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阔少〕〔我不会武功〕〔极品萌宝:霸道爹〕〔韩四当官〕〔玄浑道章〕〔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弃婿归来〕〔凰归之鬼医魔后〕〔联盟之佣兵系统〕〔快穿:这个女配很〕〔太古狂魔〕〔我的卧室通异星〕〔千雪修仙记〕〔诸天普渡〕〔快穿女配冷静点〕〔秘密婚情〕〔从赘婿小说反派开〕〔家有小甜心〕〔大神别笑〕〔穿越异世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31节可恶的煞星
    宗教中有真虔诚而大仁的慈悲者。﹣菠n萝n小﹣说

    但,曾经在各地被民众尊称为神的道士很多不过是和佛门败类秀驴是一样的伪慈悲神徒、伪世外高人、伪善者,六根不净,贪图享受,心无善质,都是利用所掌握的知识以及宗教对人的巨大影响力对缺乏知识缺乏见识的民众愚弄和获取供奉。

    世道猛然间发生了本质一样的巨变,宋国这剩下的人几乎都不是什么好人了,都是差不多的各种刁钻恶毒者、伪善者.......教派中的败类们没了大量良善信民可愚弄哄骗,断了供养,真面目也就掩藏不下去了,纷纷露出吃人的恶鬼本质。

    魏辅梁毒杀赵岳未成,自己反而被泼,眼睛多少沾了毒水,惊恐下顾不得杀人了,先逃入耳房救眼睛。

    鲁绍和呆不住了,悄悄从耳房出来趁着赵岳对付那壮道童,从背后偷袭,颇有武艺和杀人经验也满有把握一击成功。

    谁知,赵岳却似乎背后长着眼睛,反掌向后一拍,正中剑脊,把精钢剑都一拍两断。

    鲁绍和被震得手发麻,大吃一惊,做案极有经验,知道这回是眼浊遇到高人了,栽了,怕是满盘皆输,他们六人会全死个干净,立即放弃再攻,向赵岳面门猛掷出手中断剑转身飞快窜入耳房。随即,耳房中传来轰隆一声撞碎窗户的响声......

    赵岳知道魏辅梁和未知的偷袭者破窗都会钻出屋外肯定会逃入山中去了。

    他并不追赶,任其逃走,又走出道观,准备应对厨房的两道童的反扑。

    果然,那两道童听到动静不对已经出来了,都抄了门边依着的猎叉,露出凶相真面目向赵岳猛扑来。当先一个到了近前,钢叉恶狠狠扎向赵岳胸口,把赵岳当山中猎物一样成心一叉毙命。

    赵岳又是一笑,猛伸手一把抓在钢叉两股间的铁档上,强大的力量阻止了钢叉前进,雪亮尖利的两叉尖离赵岳的胸口只一拳头多点距离,好不凶险,但却再也寸进不了半点。

    那道童吃了一惊却不死心,换气加力猛捅,想克制赵岳的区区一臂之力捅死赵岳,却被赵岳抓着叉头铁档猛一拽,道童两只手使劲也吃不住如此沛然的猛力,握不住光滑的叉杆,手又有热与紧张形成的汗,钢叉竟被眨眼轻易夺了去,人也猝不及防也是身不由己跟着猛的前扑。

    赵岳飞起一脚把道童踹到半空,钢叉掉头当胸一叉把这个出家讲仙和道真却是极恶悍匪的家伙了账,又一脚踹开尸体,就势拔出钢叉,趁后面紧跟着冲来的另一个道童慌忙躲飞来的尸体的刹那间冲了上去,钢叉狂扫,扫飞了道童手中的钢叉,又一叉柄抽在道童的屁股和大腿之间的部位,把这个道童抽得也飞了起来,等落地后,屁股和大腿骨裂了一般,痛不可当,虽有功夫却哪还能拿桩站住,直接瘫倒地上,惨叫咝痛,心里极度恐惧,知道必须赶紧起来撒丫子逃命,否则就小命玩完,可惜这条腿不得劲,痛得他全身的力气和凶恶似乎都被某种力量瞬间全抽走了,痛得虚汗满头却是动弹不得。

    赵岳把血淋淋的钢叉抵在这家伙胸口,吓得这面目扭曲的道童大汉顾不得剧痛连忙求饶。赵岳似乎心软了,没杀他,抽了一叉,喝令这家伙起来,押着进殿把还处在昏迷中的山阴神陈念义以及壮道童手脚全倒攒蹄绑了。

    “拿出你绑野猪的本事绑结实了。若是绑得爷爷不满意。那说明你没用了。”

    赵岳森冷的话语吓得那本忍痛和怀恨而起了心思的道童猛一哆嗦,赶紧竭尽水平绑好了,并把陈念义和壮道童一个个全搬到殿外泥地上脸冲地四蹄朝天享受大正午的太阳暴晒,又老实听话把案几和小凳子搬到张冠如盖的那棵巨树树荫下。

    赵岳又叫他去把丢在殿里的剑和短刀以及庙里的财物都拿出来。

    道童点头哈腰连声讨好地应着,一瘸一拐向殿内走,见赵岳并没跟着,顿时又起了心思甚至恶念:等我把东西拿出来交给他时,不妨趁其不备和手中接东西不及反应一剑捅了他.......不料,赵岳把钢叉猛地掷出,从他后背把他扎了个透心凉钉死在地。他还是没逃脱一死。

    收拾干净了神庙这的敌人,赵岳拍灰尘一样拍拍之前握钢叉的手,踱步房边瞅瞅已经全力逃到山上的魏辅梁和那个尚不知名的道士,不再理睬二人,又瞧了瞧战马。

    战马仍在他之前安置的巨树树荫下悠然自在地慢慢啃食着树下的青草,没栓着,却丝毫没因为血腥厮杀和又没拘束而惊动乱跑,到底是经历了战争熟悉了血腥的优良战马,这点小厮杀和血腥场面根本不能引起它的惊慌。

    赵岳满意地笑了笑,进到厨房掀锅盖瞅了瞅到底做了什么饭菜。

    厨房居然有两口大锅。

    靠近门口的这锅是刚炖好的野猪肉炖野蘑菇,还加了点野菜,还居然有多种香料调味,锅盖一开,一股子诱人香味扑鼻而来,看来,道童的厨艺不错,这几个颇有仙人气质的恶道吃喝很讲究,很会享受,肯定以前就这样。

    里面那口大锅却不是米面什么的饭食,而是盖着一大海碗辣椒炒肉,一盘豆角炒肉,还有个蒸好的肥嫩小野猪头。

    赵岳不禁一笑。

    看来今天捕的那头小野猪在早上已经被道士们吃了一顿肉,剩下的小半拉猪做了这排骨、肉、蘑菇乱炖,难弄的猪头也留在午饭前慢慢处理好了。现在则全便宜饥饿的他了。

    他把乱炖敞着锅盖凉着,先不忙自己的肚子,又去翻开两不算大的缸。

    那是放米面的,一缸是玉米混和黄豆的面,只有小半缸。另一个是米缸,米更少,只有缸底一拳头厚点的。没有麦子面。看来偏僻此地的道士们还没吃到今年刚有的新麦子。

    赵岳把这些粮食全倒在一个大木盆里,差不多刚好一盆,又找出盐巴兑上些水拌在粮食里,双手搅均了,端给大树下的战马享用。又用另一个木盆从水缸里装了水也端给战马,让它在吃粮食吃得太干渴时流流嗓子.......

    战马甚是享受,吃喝得欢快。

    照顾好了战马,赵岳才从马上的包里翻出香皂,在另一个小木盆里把手仔细洗干净,脸也洗了凉快一下,然后找了个干净漂亮的大海碗也用香皂凑合着仔细重洗了一遍,这才从锅里捞菜......

    想了想又转去庙后,果然有片菜地,挖了些青蒜剥好,吃肉时好解腻,否则天太闷热,人厌食,会没胃口。

    坐在阴凉的大树下,享受着徐徐的山风,赵岳开始大吃。

    那壶好茶也没浪费了,不是茶水有毒,是道童在厨房里偷偷摸摸给他的杯子抹了毒。

    侥幸没死的陈念义和那个壮道童此时已经醒了,倒攒蹄趴泥地上吸着干燥的泥尘暴晒着太阳,难受得要死,但恐惧与愤恨中又渐渐转了心思,听着赵岳与战马在巨树荫凉下一面一个都吃喝得愉快香甜,奋力抬头看到赵岳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居然把菜吃了个净光,他们不禁心中惊叹大骂:“你,猪啊你!这么能吃。”

    要知道,中午做的这些是准备六个道士大汉午饭大吃一顿,捎带着晚上垫肚子全吃完,也就是六个人差不多两顿的饭,赵岳却一个人一顿就全吃了。

    嗯,也不算全,还有个完整的猪头,赵岳准备带走当不知在哪落脚时的晚饭。

    本是不知在哪会有没有的晚饭也有着落了。

    庙这两倒霉蛋恨得牙痒痒。逃到山上的两道士没继续逃远,在山上窥伺着庙这也恨得牙痒痒。

    赵岳看到了却浑当不知,吃饱了,喝足了香茶,收好了猪头,战马也先吃饱喝足了正悠闲休息,赵岳却还不急着走,消消食,也让战马消化一下多缓缓精神,又做了道士们更愤恨的事。

    他去殿里捡了陈念义的剑,转去庙后把菜地的菜全祸害干净了,回来后,在陈念义和那壮道童的惊恐中却没杀他们二人,甩手把剑深深扎入了大树中,又抄起柴堆上的那把板斧把庙的窗户和门全毁干净了,就在二人又以为这回该轮到自己被宰而吓得发蒙时,赵岳却还不杀,丢下斧头,入庙抄到了钱财,有几贯铜钱,居然还有三包金银珠宝,此必是三道长当初仓皇逃离原道观时卷走的观产......也怪不得各地的土匪官兵们热衷搜抄道观了,确实有油水啊。

    全收入行囊中。

    金银珠宝此时在大宋不能用,被官方知道了会被强行收缴了由官老爷们私分私藏了或极不情愿的交到朝廷上贡海盗顶债。但铜钱好使。

    赵岳正缺钱呢。

    舟山群岛这些家伙想得周到,安排了快艇准确海上接应了他,也专门挑了这匹好马供他快速省心北上,可就是忘了准备钱他好路上花。

    那的人都当海盗习惯了,缺什么就抢,或是由帝**委总后勤部安排就近供应,吃的海产是自己打的,菜是自己种的.......军饷发到他们家人手里,不在他们手,他们平日里或抢或贸易只管收钱和运走钱,却没了花钱的地方和习惯,铜钱在帝国也不是钱,他们渐渐习惯了,铜钱在他们眼里只是帝国紧缺的铜料,也就忘了往外掏(铜)钱花这回事了。

    也或许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二殿下是世上最大的强盗头子,是他们这些强盗的祖宗,在宋国也不需要路上花钱。而赵岳上岸后匆匆上路,也没注意.......直到需要食宿时才愕然发现没一个铜板......弄得好不尴尬被动,被那帮混蛋坑得不轻。

    .....................................

    该破坏的破坏了,该收的收了,赵岳洗干净了后悠闲地在树荫下又稍歇息了一会儿,看战马恢复了状态,这才起身在陈念义二人的极度惊恐等死神宣判他们命运中感慨了一声,说:“你说说你们,既然是强盗,就应该投大势力,既有庇护,有兵有势力,有威风,甚至有富贵前途,又安全得多,何必窝在这荒野小庙承受风险和死劫呢。你们可是高人呐。”

    在二人一愣中,赵岳嘿然又说:“照我看,投强盗大势力就投二龙山。

    田虎、王庆虽然裂土称王闹腾得响,实际全是草包莽汉,够凶狠霸气却当不得大事,玩不了国家政权这种高级活,得意不多久就得全惨死族灭的命。

    我听说二龙山有个名声响彻山东河北的前县城押司小吏,绰号什么呼保义孝义黑三郎及时雨宋江。那是个文人,通官场,必有权谋狠辣,想必混贼寇能成点大事。你们是道士也是这世上难得有文化有智慧的,应该和宋江有共同语言。”

    陈念义听着,心中一动,试探着问:“还未请教好汉的大名。”

    赵岳一笑,走到战马那,紧紧了战马肚带,翻身上马又来到二人身边俯视又陷入惊恐的二人冷笑一声:“我是纵横天下的逍遥者。我和道门有些源源。今日,我不杀你们。”

    说完,他策马下丘,穿林回到官道向北飞马而去。

    要命的神秘煞星走了。

    甑山神魏辅梁、太行神鲁绍和松口气回到庙这救下山阴幽枉神陈念义.......看着赵岳破坏的一切欲哭无泪,咬牙切齿。

    这住不成了。

    门窗就算没破冬天可住,也怕那狡诈可恶煞星报官转眼抄了他们,必须赶紧离开,可,仓促间去哪呢?

    再一琢磨赵岳的话,也对。

    这年头想当不劳而获的大爷,无非是当官或加入大盗团伙,还想以独立的道门身份享受供奉悠然明面修仙享仙福暗里做恶......就他们这样的非名门野道士,那不可能了,当官也是当不上,他们可不肯凭武力入伍当小兵慢慢由基层混起,那么只能投大寇.......田虎、王庆,且不说其它,只二人手下已经人才济济头领众多,去了也没什么指望。他们又不是什么武力高手,也不真是有道的世外高人。仔细一核计,果然还是投势力也强大的二龙山,和及时雨宋江混最合适。

    听说二龙山还有牛羊牲畜可享用。

    这是田虎、王庆,包括大宋皇帝都没有的。在此时是个极诱人的条件。好汉怎能缺了肉食和享受。

    他们终于决定投二龙山,还有个念念不忘的目的:搞清煞星的身份,以后借二龙山势力可杀了他报仇雪耻。

    草草埋了两道童尸体,简单收拾了一下,暗藏凶器好防身及路上劫道吃饭,急匆匆转道向二龙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