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女为妃:世子大〕〔我有钞能力〕〔开启黑科技时代〕〔女帝玩转时尚圈〕〔农女的悠闲生活〕〔八零锦绣小福女〕〔寒门凤华〕〔咸鱼锦鲤的败家日〕〔都市之狂少归来〕〔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无限娇〕〔误惹冥帝之萝莉请〕〔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傻妹穿越追玉堂之〕〔超强兵王在都市〕〔顾总别凶,萌妻认〕〔宋医生,谈个恋爱〕〔重生似水青春〕〔快穿之可爱的我超〕〔关山纪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29节天灾—沧州1
    赵岳惊叫是他猛然想起来了,徽宗政和年间,“瀛、沧河决,沧州城不没者三版,民死者百余万。±菠v萝v小±说

    来这个世界久了,他已经忘了太多历史事件,不记得北宋末年北方大旱,辽国草原受灾严重到大批大批饿死人,牲畜一片片枯瘦灭绝,灾情惨重到青壮饿急了如野兽般吃父母吃孩子吃人吃能看到的一切可填肚子的,也不记得史上人口死亡数量恐怖的沧州大洪水之灾,更不记得这次洪灾是哪年发生的、到底是那里决口的、怎么决口的、具体什么时间决口的。

    对这次横扫了整个沧州并波及到附近其它地区的特大洪水,赵岳如今能判断的只有应该是夏天雨季发生的这一点常识。

    毕竟,小孩子也知道只有雨水多的季节才能洪水泛滥决堤。

    而今年按历史上的计年算正是政和年间,是他和所创立的海盗帝国存在,赵佶才提前退位专心修仙,宋王朝才提前进入了钦宗赵桓当皇帝的靖康时代。而天灾,它才不管人间王朝更替不更替的,要发生的,它仍然会按它的节奏闹起来。

    尽管赵岳完全不记得此次大洪水是不是和辽国大旱灾同年进行的,按理来说应该不是,沧州也属于北方,要旱会和北边的辽国一样旱,区别只会是干旱的严重程度不同、草原更惨罢了,但是,他听了无量道长说的东方大地今年诡异的气候情况,得知宋国北部不但不旱反而雨水偏多,就连一向干旱缺雨的陕西、甘肃、山西等西北地区都多雨,和草原上流露出残酷面目的日益严重旱情居然丝毫不同,似乎本应该共同干旱的两地却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世界,赵岳本能就感觉不妙。

    他有种迷信似的直观感觉:腐朽作孽的辽王朝受到旱灾惩罚,比辽国更腐朽作孽的宋王朝也必逃脱不了天灾惩罚,而且会是同时的,两方烂透了的大国,一样货色,同样受灾倒霉,谁也不用笑话谁,谁也不用庆幸和得意......

    天意有时候似乎是真的存在的。

    对照历史,对照现实的诡异气候,赵岳无论是从迷信似的直观感觉上,还是客观理智分析上,都断定政和年间的那场河北东路特大大洪水必是应在今年。何况真有点神奇推算之能的无量道长和对凶险有神妙预感的师傅都表示了有不对头。

    超高智商的大脑转瞬间就做了判断和决断。

    赵岳顾不得和两老道解释什么,拔步冲出屋子,急奔到王府的电报室,急令发报。

    第一封电报是发给老家的祖母,告诉她老人家:沧州特大洪水要来了,有城池待着的人都得几乎死绝了,何况是平地上的.......让老人家最好是趁着河北东路现在气候还正常,风和日丽阳光普照的很美好祥和立即离开老家,索性现在就来帝国这安亨晚年得了,何必非得等着按计划和沧北那同时撤离一起合理消失呢。

    若是走晚了,风雨一起,从赵庄起程要穿过几十里的崎岖荒野山地路和危险的原始森林到海边码头,太不方便不说,老人家那么大年纪了如何承受风雨和忽热忽冷的天气的多重侵蚀以及所乘车辆或河船的颠簸还有惊吓?

    更可怕的是,沧州天变,大海怕也是风吼波兴变成吞噬敢来海上的一切的魔鬼.......这几乎是必然的。海上起了暴风,沿海地区才会暴雨如柱、洪水泛滥成灾.......那时想走也走不了了。

    老人家要当断立断,万不可犹豫,更不要不信........至于赵庄的事,有李助负责。他也会最快赶回去主持大局。

    第二点:秋种就不要进行了,种什么也白搭。

    大洪水会淹没沧州地面的一切,就算有地方能逃脱淹没摧毁,也必然会承受连绵不断的阴雨祸害。什么样的庄稼也承受不住大水的长期浸泡,都得淹死烂掉。只有生命力强悍的野草才能挺过大灾反而更生机勃勃的葱绿繁盛疯长。

    第三点:麦子等夏粮全力抢收,脱的粒略晒一晒,不至于在短暂运输中捂坏了就赶紧运走,到半岛那再晒透。

    赵岳最担心的是汇聚在赵庄和附近其它地方追随他家正悠然生活的十几万沧北百姓。

    这些人必须抢在大洪水来临前全部迅速转移走,否则就是葬身洪水做淹死鬼的下场。

    洪水无情。

    天灾绝对“公平”而凶残,可不分你是尊贵的皇帝还是卑贱蝼蚁般的贩夫走卒.....

    要命的是,帝国的船队,包括军舰以及运输船等大型动力船舶和帝国短期内无力改装的更多的仍是原始动力风帆的大海船,都用作运输早春抢的渤海国人了,都去了南亚,计划内该运走的已全部从半岛这转移完了,但船队此时都在南边继续远航和分流抢的人口,最远的去了远澳岛......想调用这些船是不可能的事。等它们越海北归回到北方,早晚了三秋了。

    眼下,半岛那只有一艘大运输船可用,是负责给半岛北边防军运送给养的,还是艘原始动力帆船。赵岳家的海边码头倒是一直停着一艘动力船,那是专门等着一有危险就随时转移祖母宁老太太离开宋国的,但船也不太大,能运的人有限。

    赵岳现在很后悔,抢什么渤海国人啊,就让他们在金辽战争冲突中遭难好了,死光了能换得老家那的十几万人安全迅速转移走也没什么可惜的。这时代,渤海国人可不是中国人,他们是心怀异志并且轻贱汉人的蛮子甚至是没开化的野人,历史上的后来,他们也很多的成了半岛人,甚至各种原因成了倭国人,和中国为敌,也不是忠诚和效劳中国的。

    但,无论怎样也必须想法把老家的人从洪魔口中抢下来运走。

    算一算,可用的船只有打渔的海船。

    半岛那能远海打渔的较大海船倒是不少,有公的,更多的是分给百姓谋利用的私人船队,两者共同从这时代渔业资源极其丰沛的渤海湾等大海中捕获大量海产用于半岛人口食用,同时也负责供应也没了牲畜肉食的沧北军享受和补充体力。

    所以,第二封电报就是紧急发往半岛。

    要求总督半岛军政的闻焕章必须全力调拨船只紧急去沧州转移人口。先顾人。再看具体情况兼顾收的夏粮。

    第三封电报发给沧北。

    尽管赵岳知道老家和半岛那必然会把情况第一时间反应给他大哥,但还是特意电报强调了一下危急,别不信......

    忙完电报通知,赵岳立即向父母辞行,也是让父亲下令调船送他.......顾不上惯常礼节必有的向家中那些疼爱他的老人们告别,由母亲代为解释好了,向站在院中正满脸若有所思的师傅和习惯的笑眯眯却眼神奇异反复打量他的无量道长挥手告别,带着简单收拾的行礼包,跳上最知他的女友已经开出来的车急驰而去。

    一路急奔到海边军港。已有军方的巡逻快艇等在码头。

    赵岳半点不停地下车,歉意地看着跟着下来的女友,狠狠地抱了一下。

    女友也狠狠抱着他看着他,眼神中难以抑制地闪过深深的担心和忧虑,但只是笑了笑嗔了句:“一路小心点啊。上帝爱我们。不必太慌乱着急。”

    赵岳也笑了笑,但什么也没说,只是又狠狠抱了一下,随即分开,拎着包奔向快艇轻盈跳进去。快艇飞驰向大海深处,赵岳向凝立在海边遥望着他的女友挥挥手,很快消失在远方的茫茫水域中。

    看不到赵岳了,女友却还是痴立在那注视着赵岳消失的方向,很久很久后才转身慢慢上了车.......回到王府却看到小妖正眼泪汪汪的拽着张倚慧的衣角小小声问:“母后,哥哥去斗洪水会不会有事啊......”

    女友笑着过去使劲抱起沉甸甸的小胖子小妖,忧虑化为满脸阳光明媚,笑道:“不用担心。你哥哥厉害着呐。我们的小妖公主是天下最有福气的宝贝,要对哥哥有信心。嗯,这样,我们可以为他祈祷一下......”

    在她心里十分清楚:赵岳实际是把小妖当闺女收养的。

    只是赵岳没时间照顾,照顾小孩子也没多少耐心,也不会,没信心,所以就委托母亲代为抚养教育。

    女友内心里自然也把小妖当闺女对待。

    这小家伙确实也太容易让人情不自禁宠爱了。

    可是,就只怕小妖长大了对赵岳不是父女或兄妹的感情。小家伙对赵岳有一种骨子里的崇拜和依赖。

    女友有强烈的这种预感。

    小妖长大了无疑会是个强劲的对手。而她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一样独占欲极强,才不管这时代多妻妾的现实环境。

    正因如此,女友平日里才格外对小妖好,走哪工作或视察都常常带着想跟着去玩的小妖,让小家伙在政府在工厂在科研室........开眼界并顺便教导管理、金融、科技等各种知识,潜移默化,同时又不断敲打小家伙......表现出很矛盾的一面。

    ...........................

    快艇接力把赵岳一直送到了苏北的一处没人的海边,赵岳才悄然下船。

    那里已经有人为赵岳准备好了马匹。

    这次不是赵岳出行时蒙骗宋人的惯常劣马了,是匹快马。他要尽可能快地赶到老家。不够强的马可撑不住长途奔波。

    把行囊在马上放好。赵岳飞身上马独自向北急奔而去。

    他的随身心腹侍卫龙虎二小将留在了那边,要静下心加强学习并事先尽可能多的了解远岛的基本情况,准备好在穆弘部完成宋国这边的夏粮抢劫任务后,陪着小刘通带着穆弘部去远岛........同去的还有军校培训学习后的铁方梁。

    赵岳一路抄近路北赶,有时在方便的人烟处食宿,有时干脆在荒野树林中立帐蓬停留,打点野味为食。这一日在山东境内,他走的是一条山野官道,但此官道已经随着人口稀少和远离城镇而由过去的往来比较繁忙变得荒僻少有人经过。

    此时,山东这边的夏收已经基本完成,正是进入炎热的时节,今日天气又晴朗无云,一丝风也没有,格外炎热,又是临近中午,赵岳从清早到现在跑了这么久,战马虽良也已经累得汗出如浆没什么动力了,越跑越慢。赵岳也被当顶的毒辣太阳晒得头脑昏沉,戴着的草帽起不了阴凉作用,专在路边树荫中行也不管用,满脑袋的汗水直流,身上的衣服早汗湿透了粘乎乎贴在身上,肚子也饿了,口中干渴得难受......人马都得休息一下,吃喝些东西才能有精神继续。

    正策马在林荫下慢慢走寻思在哪有水方便歇息时,他听到了前面远处有潺潺的流水声,顿时精神一振,赶紧过去看看。马比人敏感,也精神了些,步子迈得快了不少。

    一条不宽的溪流,就在路边不远的草丛里,清澈干净。

    赵岳定睛一看,小溪中居然有些小小的没火柴长的分不清是什么种类的鱼在欢快游动,他的心情顿时更好了。

    这水没毒,可以用。

    小溪应该是山中来的泉水,以前应该也是走这条路的人在此饮用和歇脚的。他伸手试了试,溪水微凉,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连忙洗了几把脸,嘿,舒服,昏沉沉的脑子顿时就清醒了不少,炎热似乎也减轻了。

    他把马的肚带松开了,马鞍子拿下,让马痛快地饮水和享用溪边大片大片的葱绿嫩草,他自己不忙着洗漱,而是取出刷子沾着溪水给马全身洗涮,去掉汗浸浸的灰尘,让马全身清爽起来。战马欢快地喷了几个响鼻,大口吃着嫩草。

    照顾完了马匹,赵岳才顾自己。

    洗清爽后,他游目四顾,本想找个附近的荫凉地方烧点热水凑合吃点干粮,却闪眼间突然发现树林山野中有烟直冲天际,肯定是炊烟,这个荒野偏僻有水之地必是野兽光顾之所,居然还有人家?就在沿着溪流往山里,不太远,细看过去确实有条林中小路通往深处,只是显然是少有人走,长满茂盛的野草掩盖了痕迹,赵岳才过来时环顾间没能第一时间发现。

    他的心思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