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91节老皇历不好使
    梁山。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此时的赵岳自然不可能知道身后发生的事。

    他返回梁山后轻松舒口气,随后把武松返乡途中收服并且来投的那四个野道士也是大力士莽汉:青龙神阎光、白虎神田霸、朱雀神董恺、玄武神余志旺收为步军头领,叫四人加紧练习刀法等战场本事,梁山军从此在六蟒、四煞、四巨人金刚以外又有了绰号步军四神将的头领,把四人的师傅绰号黄龙道人的吴角安排为梁山执法督察官。

    这老道是光棍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一类,自负道门本事,脾气骄傲暴躁,修仙的嘛.自然看不起凡人.....折服后却本分听话,且行事灵活有度有道门修仙者的洒脱出尘,不屑于红尘谋利和由此必然会产生的复杂利益关系网,能保证清正公平执法,剑法武艺不错,有威慑力,正好可充当梁山一直没合适的人干的那种到处巡察监管工作,便于及时发现梁山泊各处隐藏的问题........如今梁山的将士多了,将士主力又是悍匪,会出现的问题也多了,需要专门加强监督和管理......

    悍匪们经历了辽东血战,心态也有了巨大改变,安分的更安分了,太多暗里有三心二意不安分的也安分了......他们见识到了金军的凶野贪婪狠毒善战.......以逸待劳,以充足的弓箭和精良宋禁军装备打突袭,以多打少打装备不行并且既累又冷疲惫不堪也松懈无备的金军,尚且打得如此惨烈,虽然整个战斗进行的不算艰难,甚至可以算迅速取胜了,但还是当场战死了近三千人,以新收的断背山的悍匪死得最多......几无重伤幸存者,重伤的在当时那情况下根本来不及抢救,就算不被金军补刀杀死或流血而死,只躺倒在雪地动不得冻也很快冻死了,重伤本就虚弱不堪承受力大降.......由此可见金军之强,这还是杂牌军,根本不是正经女真军.......从女真本部金军那种悍不畏死,异常骁勇善战,简直是半兽半人,也能判断出真正的金军的可怕.....懦弱而心散了的辽国虽大,却指定抗不住金国,灭亡甚至是指日可待,辽亡了,比辽更懦弱不能打的宋国还能有它想?也由此可知梁山泊这片生存地会是多么宝贵,多么值得珍惜和付出。同时也意识到梁山搞的残酷训练的必要性.......若不是经受了长途拉练和几乎日日都要程度不等的进行爬山野战......综合训练,当时哪会有在首山稳压金军的体力和适应山地战的灵便腿脚在糟糕的荒野雪地中恶战打败并追杀简直野兽一样强悍的金军,哪会有抗住腥臭野人可怕冲势的顽强意志。

    断背山的悍匪之所以比桃花山悍匪死得多得多,主要就是接受的残酷训练时间太短,体力、作战意志没很好的形成,对梁山的认可追随心也不强,战时自私畏战滑头的多,却是越是如此越是死得快死得多......虽然主体是以前的山东厢军官兵,比民出身的桃花山悍匪整体上更有军事素养,本应该更会打仗更有战斗能力,却就是不行........

    血腥的教训深刻教育了悍匪们,深刻到简直深入灵魂。以后再不能厌倦甚至消极刁滑抵抗严酷训练了。

    教官们说的对,严酷训练不是变相折磨人折腾人屈服,从根本上是为了每个人自己。战乱世界,唯有强者才有资格说活下去.......为了闯过乱世就得多吃苦受累.......训练的越严酷,反而越可能活过乱世。

    此战也变相淘汰了那些不堪者,净化了队伍。幸存者整体终于从心底里开始热爱和忠心梁山,愿意自觉主动为梁山的一切考虑......于是返山休整不用训练的这段时间内,悍匪们本可以悠然懒惰寻点乐子,却没有,由一部分人开始,没有上面安排却主动热情帮助驻扎地附近的聋哑人准备饲料、捕鱼、种菜、搬芦苇柴烧火做饭.......随即就是各处全都自觉参与劳动......因悍匪大量存在而凶险的梁山区头一次出现了团结友爱暖意融融的喜人景象......赵岳的战前计划无疑基本实现了。

    首山之战胜利后,赵岳也曾对陷入大胜的亢奋却又为数千熟悉的战友甚至亲友死在这辽东异乡成了孤魂野鬼而心悸的悍匪军们说过:“坦白讲,战前,我并不看好你们。你们凶恶刁顽自私,这不算什么,问题是你们都限于社会最底层的知识见识和恶劣经历,愚蠢无识,不知到底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对自己最有利的,却自觉精明明世,好兄弟讲义气,混社会的六字诀说得响亮,实际是没责任心,只关心自己眼皮子底下看到的好处,一盘散沙,毫无担当,遇利就上,遇险遇难就躲就想耍所谓的精明油滑逃避,这样构成的武装如何能打硬仗?如何能誓死同心一力摧毁一切险难和挑战?”

    “此次来辽东历练,我对你们没敢抱什么期望。我当时在想,此战,能有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人敢迎难而上英勇奋战,有打败金军野兽的顽强斗志决心,那已经是没白好吃好喝供养你们这么久,没白费尽心血严格训练出你们的军事技能锻炼出你们的强壮身体。当时我想,此战后,能有一千值得我带回去的将士,怕已经是老天开恩,我烧着高香了。说不定至多能有百八十个汉子是真正有热血有种的。别全让我失望就好。”

    悍匪们自动列着整齐的队伍静静听着赵岳极具穿透力的话语,看着明显有些激动感慨的赵岳,心中触动,神色复杂........

    “事实证明是我小看了你们,是我判断错了。”

    赵岳再次提高了音量,大声道:“你们都是有种的汉子,关键时刻没丢我们大汉民族的脸。”

    丢脸,怕死的已基本死光了。有不堪的却命大能幸运活下来者跟勇敢者能沾光受认可和表扬,怕是也会暗自羞愧而随着整体积极氛围自觉做改变,也不得不改变,否则就会被孤立抛弃甚至被团队中的战友下手清除掉。

    悍匪们绝大多数在未加入山贼强盗前就不是什么好鸟,可能在当地混社会时挂着义气好汉之名,自觉混得人五人六有威风体面,实际上在家乡时就可能遭父老乡亲们的鄙视甚至痛恨,成为强盗后更是招人恨招人骂,他们听多了骂声,甚至是打小时候起就听多了各种鄙视咒骂,听得已经麻木了,甚至起反作用,变得更凶恶张狂更热衷作恶,几时听到过象赵岳这样的名门高贵强者的认可和赞美。

    一个个本就刚血战完的极不稳定的心顿时激动了,情绪高昂沸腾了,激动得脸红脖子粗,鼻孔呼呼喷着热气.......

    赵岳看得清楚,要的就是这个,郑重道:“是我赵岳错了。我向大家道歉并向你们的英勇奋战致以崇高的敬意。“

    说着,赵岳还郑重向悍匪们缓缓鞠了一躬,”英雄值得尊敬。你们都是英雄。希望以后你们一直是英雄。不要当着当着英雄,突然又退化成不堪的烂泥狗熊,在越来越复杂险恶的环境中不止会害了你自己,也牵连到大家的生死荣辱。“

    有千夫长百夫长什么的听了这话激动的呯呯拍着胸脯或武器大叫:”俺决不当人看起的狗熊。“

    有脱口带头的,顿时幸存的一万五千左右悍匪将士都跟着乱糟糟大叫:老子不怕死.......决不当狗熊........什么的。

    赵岳等悍匪们发泄了一下冲动的情绪才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安静。

    到底是严格训练出来的,悍匪们由乱叫立马转入安静。

    赵岳转了笑脸,笑呵呵地说:”我现在可以自豪地宣布,从现在起,你们是真正的梁山成员了,是我沧赵家族要维护的那类人,是梁山才有的真正好汉。我只希望大家不要辜负梁山好汉这个已经由梁山前辈早已竖立起来的威名和荣誉。在此,我也可以向大家保证,只要你们不熊包,关键时刻不掉链子,我赵岳就有能力带领你们闯过乱世,打败一切敢侵犯我们的敌人。不论敌人貌似多强大,我都能带你们活到幸福荣耀的新时代。请给我这个机会,也请大家珍惜这个机会。“

    ”当今乱世大变局大谜局,古今未有,非常人能看透。大家要坚信一条:跟着真正讲信誉的真正强者走就不会错。“

    .................................................

    梁山收留的这些悍匪们以后的路大概是不会再走错了,但有人正在走错。

    这人还是位极精明的,也自负精明手段的,有文化有不凡经历有见识的,也极有名气的人。

    ”宋江?“

    赵岳诧异地看着过来送电报和听取指示的情报头子朱贵。

    没人提起,赵岳几乎已经忘了宋江这个人。

    他太忙了,有太多大事等着他处理,光是急切电报过来的需要他指点的五花八门科研难题就堆得案头老高。而宋江自去年溜回家后就潜伏不出,没任何动静,似乎安分守己对功名利禄或搅动世事不甘平凡没了兴趣,从此要做个平凡人了。

    对赵岳来说,宋江此人有才有用,很重要,但也不是不可替代的,更不是万万缺不得的。

    晁盖此人虽然是义薄云天的豪杰,很有能力,却不是能完成赵岳的以寇灭寇相关计划的人。这不要紧。只要晁盖震住场子能稳住二龙山这杆替天行道的大旗,打败来围剿的官兵,聚起计划需要的将领人物和兵势,这就行了。

    没有宋江这样的当祸世强盗也时刻不忘对朝廷心怀忠义热血大志的反骨仔,可以有李江、张江.......需要的反骨仔可以另选人选。若是实在没合适的反骨仔可用,赵岳也可以自己选派一个或几个领导人才混入二龙山......领导受招安........

    当然,象宋江这样的人物也属于一代奇才,人锉了点却是真正的枭雄,虽是见识和层次低的枭雄,那也是天下少人能及的,堪称珍稀物种了。由和晁盖关系亲密的宋江在二龙山才更利于成事。由宋江领导招安征三寇也是最省心的......

    宋江这个人能用还是得用。

    嗯,赵岳瞅着江州来的这份电报,微点头沉思了一下,决定还是得救下宋江。

    原来,宋江还是遭遇了小说中相似的劫难.........

    去年,宋江以久离家放心不下日夜牵挂自己的老父为名,带着仆从保镖王四告别二龙山偷偷摸摸潜回了家。

    他回家确实是有孝心原因,宋江确实是大孝子,也是宋江做人立身所坚持的君子读书人的根本,这一点不可否认。同时也是想回家静静心,理清思绪,和老于世故的精明父亲宋太公私下好好聊一聊他在外这几年所经历的所看到的所想干的........请老谋深算(老奸巨滑)的父亲帮他分析分析他看不透的一面是盛世繁华一面是乱糟糟动荡的大宋.......只有看透现实情况和以后的社会趋势,他才可以静心打算好以后要走的路。

    他很相信父亲的处世眼光和智慧。他能如此精明有手腕,也正是源于父亲的本事和教导。

    最重要的是,关于造反不造反这种关乎宋家私心利益的大事,宋江不能和好友晁盖说,只能和宋太公说说商量商量。

    宋太公一听儿子有学前例杀人放火受招安的念头,顿时心一激灵。

    他能清晰看到宋江对这种曲线的突破自身学识和职位层次限制由盗一跃当上朝廷大官的路数虽然有重重顾虑却很热衷,嘴上恭敬询问他意见,心里却是跃跃欲试.......

    宋江显然把皂吏者再能干也不可能当上真正的官的路子彻底抛弃掉了,看到二龙山可利用,想以顺改逆的方式另辟蹊径把原来当官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以实力当上朝廷不得不尊重和重用的正经大官,光宗耀祖,光大门楣,也一展抱负。

    宋江对父亲也没遮掩这种大逆不道的心思。

    没这个必要。

    他们是最亲密的父子关系。

    宋太公也不是一般的乡下土地主,老辣得很,对官府的门道很清,而且能理解和接受宋江这个最有才干的也可能是最有大出息的长子的任何想法。只会帮助宋江选对路,不会害宋江。

    宋太公在私密房间里单独和宋江悄悄说话,外面还有小儿子宋清把门,也低声厉声斥责了宋江的想法太荒唐。

    ”大宋王朝富裕得流油,富裕得不可想像。大宋立国百年恩泽了天下士子和商户、地主、大户,得到了所有有钱、有才或有权有势的统治阶层的心。有这些人认可拥戴和习惯了宋王朝统治,只凭那些无知无识只有点暴力的泥腿子莽汉闹腾能成什么事?“

    ”当强盗,杀人放火受招安?“

    ”哪那么容易?可能成事吗?如今不同往日。大宋王朝富裕强盛到极点,钱多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有的是钱粮用于剿匪,也有的是人口和兵力用于剿匪。没有不堪重负的压力,怎么会向强盗妥协?怎么可能容忍强盗翻身成为朝廷名臣和那些正经出身的官员同列甚至高列?我儿想得是不是太美了太简单了?“

    觉着河北田虎、淮西王庆那样的卑贱粗莽小人物却能裂土立国逍遥一方,朝廷虽恨却奈何不得?

    觉着二龙山起事那么晚那么仓促却就是转眼就能威震山东,威压青州一带官府,朝廷也同样束手无策?

    有这种认识和想法就错了,大错特错。

    朝廷有八十万精锐禁军,怎么也比只会挥舞锄头种地的泥腿子仓促拿起刀子转为打仗要强吧?

    就算京禁军不行,那还有边军呢,西军几十万,骁勇善战,那是数十年硬生生打出来的,大宋立国靠的就是西军。北军也有强军。只一个文成侯就足够用了。沧赵家这位奇才要是率军掉头收拾内地的匪患,哼哼,别说是二龙山这么个一围困就完蛋的绝境小山头,就是闹得嚣张自大的田虎王庆又岂有不灭之理?

    一隅之地怎么可能抗得住文成侯这样的奇才领导的有整个国家支持的强军?

    诸贼不亡,还能在那蹦达得欢,只是朝廷没真下决心较劲剿灭.......

    ..............................................

    这就是宋太公对现实的认识。

    宋江呢,也有这种认识。

    再回想一下二龙山。

    晁盖立寨的时间按说也不短了,可才汇聚了几个真正人才?这几年叫海盗闹腾的,怕是民间的英雄好汉都跑去当海盗了。宋王朝还有多少堪用的人才?山东、河北民间还有遗漏的真义气好汉吗?若还有,二龙山生活条件那么好,兵势那么大,又有那么响亮招人的正义旗号,为何招不到?

    怕是真没有值得信赖的民间英雄豪杰了。

    若不是他宋江拉来那么多头领,二龙山......只是贼众而已。

    而他拉上山的那些所谓义气豪杰好汉又有几个是他宋江能信赖和靠得住的.......都是些私心太重的愚蠢凶徒罢了。

    宋江本就犹豫不诀的心这下死了,听老父亲的,不再幻想。

    他们父子却不知道,空前的新时代转变,老经验靠不住,老皇历不好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