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CV〕〔超级鉴宝大宗师〕〔次元经纪人〕〔都市最强战帝〕〔我对你暗恋已久〕〔脑核风暴〕〔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凰墟〕〔国色潋滟〕〔郓城法医打包走〕〔重生之神级投资〕〔一起捉妖吧〕〔我家王妃超A的〕〔偷心盗贼之极品小〕〔国师夫人太彪悍〕〔落难男尊国的女尊〕〔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青春有你才甜〕〔每天都要甜一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21节后路
    赵岳救完了晁盖一行后并没有回梁山,而是趁机去了父母那。

    计划内,老家今年就要彻底撤走了,以后没了沧北军势力对朝廷的威慑,梁山也没了庇护,凶险自然就来了,早就恨透了赵岳家的那帮君臣没了顾忌岂会再让赵岳逍遥活着。再者,仅仅是为了夺取梁山的财富,贪婪成性的那些人也决不会放过梁山。到那时,战争随时会对梁山暴发,赵岳必须坐镇梁山稳定人心,也就没方便想回家看看就能回。所以,他现在逮着机会就会回家看望老人,陪陪父母亲人以及爱他至深的女友。

    尤其是女友,他在前世就总觉有愧而常常心神难安,庆幸的是今生他有机会好好补偿。

    他能觉得这个落后残暴的世界还有光明可爱,极大原因正是女友也在这里。

    海船载着抢掠的粮食铜钱也载着赵岳向湾岛缓缓驶去。布置在大宋沿海的海盗船除了一些巡逻小船是动力船外,其它的全是这时代的人力或风帆力船只,因而载着赵岳的这一条航行得不快。

    船尾甲板上,一个身着宋朝通判官服的人正独自一人有些发呆的默默背着手观赏大海之上的景色,他正是宋江恨极欲杀却没能找到的黄蜂刺黄文炳。他在开法场前秘密出城想避开城中必然会发生的厮杀凶险时就被赵岳特意抓到了。

    赵岳觉得这个黄蜂刺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黄文炳在江州的名声太臭了,从官场到民间都如此,官民没有不骂他的,这本身已经是个奇特处了。

    别的官员名声再臭也只会是一部分,不会是方方面面的全部。因为他总会维护一些人的利益,或是同党或是家乡父老总会被相关既得利益者拥戴赞美甚至爱着,不会象黄文炳这样除了蔡九不骂他以外,包括从他身上获取无数利益的亲哥在内的其他江州人都对他嘲讽诅咒,就仿佛黄文炳是个天生十恶不赦没有任何优点罪该万死的魔鬼一样。

    事实上是,黄蜂刺的绰号最先却是官场人给起的骂的。

    也就是说,黄文炳最先得罪的是江州官吏,然后恶名传到民间形成共骂。

    一个人能臭成这样却还能当通判高官不被人拿住把柄搬倒,这让赵岳有了兴趣,一了解就明白了黄文炳招人恨正是他的绰号那样——受挑刺找事。

    从整治宋江一事看,黄文炳这个人先不说才华如何,至少证明他是个智商极高并且观察力极强极敏锐细心的人。

    这样一个聪明人为何会把官当得没任何好处的这么臭呢?

    这很不正常,很不符合常理。

    赵岳却笑了这是种病。

    爱挑刺是黄文炳的天性,又自负是才能过人的士子、士大夫(符合圣人之道的君子),看不上别人的做事能力或品行操守什么的,爱挑剔讽刺且好胜,也有本事压别人比不了他,也就越发加强了这种天性的固执。也可以说是种心理变态。

    江州官场恨黄文炳,正是总被黄挑剔缺点错处,怎么干都是干得不好,总被骂,却又确实干得不行,该骂反驳不了。

    百姓愚昧无知,听风是雨,一传十,十传百,又有官场人有意加大诋毁和散播,推波助澜,民间本就对日益腐朽的官府有各种不满、怨愤,有了黄文炳这个靶子自然而然也跟着骂。再加上,黄文炳对江州官吏刻薄,身为清高的读书人高贵的士大夫对愚昧并且有各种陋习和可笑可恨处的百姓也照样爱挑剔,看不上眼,给百姓的印象也不好,他也就彻底臭了。

    黄文炳当官到底做了多少坑国坑民恶事,有多罪孽?

    赵岳仔细了解了一下,还真没有。至少与其它狗官相比,黄并没有象名声之臭那样不堪。

    黄蜂刺居然是个真正忠君爱国的极有骨气和胆量的官,甚至是个负责任的清官,行事有良知底线原则,当然是他理解和坚持的儒教君子品性与职责。

    他不贪污,不捞钱,更不象其它士大夫那样嗜好酒色放荡的所谓风雅,他连老婆都没有,自然别提妻妾成群。他也没无故坑害良善夺人钱财社会上传的他的那些恶事无非是捕风捉影或刻意诋毁编造的。他是黄蜂刺嘛,那些恶事自然会干,扣他头上保准没错。

    总之是没事实的想当然。这种当官风格在封建时代也是种独特,却也正是没人能抓把柄整倒他的原因。

    当然,用现代人的视角看,黄文炳也绝不是什么值得歌颂的正经好人好官。

    他身上有鲜明的时代烙印,比如也玩权受贿给人方便甚至枉法,比如自觉高人一等视百姓为牛马甚至鄙视不如他的官吏为牛马,不容许位卑者侵犯他半点儿威严,否则就会报复严惩,又比如他对蔡九这样的后台硬的狗官就忘了君子操守

    这是个活在良知挑刺天性与现实中的官,为人,心胸确实狭窄,睚眦必报,确实很可怕招人恨。

    赵岳抓了黄文炳,实际也是救了他。自然是想用用。

    这么顽强爱挑刺,这么能承受孤独、排挤、压力,这么不贪钱财,并且是这么有洞察力的人,世间可不多见。这绝对也是种治国的稀缺人才,若是纠正培养好了新素质,用于监察天下

    赵岳认为这个黄蜂刺是理想的巡察天下的人之一,让他当执政官是不对路,但当只有监察权的巡视员,派他到帝国各地各部门随意秘密巡察挑刺,挑剔政治经济军事法律各行各业存在的问题,反应上来,中央也就能更明确把握国家体制、官府执政、军队、干部素质、民间矛盾、民风民俗帝国要求的各项新帝国治理目标还有那些漏洞甚至风险

    用好了黄蜂刺,这个背负骂名的人却会是打造一个崭新的高素质伟大华夏民族的大功臣。一个真正全力打造高素质民族和真心为民幸福的政权需要类似的人去担着别人的排斥、咒骂甚至敌视去纠正国家民族的缺点。

    黄文炳万没料到臭名那么响亮的自己落入最爱杀恶官的凶残海盗之手会是这么个结果。他惊讶得嘴巴张得老大,原本还梗着脖子只求速死,决不求饶,更不会向邪恶海盗投降,表现得不怕死不苟且,可是当赵岳笑眯眯说了海盗帝国是他家的,并且郑重提出了政治上对他的一点希望,黄文炳的嘴巴张得更大了,突然就泪流满面大哭不止这种一边公费旅游一边当新巡察御使的工作,他太喜欢了,太适合他了。他太愿意干了,为终于有人能理解他接受他并重用他而悲喜难抑。

    他发誓会用生命去干好赵岳也并不怀疑。能当这样的大坏蛋的人,无不是有过人意志的

    同船的还有人称力士星转世的铁方梁这个俘虏。

    赵岳不打算把这员虎将派往南北二军,想留自己用,派到远澳岛当镇将。那的人口越来越多,人口种族构成复杂,又是赵岳计划内以后生活工作的地方,有很多科研实验室、工厂、大学什么的重要建设在做,需要强者去坐镇领导卫兵维持治安。那的守将张顺需要大力探索和掠夺美洲,总在海上漂,不可能兼顾家里。靠不懂军事的忠勇文官抓全面是不行的。

    穆弘穆春兄弟的走私团队忙完抢劫夏粮后也会全部转去远澳岛,加入张顺的探险船队。

    那些人干惯了水上走私,目无王法,凶恶胆大贪婪而桀骜不驯自在惯了就适合当远洋海盗去冒险,不能为民,若是强编入正规海军,他们受不了严格约束,也只会成为祸害。

    奶兄弟小刘通随后也会去远澳岛代赵岳盯着。

    他被父母按着正勉强耐着性子在大学学习管理,也时不时的跟着赵岳的女友去办些事学些政治、宏观经济、公司管理等方方面面的实务管理操作手段。

    老刘家历代是沧赵家族最忠心的管家,这几乎是刘通家坚守的信仰,到了刘通这一代也不能例外。

    如今,老管家仍然拒绝任何官职,只当管家,只忠心效劳于庄主一人,随侍在赵岳他爹身边,他老婆则放下了工厂事,专门随侍在赵岳他妈身边。长子刘文是帝国的总间谍头子,实际也是沧赵下一任族长赵公廉的管家。

    次子刘武当了印尼一方总督,那么鲁莽骁勇的汉子却能拿起书本日日学习不辍,变得不再是只会打打杀杀的武夫,监管文武民情,执行国家方针政策,治理地方,干得不错,但到底是从政了,是为国家服务。三子在赵庄集团公司当cfo,专心致志干得漂亮,但实际是从商了。这两孩子走了另外的路,都不可能成为沧赵家族另一个主人赵岳的管家。

    那么,剩下的无所事事小儿子刘通,无论是出于父母的强迫要求,还是和赵岳的关系,很自然的会是赵岳的大管家。

    小刘通对此也没有异议我是四哥最亲最信任的兄弟,四哥的领地我不看着谁看着?

    这也是他能努力耐着性子坐下学习的动力。

    但,为此时就去远岛的事,当初,刘通可不愿意。

    他喜欢打仗,最次也是当个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游侠。

    热血少年他想跟着赵岳在梁山打仗,同时在赵岳身边伺候着,这不也是管家?

    为此,父母怎么说他都不行,干生气,没办法。结果被赵岳臭骂了一通打仗?打什么仗?你觉得自己的武力很高,战场杀不死你吗?师傅那样神一样的强者都不敢放言战场上不会出事,你倒是挺自信。

    你不怕死?,为国捐躯是光荣?

    你爹娘有四个儿子,可最疼爱的就是你这个老生小儿子,把你拎在身边看着还总担心出什么意外呢。你若是死在战场,你爹娘还不得心疼死?你想让二老怎么活?

    打仗,打仗,除了李逵那样的一日不杀不抢就难受的嗜杀嗜抢凶徒,谁特么会喜欢打仗玩命啊。平安活着,悠然过完这一辈子才是正经。帝国将士是为捍卫帝国神圣利益才不得不积极奋勇打仗。

    大裁军后如今还在当兵的,不算野性难驯甚至有异心而强迫当兵的异族勇士和坏蛋这类社会隐患,剩下的归心将士都是自知无法适应社会正常生活的杀才,想靠为国流血牺牲来为自己为家人谋生活挣待遇才宁愿选择继续当兵上战场。领军的军官将领从军是为军人的神圣使命光荣职责,实际也是为谋军旅士途和家族荣光。你?争着上战场是为的什么?(你需要为钱为富贵前途为家人去战场玩命吗?)帝国需要你这样的毛燥少年上战场吗?缺你这样的一个兵吗?

    说了不少,可小刘通嘴上嗯嗯,就象小时候习惯的点着小脑袋听赵岳的话一样,实际压根儿没听进去。

    这些道理,他爹娘私下里肯定早说透了。小刘通早听烦了。

    赵岳知道刘通正是少年叛逆的时候,也是被自己惯坏了。他当时瞅着小刘通坐沙发那晃着二郎腿吃着水果掉儿郎当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禁气往上冲,一脚踢在二郎腿上,把小刘通踢得差点儿从沙发上掉下去跌个腚蹲。

    小刘通当时蒙了,随即就委屈得嘴里还含着东西呐就撅了嘴,眼泪水差点儿掉下来。

    长这么大,赵岳从来没高声喝斥他一句,更别说打他了。

    从小到大,无论他干了什么错事荒唐事,赵岳也连一指头都从未碰过他一下(习武不算)。可今天,四哥竟然这么凶狠踢他。他倒不是觉得赵岳不该打他,只是他一时不习惯,接受不了。

    赵岳的火更大了,怒道“哭?掉眼泪?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就你这样子也想当兵混在那些杀才里混生活?”

    两世为人的赵岳当时对小刘通的心情实际就是当老子的那种对自家孩子恨其不懂事恨其不争的心态。

    可是,想想刘通还是个孩子,成今天这样,很大责任也在自己身上,赵岳努力平抑火气道“若是有人能代我镇领住梁山那些凶徒恶兵,在不知晓有帝国背景也不会得到帝国支援的情况下,还能团结忠心奋勇敢以一隅之地和统一北方的庞大金国顽强死战到底并最终达到战略目的,我早去搞我喜欢的事,孝顺我必须孝顺好的长辈,过我渴望的美好安宁生活了,还会远离亲人孤单单留在梁山操心冒险?”

    “你倒好,能够自由选择,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能和任何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却平安美好的地方和生活不选,不去,偏偏要往死地扎,往难受里选?你说你是不是脑子锈兜了,吃饱了撑得?”

    “每个人活着都有他不得以的使命责任。在这个愚昧落后残酷的世界里,我尚且不能随意选择自己的生活,不能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你凭什么想干什么就得干什么?我问问你,你凭什么想上战场冒险甚至送死就得去?你对父母的责任呢?父母疼你爱你,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就是这么耍任性喜好回报他们的?你说你是不是混帐。”

    “更重要的是,澳岛是我们以后极可能要生活在那一辈子的家园,我爹娘老人会去过后半生,你娘老子也会去。难道你就不想亲手把那建设得美好更美好,让你爹娘、我家老人和我们能住得舒服惬意,尽可能一切称心如意?“

    ”我们兄弟的事,我想去却不能去做的,你就有责任去把它干好。这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不去盯着自己的家,你就那么放心交给别人随意干随意管?”

    “从民族利益公事讲,远岛那矿产等资源以及对全球的军事战略地位价值都极其重要。我们这一代人必须把它占领了并建设好,把它牢牢变成我华夏民族神圣不可分割更不可丢弃的一部分。让后世子孙再不堪,再又回归宋国士大夫文人治国这样把国家治理得懦弱落后弱小再苟且短视,也不能、不敢轻佻不负责任丢掉那。这也是我选择在那落脚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它环境多么好。我要用一生亲自守好那片离祖地最远最重要的领土,要把那里人的魂牢牢烙上华夏人的烙印。”

    “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自己担负的重大责任了?”

    “学习完后,老实滚去那看好我们的家,抓好兵权,监管好政府,治理好民众我会派文也出众的雕龙、绣虎协助你。不能万一出了意外就断了我们的后路,明白?再敢少年任性耍二虎,看我不亲手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怎么爱打仗冒险拿生命瞎得瑟”

    一说后路,小刘通哦一声总算真听进去了,不耍脾气闹倔强了。

    他或许不算多聪明却半点儿不傻,在赵庄长大,从小就耳闻目染实际是小王国政治的生活,不用特意学和教也自然比别处普通人家的孩子懂得政治的凶险和冷酷,懂得别人再仁义可靠也不如自己掌握自己的实力保生死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