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墨〕〔道祖,我来自地球〕〔垂钓之神〕〔重生为王〕〔重生当首富继承人〕〔龙婿当道〕〔第一宠婚:律政娇〕〔快穿之醋王系统总〕〔万古神帝〕〔狂兵赘婿(上门女〕〔罪鬼之证〕〔无限之次元幻想〕〔赘婿无双〕〔人间欢喜,皆不如〕〔影后的嘴开过光〕〔夫君不要带球跑〕〔最强医仙混都市〕〔都市超品圣尊〕〔至尊狂兵〕〔从西伯利亚开始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88节祸水效应,下
    武大早习惯了人们对他们兄弟的惊奇或鄙夷,对两女人的失笑完全没感觉,就算是恶意嘲笑也不以为意。

    武二也清楚二位女士对他们兄弟绝无嘲笑之意。

    说起来,他们兄弟俩也确实是形象反差太大,大到猛一看让人控制不住惊奇,也有强烈的引人发笑的力量......就象猛汉施瓦辛格与一个锉子演员特意演的那对奇葩兄弟一样.......那种强烈反差对比本身就有一种逗人发笑的喜剧效果。

    武松也无恼意,甚至禁不住也笑了,并感叹了一句:“俺武松能活下来,能成人,全靠兄长拉扯......”说起来都是泪,都是满心的感恩.........如今是幸福结局,满心都是快乐与美好希望。心情好自然就格外宽容,不再过去那样那么敏感。

    他对阮大嫂尤其是格外多关心照顾了武大的潘金莲大礼一拜,“武二多谢大嫂和潘姑娘对俺兄长这么久的细心关照。日后但凡有事相召。俺武松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皱一皱眉头。”

    同时他也在心里对自己说:”此恩太厚。对沧赵兄弟,俺武倯日后若有相负,定惨死下十八层地狱.......

    他这推金山倒玉柱般一拜,倒是把阮大嫂和潘金莲弄得承受不住了。

    阮大嫂连忙道:“自家兄弟,又是二爷特意交待的,照顾好大郎既是应尽的情义也是必须完成的责任。二郎不必说什么谢不谢的。应当应份的。二郎兄弟,快,快快起来。日后的日子还长着呐,万不要见外了。”

    武大武二却不约而同道:“这一拜应该的。”

    武大还多绕了一句:“就让俺兄弟好好拜谢恩情。”

    或许在他心里,自己太卑贱,他自己也没把自己当回事,而能赤手打死猛虎的英雄兄弟感谢才够分量,也够面子。

    潘金莲却转着眼珠子不禁暗想:‘若是那既坏又狠的坏木头主人能拜在奴家面前,那情景只想想就开心死了........“就见不得对赵老二那么好赵老二却木头一样不领情的可恨样子........

    她自娱着寻开心乐呵,却是见不得若大个好汉子跪拜在自己面前,也已经不习惯跪来跪去的,一伸手托武松的双臂,笑道:”大郎是个朴实有担当的好人,值得关心。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梁山好儿女也不兴跪拜。二郎兄弟快快请起。这礼,奴家万万受不起。“

    这一托,正满心感激的武松不禁愣了一下。

    不是出于这时代的男女授亲不亲、男女大防,他已经初步晓得海盗帝国的风俗和宋国这不同,没这方面严酷的大讲究。他也心粗,不会往这方面留意。他只是诧异看着娇娇弱弱的潘金莲居然还有把子力气........自然也不能老跪着,诚意到了就行了,随之起身。

    潘金莲察觉了武松眼中的诧异,不禁脸露小得意,挥着手笑道:“奴家也是练过的。比不得英雄,打不得猛虎,但打三五个敢欺负奴家是是女人的地痞坏蛋却是不当事。”

    这真不是吹牛。

    这就是跟在赵岳身边的福利........为了让身边的人更健康,会点锻炼手段,赵岳平时习武锻炼时会顺手教点强身健体本事......象潘金莲和小甜妞这样的整天在赵岳身边转悠的人也自然而然能会些打斗能耐,杀人不敢,但如何以女人的柔弱克制汉子的强大如何打人最痛,有些门道却是极熟练。

    谁若是娶了这样的女人,不会武艺却想玩家暴,那就有乐子看,有苦头吃了.........

    潘金莲的小得意向能赤手打死猛虎的英雄卖弄本事引得众人不禁一阵笑。

    武松也禁不住笑起来。

    他感受到了梁山女子的与世不同,感受到了那种大方、自信、坦然、独立.......没有扭扭捏捏的别扭,让人痛快。

    安抚着小虎,配合潘金莲和阮大嫂把小虎洗干净了,擦干水,抱上暖烘烘的热炕烘干........

    武松见两女人喜滋滋伸手想对猫一样对小虎,不得不提醒道:“小心了,小虎虽小却已能吃肉,爪子不利,但虎牙已能伤人。它们不是家猫,象猫却终究是凶悍的野兽。”

    潘金莲呀一声,停住摸玩小虎的手,却凝眉道:“这么小,能吃肉却不能光吃肉就行的吧?”

    她在赵岳身边无意中就能听到学到很多杂七杂八知识,对赵老二最喜欢吃的老虎也是有所了解的......眼前这大点的虎崽应该主要还得依赖母乳生存,能吃点肉,但怕是吃多了,小虎还并不强大的胃会受不住,瞧两只小虎的精神也不大好,应该不止是离开母虎和人类做伴不习惯........应该喂奶.....可这没有奶牛什么的.......咦?可以喂蛋,鸡蛋、鸭蛋......这可都有........

    她想着就急急忙忙下了炕去准备了一些,弄了两个大碗装着打的蛋.......两小虎一闻到味立即有了些精神,叫着扑过来先看了看闻了闻碗里,然后就欢快地舔吃起来.......吃完后,这回显然是真吃饱了吃满意了,在热炕上懒洋洋地趴着不久就睡了......

    另一边,猛虎已经被惯会屠宰的梁山人熟练完好地剥了皮........虎肉果然就是好吃.......藏在店里热热闹闹吃了一顿,进一步熟悉了交情,武松兄弟和两个梁山战士当天就离开了。

    乘坐的马车是沧赵发明的那种人、货两用的四轮厢式马车,拉车的马就用武松骑来的那匹,带着包好的回梁山才能进一步处理的虎皮、冰好的虎肉什么的,以及要撤离了而用不上了的一些物品,还有需要回梁山有奶和足够的蛋吃才有可能正常活下来的两只小老虎,武松有意亲自架车,两将士陪着武大守着小虎藏车里,离开了饭馆.........

    这边一动,县衙这边派的人手立即悄悄跟了上去,出了城跟向了远方........

    知县已经知道了打虎英雄原来只不过是锉子武大郎的弟弟、不过是和几个在这开饭馆艰难谋生的可笑外地草民有关,他虽惊奇世间竟然有武家这对反差太大的兄弟存在,却再无顾虑,对那虎礼品志在必得。而手下这帮子人渣地痞更不想放过武松......在大爷的地盘还敢那么嚣张,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丢掉的面子必须挽回来,否则以后还怎么能让刁民们害怕我,怎么能体现官府的权威,怎么能享受“当官”的好处和体面......你就是一条过路猛虎也得老实对俺们这些当地的土狗服软。最重要的是弄到好处......他们也想尝尝虎肉的滋味,太久没沾到肉味了,馋得快疯了......还有只那马也值老钱了.....都是利呀。以这帮子家伙的贪婪无耻以及做惯了恶,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呆着不动而放过.......

    至于武松肯定不好对付,属于很危险的人物,这不是问题。

    第188节祸水效应,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至于武松肯定不好对付,属于很危险的人物,这不是问题。

    俗话说,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

    他们不会蠢得和武松这样的强者肉搏直接对着干。县城有些护城的弓箭。可以跟踪、埋伏突袭,乱箭收拾了打虎英雄。人再厉害,岂能抗得住乱箭,何况是偷袭........

    这帮家伙,包括知县在内的统统无知,也就无畏,也就必然妙算再次落空,有去却无回,想发意外财,想得好处,想挽回威风面子,却只能去地狱找了.......武松何等机警?就算武松大意无备,可饭馆这的梁山人要么是海盗帝国调到梁山护卫宛子城和赵岳安全的百战精锐将士,要么就是梁山间谍甚至杀手,又怎么会不万事准备周全以防意外呢?

    ...............................

    武松走后,饭馆大门又开了,似乎喜相逢的短暂欢宴热闹过了,平凡日子却得照旧,只能继续照常营业谋生.......

    门开不久,西门庆一伙色鬼朋党就来了。

    自然是有预谋,已和县衙勾结好了。

    西门庆只想夺得那美人。

    他武功不错,甚至可以说很高........武松报杀兄之仇时,在狮子楼斗杀西门庆时可是险些反被西门庆杀掉了的。西门庆也是阳谷县如今最大的财主大官人,还是地头蛇事实上的老大,混衙门捕快头子的地痞老大也得尊重西门大官人,不敢披了官皮得了官家势就不给面子。西门庆这人,既有武力也极有头脑,心狠手辣,行事果断,可不是可轻看招惹的主。如今就是知县大老爷也不敢怠慢西门大官人。当地这些没见识甚至没脑子的只凭着凶恶胆大行事的文盲地痞恶棍岂敢乱来。

    何况这趟联手要做的活,西门庆只要那个女人,不求饭馆的任何利。金钱.....利都是县衙的.....

    尽管捕快头子,包括听闻了潘之美也动了淫心起了歪念的知县都同样对潘金莲唾涎三尺,知县大人主要是想用美人进京送礼,倒不是想留着一直自己享用......但也得放下念头,至少时得暂时放下.....一切等先收拾了打虎英雄和饭馆再说。

    事后,知县有了好礼打点京城,又有了剿灭潜伏县城的通(海)盗反贼大恶的功劳,就有了功绩门路出路,那时再借助京中权贵的力量,甚至能得到太上皇的力量,想收拾个西门庆这样的小县土财主还不是易如反掌........如今的大宋,年轻女人是紧缺品,美人更是极度的稀缺品,京城也没啊,以潘之美,想必就是没有年轻新鲜美人玩的太上皇赵佶也得动心.......可怜这知县哪知道赵佶早就是个身体不残缺的皇宫大内另类太监了,对美人没能力了,如今也收心养性专门清心寡欲一心追求早日成仙了道.......知县妄图一下子得了圣上欢心官位猛窜个大的狠的,却是白费心机,瞎自得盘算和欢喜。而另一面是,治下草民再强,终究斗不过权力,和当官的斗个性斗势力掰手腕,只有渣渣的份,知县老爷玩西门庆都不屑多费脑子........

    其它的地痞恶棍有自知之明,对美人有欲却没想法,只求分得其它实利和功劳.....只,把饭馆的人卖了当苦力,那就已经意味着好大一笔钱和相关好处。罪犯苦力可是抢手得很。极度缺劳力的达官贵人家也争着抢着要......另外这不还有个年纪大了点却也颇有几分姿色的饭馆老板娘可供弟兄们享用享用.......

    正是各取所需。

    这群阳谷县的恶狗们越想越美越贪婪越急切.......摩拳擦掌。

    西门庆这伙人就是专门上门找事的急先锋。

    西门大官人倒是卖假药已经又有点钱,能吃得起大郎饭馆这的昂贵,但也是头一次来,往日他都是去知县等合伙谋利的狮子楼酒店那......

    领着同党们来到后,他假装风度翩翩斯斯文文,踱着步子最后一个进来,四处打量着饭馆内,实际是贼眼灼灼急于看到让他魂都急丢了的美人......其他风流种们就纯粹是混充体面的穷光蛋了,一个个都穿着国难时没被狂潮稀得抢走的破旧绸缎衣袍跟着西门庆冒充有钱的大爷,摇摇晃晃进来坐下后就耍派头颐指气使叫嚷着:没见本县最有体面的老爷们上你这小破店照顾你生意了?还不赶紧好酒好菜全力伺候着......那什么,不是有虎肉吗?先把那个做上.......爷今来就是为的它.......爷不差钱,有好东西只管上。不会缺了你的饭钱........

    怕自己形象不够体面威风,破袍子虽是好料子却终究唬不大住人。应伯爵,谢希大、孙天化、祝念实等还特意介绍了西门大官人,瞧见没?这位可是咱们县最有钱最有讲究的大官人.......借穿得真有点体面的西门庆加压,也是拍西门庆马屁.......他们如今不得不仰仗着西门庆混生活........

    面对这伙人的气势汹汹来意不善,饭馆伙计却照旧笑脸相迎,这就让这帮家伙感觉良好,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富裕逍遥大爷日子,真怀念.......啊,越发嚣张放浪起来。有迫不及待的直接就叫唤:“酒菜这么贵,却没美人伺候局,这怎么配呢?赶紧叫你家那两漂亮女人出来给爷倒酒上茶。伺候得爷满意了。钱自会多打赏你满意......”

    如此叫唤,一方面是自己急于再看到那勾魂夺魄的妖精,另一方面也是拍西门庆马屁。西门庆急死了想看到潘金莲,可是要充斯文,要给美人好印象,不方便自己撸胳膊直接上.......

    谁知,这话一叫嚣出来,满脸热情的店伙计突然就变脸了......呼啦一下了,数个店伙计冲了出来,一人对一个,掌刀一切转瞬就放翻了应伯爵,谢希大等人,绳子跟着利索绑脚绑手.......

    唯一一个没倒下的正是西门庆。

    这家伙习武,反应快,察觉不对立即窜了起来,和冲过来的伙计对了几拳脚,手脚吃痛间不禁大吃一惊,又瞅见店伙计全都异常娴熟的打昏人和绑人手段,惊骇的想:饭馆都是些什么人如此厉害?莫非是假装流民潜伏在此的强贼......

    西门庆双刀使得好,狮子楼差点儿杀了武松,但并不擅长拳脚功夫。

    他可吃不得练拳脚那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坚持不懈的苦痛,自负风流倜傥,也不想手练得树皮似的粗糙、俊脸也晒得漆黑不白净好看,拳脚不行,力量也不强,只刀玩得好,讲究技巧,结果就轻易栽在武松的力量和威猛拳脚上........此时他也是吃这个亏,被区区一个梁山店伙计情报人员就打得叫痛狼狈,赶紧拼命逃了出来........

    这时,捕快一反事了后,好人死了,歹徒得手早跑了,才威风凛凛出现的一惯传统,立马就出现了。

    为首的捕快副头子狞笑一声,领着一大群手下和地痞恶棍所谓的义民,堵住饭店大叫:“好个大郎家美味饭馆,原来居然是伙藏匿本县的凶恶歹徒,与本官全部拿下。敢反抗的就地格杀勿论。”

    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直接定性了,叫嚣得好不威风,他自己也觉得很官派很正统标准,很体面.......当官真好,比过去当横行霸道的地痞黑帮强太多了,滋味完全不一样.......过去,老子是人见人怕却随时会被收拾的歹人,如今却是人见人怕却得敬畏服从的官方执法者,老子是官,干什么都是合理合法并且得官方维护关照的官.......

    众地痞捕快衙役们兴奋大叫响应着,轰隆隆持棍棒和几杆枪就想往里闯......又一个不料,店中人居然人人都亮出了钢刀先杀了出来.......钢刀飞舞,几眨眼间就砍倒了敢奋勇抢在前面堵住了大门的人,转眼间砍死杀伤了一大片......吓得这些凶徒失声大叫,兴奋闯上来时有多快,惊恐退回去就有成倍的多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