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都市狂枭〕〔都市超强霸主〕〔二师兄〕〔我有石磨磨啊磨〕〔全职戏精〕〔八零炮灰大翻身〕〔拐个老婆当ceo〕〔肆记〕〔因为剧本是这么写〕〔老板,夫人逃跑了〕〔天道制霸计划〕〔剑行大道〕〔吞噬星空之黑龙传〕〔万界基因〕〔我夺舍了太阳神〕〔还乡初记〕〔我真不想救人了〕〔海贼之祸害〕〔另一个奥特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06节事急
    戴宗突然弃兄弟自顾逃走,转眼就逃远了,不愧是神行太保,没人能追上来了才大喊一声:“弟兄们撤啊。”

    毛和尚反应奇快,弃了焦若仙,转身就跑到了酒店对面的院墙处,噌,一纵身就上去了,几个起落就踏房越脊......很快不见了。

    焦若仙自负轻功,紧追不舍,却到底技差一筹,根本不是时迁这一级别的轻功高手,也比不上次时迁一级的,翻上了墙,追赶上了房顶,却几转眼就被甩开了,只能悻悻作罢,实际上他也并不真敢逞强硬追下去。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本事无论是轻功还是武器使用上的都比不得毛和尚,若自大逞能怕是得送命。这个矮小的对手绝对是个凶狠胆大又狡诈的主。

    朱元凶狂且斗得正兴发,却没了对手牵绊,就算给他插翅只怕追戴宗也不赶趟了,凶性就只能对戴宗这边剩下的三个人发,毛和尚却仗着轻功跑了,于是戴全和王四两个人就倒霉了,承受了双峰四狼一伙的全部火力。戴全也有不错的飞毛腿之能,却没机会发挥,被围堵得死死的,招架不住围攻最先被打倒,随即心慌意乱的王四也被袁爱泉趁机拿下了......

    毛和尚寻到戴宗,问:“哥哥,下面怎么办?”

    戴宗愤恨之极地一刀把路边一棵小树砍倒,气冲冲道:“朱元一伙竟如此凶狂(敢不给我面子)。咱们的弟兄也陷进去了,岂能善罢干休?”

    毛和尚默默地站在那陪着狂怒的戴宗不再吱声。

    戴宗激动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冷静了些,想了想道:“没办法了,只能去求那对兄弟了。别人都不好使。”

    他拍拍毛和尚的肩膀,“兄弟,你在这边监视着。我去穆家庄碰碰运气。”

    “记住,万不可莽撞冲动,免得陷入重围和算计丢了性命。那朱元拿捏了我的把柄是绝对敢杀人行凶的。杀了我们,他也有借口脱罪,甚至能因此建立杀贼功勋,成了好事一桩。也因此宋江和咱们的人暂时不会有事。我很快就会回来。”

    毛和尚点头,“哥哥放心。没有把握,我不会轻易出手。”

    戴宗舒口气,看着毛和尚满眼的满意:这个兄弟是义气之人。关键时刻也只有这个兄弟是有本事能帮忙做事的......

    安排了一下,戴宗也不回城,定好方向,径直绕城向揭阳岭那边的穆家庄飞奔而去,很快就跑没影了。

    穆家庄如今自然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村庄了,因为有交通要道与临江生活之便,又有大量良田,揭阳镇和庄上的人口仍然很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口,本庄土著居民只有那些沧赵帝国不要的刁男恶女。穆家也不是大地主了。田地被穆弘以筹集资金(贩私)为借口在国难狂潮前早就高价逐步卖光了,只留下了居住了不知多少代的祖宅,穆家也早不是庄主了,庄主兼保正另有其人,是一伙外地户中为首的凶强家伙......但是,庄子仍然叫穆家庄。外来户,包括庄主在内,无论占本庄人口比例多么大、田地多么多,无论带来的势力多么强大,都得向穆家老实低头认小,事实上都得在心里认穆家才是庄主。遇到本庄要紧的事,比如官府摊派的税赋劳役什么的怎么应对,怎么安排才合适,都得去穆家问主张再做决定......

    尽管穆氏兄弟常常不在家,在本庄很少能见着他们俩,而且偶尔遇到了或见着了也没用,这对兄弟根本不管庄上的事,不是庄主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就是最合理的借口,有事自有现任庄主担着作主,对不对?但,庄主和庄民心里都有数,该问还得老实的问,穆家兄弟不开口,却有留守穆家老宅的管家还可问可说说话.......问了,老实征询商量了才安排,哪怕穆管家什么意见也没说,那一般也会啥事也没有。若敢事先不问不商量,拿大地擅自作主,那无论会不会损害到穆家的利益,事也往往容易出麻烦.......来摊派的差役就是另一副面孔了,露出公门中人的凶横霸道贪婪无耻........真面目,“公事公办”。庄主和本庄抗不住压下的沉重负担,是自找倒霉。

    本州的差役,无论州府的还是县府的,都怕着敬着讨好着穆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官吏都给穆家面子或不得不给,所有的公门中人却不会在乎不是穆家人的穆家庄庄主不庄主的........

    你以为你是穆家那对兄弟啊?你算哪根葱啊?官大爷吃拿卡要,多摊派.........欺负的就是你这样的庄头乡民........否则吃谁的喝谁的去?哪来的外快满足公务人员的好日子?上面压下来的沉重任务由谁负担完成.......

    这就是下乡差役的心态和行事原则。

    穆家在本庄存在,那本身就是种无形的保护伞和依靠,是本庄大福分,什么也不管,不需要特意做什么,那对本庄就是作用。官府一般不会把任务多压到穆家庄头上完成,通常会自觉把负担转架到别处。就象赵公廉对沧北和几乎整个河北东西两路边防区一样“我不需要干什么,我的存在就是作用。”

    所以,当戴宗怀着忐忑焦虑的心来到穆家庄后,小心翼翼向村民一打听穆庄主家在哪,并自我介绍说是穆家的朋友,有急事求见穆家,那外来户村民立即恭敬地回应了,并且看戴宗一身官服和气派无疑是个在州府当官的,还是独自一人而来,可判断不是来找穆家的麻烦甚至是上门来寻仇的,还自觉地殷勤头前带路.......

    和戴宗在路上想像的完全不一样,穆家门前冷冷清清的,甚至有些荒凉,而且大门紧闭。门口没有站岗的凶横乡勇庄丁......以至于让戴宗不免怀疑这村民带错了路或听错了他的话,又说了一遍:“我是来找穆弘他们兄弟的,不是找别人。”

    村民恭敬讨好笑着说:“这就是了。别人家你看到还有比这气派的大院?”

    戴宗一想也是,就感谢了一声,还赏了把铜钱打发了那村民。

    村民掂着钱乐滋滋走了。

    他站在大门前好生犹豫了好一下,最终一咬牙还是叩动了门环。

    没奈何,事耽误不得啊,宋江等必须赶紧救出来,否则麻烦大了,他的官职都极可能保不住,并且还得获罪......在江州就没得混了,也无法完成好友吴用拜托他的照顾宋江的任务。

    门环间断地连叩了好几次,戴宗简直不禁怀疑这到底有没有人住的时候,里面才有人应声。

    大门慢慢开了,一个满面和善福相的中年人出现在戴宗面前,上下一打量戴宗,就化为笑眯眯地问:“客人何人?上门有何事啊?”中年人身边还跟着个年轻汉子,刚才开门的正是此人。

    戴宗不知这穿着一般的中年人是穆家什么人,却丝毫不敢怠慢,连忙叉手恭敬一礼,“小可不才,州上两院院长戴宗有礼了。不知您是哪位?我有十万火急之事不得不冒昧上门打扰,恳请见一见贵府主人,不知穆家两位爷在不在?”

    他这么说着,心里却一阵憋屈:想我戴宗堂堂两院节级,大小怎么也是个官,却要以最卑贱的姿态恳求区区草民穆家.......这真是风水倒转,乾坤颠倒......啧!那些饱读圣贤书考中进士的官老爷们真是尊重现实,弄不住海盗就转为积极主动从中渔私利,真懂得务实........真是荒唐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官却要拜草民它就是现实就是那么合理.....这操蛋的世道、操蛋的士大夫.........操蛋的大宋统治......

    官拜民,这不是宋王朝政治体制的先进民主高级,而恰恰相反,正是权力腐化统治者肆意为私造成的结果。穆家以区区贱民身份却如此牛气,一切根源只在于当官的都想从穆家获取走私利益,因而都心照不宣地照顾着护着穆家......

    以戴宗的时代局限性见识自然不明白没有民众制衡的权力,任何王朝都会这样,权力整体任性*,早晚而已。傲慢得意腐烂完了自然而然就轰隆倒了,就是下一个这样的那样的朝代再次上演轮回.......

    中年人一听是戴宗就微一点头,仍笑眯眯的:“草民是这的管家,也姓穆。戴院长有急事,若是愿意,不妨和我说说。我定会设法尽快如实转告主上。”

    听这意思,莫非穆氏兄弟不在家?

    哎呀,这可怎么是好啊?事急,万万耽误不得啊。若是等通知到那对兄弟.......啧,黄花菜都凉了.......

    戴宗急出一头冷汗来,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了,径直道:“原来是穆大管家。失敬失敬。实不相瞒。我为宋江而来求救。宋江宋公明也就是山东呼保义又称及时雨。他如今不慎落入奸人之手。事急必须赶紧解救。劳烦管家大人,您能不能尽快通知到贵主?”

    管家仍然表情不变,不急不徐的说:“如此,就委屈戴院长且在此稍侯,老夫去想想办法。”

    说着转身就进院子里去了。只那年轻人一声不吭在大门处陪着。

    戴宗心中火急火燎,却只得按住性子等在门外,忍不住转圈徘徊不已,并控制不住的一声接一声叹气,心中更骂这世鬼世道.......

    好在不多时,管家就出来了。身边还跟着个年轻人。

    戴宗从未见过穆家兄弟,不认识,但一见到这气度明显不一般的年轻人,顿时有了精神。

    果然,年轻人到了门前扫了戴宗一眼道:“戴院长,我是穆春。您简要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

    “呵呵,双峰四狼侥幸没死在叛逃狂潮的报复中,居然还敢如此霸道嚣张?”

    穆春的表情倒是不着急,只有嘲弄和一些戴宗看不懂的气愤。

    戴宗肚里正寻思穆春是什么意思、气愤的是什么.......就听穆春又说:“戴院长倒是义气过人。劳烦戴院长再辛苦跑跑,把张魁和马雄两帮人通知到。没事,有好处就整天和宋公明在一起称兄道弟吃吃喝喝享受及时雨的钱,有事了,却和他们完全没关系了?这怎么可以?”

    “戴院长,你就和他们说是我说的通知他们。去,不去,让他们自己掂量着办。你只管通知到了就行。”

    “哦。此际冬季。我家的买卖停了。他们也无事可做,必定都窝在家里赌钱寻开心。院长去江边他们家一准能找到。”

    戴宗心喜:看样子,穆家是肯帮忙了?这真是太好了..........

    一高兴,戴宗也不为之前的“官拜民”而窝火委屈了,但还是不敢确定,又眼盯着穆春想得到肯定。

    穆春看透了他的心思,一点头:“通知完后,别管那两帮人动不动。咱们在那酒店路上汇合。”

    戴宗大喜,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

    他深施一礼,“多谢二爷仗义出手。不才这就去通知他们。”

    事急,没时间多客套。穆春理解地伸手做了请自便的手式。戴宗又郑重一抱拳才转身迈开神行腿飞奔而去。

    穆春瞅戴宗如一赶子烟一样几眨眼间就跑远了很快就不见了,不禁感叹一声:久闻戴宗神行太保之名,今日一见才确信此人当真是奇异的特长人才。若是开运动会,只怕无论是田径短跑还是长途马拉松比赛,他都是冠军争夺热门人选。“

    穆管家和那开门的青年听了这话,不禁都笑起来。

    他们实际都是海盗国的人,在海盗国接受过专门训练,也在那个科技时代的国度开过眼,见识过运动会.......能听懂穆春的话。他们也是本庄土著穆家的下人,归穆家领导,如今潜伏在此守宅,仍然为老主服务,继续忠心耿耿就是了。

    戴宗绝对是有特长的人才,可惜本事用错了地方,干错了职务,人品官品也不好,就是个在宋国这处处可见的积极同流合污的公门世俗恶吏,心也够黑够凶残,不知多少牢犯遭受勒索甚至被他打残废整治得”合理“暴亡.......讲义气是唯一的优点了,却只会和宋江这样的腹黑者谈得来成为知己密友,结成利益群体.......否则特训好了最起码绝对是顶尖的军中斥侯人才,何愁不能建功立业在新帝国混得一席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