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神教主〕〔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我的爷爷是至尊〕〔妖怪调查局〕〔农门娇娘来种田〕〔神罚鬼门关〕〔黎少你命里缺我〕〔舰娘世界的故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仙界丐帮〕〔名门公子:四少独〕〔大宋男儿〕〔病宋〕〔你是明珠,莫蒙尘〕〔与他有关的日子〕〔末日生存大师〕〔英雄联盟宇宙服务〕〔三国之老师在此〕〔洛杉矶之王〕〔终极小飞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98节江州诸雄,3
    宋江一伙身陷人地两生的外地,毫无指望能逃脱眼前的灾难,不禁个个惊恐无措,只能咬牙准备玩命,杀一个算一个,杀两个赚了,总得多拉几个赔葬,想要老子死?没那么便宜心中发狠,也取了刀在手,却只有绝望这的水上陆上都是人家的地盘杨适刘无忌不禁对心思难测的宋江越发有了意见只是已顾不得不满甚至愤恨了

    正性命危急间,突然意外又发生了。

    酒店二楼的一扇窗户开了,有人探出头扫视了一下下面的争斗,随即大喝一声“都住手。”

    杨适、刘无忌以及船上打斗的二龙山水手们自然不会听这个本地人的喝止,但性命危急下正巴不得住手呢,只是,完全占据优势的凶狂对手会听吆喝乖乖住手吗?

    让他们惊诧的是,水上陆上两帮凶徒听到喝止,竟然真就收手了,而且是立马。

    那提丧门剑的大汉显然心有不甘,凶狠地盯了宋江他们一眼,骂了声“暂时便宜你们了。老实呆着,再敢得瑟或逃走,看爷爷怎么收拾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极度凶恶不屑地呸了一声唾沫,当真是恶鬼一样的暴徒,但转眼收剑仰脸对向酒楼上开的那扇窗户时,那满脸的邪恶凶狂傲慢刁相立马就化为春风细雨,一副乖顺讨好相,还嘿嘿冲着窗户那的人豪爽亲切的笑

    宋江他们被两帮人恶狠狠持凶器盯着,想解船趁机逃走也没可能,只得努力静心等待,看看又是什么了不得的当地人被惊动也出头了,看看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新出头的人肯定更厉害、势力更大是福是祸,只能听天由命了。

    只有江洵还在水中和那个汉子撕打不休,却棋鼓相当,生死之间,谁也不敢稍有松懈,在已经寒冷的江水中翻滚沉浮争命,打得兴起,打得太投入,也或许是打蒙了,他们可能也没听见那声喝止,可能听见了也顾不上

    在宋江等紧张注视下,片刻后,酒楼中走出个人来,作派颇有些施施然人实际很年轻,可能都没到留胡子的岁数,没一个随从助威壮行,也没武器随身,穿着不错,但光头没戴帽子,应该不是什么官身,甚至也不是什么公子衙内有权势的人家的孩子,举止间流露的素养,极可能就是个有钱有点文化的草民,势大凶强霸道的民,俗称土豪

    青年显然有些傲慢,但说的话不傲慢,笑容也不傲慢。

    他经过提丧门剑的家伙时微微一笑,不知说了句什么,那恶鬼一样的大汉却哈哈大笑,乐不可知的样子,似乎青年说的话极有趣或让他极高兴转眼,青年在丧门剑一伙的陪伴簇拥下来到宋江面前。

    宋江一伙紧盯着那青年,心中疑惑而警惕看来这人是这两伙狂徒的老大,或者是这一带地盘上的老大什么的

    青年拽拽地看了看杨适、刘无忌,并不理睬还在江中拼命的两个二b,然后仔细打量着宋江,就在三人心怀忐忑暗暗戒备时,就听青年突然展颜一笑,语气平淡但很是和善地问“听口音,你们是北方人。这位(宋江)更是山东梁山泊一带的人吧?不知你们可认识一位北方鼎鼎大名的豪杰,江湖称颂山东呼保义,又称山东及时雨,郓城宋江宋公明?”

    一听这话,宋江等都微微一愣,随即就是心涌欣喜。

    但江湖险恶,人心奸诈,不能听表相就断定什么。万一这青年实际是仇恨宋江的人在使诈呢?还是小心点好

    杨适、刘无忌都不是混社会的生手,混花胳膊,在最复杂的京城黑白两道打滚很多年,什么阴谋诡诈凶残事没见过,又比较心细能沉住气,更能说会道,擅伪装,擅长和各种人打交道这也是晁盖特意派他们二人来护送宋江的原因,自然不会被陌生人一两句话就糊弄住了,都紧握钢刀警惕戒备保持不失,只默默看着来路不明的这个青年不吱声。

    宋江则脑子急速一琢磨,一想,自己并不是江湖人,虽然和天南海北的江湖人多有打过交道,但在江湖上还真没什么仇家,有的只是及时雨呼保义的恩义这么一想就心一定,心中无鬼啊,自然不怕对方实际是鬼叫门,那么对方极可能是善不是恶可以一赌就干笑几声,对那青年一抱拳“若公子口中所提的人是指山东郓城押司宋江,不才正是小可。”

    青年一听顿时明显精神一振,脸上若有若无的那份傲慢或者叫矜持没有了,全化为了灿烂或许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险诡异什么的笑容。

    他再次把宋江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直看得宋江浑身发毛,心中压力陡然一升并且越来越大。杨适和刘无忌二人在这种目光下也极不自然,不禁心一提又高度警惕起来

    而那些本地地痞恶棍则神色各异,有一脸迷糊的,有稀奇甚至诧异却有好感地盯着其貌不扬的黑矮子宋江,及时雨啊最讲义气的呼保义啊,谁不喜欢也有满眼怀疑甚至鄙视不屑的但为首的丧门剑这位却是瞅瞅那青年的神情,再看宋江一伙又是目闪凶光不怀好意,甚至嘴角还挂上了让人看不懂却让人心惊肉跳的笑纹,握紧了丧门重剑,大有一断定了什么就立马奋勇抢先冲上来为神秘青年干点什么的架式

    现场的气氛诡异紧张起来。

    神秘青年神情莫测的自顾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对宋江放声大笑道“你长得和某家久已传闻的那位英雄的形象很相符,但也不敢轻易确认。在我面前,你能如此好风度气质,那不是寻常之辈能有的。宵小,就算敢巧诈冒充也不会有真英雄豪杰的胆量,更不会有及时雨的那种自信和气势。哈哈”

    笑声中,他对宋江郑重一抱拳“某家穆春,江州穆家村人,只是个做点生意的小民,却一向敬重江湖朋友,对义气当先的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可是仰慕已久,不想今日竟能欣喜得见。”

    宋江心中暗叫,我什么英雄胆气过人?哪有什么自信气势?我心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忐忑得紧甚至害怕得要命才是但脸上却已经全是谦和暖人的笑,赶紧抱拳还礼,干笑着客气道“宋江不过一寻常人,往日不过是力所能及周济些一时陷入落魄的江湖好汉,意外得了些薄名,如今更是吃了官司的落难发配之人,万万当不得穆英雄抬爱。”

    虽然穆春不是一确认了及时雨的身份就激动敬仰的纳头便拜大呼公明哥哥,穆春的这种态度远远达不到宋江以前见多了也开始习惯了的江湖人初见他的态度,但此地此情此景,穆春能如此,宋江已经极满意了,应该是没危险了,太好了这个不知其真正底细的穆春才应该称一声及时雨啊,浔阳江畔及时雨。若他不及时出现解围,自己一行人明年的今日怕已是坟头野草三尺高了嘿,能不能有个坟头还两说呢,怕是尸沉江中做了永不超生的水底冤魂

    穆春的态度大好,爽朗笑道“豪杰就是豪杰。天下好汉虽多,但呼保义及时雨只有一位,休要客气。”

    说着他大手一挥,“弟兄们,你们都听到了?咱们江州好汉可不能失了礼数,免得传出去让天下的英雄好汉笑话咱们江州无人才。来,来,快来拜见一下山东来的这位豪杰贵客,叫声公明哥哥你不吃亏。”

    这一挥手。唿啦一下子,包括那最凶残霸道可恶的丧门剑手在内,都围上来,个个满脸热情抱拳躬腰大施礼乱哄哄大呼小叫“拜见公明哥哥。”

    这些坏家伙礼到了,喊哥哥的声够大,热情够足,可就是让宋江等总感觉象演戏多过象真心流露,象从他身上或是从这位叫穆春的青年身上贪图点什么多过象真仰慕宋江一行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但也长长舒口气。

    危险,看来是真过去了。

    居然这么巧,这些人正是江州的,这离江州城可老远呐,怕不有上千里这些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但无论如何显然都是江州的地头蛇,在江州属于混得有名堂有势力的,以后在江州难免会打交道若能就此结交一番,怕是在江州的行程或生活会多了不少便利,至少会少了许多麻烦甚至意外凶险,倒是喜事一件

    原本是场要命的大祸灾难,结果却变成了喜事,这极具戏剧性的变化全是因为宋江的良好名声和为人杨适、刘无忌二人心中感叹之余,因之前陷入凶险而对宋江生起的那点不解和不满情绪也随之抛到九霄云外悄然消散了。对宋江的魅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反而更加敬重起来

    接下来,还在江中蒙头蒙脑恶斗的江洵二人也被人叫止了,罢手上了船,换了衣服,出船上了岸再见,斗得死去活来的二人反倒彼此之间多了点都是难得的水中好汉的惺惺相惜之意,相互都有点佩服。当然,这个是建立在穆春对宋江一行友善的态度的基础上,否则就会相反,是强劲对手,大敌,那对江洵这样的必杀之而后快。

    穆春做中人把江州群雄向宋江做了热情介绍。

    使丧门剑的凶悍骁勇恶汉正是赵岳下江州时曾经获知的江州一霸,马雄,绰号黑煞神,擅使这口丧门重剑,还有阴损却犀利难防的袖箭这种索命无常暗器之能,本是江州地面混陆上的大地痞黑帮老大,如今也混水上饭吃,有两个得力的水上好手结拜兄弟,也就是和杨适、刘无忌交过手的有武艺的那两位,雄壮的那位叫独角鲇陆祥,精瘦些的那个叫雪里游张德,领了一帮水上陆上混饭吃的汉子,有好几百号狠人,势力着实不小,是真正的江州一霸了。

    和江洵船上水中皆斗了个棋鼓相当的汉子正是癞头鼋张魁,在赵岳下江州时他已经是当江州一带浔阳江上的事实大帮派水匪,专让有油水的过江客吃板刀面什么的。

    他手下的那位最先挑起今日事端的独眼龙正是被赵岳收船火儿张横时打瞎了一只眼教训了的油里鳅孙五。

    这家伙成了独眼龙,事后没吸取教训,反而更凶恶歹毒残暴,面目也更吓人,对手下或过路人更有威慑力了,自知水中能耐不错却武艺上的本事不济,做案时稍一遇上个好手,就是在擅长的船上水中争斗也会容易反赔上性命,倒也肯吃苦起来,下了功夫学武,想成为全面高手,可惜已经成年了,过了最佳习武打根基的时候,本身悟性也不行,又没有高明师傅,刻苦努力后有了正经武艺了却仍然只能算一般本事,连武艺二流高的江洵都照样打不过,几下子就踹翻了

    那个当时跳船助战的恶汉好兄弟自然是孙五的同乡好友截江鬼张旺。张旺和孙五是一样的货色,勤奋习武也不成大才,只越发成了歪才祸害。

    张魁还有个结义帮手兄弟,正是揭阳岭上开饭店的绰号催命判官李立。

    浔阳江上没了混江龙李俊可结交,揭阳岭李立就和张魁混一块儿了。开黑店的,正经上也需要河鲜、盐巴江州水上恶霸张魁取代了李俊和浪里白条张顺两方面在江上的老大地位,管着江州一带打鱼的,也干着贩私盐买卖,双方很自然地就发生了关系,又都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并且确实有比一般人强的本事的狠主,同类人,自然做了一丘之貉。

    宋江也把自己的伴当介绍了一下,自然不会说是二龙山反贼派来保护他的,只说是来自京城和山东的义气好汉朋友。如此一扯,不料却有了意外收获。江州这些坏蛋们一听居然京城的好汉都承受过宋江的恩义都敬重宋江,在如今这么混乱凶险难测世道时节不惜冒险南下护送宋江,甚至不惜一死以报宋江,这下他们是真震动了,对宋江的呼保义及时雨威名终于有了些真认可宋江显然也没料到会有这结果,倒是意外之喜

    他的心更定了,眼珠子转得更快了,肚子里也有了些盘算。

    他一盘算惦记上谁,谁的名字怕是就得在地狱判官的勾魂册上出现江州这些土鳖群雄哪能知道这玄机。

    只满面春风的穆春心里清楚宋江这个人身上所带的强大瘟疫效应。

    他笑得是真心开心。

    他和哥哥穆弘在这老家江州盘踞至今,一方面是为海盗国的贸易做具体的一方贩私,另一方面就是在等着宋江可能出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