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状元是我儿砸〕〔未来兵王在都市〕〔金币即是正义〕〔重生青梅逆袭记〕〔地球最强王者〕〔农家娇女有点泉〕〔两朝凤仪〕〔天赐良缘之追夫记〕〔重生之先声夺人〕〔给未完的青春做个〕〔金粉〕〔医路繁花〕〔我家皇后又作妖〕〔景福〕〔兵王之王〕〔娇刃〕〔万古剑神〕〔邪皇爆宠:毒医娘〕〔凌刀问道〕〔玄天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02节万事如意
    蔡九等狗官,包括皇室和朝廷,钱财捞得再多也只是为海盗攒的肉。wwΔw.『ksnhu『.la穆弘为了掩饰身份和行事便利,尽可极大方的贿赂沿江两岸官府。反正那只是暂时寄存在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狗官们那的,时候一到就全收回来了,而且让狗官们倒贴个干净。

    宋江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但听到连大宋最牛逼的官——蔡京,的知府儿子居然也肯给只是区区草民的穆氏兄弟面子,他不禁惊讶震慑的差点儿咬破舌尖。

    这穆氏的生意居然做的强大到这种程度?!

    此人的能力(指穆弘)如此看真是大得不可想像,让人不免敬服感叹。当真是行行出状元.......

    他确认了穆弘并不是海盗,无非是讲商业信誉在海盗那有点面子而已,沉下的心又转为欢喜。他更喜爱穆弘了。这种讲情义,重信义,有坚持,能力又如此出众的大帮派人才简直是稀世珍宝一样可贵,既有缘结识了,怎能让他溜走........

    穆弘知道宋江按的什么心思,只做不知。

    他和宋江的接触和所谓的缘分基本是到此就为止了。宋江一腔热望纯是一厢情愿的妄想。但穆弘对宋江到江州城服刑需要顾虑的事做了进一步安排。

    “哥哥入江州的事,我不去相助,哥哥也不必忧虑。”

    穆弘说着一指马雄:“马老大有个亲亲的哥哥叫马英,是个江州府的节级,官不大,但管得正是哥哥顾虑的那些事。马老大的这位兄长虽然有个绰号叫笑面无常,人却是对够朋友的朋友极讲义气肯帮忙的。官场嘛,哥哥知道,在那里面计生活的人不能死板。笑面、无常,都是职场需要,说明不了什么。哥哥对这种事自是懂的,不难理解。”

    宋江当真是一听就懂了,真懂。

    无论那个马英为人到底怎样,穆弘话中的意思都是在告诉他:好处到了,马英就会真帮忙。

    就怕当官不办事,甚至是心黑到钱照收却不办事,白吃人。肯帮忙,这就够了。

    穆弘如此说马英,马雄大感有面子。

    本来他有个心性比他更险恶不堪的名声也更臭的当官哥哥是好说却不好听的事,经穆弘如此一介绍,反而成了正面的可以理解的体面事了,不丢人了。

    尽管马雄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但也在乎在人前、嗯,尤其是在新朋友面前的脸面。

    混黑的最要面子。

    有面子就有势力,能混得开,有利益保障,等同于官场有权力资历地位。没面子就失势了,啥也难保证了。

    宋江也确实在顾虑到江州官府报到必然要经历的那几个难关,一见穆弘不是到这就不管他了,反而想得细而周到,早替他打算好了,不禁更是欢喜,也更对穆弘热切了。

    他顺着穆弘的心思向马雄笑呵呵郑重一抱拳,“如此就得有劳马兄弟了。”

    马雄越发有面子,乐得都露出了后牙槽,连连说:“好说,好说。且不论和公明哥哥是朋友,咱们兄弟应该相互关照。就只论穆老大的面子,穆老大既交待下来了,那,怎么也得照办好了。”

    他高兴成这样还有好处的原因。

    要办事就得拿好处来,否则谁肯给你真出力办?

    官场中人,不从中做手脚故意刁难坏你事就已经对得起你了。

    穆弘把事推给他办,实际上也是在照顾他拿到好处,否则以穆氏在江州官场的威势,不亲自出面,只派个小斯出面找关系也照样轻而易举解决了。江州官场有的是人愿意积极为穆老大办事出力,只怕没机会,想靠却靠不上........

    马雄不知道穆弘这是以此事有意进一步加强宋江和他的关系。

    这种家伙满脑子只是在乐滋滋的想:这个宋江,看带上船的行礼箱笼之多之沉重,钱财必定带了不少来。没钱又怎么配叫及时雨呢,对不对?宋江又是个很大方的,不肯亏了朋友的........这就好了,嘿嘿........

    为了让宋江托他办事时更够朋友,马雄赶紧又说:“公明哥哥也曾在公门混饭吃,想必也明白这流配犯到了发配地要遭受的流程折磨。别的不说,只那过堂杖脊和进牢城营的一百杀威棒就不是好受的。不知多少自负铁骨铮铮的好汉子都吃不住劲毁在杀威棒下,好好一条汉子就那么打废了。哥哥这样的斯文读书人哪抗得住那个。不过有俺哥哥从中周旋帮忙,那两道酷刑就能免了.......”

    宋江秒懂马雄的意思,也确实被杖脊与杀威棒的事吓着了,不禁又向马雄说:“如此就更得拜托马兄弟了。宋江是最重兄弟情义的,其它的都是身外之物,无足轻重。”

    马雄听懂了,越发乐了,也不禁赞叹一声这个宋江宋公明确实真明事,会做人,值得结交........

    穆弘冷眼旁观,心中冷笑。

    在二人勾通好了后,穆弘瞅见帮不上忙、没赚头的张魁在一边不满的干眼馋,就笑对宋江道:“哥哥到了这江州就安心住着。别的不敢说,只钱财上,若是短缺了,就只管打发人来我穆家庄取就是。万不要见外了。”

    宋江看到了穆弘眼中藏的意思,知道穆弘是在告诉他:和马雄张魁这样的人相处,以及以后和江州什么人物结交,万不要舍不得钱财,不用在钱财上顾虑短缺无力担心生活会陷入困窘,这方面有他穆弘在后面兜着,只要需要就只管花。

    穆弘的意思也有暗示马雄张魁:你们和宋江交好,自有好处,断不会吃亏,至少是在钱财上能沾大光。

    宋江心中对穆弘不禁大为感激,对穆弘的人品能力也越发欣赏.....他只没想想如此优秀的人物又岂是他宋江能收为小弟驱使利用的。宋江太自负了,不可能有这个觉悟,至少是不能及时有。

    说到底,他对再强也只是草莽民的穆弘没真当回事。

    ..............................

    套牢了马雄、张魁后,穆弘安排小船送王四先去江州城找到两院节级神行太保戴宗接洽......宋江此来是带着吴用写给好友戴宗的信的,信中,吴用拜托载宗关照好宋江。宋江需要上岸前先和戴宗联系上,看这个戴宗是否能依靠一下,有所准备,也是想借穆弘的势力震一下戴宗:我宋江的大名天下闻,即便是在这陌生的江州也有大能给面子关照,不是就得依赖戴院长你。不要以为我宋江就落你手了......

    另外他也需要先给王四安排个落脚住下来的合适地方,把此行带来的装了数个箱子的两千多贯铜钱先存放好........

    然后,穆弘请宋江、马雄、张魁最后欢宴一顿后,打发船送走了。

    ..............................

    宋江在马雄张魁的陪伴下刚到江州岸上,戴宗就来了,对宋江甚是热情。

    稍说了几句,宋江心里就有数了:这个两院节级戴宗原来是和原郓城县副都头雷横是相似的人,当着实权小官,为人贪鄙,爱耍权行暴虐。但这不算什么,此时的官场尤其是基层执法者都是这个特点,不贪不暴虐反而是不正常了,污不要紧,讲义气,够朋友就行了。

    以宋江对基层官府极了解的眼力,几乎只一眼就能看穿戴宗本质,心顿时落了底,心中越发欢喜。

    想当年,那么贪鄙凶横的雷横却被他玩在掌中,是他宋江的心腹打手,指那打那。如今他宋江经历风雨,道行更高了,这个戴宗又何足挂齿。定能摆布得戴宗死心塌地和他做兄弟,为他竭尽效劳。

    如此,在江州短暂的服刑生活就没问题了,还能结交下许多有用的人物,等来年大赦,踏入官场一展抱负,建功......青云直上,稍具气候,就可以设法把在这结交的好汉全都弄到手下,构成自己说了算的武装实力,也做个文成侯那样的........

    想得高兴,宋江笑语炎炎,气度越发令人心折。

    戴宗自负是官,对马雄、张魁这样的当地所谓草莽豪杰是看不上眼的,鄙视为该死的贱民匪徒而已,和他这个官不是一路人,尽管他被人常常叫作城中一霸,和城外二霸张魁、马雄是一类的,往日也早就了解这二人的本事和势力,但却从无来往,更不会折节结交,只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各的霸,各谋各的利,此时见宋江果然如王四所说的那样和马张二恶称兄道弟的关系似乎甚好,心中仍然不屑马、张,但场面功夫自然做得纯熟周到,不会流露出对二恶的鄙视排斥........

    一番客套亲热后,和马雄、张魁约好了日后再欢聚,双方依依不舍分手,宋江坐上骡车,带着满车行礼很大爷的跟戴宗悠然进了江州城。两可怜解差自然是没车坐,开11路恭敬老实随车步行,仿佛是宋江的跟班小厮........

    戴宗开着一家酒店。宋江一行自然先落脚在此。

    灾后的江州城和其它城市一样,市民人口暴减,闲置的房产很多,此时又少有商旅敢出外行商,路上太危险了,天也冷了,转眼就是隆冬降临,不着实有实力的,谁敢要钱不要命的着急重开商旅贩货赚钱?江州虽然地处水上交通要塞,此时节却也少有外人来,城中有的是极便宜的闲置房可随便挑选借住,只戴宗一伙逃过了国难杀劫狂潮也趁机发了国难财,占了好几处无主好房产,眼下的这处很不错的酒店就是其一,虽然聚敛的钱财在事起突然中仓皇弃家逃走中也被洗劫一空,成了穷光蛋,却摇身一变成了房产大户。

    宋江关心的王四的住处问题和他的方便问题就轻而易举解决了,就住在戴宗一伙霸占的一处房产中。

    戴宗他们几个光棍都住在酒店中,一为看店方便,二为生活方便,免得吃个饭还得自己另起炉灶的麻烦,再说了就是想雇佣仆从照顾生活也没人可雇。灾后百姓都成了地主或城中有产户,都自己当爷谋生,谁肯伺候别人当下贱奴仆?

    因而戴宗一伙霸了多处房产却也没去分住了,又租不出去,都闲着呐。

    宋江和王四不住便利的戴宗酒店,而是别院单住,却是避人耳目,防忌讳是应有之意,毕竟戴宗是公门执法者,而且在江州城很有名,很招眼,和宋江这样的流配犯若是住一起搅在一起,难免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出什么事。宋江主仆住别处,吃饭什么的来酒店,这就没毛病了,一样方便。

    呼保义、及时雨宋江的到来其实着实喜坏了戴宗一伙,自然是钱闹的,没钱呐。

    象江州、江南或北方等水系发达,水上交通便利,通大海的地方,国难中自然被洗劫得更惨。铜钱、粮食等叛逃者不方便大量卷着快速逃离宋国的东西照样被席卷得一干二净。眼下,江州这还能有大量粮食吃和储备,人不至于饿死或不得不背井离乡往外地大逃荒,这全是秋收得到的。

    对戴宗一伙来说,灾后有房有店铺,发国难财得便宜不小,可是没生意。这处酒店门可罗雀,几无客人上门。

    都穷了。

    普通人太多的手中分文皆无,哪有钱进酒店享受服务。

    眼下还能有钱吃喝的,自然都是官府中人,有朝廷调拨来的俸禄和公务费花用,却也不会上戴宗这样的吏员家的店里来消费,酒菜再好,也不会来光顾。都去大官家的更好的酒店.....花着公款消费,能吃喝好,同时还能讨好上官,等于变相行贿拍马屁,还有比这更安全实惠有利的事?

    这个帐,官府中人谁都会算,谁都懂其中的窍门,否则就是二傻子,也不可能在公门中立住脚。后世,某些酒店生意异常火爆兴隆,而另一些无论开得多豪华高档多有吸引力却就是不行,开不久就倒了或易主了就火了,是一样的窍门。

    戴宗一伙,表弟戴全、戴春,加同乡纪明、毛和尚,五个为首者,灾后只戴宗一人领俸禄,有钱进,虽然担着两院节级,管着监狱,本是有大油水的,犯罪家属们为了家人能在牢中活得好点,哪个不得想方设法孝敬孝敬.......若是不尽力打点,就管牢犯的那些狱卒、军健......个个吃人恶鬼一样。家人在狱中不知得遭受多少变态的羞辱折磨,好好一个人莫名其妙残废了甚至突然“暴病”死在里面都不是事,没什么意外的,很正常。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