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残〕〔全皇宫的植物都成〕〔大美时代〕〔重启飞扬年代〕〔金粉〕〔厂公攻略手札〕〔一抹柔情倾江南〕〔摇曳花瓣爱落泪〕〔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总裁的绝命爱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开局从杀猪开始〕〔一品嫡女〕〔婚婚欲睡:顾少,〕〔日暮乡关归何处〕〔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一胎俩宝,老婆大〕〔仙帝归来当奶爸〕〔顾非衣战九枭〕〔兵王隐花都秦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42节真相与恐怖死劫,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通判的算计,郑居中无论如何也活到头了,而且死了也要承受作孽万恶天不容奸而应灾的历史骂名恶名。

    沧州天灾不可是沧赵逆天之因,必然是,只能是沧州出了大奸郑居中才召到上天显应报应,以示警天下人心......

    有老通判含恨周到如此一算,自负的郑居中士大夫情结想青史留下点美名也没指望了。

    这是郑居中作孽的因果,也是宋代之类封建王朝存在太多不公与残忍召到蒙冤忠臣功臣太深的怨恨的结果。

    雨仍然不紧不慢却丝毫不停的下着,郑居中回不来了。

    厨子利索干掉了四个烂军汉,尸体抛下城外顺着已成河的地面流水冲向了大海或别处。

    时刻留心这边的赵岳这期间已经想通了老通判的心思和心情。

    他和祖母等人对老通判坎坷的官涯不禁唏嘘感慨,随后调船去运粮并接走老通判主仆三人。赵岳不放心,怕年老体衰的老通判在大水颠簸中有个闪失,随海边码头那艘动力船亲自去接应......

    赵岳本是不在乎沧州城这点粮食,不愿为粮食拿部下的性命冒未知的他预感不好却也说不清的险恶去运走,但老通判策划得对,想在朝廷眼中把郑居中一伙四千多人合理消亡,想绝了郑居中一伙的路最好的办法就是绝了沧州城中的粮。

    主要是赵岳不想毁了老通判最后的这点念想,他实在不忍心.....老通判这一生的官途实在太难太冤太憋屈了......在客观上也有顺利快速转移走粮食的可行性:陆地已可行舟。船多可一下运完。只要不那么倒霉正好碰上决堤,在船上是没事的。

    众多河船从赵庄附近陆地上的水中直接就能行到沧州城中.......粮仓中的豆子玉米糜子等在数百汉子奋力抢搬下一袋袋迅速装上了船。来沧州城时多是逆流而上,空船而行也有点吃力,但载着粮食走时却可以顺流轻而易举.......

    赵岳陪着老通判站在城头,瞅着留守庄子的精锐部下一个个用竹竿轻轻一点就能悠然架着河船载着粮食顺水急速而去,看着船和人很快消失在远方,这时候就是赶上决堤也没什么可怕的了,他这才轻轻松口气。

    船到了赵庄那边,地势变高,又成了逆流,靠人力根本撑不过去,而且那的地上水也浅,载不动装了粮食的船,但也不用愁,不需以车或人力费劲接着转运,顺着入南山水库的水流进入水库,再顺滚滚而下东河能更轻松到达赵庄码头......

    老通判更是兴奋,激动的不时拍着城墙砖发出几声感叹,沧桑老脸乐得见牙不见眼的,如同一朵盛开的灿烂菊花。

    “殿下,你瞧瞧,你瞧瞧。这陆地可行舟,从这到赵庄是顺流,顺流啊!更有意思的是这天,半个月了全阴天下雨,期间一点放晴空当也没有,偏偏今天久违的太阳居然露出来了,这雨也小得不能再小了,世界一下变得暖和而清晰可远观了,呵呵哈哈哈.......这是天意啊,殿下,这绝对是天意要绝了那花花黑心虚浮无耻奸贼郑居中的命啊!哈哈哈哈.......”

    老通判亢奋得几乎不能自已,不是因为能算计成郑居中,而是因为头一次清晰感觉到老天是有眼的才格外激动。

    但赵岳却没兴奋激动,也没感觉天意什么的,正相反,以至于应付老通判情绪的那点笑脸都笑得很难看。

    他的心呯呯猛跳个不停。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碾压在心头。

    自海上顺大河深入沧州起,这心跳就莫名其妙骤然加快起来,而且越是深入沧州,心跳得越是厉害。心情也莫名其妙得压抑得越来越厉害。以赵岳坚硬的性格和日益精深的修为竟然都无法稍抑制这种不良情绪感应如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

    赵岳清晰感应到危险正在降临,尽管他仍然看不出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天气.....很好啊,水奔涌得急促却也平稳很好......但再也顾不得老通判沉浸在近乎失态的情绪发泄以及快乐享受了,粗暴打断道:“老人家,这里危险,咱们得速走。”

    说着,不由分说,他拉扶着老通判就急奔下城,到了城下近水处又干脆一把将老通判抱上专门停在上城墙的墙道边的最后一条河船。他紧跟着跳上船时已喝令一声负责等候的水手:‘速走。“并抢了一根竹竿亲自点动船只离开,又在船尾连连撑船,以强横的力量和船头水手一起把小船飞速驶出城,直奔艰难停在奔涌大河中的那艘动力海船,很快就撑到了。

    因为河水早已暴涨外溢,虽然不是决堤,但向河外流速仍然很急,迎头冲击得小船在赵岳的神力下也根本行不过去无法靠到海船。海船上的人早有准备,一见赵岳过来了,赶忙招呼一声后,有力士嘿一声奋力把缆绳抛了过来。

    赵岳已弃了竹竿转到船头取代了船头水手,亲自接住了缆绳迅速一理紧,然后猛力拽着缆绳飞快倒着手把小船迎流强拉向海船。海船上的人也配合得娴熟,拉的拉,摇绞盘的猛摇绞盘,在双方合力下,小河船转眼靠到海船边。

    海船也装了很多粮食,为了压舱加深吃水,使船能更稳定在大河急流中停靠和航行,也是帮着转移粮食,此时的吃水线很深,降低了海船高度,但海船和区区小河船比起来高度差仍然很大。人想从小船上去得爬梯子.......

    海船上立即要放下悬绳梯。

    赵岳大喝一声不用,急叫本船上正扶着照顾着老通判的水手过来接替他抓着缆绳别让小船随河水冲走,他扶着惊疑不定的老通判,对海船上招呼一声准备接人,又提醒了一下老通判有心理准备,随即双手一抛把老通判直接抛上船,力度恰到好处,老通判被抛过了海船帮却并没飞太高,两脚略高过船帮就落向海船中,自有上面的水手几人娴熟有力接住了。

    赵岳随即一手抓住缆绳一手单手把那个水手不由分说也抛上了船。

    他自己则猛拽一下缆绳纵身一跃也上了船。

    ”不要管河船了。速速起锚走。“

    赵岳喝令着面现惊容的船长,已奔过去抓起粗大的锚缆猛拽,在他的神力下,大铁锚几转眼被拉出水面,在其它水手七手八脚慌忙配合下迅速弄到了船上,这时候负责起锚的水手才有工夫把锚缆绞收到绞盘上,并把大铁锚在船上固定好。

    另一边,自有水手已经把抛向小船的那条缆绳从河水中收了。

    没人抓缆绳固定的小船失去控制,在湍急奔涌的洪水冲击下已冲离了海船,急速打着旋顺河而下几眨眼间已去远了。

    ”全力航行,最快速度离开这进入大海。“

    赵岳吩咐着船长,这才有工夫关心一下老通判的情绪。

    同船伴随赵岳的二彪和海子二人见一向镇定从容似乎泰山崩于眼前也不会变色的赵岳一反常态如此惊慌,不禁骇然。

    老通判却已经镇定下来,摇头感叹道:”殿下既知大凶险,为了区区现在死了也无怨的老朽,你不该来啊,何须对老夫道什么歉意?你如此关切老朽安危,老朽应该感激你才是啊。“

    他当宋官这么多年,期间除了感受过赵公廉的体谅和周到关怀以外,几时感受过上官的关心。

    连虛情假义说说场面话做做样子的都从来没有过啊。

    高高在上的那些人,谁会在意一个无根无靠没任何前途的区区边区替死鬼小县令的感受。他见过的那些大人物,无论是京官边官或边关将门还是区区传旨或来监察的阉人太监,哪一个不是鼻孔朝天,对卑微的他连眼皮子都不屑夹一下的......

    至于开动马力全力驶离,这其实根本不必。

    激流的河水自身就能以恐怖的动能把海船迅猛冲向下游。

    在这种情况下,动力船桨转得再快也根本使不上劲,对推进一点作用没有,唯一的作用就是保持航向,别打横翻船。

    海船迅猛奔向大海方向,速度快得惊人,奔马是及不上的,怕只有高速上的轿车能这么快。

    至此,赵岳没什么事可干的了,陪着老通判站在船尾观赏飞逝的风景。

    船越快,他越是心喜,可是心却并没有因此变得安宁下来,仍在激烈得呯呯跳,而且越跳越激烈。热血上涌......

    他有种莫名的惊悚感觉:危险并没随着他上船并飞速离去而消失,反而仍在临近.......,大难临头,但也不明原因,更无招可施,剩下的只能是听天由命。

    谁若是这时嚷嚷什么人定胜天.......只怕只是笑话.....只有疯子才会那么自信。

    老通判没那感应,自是不知凶险仍在。

    他扶着船尾,在温暖的阳光和细小微弱的小雨中遥望着飞速远去的沧州城,神色又激动起来,拍着船帮感慨不已。

    这片大地是汉人的祖地,是华夏民族的根。

    他在这片土地上艰险奋斗了几十年,付出过无数心血和汗水,也冒过无数艰难险恶,而他只是个区区文人,没什么武功。他的曾寄予了无限希望和热血激情壮志的青春默默无闻奉献在这片土地上,也湮灭在这,他的忠君报国为民护民血泪、坚持的儒家气节,以及期间承受的无数委屈和怨恨也黯然抛洒在这片土地上,埋葬在这里......他经历了那么久边关县令旅程,本应该早已死在一次次莫测的、意外的、甚至不可想像的各种险恶中,可他偏偏命硬就是死不掉,就得那么眼睁睁地反复看着一批又一批一地又一地的治下兵、民、衙役为完成他这个官场倒霉蛋不得不接受的增援边塞任务死在外敌之手,死在押运物资的途中。

    有太多他熟悉的甚至是他最信任最亲近最喜爱的部下或百姓就那么失去了生命,奋勇为国牺牲换不来边关将门和士大夫的感动,更换不来朝廷的一丝丝感动。上上下下都只关心战功、政绩、战果,关心的是”兄弟友帮“西夏王朝、辽国是不是对宋国惊诧了、能不能继续买到和平......不关心包括寻常小吏衙役小兵在内的普通人的热血奉献牺牲。死得毫无意义。

    这几年过得有希望,顺心安稳,但老通判常常午夜梦回,梦见那一张张笑脸又出现了然后化为怒吼奋战,寂灭消散。

    没有人能理解他是如何难受。

    没有人能理解他对曾经的部下治下那么多淳朴善良的人毫无意义地为宋王朝牺牲了是多么心痛。

    如今,他终于能离开这片他极度痛恨却又极度留恋的土地,而那些在他带领下或直接为他奋勇死去的人却永远只能含冤沉寂在这片土地,就是死了,灵魂也离不开这片土地,离不开他们付出了生命却什么也没得到的罪恶王朝......老通判忍不住怆然泣下,喃喃道:”乡亲们,老兄弟们,你们放心,我会努力活下去,总有一天,我能回到故土祭奠你们的亡灵,正大光明地宣扬你们平凡中见英雄的事迹,为你们正名,为你们赢得本该拥有的荣誉和历史待遇。你们的孩儿亲人,我会全力找到照顾好。已找到不少了。老夫死了,还有儿子接着照顾,儿子不在了,还有孙儿.......你们放心,我一定能做到.......“

    赵岳听着,心中不禁也一阵阵难受。

    他怕老通判难过出个好歹来,忙是安慰道:”那一天不用太久。很快的。“

    ”是的,很快,会很快的。我知道,我相信。我在天天盼着这一天。“老通判哽咽着,语无伦次喃喃着。

    赵岳刚垂目轻叹了口气,却又猛然双目大睁。

    他猛然心跳如鼓,已不是此前的呯呯的,而是轰轰的,感觉心似乎要急着跳出来......

    然后就看到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在老通判的视野里已经是一根模糊黑线的巍峨沧州城,在赵岳眼里则清晰得猛然象个得了疟疾打哆嗦的巨人般猛烈颤抖了几下就突然倒下了.......

    重新修建的,以石条、大青砖和现代水泥技术打深深地基和构建的坚固不怕大炮轰的高厚沧州城墙居然瘫塌了,全面瘫塌,并且还连带着城中的一切诡异地迅速下陷了下去,被地面的水一淹就几乎看不到什么了。

    这一切从发生到完成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后世挖掘会发现塌陷的沧州城下深处还藏埋着一座久远年代的古城。

    同时发生的还有赵岳预言的——洪水决堤。

    确切的说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决堤。

    海船所行的这条沧河两岸出现了大大小小许多的裂口,是有什么力量在地下硬生生把河堤以及一些地面撕开了大口子和塌陷,再被汹涌的洪水一冲,一处处决口瞬间扩大,一段段河堤化为泥流卷入洪水滚滚冲出河道扑向远方......这些决口小的几十米宽,大的怕是有数里之长,而且有的显然还在迅猛扩大,本在河道中饱涨的河水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冲出.....

    同时还有,目光所及的那些辽寇入侵时无可奈何的砖头水泥坚固村堡、全石头水泥的众多民房纷纷在颤抖中撕裂、东倒西歪甚至直接倒塌,再被惊涛骇浪般猛扫过来的大洪水猛烈冲击,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顿时彻底冲垮了,甚至四分五裂解体了,几转眼间就淹没在一片咆哮奔涌的汪洋大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龙神至尊〕〔禁地密码〕〔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