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器有灵〕〔扭曲界域〕〔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顾晚〕〔总裁宠妻进行时〕〔戴面具的爱情〕〔沐暖暖慕霆枭〕〔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都市至尊药王〕〔古神教父〕〔大明流匪〕〔美女校花爱上我〕〔邪王轻轻爱:王妃〕〔重生九零:鲜妻甜〕〔望云山传说〕〔启禀陛下,娘娘又〕〔都市绝狂兵王〕〔随身桃花园〕〔漫威世界中的赛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00节再抬宋江
    穆弘和弟弟在帝*校接受了严酷的从新思想新法制,到科技时代并且世界新视野,到必须掌握的技能的综合性训练,他本人的能力从原本的凑合当水浒将八骠骑之一,迅猛转化为真正的一流大将,没遮拦的天性骁勇担当等更完善,同时也多了原本没有的沉稳,睿智........

    原本只是个江州乡霸混子地主少爷的穆春变化就更大了,被简直是残酷的训练弄得有皮没毛,不知多少次差点儿当众哭爹叫娘,只是实在丢不起那人才拼命咬牙坚持了下来,等训练结束,考核也达标了,穆春一身的臭毛病早不见了半点儿,轻浮没脑子.......都不在了,化为了滚刀肉,或者说叫处事机灵坚韧圆滑,总算是成才能干点事,真有点出息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赵岳曾经对穆春说过:“你若真是条汉子,那么,你就算是块烂泥巴。军校也至少能把你塑造成有顶当的顽石。”

    穆春当时是不信的,只是不敢出言反驳而已,心里自有主意,结果训练一开始就......惨了。

    教官们不知训练过多少宋国这边来的各种吃不得苦的娇贵大爷、自负英雄的刁钻无赖好汉.......等死性不想改,不服,执意耍小聪明玩个性玩对抗的家伙,对穆春这样的小家伙,教官稍一接触就能看到他骨子里那点小心思和弱点,有针对性的手段立马就能让穆春很快变老实........

    都说民心似铁,官法如炉。

    帝*校才真正是炉,凡是真有抱负肯咬牙坚持下来的年轻人,无论男女在军校都会懦弱变勇敢,多情变铁血,废物变人才......

    穆家哥俩和太多从军校毕业的人一样,都把自己曾经流过太多汗水和血泪的军校叫做“地狱魔鬼园”,在军校生活中不知多少次背后痛骂教官无论是文职的还是武教官全特么是魔鬼不是人,可当毕业能离开地狱时又无不满眼泪水,频频回首校园,不舍离去......越是让人痛的就越是会让人难忘、怀念,比如刻骨铭心的爱情,比如塑造自己成了人物的艰辛宝贵历程.......

    等到再见到赵岳的时候,牛逼嚣张的哥俩都没脾气了,服了,赵岳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当赵岳交待他们回老家的任务时,别说是穆春了,就是穆弘也懵逼了:北方那个牛逼绰号及时雨的还在好好当着县城威风押司的家伙会在近几年内遇事发配到江州?这怎么可能呢?谁真能预测未来?就算能,又怎么可能预测到这种细微到个人命运轨迹的精确程度?那个叫宋江的人就算日后真犯事成流配犯了,以文成侯的权威也不可能远在千里之外的沧州干涉到山东县上对宋江的判决。赵公廉管不到山东,而且沧赵家族在宋国的形势和地位已经变了,君王起了恶意,群臣转入拉帮结伙敌视赵公廉.......宋王朝好使的官场关系网对沧赵家族而言不但没用了,而且反而会起反作用。沧赵如何能保证宋江一定会发配江州?

    军训后,哥俩可是洗脑有了科学世界观的,对这种玄乎事很难相信,哪怕它是在帝国有神人之称的赵岳说的。

    但是,转眼到了今天,穆弘彻底震惊了,赵岳预言的任务竟然真的就........在接到朱贵的电报的当时,他震惊到嘴巴张得老大,看着电报的眼睛差点儿突出来.......没有这封电报,他哥俩几乎已经忘了还有这码事.......

    宋江不知道这内情,自然不知道穆氏兄弟对赵老二的惊骇与敬畏之情。

    他只看到这位穆老大在众人热烈欢呼迎接中只挥了挥手,很随意的那种,没什么情绪波动,也没说什么,神情淡漠,即使对马雄张魁这样的江州极有分量的黑帮老大的热情,也没什么笑意,仅仅只是看了二人一眼,微微颔首就算是重点回应了。而马雄张魁,这两个骄狂自大凶残邪恶的,心眼也肯定不会大了的家伙,对穆老大如此冷淡简直是当众不给面子的作派竟然也没什么羞恼........不当回事,或者很自然地接受了这种事实上的傲慢冷漠,显然是习惯了。

    显然,穆老大以前就是这样.......

    人群中的宋江见此情景,不大的眼睛不禁一眯,肚子里急速打了几个转:这个穆老大威势已成,并且城府极深,年纪不大却怕不是好弄的........

    但,当穆春把他介绍给穆弘后,穆弘却有了明显反应,眉毛一扬,目光立即定格在他身上,仔细打量后,冷漠的没情绪波动的眼神变了,变得神采奕奕,有神而有热情,笑容也出来了,在船上一抱拳,春风满面笑道:“在这浔阳江畔居然能见到北方的英雄豪杰及时雨,这真是天大的意外幸事。某家穆弘对宋押司有礼了。”

    船还没靠岸,不能立即下船见礼,穆弘在船上如此做法有拿大的嫌疑却不算什么失礼之处,但也仍然和穆春此前一样不是对久仰的大名鼎鼎呼保义及时雨纳头便拜,也没有称呼宋江最喜欢听到的公明哥哥,这让心中多少有点期待的宋江有些失望,只是面上不露声色地赶忙也抱拳躬腰客气回礼,连称在真英雄面前可不敢当.......肚子里则琢磨着这声宋押司称呼的含义.......想急速分析出这位穆老大的心性和处世倾向,好有针对性的.......

    宋江万没料到的是,穆弘仅仅是如此一说一做,江州群雄居然全都浑身一震,再看宋江的眼神就全变了,此前的淡漠不在意等等都不见了,都变得眼神热切........就连马雄和张魁看着宋江的态度也终于有了敬意认真......他们是从穆弘的作派中对宋江的郑重,感觉到了这个黑胖锉子在穆老大心中的分量。

    威震浔阳江两岸的穆老大都尊重的人物,那指定是有了不得之处,至少是不好得罪的。而善于捕捉人心理的宋江也从众人的态度急剧转变中敏锐进一步深刻认识到穆老大在此地的威势之盛。

    这个人如此有钱有势,也必定能力过人,还敬重义气人物,应该是重情谊讲义气的真豪杰,若是能拉入.......必是强大助力,可做人品可靠的心腹依赖和重用,无论走哪条路,成事都必定容易多了......宋江如此想着,对穆弘也热切起来。

    船队有数艘在靠岸,江边涌现了不少似乎是当地百姓的人在忙活,看他们带来的一筐筐东西可知显然是给船队补充蔬菜等江上远航要吃用的东西,竟然还人向船队供应清水,肯定是干净的井水.......宋江看到这个,心又不禁一动:有现成的江水不喝不用,专门花钱买水,而且是买给全体船员......这个穆老大绝对是个很讲究的人,至少是在生活上如此重视手下的饮食之类的也等于是重视义气,对手下普通喽罗也如此讲义气重感情,此人的品格可见可贵。另外也从侧面再次证明了此人的财大气粗和大方.......

    宋江对穆弘更喜欢了,心思更热切了,风度也更好了。

    穆弘则随着船靠岸笑呵呵对宋江道:“押司要去江州,既已吃喝好了,不如就上我的船走吧。我就不下去了。此到江州是逆流而上,一般的船行得太慢,住的不舒服也不安全。我的船快。护送押司的这些仗义兄弟可以回去了,省得逆流而上千里的操持多辛苦,还多花钱又耽误时间耽误事,也能早回北方忙乎自己该做的事。”

    宋江等听了这话都不禁一愣。

    杨适、刘无忌、江洵瞅着穆弘,心里犯核计:”上你的船?若是自投罗网进了贼窝怎么办?在你的船上,一切还不是得受你操控?你若是半道把宋公明收拾了,往江里一丢,神不知鬼不觉.....公明哥哥带的这么多钱财可都便宜了你.......“

    穆弘似乎长着透视眼,看穿了他们的忌惮,也不解释保证什么的,转眼在人群中看到了此地酒楼的老板也在,就说:“掌柜的,我此行的钱都用在货物上了,手头没宽余的。你帮个忙准备一千贯钱给押司的义气朋友当回程的盘缠。若是他们南下疲惫了,想在此歇息几天再回去,所有费用都算在我帐上,照顾好他们,不要从盘缠中另扣钱。”

    宋江等人又是一愣,出手就是千贯?真....好大的排场,好阔气好大方的气度.......

    在场的江州群雄却又是一震,越发感觉到穆老大对这个黑押司宋江的尊重不一般。

    他们不仅和穆氏兄弟是同乡同混江州地面的,亲不亲家乡人,而且也可以说是都是跟着穆老大混的,相处和跟的时间不短了,可却从来没有这待遇,至多是马雄、张魁二人以各自帮派老大的身份能跟着偶尔混好吃好喝而已,从来没有从穆老大这凭白得到过一文钱,只是在走私货物上得到生意上的照顾,平常能多得些货物或眼下这样遭受国难被抢穷了,没钱进货能赊欠些货物先卖后付进货款。而这个北方来的黑矮子流配犯却仅仅和穆氏兄弟刚见面,就能得到如此大手笔的钱财赠予........

    这些家伙心里一瞬间都极不平衡,但谁也不敢说什么,连流露一丝不满意情绪当着宋江一伙的面驳了穆老大的面皮都不敢,只能是,再看实在其貌不扬的这位及时雨宋公明,那眼神不禁又加深了几分认知和敬意.......

    在这么不安全的地方能顺利平安开这么大个酒店的老板,必定也是极牛逼的一方人物,肯定是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的,但对穆弘的随口吩咐一样的借钱和拜托却没任何感觉当众掉价而不满的情绪,反而点头哈腰立即满面笑容拍着肥厚的胸脯应承道:“穆大爷能有事让咱伸把手,那是穆大爷瞧得起咱。照顾好这位宋押司的义气朋友,那是小店的义务和荣幸,没说的,也不用算什么店钱。他们能满意而归就好,不堕了大爷在北方的名声和小店招牌就是喜事一件。至于一千贯,小的这就去弄,只是能不能凑上大爷说的数,我也没数。酒店这的钱都是来来去去的流水帐。”

    说着,他已急急带着身边的伙计转身而去,却不多时就带着几个箱子回来了。

    “穆爷,小店这的流水钱都在这了,我也没细算,一千贯应该是有了。若有多的就当是小店随大爷对这位宋押司的义气兄弟的一点心意。”

    说话间,酒楼伙计也把箱子打开了。

    众人一瞅,黄灿灿的铜板堆在箱子里发着诱人的光芒,不用细数了,一眼可知一千贯只多不少。

    穆弘满意地对酒楼掌柜的一点头,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掌柜的已经欢喜的满脸笑开了花似的。

    马雄、张魁两伙人的反应以及酒楼老板的态度,这一切都落入宋江的眼里。

    穆弘对宋江道:“穆某对押司久仰大名,但咱们毕竟是萍水相逢,初次见面。彼此没什么了解。押司不妨和你的义气兄弟去一边说说话,对这些义气好汉有个交待,再作决定不迟。”

    宋江不禁心中暗赞一声:“这个穆老大面面俱到,端得是个人物。”

    他笑应一声,也不虚伪客气,和同伙去了一边。

    江洵道:“这个穆老大应该是个真豪杰,可以信赖。但天王哥哥事先有交待必须把哥哥安全送到江州安置好才可以回去交令。若就这么半途而回,怕是天王哥哥会怪罪我等太容易相信人而轻忽大意。再说了就怕万一啊。这世道,什么奸诈坏蛋不会出?这年头,什么坏事是人不敢干的?咱们来这一路上可都看到了。”

    杨适和刘无忌却道:“无论这个穆老大可靠不可靠。我等兄弟不亲自护送哥哥到终点,这心里怎么也放心不下。”

    两方说的话的意思实际是一样的,都是怕自己一放手而去,宋江稀里糊涂上了贼船丢了性命,对宋江都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和担忧。但,在宋江听来意义就不一样了。

    江洵似乎是更在意晁盖的命令。

    而杨刘二人却是更在意对宋江的义气。

    二者说话的水平高下立见。

    杨刘二人不愧是东京城见过世面,久混上九流花胳膊的,深通和上位者打交道的诀窍。

    相对比的,江洵对宋江也绝对属于有心的讲义气守信用的,但就是个不会说话不精通拍马屁来事的乡下军汉土鳖。

    好在宋江是这方面的绝对人精,对混社会那一套很是门清,知道双方的心意都是好的一样的,只是也更喜欢杨刘二人......当然面上不会表现出来,只想了想,笑赞感谢三位兄弟对他的盛情义气情义,但还是决心上穆老大的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