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心若为君怨唐暖〕〔我和二哈共系统〕〔入骨暖婚:总裁好〕〔联盟之佣兵系统〕〔重生兵奶爸叶凡〕〔总裁大人超给力〕〔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神制卡师〕〔绝世战神〕〔武神纪元〕〔超级护花天王〕〔九霄帝神〕〔被召唤成巨人是什〕〔逍行传〕〔异常生物收容系统〕〔都市之我不是小白〕〔升维之旅〕〔英雄联盟之兼职主〕〔狂龙归来〕〔暖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14节四个有老婆的
    但要还人情了,却面临着一个问题没钱呐。

    二龙山立寨时间不短了,但一直没能攻州破府打过大胜仗发了大财,只抢劫青州、潍州的早被诸寇祸害的所剩无几的有限乡间大户和破三两个小县城,它能有什么大钱。没和官兵打过大仗,二龙山发展至今连正经武器都异常短缺。

    为了尽可能的夯实山寨根基,为了防止官兵围剿长期围困,晃盖把山寨的钱财全花在从海盗那采购必须的物资上了。海盗贸易可不是定时到青州附近沿海来的,这次来了,下次很难说什么时候再来,兴许数年内都不会再出现,海盗根本看不上二龙山有限的这点购买力,可不会特意为方便二龙山而过来贸易。所以出现一次就必须尽可能地多采购积存起物资。

    山寨没钱。晁盖自己手头也没多少,也是全花在采购上了。

    要还人情,粮食不是问题。二龙山当时抢劫和自己收割了许多国难造成的无主粮食,更从海盗那采购了如山的大米。唯一缺的是金银珠宝这种大价值的钱财。沧赵家族欠债要还的也是钱财,而不是粮食,也不能以粮食顶债,因为国难人口流失惨重,弃下的庄稼极多,粮食是最不值钱的,沧赵家的债主们也不要粮食。要了那么粮食干什么?卖不出去,难道积家里烂掉?债主们能有钱借给沧赵,自然都不是傻子。

    如此就要借钱,晁盖向手下的头领们的私财借,也只能说是个人急用而借,不能公开说是代山寨还梁山的人情。

    因为二龙山和梁山的关系属于私密,知道内情的只有晁盖、吴用、公孙胜三个人,不可流露给第四人。这和赵岳当年有约定。

    连吴用这种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实用主义之徒也是极重视自己的信用的,这是立身之本,不会失信于人。

    至于刘唐等劫生辰纲的好汉也只是以为赵岳当时不容他们留在梁山,但也没翻脸趁机落井下石诛杀他们,和晁盖等三首领讲了讲江湖道义友好协商不至于两家成仇家后,友好送走了他们一伙。他们不知秘密,当然也对赵岳无感恩。

    借钱这事,山寨的其它头领的表现暂且不提,只说比较正经有婆娘的几人。

    矮脚虎王英,抢占了清风寨死鬼知寨刘高的老婆。

    这家伙和清峰寨另两只恶虎燕顺、韩伯龙有钱。青州道最老牌强盗嘛。三虎,若是及时雨宋江有难需要钱,他们肯定会比较大方仗义,但对晁盖就是另一回事了。尽管晁盖是言出如钉钉的好汉,说是借那指定就是会还的借,而且是一山之主,但三虎就是不积极不乐意。

    三人都是不情不愿的拿出一点,王英拿得尤其少,因为他宠爱的那所谓老婆舍不得往外掏钱,往家收孝敬还差不多,哪有往外掏的道理。这婆娘表面对王英千柔百媚,心里实际对这丑陋粗鄙无耻的矮子恶心得要死,巴不得王英得罪晁盖被弄死,她也就解放了能带钱财脱身下山呢。

    因为拿出太少,三人也觉得不好看,于是凑在一起送,显得多点不那么难看。

    晁盖瞅着那一小包散碎银子和一点金子,加上充好看的一个精致银酒壶和一个银杯子,中国有讲究,这种银器一壶配四个酒杯为一套,商家不拆开单卖,否则拆了剩下的没人要,三虎却只拿出一个,不可能是当时只抢到一个银杯,送这一套银器,还留下三杯子舍不得都拿出来,这真特么晁盖本就看不上本事不行、人品更差劲的三恶虎,这下就更鄙视了,但也不能赚少,借钱这事,借多借少都是情义,晁盖还是笑着客套了一句感谢。

    燕顺、韩伯龙知道自己做得不仗义,多少还知道脸红。

    王英居然还能有脸大言不惭说什么寨主有事,那就是兄弟们的事,说什么谢不谢的把晁盖恶心得差点儿当场没忍住脾气,把那点钱财砸王英脸上,骂一声滚你妈的蛋。人皆有私心,可以无耻,却也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何况是自觉是义气为先的一山好汉

    另一个有老婆的,白日鼠白胜,一听老大缺钱急用,立即回家翻出钱箱子抱着就走。

    他老婆舍不得,说咱们不能不拿点对天王表表心意,但也不用全拿出去却被白胜头一次很爷们的一脚奔到一边走,喝斥到娘们见识,你懂个屁,没有晁天王,哪有我白胜的今天。咱们早死得骨头茬子都烂了。天王讲义气,不嫌弃我没用,不抛弃我,老子就对天王讲义气。

    抱着钱箱子扬长而去。

    晁盖对没啥本事,人又猥琐的白胜讲义气,但心里也没拿白胜当回事,甚至有点看不起白胜。可瞅着白胜把全部家当都搬来了,听着白胜满脸委屈得说“天王哥哥有难处为何不通知一声小弟?小弟自知无能,没啥用,可还有点钱能帮一点是一点,尽到心意”并且丝毫没心疼舍不得,晁盖不禁对这个已经忽视掉了的老兄弟刮目相看。

    另一个有老婆的,殷泰。

    这家伙是二龙山头领中最有钱的,昔日大名府那势力极大的老牌强盗大王嘛,光金银财宝就好几大箱子,他却只拿出二百两银子,好在全是银元宝,不是三虎那样的散碎银子,又舍舍痛从成堆的金子中捡了两个五两重的金元宝,包了,这就算借的钱了。

    他那抢的白虎县知县老婆当押寨夫人的白氏白俪淑一见他如此,立即就招呼和她一同长大如今更是生死与共比亲姐妹还亲的丫环收拾东西并通知爹娘准备搬家离山。

    殷泰一呆,不禁问“夫人,您这是为何?”

    白氏反而诧异地盯着他反问道“夫君既然不想跟着晁天王混了,那不赶紧收拾收拾准备离开还干什么?”

    殷泰“——”

    他不是不晓得借钱这事应该怎么做,也不是不懂得这事实际上是一次间接鉴定人品义气的事,很重要,他只是既舍不得钱财,不讲义气,同时也觉得他有本事,不是他有求于晁盖,而是二龙山缺不得他这样的有才智的猛将。

    白氏轻叹了口气,耐心道“夫君,晁天王对你何等恩重?你的本事是晁天王无私相援武艺提升的。晁天王为进一步成全你还特意主动出面请秦统制教了些他会的斧法。天王对你何等看重,何等的义气?你在山寨排名很高,在天王心目中的地位实际更高。你在钱这点事上却这么做,你让天王和军师以及公孙道长怎么想怎么看你?以后他们还敢放心栽培你重用你?你还想在山寨混得顺风得意?”

    殷泰不以为意道“那是你夫君我天赋过人有武有智有大用。山寨需要我。我怎么会没地位混不得意?(弄不好我混来混去还能混成寨主也说不定呢”

    白氏吃惊地瞅着自觉精明过人的殷泰,憋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冷笑道“你是欺负晁天王仁义吧?呵呵,天王是大度厚道,不会轻易和你计较,更不会因为这次借钱的小事对你行不义。公孙先生是出家的世外高人,冷眼旁观世间百态,也不会怎么着你。可是那吴军师却必定不耻你,会猜忌你,以那人的心性,岂会放过你,任你这种不讲义气的头领成为山寨隐患?”

    “呵呵,你越是有本事,越是自觉山寨缺不得你,吴军师越是不会放过对山寨影响大的你,越是处心积虑会早早合理除掉你。以他的手段,玩死你,我敢说比玩死一只蚂蚁难不多少。”

    说着她掉下泪来,哀叹道“罢了,罢了,看来我就是这苦命,总是遇不对人,说不得正是扫把星克夫。我还是早点下山离开你吧,省得你这么精明的人稀里糊涂丧命。我也不用再担重克死丈夫的罪孽和伤心。”

    伤心欲绝。

    殷泰倒吸一口凉气,既心疼老婆,又想想吴用的性子和手段而胆寒,自大自私越来越自负的脑子顿时清醒不少

    他和弟弟殷春以及几个亲兵搬着数个大箱子呼咚一声放到晁盖三巨头面前,说“天王,二位军师哥哥,小弟搜刮家里也只凑到这些东西,小弟就这么点能力,希望对天王能有所帮助。”

    晁盖三巨头这时已经多少了解到点殷泰在粗豪勇猛外表下暗藏的心思极重,虽然没起猜忌心,但也不再象当初那样信赖和看重,本没料到殷泰会如此义气的倾家底事先判断能拿出千把两银子已经是稀罕事了,谁知都忍不住吃惊地看着殷泰,但随即就都隐约明白了会是怎么回事。

    对白氏,晁盖他们虽然没什么接触,但只见过几面就对其印象极好。那是个聪明贤惠并且飒爽英姿的女人。殷泰这丑鬼能得到这样的好老婆真是运气,这次的借钱上能如此,必是白氏的功劳无疑。否则以殷泰的脾性,不可能

    晁盖心里有数,没说什么。

    公孙胜也迅速收敛了外露的情绪,重新淡然而坐。

    吴用却忍不住意味深长感叹道“殷泰兄弟,你有福气,娶了个美貌出众又贤德的好婆娘啊。”

    另一个有老婆的,秦会。

    他曾是一山之主的强盗头子,也很有钱,但拿到三巨头面前的却只区区三百左右贯银子,怕是连他的家底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三巨头同样吃惊不已。晁盖更是震惊般地盯着秦会。在晁盖心中,秦会是个轻财重义的豪爽好汉,打仗又勇猛善战过人,他一向是把秦会当信赖倚重的擅长带兵的先锋大将好兄弟来用,对秦会期望很高,谁知却

    秦会本是武艺高的厢军军痞,为人却轻财重义,即使是成为州上高级军官,对军中普通将士也照样大方,因而始终存不住钱,是个今天钱来明天钱去的穷鬼,却也因此在军中极有威信,这也是他在赵岳领导强盗军大闹山东引发了军队作乱时什么也没干却被叛乱将士诚心推举为老大的根本原因。

    秦会在六只眼睛审视下窘迫得满脸涨红。

    三巨头面面相觑后,都想到了内情必是那女人搞得事。

    同样的,晁盖他们和秦会婆娘隋明英也没什么接触,但即使只见过一面,晁盖对隋明英的举止作派也印象极差,虽不知也没看透其无情无义吸髓克夫丧家荡妇本质。却也感觉这女人怕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看果然是个

    秦会窘迫得手足无措,站不住了,匆匆抱拳走了。

    晁盖瞅着逃一样离开宝珠寺的秦会,叹惜道“可惜了这么一条好汉。”

    吴用则捻着胡须道“我只恐这位豪爽义气骁勇的独角蛟迟早得毁在那隋氏手里,死得悲惨甚至死无葬身之地。”

    此刻身陷江州,晁盖又看到秦会的宝贵另一面,心中甚不是滋味。

    他知道秦会老婆隋氏不是个东西,担心秦会会象吴用预言的那样被婆娘害死,但贵为一山之主,他也不能对秦会的家事说什么。挑拨手下兄弟的夫妻关系,那不是好汉能干的事。

    再者说了也没用。秦会就是迷恋那并不多好看的老女人,就是听那女人的,你能怎么着。或许人家就是死在那女人之手也就是乐意呢。执迷不悟,死而无悔,心甘情愿。这种事不稀奇。你若好心提醒了,极可能遭恨而不是收获感激。

    官兵被射死多个带队军官,没了指挥,又被刘唐和秦会二人带着二龙山精兵一通狠杀,杀得胆寒,不禁崩溃后退。但本州都监毛立带着更多兵很快追上来了,立马厉声喝斥指挥,更多的军官带队凶狠补充上来,也逼得溃败的官兵重新奋勇反扑上来。刘唐和秦会等的危险困局不但没解,反而更加危急。

    晁盖急忙带着亲兵奔回来加入混战。

    他一加入,局面立马就不同了。

    这条街道本就不甚宽阔。有他和刘唐两条宝刀纵横无敌,再加上秦会的勇猛,又有薛亨、张宣赞、刘复三员干将收了弓箭紧跟着晁盖杀了上来,官兵有了生力军也吃不劲了,限于街道,兵多也显不出攻击优势,只被斩瓜切菜般屠杀。官兵再次崩溃退逃,这次毛立怎么也喝止不住了。他大怒,也知道症结所在,立即改变策略,令将领出马围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