝道:“你们为何挡着俺去路?”

    来的这帮阳谷县捕快和衙役本想先给打虎英雄一个下马威,再好使后续手段,为首者手按刀柄,运足了往日见识过的如今模仿的官派气势,脑袋一昂,脖子一梗,刚要威风凛凛权威十足发话,不料却先被喝问了,近距离面对武松高他好大一截的雄伟身躯和凶威气势,不禁心一怯,蛮横气势全失,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出来,顿了顿才缓过劲来,哼哼了两声瞪眼喝道:‘你就是打虎英雄?你哪里来的?姓什名谁?“

    武松笑了,”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不知从哪个垃圾堆里捡到了捕快衙役打扮穿戴了就敢假扮衙门人想吓唬住俺?你们好大的胆子?莫非此地已经暗里成了地痞流氓把持的地盘甚至干脆成了匪窝,已经不属于朝廷管治了?“

    武松喝骂直接指出这些所谓体面正当官府执法人员的原本真实面目,并且流露着一股子官味——混得好身份高档或出身优越而有恃无恐的那种官场上位者才有的官味,这就堵得这伙人一阵无语,虽然恼恨被当众揭了丑皮,却一时摸不准武松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没敢亮出往日地痞恶棍的习性耍横呈凶,看武松如此强硬并且肯定是难欺负的就刁滑地改变了策略......

    为首者一挺胸,喝道:”你这汉子休得胡言乱语。我等是正经衙门人,奉县太爷之令招你去县衙说话。“

    武松不耐烦道:”俺有事在身,没空见什么知县。赶紧让开路。“

    捕快头子一听这话大怒,张嘴刚要习惯性放刁喝骂,身后一刁钻的跟班赶紧一拽他衣服打断了他发威,并冲武松笑嘻嘻道:”这位好汉不要误会。俺们县太爷听说了你的事,找你过去是想奖赏你打虎为本地乡民除了一大害,也是想见识一下你这样的空手就能打死猛虎的罕见英雄。“

    捕快头子也醒过味来了,眼珠子一转,也换了副笑脸,连声道:”对,对。请好汉去县衙做客。“

    武松被拍马屁,笑了笑点头道:”也好。那就头前带路吧?“

    他不是被地痞捕快这点甜言蜜语哄开心了或糊弄住了,而是琢磨着梁山的店还在这里,也不好和县衙直接闹开了撕破了脸........

    县衙自然就在主街边,否则也不会特意修得好些了。

    武松很快到了。

    本县县令居然不是安坐在大堂上,而是已经站在了衙门口张望着这边。等武松近了。那县令匆匆扫了一眼武松,目光随即盯在了马背上的猛虎身上,等看清了还真有两只活生生的小虎,他稍愣了一下,但眼睛随即更亮了,亮得吓人.......

    ”这位壮士好勇武,不知是哪里人氏,所从何业啊?来这小小阳谷县城又所为何来呀?“

    县令春风满面,态度温和,语调优雅........浑身流露着儒家士子的儒雅和为官一方的富贵才德权威气,嗯,很有官气,显然是久历官场的老油条了,不是国难中死了太多地方官吏而逼得朝廷仓促从”民间“读书人中挑选补充上来的那些官场新手,长得也好,形象不错,很符合大宋选官用人重相貌的标准,言行举止也让人看了不禁感觉可敬可畏又可亲.......

    武松听着县令一上来也急不可耐地查套他底细,心中警惕,怕是这位看着是个文雅好官的知县也没憋好屁,就笑着一抱拳道:”知县大人,俺是来这探亲的。“

    就这么一句。

    第185节”虎“风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这么一句。

    知县眼睛一眯,脸色微阴沉哦了一声,又恢复了儒雅温和笑容,又问:”壮士不是阳谷县人?所探何亲?说说你的亲人,你是打虎英雄,为本县除了一大害,有功,你的亲人,本县应当给予适当特殊关照。“

    他这么满副好官形象的说着,但绝口不提打虎除害要以钱财当众奖赏什么的。

    那帮子象土匪远多过象官府人的捕快什么的则眼睛亮了:有亲在这?嘿嘿,那岂不是就有能拿捏的.........管你是打虎英雄还是擒龙的神仙,你有牵挂在此,爷爷就能整治得你老老实实.....自古道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武松看了看满脸流露爱心的知县,又扫了一眼周围的这帮子土匪公门中人,心中暗笑:你们的关照怕是拿住我兄长逼我就范吧?嘿嘿,为了从俺这夺得好处,确实是会特殊关照关照。

    他只一点头,回了两个字:”不是。“

    知县的眉头终于皱起来了:这汉子明显不上道啊.......

    那捕快头子这时出声喝道:”唔,你这汉子怎可如此对待知县大人一片好意?你是什么腌臜身份,怎敢如此对俺们大人无礼拿大?“

    其它家伙顿时鸹噪起来,骂骂咧咧指责武松不守上下尊卑不懂人情........

    武松一皱眉,冷下脸来扫视那些混充衙门人的地痞恶棍,目光如刀,吓得那些家伙不禁收敛了谄媚嚣张狂态。

    知县一计不成又亮另一计,又换了文雅又不乏威仪的标准官场笑容,向属下轻喝声:“不得对打虎英雄无礼。”

    喝止了辱骂吵闹嘈杂,他又对武松笑道:”实不相瞒,本县见你英雄了得,更一身正义豪杰气,实是心生喜爱。如今天下不靖,有兽害更有人祸,正需要你这样的打虎英雄出力。

    我观你是白身吧?

    本县想请你当个捕快都头,你在此地当差,能为朝廷出力,能有个前程,也方便就近照顾你在本县的亲人。本县也能得你之力,除暴安良,多些安稳。可谓一举两得。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武松至此也分不清这县令到底是什么人、对自己到底是好意还是歹意了,但牢记赵岳说过”官非官.......没好人“,不失警惕防范心,而且就算这个知县确实是难得的好官美意他也不可能答应在这当什么狗屁都头,难道在这领着这些地痞恶棍能维持一方正义吗?他有大好的前程和最吸引他的军旅事业在海外正等着他呢.......

    呵呵一抱拳,他直接拒绝道:”俺另有要事在身,领不得知县大人美意。“

    知县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失望和羞恼:他看得出武松虽然一身可怕的凶煞气,但应该是个有良知守本分并且讲恩义有英雄豪侠气的好人。本想收了这个强悍到能徒手打死老虎的好汉子当个得力的保镖打手,既能多层安全保障,也方便震慑操控手下这些不得不用的地痞恶棍衙役......那么作为进阶之礼,这汉子得拿出点东西对他表达感恩戴德意思意思,这头猛虎也就自然而然到手了,打点京城的礼物就有了,而且是稀罕的重礼,在眼下比送金银财宝好太多了。如今,宋国有了金银财宝全得交给海盗补欠债,任你是王爷皇亲私藏也是重罪。关键是都惧怕神秘似乎无所不能的海盗知道了而逞凶追究,穷疯了的朝廷权贵们贪婪金银财宝却不敢收了私藏,收了得上交,送礼的等于白送,还给贿赂的权贵带来麻烦......阳谷县令也没地弄金银财宝送礼,只能另想它途,整天提心吊胆在此当县令,琢磨弄点什么能送礼,可愁坏了.......谁知喜从天降,有人居然能空手打死猛虎,这虎太好了,皮子简直完美无缺,虎肉虎骨,尤其是虎鞭珍贵无比,出现得也太及时了,若能以此为礼,搞好了,拍准了马屁,说不准就能调离动荡凶险为难的阳谷这样的基层,一下子高升为知府甚至调到京城去谋个部委好差使安心享富贵......谁知.........这不美妙算盘全落空了?

    他并没有立即发作,而是琢磨了一下武松说的”另有要事“,是另有要事,还是另有要务啊?

    他担心武松有官方背景而且是秘密不一般的。

    但他手下的这帮子地痞混混充当的捕快衙役哪听得出几是几,若问怎么犯法做恶和执法者捉迷藏打交道,甚至玩法律条文脱罪责,这个他们多少总懂些甚至犯事和警打交道多了很精通怎么应对法律,但真正的官场门道,他们就不懂了。

    ”你一个流浪在外的下贱平民能有什么要事在身啊?“

    ”为朝廷效劳不比你的那点鸡毛蒜皮私事重要?你居然不晓得忠君报国为国为民是人第一本分?“

    ”县太爷当众亲口请你入衙门当差,赏你都头做,也是关照你亲人,你居然不识恩典敢如此拒绝?太不识抬举了。“

    ”就是。你算个什么东西。打死个老虎就了不起了?本县打死老虎的人多着呢。给你点颜面,你还得瑟拿捏着托大起来.......“

    .......................

    这帮子专门祸害本地的地痞恶棍无赖汉披上了体面的官府外衣,也开窍了,也懂得拿大义道德谴责人绑架人,象个正经官差一样理直气壮有模有样,居然口口声声有脸说起为国为民,教训起人来.......

    武松被气笑了,都懒得和这帮子家伙计较。

    就在这时,前面他经历那村镇挨了他打的家伙领着一帮乡下无赖汉来了,叩见知县,口中大呼冤枉,说武松的这头猛虎其实是他们为除害而在景阳岗上巧设陷阱才收拾掉的,只因今天没来得及去岗上例行查看,结果让恰巧经过的武松得到了,混充打虎英雄.......

    围观者顿时一片哗然,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各种喝问指责辱骂武松.......滔滔不绝,实际上但凡有点眼力或逼数的都明白真相。这帮子来喊冤攀咬武松的乡下汉都是些最不成气候的地痞混混,哪有本事搞陷阱猎虎?就这些烂玩艺,就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们也绝不敢冒着吃人虎随时可能出现的凶险敢上山费事费时间挖什么陷阱........但帮着本地无赖们弄下老虎可能有好处,若本着良知帮武松,看武松这态度就肯定没好处,所以就得昧着良心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