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婿崛起韩三千〕〔全球巨导〕〔巨星从影视学院开〕〔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重回五零当军嫂〕〔恶魔微笑〕〔医武赘婿〕〔悍女种田撩夫日常〕〔九零福妻好难追〕〔天使与恶魔的较量〕〔从特种兵开始崛起〕〔豪门隐婚:惹上腹〕〔我真是大富豪赵权〕〔我就是神级大佬〕〔通天武仙〕〔锦缘绣程〕〔打穿steam游戏库〕〔盛世医凰:腹黑夫〕〔凤凰诏〕〔宿主总是爱掉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05节暴风一样快
    朱元原来任职的那个县如今已经废了,人口太少,由县治退为镇,知县死在国难中,咬牙忍痛把聚敛的钱送京城的钻营大礼全白送了,官没捞着升,命还丢了。收钱的权贵也没捞着只收礼不用办事的便宜,和京畿的其他官一样,费尽心血贪的捞的无数家产浮财归齐全归了海盗了。海盗才是只管收钱却不用办事的。这就是强国的好处。这才是强国应该有的风范。对外儒雅仁慈,圣母,换取外人称颂那太可笑了。任何朝代的统治者都总是要盘剥人的,对外好,那就必然对内对本族狠毒。

    国难中,无论是江州城还是县上,死了太多官府人,灾后重建统治,一些关键职位太缺人才。侥幸没死的朱元有本事,又是捕快行专业人员,就陡然变得吃香了,原本怎么也升不上去,这回却啥也没钻营就幸福地自动由知府蔡九看上了,点为本府副都头,由县级局长,摇身一变成了地级常务副局长,而且是唯一的副局长,主持具体执法工作的。

    正职都头是蔡九当初来上任就带来的老人,在国难中保护随着蔡九出城,也逃得一命,灾后自然仍是牢把着官不大却对知府主子很重要的执法领导职位,却是只管动嘴的。一把手嘛。大家都懂的。

    朱元和戴宗同是司法官员,但载宗这个所谓的两院院长实际只相当于个牢头,还是个不能直接管监狱的,有些类似司法局长,但职权小得多,对牢城营只有监察牵制权,没有人事任免权财权,正是宋体制特色的政权机构叠梁架构,职权多重牵制,人浮于事,养了太多吃闲饭的官吏,如此权力分散和相互牵制也一点儿没耽误上上下下的官吏们贪污,只是更多了能理直气壮伸手干涉事的人形成一起贪污,乐了统治阶层和所谓的读书人,民众的负担却是更重了,更苦了。

    而戴宗这样一个吏官怎么可能有资格和朱元这种要权有权要兵有兵,级别还比戴宗高的警察局长pk?

    何况这个警察局长还有一个强大黑社会组织当打手。

    这就是戴宗一听宋江陷入了双峰四狼之手而叫苦不迭的原因。

    但戴宗讲义气。宋江怎么也得救。

    他不禁想到约张魁和马雄这两只黑帮一起去,但转念就打消了这念头。

    那两个东西都是黑心鬼,不是仗义人,怎么可能在此事上愿意帮忙宋江而和朱元这个都头成对头呢?

    他们巴结朱元还来不及呢。

    朱元自有帮派,不会照顾马雄和张魁团伙,免得影响本帮派的利益,只会打压这二霸,所以二霸才勾结不上。有了这个机会,张魁和马雄未必不可能出卖宋江以换取勾搭上朱元。不约则已,一约,二恶霸极可能帮倒忙,更糟了。

    他又想到了向穆氏兄弟救助。相信以穆氏兄弟在浔阳江两岸强大到可怕的黑白两道威势,若是肯伸手帮忙,指定能轻易解决可是,戴宗和穆氏没任何交情,从来就没见过面,怎么有脸去冒然求助而且他也不知道到哪才能找到行踪不定的那对兄弟他心里发憷,左思右想,最终还是消了念头。

    没奈何,势孤力单,明知道极可能弄不过双峰四狼,可是也得硬头皮上。

    但愿四狼能看他戴宗的两院院长身份上给面子,双方能妥协友好解决此事。如此想着,戴宗和弟兄及本店几个伙计抄起家伙急急奔去救宋江。

    很快到了地方,可是没等他琢磨好到底怎么说怎么威胁对方妥协,朱元已经先出了酒店,一身陈旧却照样权威体面的都头服,挎着腰刀,一见戴宗一伙持刀带棒的架式就哈哈大笑道“哟,这不戴院长吗?”

    他的笑声中充满无限张狂和阴险之意。

    只听这笑声就可知朱元绝不是为给戴宗面子而想妥协迎接出来。他根本是来堵戴宗,不让进门的。

    戴宗的心一沉,“这斯果然已在这里。双峰四狼已有准备。今天这事指定难善了”

    他一咬牙,也不必谦卑客套了,那没用,只会让对方更嚣张更会得寸进尺,唯有直接来硬的。

    想着这个,戴宗戟指朱元厉声喝道“别的不必多说。朱元,我告诉你,你们非法强扣实施敲诈勒索的人不是旁人,他叫宋江宋公明,绰号山东呼保义及时雨,大名鼎鼎,山东河北尽知他大名和义气事迹,南方黑白两道也多有耳闻,天下好汉多给他面子,想必你朱都头也听说过他。我戴宗仰慕宋公明的义气豪爽,认他是兄弟,你们难为他就是和我过不去,断不会罢休。我劝你少自恃势力招此是非,赶快把他放了,其它的才好商量。朱都头,你以为如何?”

    朱元显然已经知道了扣的人是谁。

    他听着戴宗的威胁,冷笑着扫视了一眼戴宗带来的这点人手,又是一阵仰天狂笑,然后阴“什么狗屁呼保义及时雨?不过一贼配军,从山东到了这江州居然还敢吃霸王餐?他以为他是谁呀?他以为这是山东他老家呐,都得敬着他的那点沽名钓誉的名声,都得让着他惯着他充有钱有势的爷白吃白喝?”

    “戴宗,你和一个贼配军做兄弟,敢枉法寻私放纵罪犯象自由人一样随便在江州消遥快活而且混充牛逼大爷到处耍阔气摆威风,你知法犯法,可知罪过不小?“

    戴宗一愣,心中一阵忐忑,但随即大怒骂道”少在这给我扯官腔。你双峰四狼的臭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身在公门,是执法都头,却勾结黑帮,亲自充当帮头,作恶多端,罪恶累累,如今更敲诈到我兄弟头上,也有脸说什么法不法?“

    朱元却越被骂越是得意,又是一阵得意狂笑,”那又如何?这世道就这样。老戴,你又不是不懂,否则你也不敢和一个必定和黑道有勾结的贼配军称兄道弟混一块儿并如此护着他。“

    ”戴宗,你是明白人,休说大话吓唬人。那吓唬不住老子。

    别说没用的。也别说我成心不给你面子难为你。你不是说那黑锉厮是什么呼保义什么及时雨吗?那就义就及时雨个给老子看看。兄弟我穷啊,太缺钱了。得勒,我也不说饭钱了,就说及时雨救救我的穷吧?

    我看宋江也确实有钱,不是混充大款。我也不多要他的。这么着吧,一千贯,痛痛快快今给了,包括饭钱在内,咱们就一切两清了。以后哇,若是你老戴看得起我老朱,若是那及时雨真够仗义大度,咱们就是朋友了。本店欢迎你们常来消费。放心,下次保证价格公道合理,没毛病。毕竟有了一千贯,老子的手头也能活泛点了,不用为难朋友。“

    戴宗听说这家伙大言不惭款款而谈,气得脸都成了墨水。

    你马的,你这心得多黑,脸皮得多厚颜无耻才能说出这话来?

    你脑袋上是脸吗你?是脏臭之极的污泥狗屎吧?

    戴宗也是混社会混司法界太多年了,却是今日才知道人能多无耻不要脸、一个执法都头能多黑多嚣张执法犯法枉法

    事是说不过去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那就只剩下一条路,动手吧。说不行,那就强抢人。

    戴宗怒极,猛窜了上去,张手对朱元就是一拳。

    朱元也早有防备,但他还是小瞧了戴宗的神行之能,万没料到戴宗能由静到动这么快,简直如狂风闪电一般眨眼不到时间就欺到他面前。这一拳他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身子下意识一缩,却还是等于硬受了一拳,被打得后退了两步。

    他很惊愕,但随即却手抚着中拳的雄壮胸口笑起来戴宗这厮的两条腿着实有功夫,但拳头不行啊,根本就没多少力量,打中了也没什么要紧的。看这一拳,戴宗也没什么厉害的拳脚功夫。那么,只跑得快转得快有个屁用啊

    心念电转间,戴宗又欺上来追打。朱元狞笑一声你个龟儿子的还得瑟卖弄上瘾了暴发了力量挥拳就打,挡住了戴宗的连续几拳,感觉仍是没什么威力,他心中大定,狂笑一声反逼上来硬打硬架,仗着功夫好力量大身体棒反捧戴宗

    戴宗被打得拳头痛胳膊更痛,身上也沾了几拳,幸亏他腿脚奇快闪得快才不至于在朱元的重拳下重伤吃大亏越发怒极,他知道自己手上功夫不行,立即用上他最擅长也最厉害的腿功,转入拳打脚踢游斗

    朱元闪不开,连吃了几腿,即使是皮糙肉厚极耐打,也在戴宗的超人神行腿功下吃痛难忍而狼狈。

    他也狂怒了,凶性大发

    戴宗却是见自己只凭拳脚功夫根本奈何不得朱元怎样,又从敞开的店门看到宋江坐缩在冰凉的地上,遮挡脸上金印的帽子也掉了,披头散发的,在店内恶徒的戏谑欺负下样子极是凄惨困顿悲哀,他受刺激更大了,怒火更盛了,急眼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亮出了公门司法给他们这样的官吏专门所配的腰刀,不约而同的挥刀猛攻

    老大戴宗动家伙了,他的人也紧跟着动了,却是只有武功最好的毛和尚一向有刀,其他人,包括王四,以及也会功夫并且功夫比较好的,也有类似戴宗的飞毛腿腿功的戴全在内,都使的是棍棒。众人发声大喊,一拥而上

    酒店中也瞬间冲出了一群人迎战上来。剩下的三狼中,除了只心思刁钻嘴巴厉害却没一点儿打架本事的刀笔讼师竺大立以外,道士焦若仙、保正袁爱泉,这两条狼也全冲出来了。

    戴宗这面,酒店的伙计就不说了,都只是身体较棒会打架欺负寻常人的普通年轻汉子。

    戴春就是个吃喝嫖赌没个够,干啥啥不行,也不愿意干的混子,也就是江州这的产业全是戴宗自己的,戴春只是跟着混饭吃的,说了不算,才没成败家子败掉戴氏产业,否则早被戴春败光了。戴春也早因吃喝嫖赌挥霍欠债或没本事却没个逼数到处嚣张瞎得瑟而被人打死砍死了。以戴宗的身份和能耐护也护不住他这样的。

    还有个纪明,却是读过点书有点文化的,打架玩武也是没用的废物,为人还有些阴邪不正,属于贪财阴险小人,自己没本事赚钱,更不肯吃苦挣钱,却自负聪明有文化,专爱算计别人的财产,总想把别人的房产什么的弄成自己的。也就是弄不过戴宗并且得仰仗着戴宗讨生活,丝毫不敢得罪凶恶的戴宗,否则他只怕也不会放过他最了解也最方便下手的戴宗。

    这两纯属没用的,就是充数的,咋咋唬唬的在后边,却仍然被双峰四狼的人几棍子就放倒了,躺在地上只顾唉唉的叫痛,不敢起来了,因为对手的人比他们多得多,总能分出人手专门收拾他们俩。

    他们俩在肚子里也实在不明白了,戴宗为个既非同乡又非有什么关系的纯陌生人宋江何必顶着江州都头如此强出头?

    图的什么呀?

    钱?

    宋江已经大方给了不少。宋江剩下的钱也等于都在戴宗手里。宋江倒霉了,困在牢城营里,只要戴宗不再去管他,他就必然会随时死于莫名其妙,那些钱没了主人,岂不正好归戴宗,也就归了咱们弟兄几个轻松白占了?

    那可是好大一笔钱啊!能轻易白得的

    只有戴全真听戴宗的话。只有毛和尚信守仗义。两人和心急火燎的王四一样为了此事敢拼命。

    戴全的本事也就罢了。戴宗的武艺都不怎么样,他又能强到什么程度?

    毛和尚却是厉害。

    他早年另有师傅,身材也特殊,个子不高,精瘦,类似时迁,轻功了得,而且身体极结实,一身的筋骨,有力气,身手敏捷,尤其使得一手好快刀和暗器,没时迁的高超盗术,按本领和凶狠心性来说最合适他的职业是刺客,黑夜潜入刺杀。

    当然,此次争斗,他也不敢随便真杀人,用的是刀背,但也不是对手中的普通伙计挥舞棍棒能挡的,他灵巧钻来钻去,刀上,拳打,脚勾、踢几乎一个照面就能放翻一个对手。

    道士焦若仙一见毛和尚如此身手,立即舞剑专门盯着打对手中最有威胁的他也最感兴趣的这个小矮子。

    他也擅长轻功,剑法走轻灵,和毛和尚倒正是一对好对手,短暂内也分不出个高下来,双方缠在一起。毛和尚的威力被揭制了。

    但这边还有个王四,小棍子耍得也着实不错,打得人多势众的酒店方伙计东倒西歪

    观战没上场的袁爱泉动手了,抡着口长柄朴刀,也是以刀背,冲向王四,挡住了王四向酒店内疯狂的进攻

    戴宗玩刀却仍不是朱元的对手,加上卓越的腿功也只是勉强支撑,

    他被凶狂而显然敢真杀人的朱元逼得连连后退,心中惊惧,百忙中又闪眼看到自己手下的伙计纷纷被围攻打倒和戴春、纪明这两个废物兄弟全被拿进店,不禁更加心寒胆怯,突然就撇下朱元逃走了,逃得暴风一样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