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凹凸世界:神降临〕〔天赐良缘之追夫记〕〔帝国败家子〕〔旺门佳媳〕〔重生之女将星〕〔病娇毒妃狠绝色〕〔陆太太的甜婚日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八荒猎龙记〕〔猎人之卡金的玉〕〔精灵之我的亲和力〕〔诸天道祖〕〔五零的平凡生活〕〔我给重生丢脸了〕〔重生巨星:凌少宠〕〔教练是怎样炼成的〕〔猎密者〕〔天赋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43节真相与恐怖死劫,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通判没赵岳的超凡眼力,看不到沧州城的恐怖变化景象,但也能清晰看到船附近的决堤以及坚固建筑物一片片如小孩子积木玩具或是沙滩城堡一样在洪水冲击下转瞬崩溃消失......

    他早不怕死了,可是在这一刻,他仍然惊骇得双腿发软,靠双手下意识死死抓扶着船帮才没倒下,脸色更是一片骇然惨白,嘴巴张得老大却不知闭上。一双老眼更是瞪得溜溜圆......

    这不好笑,一点也不。

    决堤造成飞速下行的海船有冲出河道搁浅和随即被更汹涌的洪水推翻摧毁的极大凶险。全靠船长和舵手丰富的航海经验以及过人的心理素质及时控制船才幸运抗过了突然猛烈发生的洪水决堤冲击改道导致船脱离河道的惨剧。

    舵手艰难地控制着船,全神贯注......船仍在飞速而下,而且被更激荡的河水冲走的更快。

    似乎仅仅是片刻后,船已到了清池县境内,赵岳又看到了惊恐并且更诡异的一幕。

    目光所及的清池县城也在猛烈晃荡中瞬间塌了下去,但随即是一阵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的震耳欲聋咆哮,恐怖轰鸣怪响,县城那又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顶得冲天而起,无数的残墙砖石、木梁、桌椅或屋顶茅草什么的乱七八糟东西一齐飞上了天,飞得好高好高,最高处怕不有上百米那么高,或许更高。

    也有人在飞腾的杂物中没死,飞天中却个个四肢狂舞,发出渗人的惊叫惨叫.....赵岳耳力也过人,能远远模糊听见。

    这已经够诡异了。

    更诡异的是,随杂物和人冲天而起的还有一同飞卷而起的大量水却亮起了火苗,几片火苗却眨眼间引起了漫天大火,火势之猛烈,飞起物包括水在内全都燃烧起来,火势冲天接连地面,或者也自县城那片地及附近地的地下深处都在燃烧。

    老通判骇然看着弥漫在冲天大火和蒸腾水雾中的诡异县城地,直观感觉仿佛那里有无数妖魔鬼怪出世,正从那里的出口由此前被镇压的地狱最深处爬出来兴风作浪毁灭人间........转眼又听到河道附近有人在大叫在扯破嗓子得拼命呼救....

    赵岳和老通判魂不守舍地下意识扭头顺呼救声看过去。

    河边一处小庄堡的城墙上有几个.......嗯,是十个人,十条汉子正在颤抖的城墙上跳着高的拼命向海船这挥手大呼......赵岳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十位正是独占着他家的城堡逍遥,此前他劝说赶紧撤离却不但不听还叽叽歪歪敌视反驳他的那个老汉和其孝顺听话让老汉在他面前大感威风有面子的九子......

    恶霸老汉和九子也看清船上是赵岳了,纷纷狂叫:”赵公子(二爷)救命.......“

    不是叫嚷着不会有洪水,就算有洪水也不怕死吗?

    不是不用更不稀得他赵岳赵老二操心吗?

    这时候怎么又怕死了?怎么又不顾体面威风的向他赵老二呼救了?

    赵岳默默转身又看向正处在诡异燃烧和咆哮飞腾疯狂中的清池县城那边........天地之威岂是人力能抗衡的。人在天地之威面前渺小的只是蝼蚁,甚至还不如蝼蚁。在这情况下,只有能飞天遁地,能让海干,能让大河倒流的神仙才能解救那十父子。有非人能力的美国队长或什么惊奇队长来了也白搭,若是敢去救,也只有拽着那父子一齐葬身洪水的下场。

    恶霸父子看到赵岳转身不理睬他们,不禁惊恐大骂:”赵二,你可是慈悲的沧赵子弟怎能见死不救。我艹泥m........“

    洪水滚滚。

    一个大浪拍在庄堡城墙上,庄堡墙和上面的十父子及污言秽语瞬间就没影了,随即整个庄堡也消失了......

    赵岳没看到这一幕,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感觉多痛恨快活。

    他看到了在河边的那处家里当初最早建设的巨大圆形坚固工厂城堡在其它力量摇晃撕裂以及滔天洪水的拍击下也如纸糊的一样颤抖了一下就迅速倒塌毁灭了,转眼就消失在洪水中,也看到了别处的几所自家工厂城堡同样或先或后消失.....

    天地之威至斯!

    赵岳的心里也充满了无限惊骇和恐惧.......原来这次史上曾经几乎毁灭整个沧州的特大天灾是地震加洪水泛滥共同造成的,还有灾难恐怖助力......不知祖母怎样了?不知赵庄那处特殊的地理地貌会不会也在灾难肆虐中......一股心火瞬间上窜,顶得赵岳眼有些发花,心一阵阵绞痛似的,气都似乎喘不上来。他心虑祖母安危,忧心留守赵庄的人,不敢想像下去......

    船仍在比较平稳地飞奔而下.....离大海不远了。

    赵岳却霍然转身又对着河道这面紧张地死盯着河面一带,心激跳得他脸色都不正常了。

    在这瞬间,他有种奇妙的感觉:死神在冥冥中向他绽放了微笑。死神正款款向他降临,向他伸出热情的拥抱.......

    几转眼间,他眼中看到的则是:船尾后方远处的洪水突然诡异地在近乎河道中间主流处猛然鼓了起来,鼓起延长向远方的极远处,仿佛河底正有一条巨龙之类的水中巨兽不甘蜇伏了要从河底飞腾出来,并且已愤怒搅动起风浪。

    ”不好。“

    赵岳心底狂喊了一声,只来得及一把搂到还在扶着船帮茫然远眺清池县城奇观不知凶险降临的老通判的腰,那水中”巨龙“已由远处冲到了海船这。船下的河水也猛然鼓起,似乎有什么巨大而神力的水兽对船底猛顶了一把一样,船忽地飞了起来升到了半空,而且是船尾先猛烈翘起的,一下子把赵岳和根本没反应过来的老通判弹丸一样全抛到了天上......

    身在半空,赵岳惊骇看到:海船就象神话童话电影里才能看到的那样,居然神奇地虚空悬在了浪尖几朵浪花上。

    这艘船虽然不算大海船却也不算小的,船本身本已经够分量了,而且还载着沉重粮食,又有二十多条壮汉在上面,整个分量可想而知,此刻却象轻飘飘的纸船一样轻盈飞起,飞在十几米高的半空,象凌浪花悬停一般......

    但这不是神话世界。大船也到底不是神物,不是什么仙家法器,不能真的凌空而立或飞行,还是沉了下去,结实的船底劈开了诡异突鼓到半空的巨浪,被劈开的水和某种看不明的却无疑更有力也更恐怖的无形力量共同托着诡异如飞船一般缓缓下降,最终和飞涨半空的洪水一起又回落到河中......

    那股来自地下的无形伟力显然是在突破了压盖着它的洪水的封锁后,宣泄了伟力,无声无息已消散在广阔无边的天地间了,再厉害也搅动不了广阔天地。海船在洪水中猛烈颤了几颤,够结实,没散架,一点儿不停的又继续飞驶向下游.......

    赵岳和老通判可不在船上,被抛在了更高的空中正下落,瞬间就被先落回河中的海船抛在了船后。

    几乎只眨眼间发生的这一切后,船正飞速离去,赵岳二人脚下已是一片汹涌咆哮奔腾只欲吞噬一切的可怕洪水激流,这样落入洪水中岂有命在。赵岳骇然中想都没想,在凌空急速下降中抱着老通判腰的这条手臂猛然奋力一甩。

    老通判有些清瘦的身子似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幸运落在了船尾甲板上。因为他们二人和船之间的高度差并不大,所以老通判跌落到船上并没砸船板上受伤,还是立着的以双脚先落地,只是根本站不稳,踉跄了几步还是扑倒了........

    而赵岳则离船更远了。

    他又不是神人或武侠电影中那样能踏浪而行或自己踢自己一脚就能凌空改变方向飞到船上的神奇功夫,只能再次演示和证明重力的作用——跌落水中,扑通一声消失在激流洪水中不见了踪影。

    事先听赵岳严厉命令都老实待在船舱里躲着的船员和几个庄丁,正被天地灾难异象和刚才猛然发生的诡异遭遇而惊得骇然发蒙,这时猛听到老通判在船尾的动静,有的还亲眼看到了赵岳飞天中是如何神勇及时抛救了老通判、自己却只能无奈落水的情景,不禁惊骇失声纷纷大叫起来。

    “殿下(少爷)——”

    在一片撕心裂肺的惊骇呼叫中,就在驾驶室最门边的二彪红着眼最先冲出了船舱。

    “少爷——”

    他发狂野兽般大吼着奔向船尾,无疑是想跳入洪水抢第一时间去全力寻找和试图解救赵岳。

    海子就在他身后,也同时冲出船舱,他在惊骇发蒙激动中却还有点理智,急一把拽过缆绳一甩缠到了二彪腰间,几乎同时脚下发力以比二彪强大得多的轻功追上二彪,灵活的双手也转眼只来得及把在二彪腰间的缆绳草草系了一下,二彪已几乎同时疯狂窜起猛跳向了船尾外,急速下坠向洪水中,拽得绞盘上不及转运释放的缆绳猛然一紧,本是仓促虚虚系在他腰间的缆绳也瞬间拽得猛收紧,只捌了绳头一下的系法本是收紧后系不住的,好在缆绳末端是个粗大的突起,捌住了扣.....

    二彪扑通一声跌落翻卷咆哮的河中。海子双手死抓着缆绳也毫不犹豫紧跟着跳出了船。

    后面猛冲过来的数个船员或庄丁在发疯急切冲动中也跟要跳船下水搜救赵岳,却被总算反应过来的船长喝止阻止了。

    如此恐怖洪水,只流速就惊人,何况还有其它许多更可怕的旋涡等等人不可抗拒的力量和凶险在。船员和庄丁若就是这么跳下去,救主之心可敬,忠勇无畏可嘉,动人心魄,感人泪下,但水性再高却也是鲁莽纯粹白白找死了。

    船长是老船长,近二十年前就已经是闯海打渔的高手了,深知大海之无情水威的厉害。他也是赵庄的老人,对主上沧赵家族忠心耿耿,誓死追随,向来为主奋不顾身,深得赵岳家上上下下的信任敢以性命相托,否则这艘专门用于接应救助赵岳祖母的海船也不可能是他当船长.....要知道,沧赵帝国,海盗,最不缺的就是操船航海高手,能胜任船长的车载斗量。

    赵岳也是老船长看着、尊敬着、忠心誓死捍卫着由一个神奇的小不点慢慢长大的。

    赵岳在太多赵庄老户心里那是比自家性命更重要的人,是拼了全家性命也要保护好的小主人.......

    在当年那个血与火、贫穷与无数灾难考验的残酷生存环境里,赵庄的人与人之间的特殊感情远不是和平安宁环境中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可比的,那是一种同呼吸共命运的高度甚至是变态程度的团结、紧密、关怀、互助、誓死相护关系。

    世人只知传言的赵岳是沧赵家族长辈眼中的宝贝命根子,是沧赵家族心中不可触动的逆鳞,却不知他是整个老赵庄人心中的逆鳞。老赵庄人常常把赵岳看得比自家孩儿的命更重要,自家孩儿必要时可以牺牲掉,但小主人赵岳不能死,不能有闪失。自家孩儿死在战争中了或光荣牺牲在什么事上了,没了,还可以再生几个,曾经的残酷生存环境下,他们已经早已习惯了死亡习惯了牺牲,生不出来也可收养孩子继香火,会有主家沧赵有力的保护和照顾,可若是小主人没了,一切就......老赵庄人的这种情感和对事的认识不是外人能很好的理解的。外人也很难接受这种意识和行为。

    对老船长来说,小主人赵岳是不可缺失的存在。

    在他心里,世界可以没了任何人,包括没了他自己,却就是不能没了小主人。

    此刻,他和疯狂奋不顾身要跳船去搜救赵岳的人一样惊骇焦虑得要发疯,一样关切赵岳的生死存亡。

    为了救小主人,他可以牺牲一切,但是面对如此恐怖的洪水天灾发疯下水,除了白白死更多的好汉子,对解救赵岳没任何帮助.......二彪和小海已第一时间及时下去了,却仍然照样没任何用,转眼就卷入了洪水中,若不是有缆绳可凭借,转眼就是晕头转向完全身不由己的死掉。而且,船飞一样驶向下游,缆绳拽得二彪和海子二人在洪水中起伏不定,转眼离赵岳落水的地带更远了,更不知到哪搜救了.......

    老船长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想救小主人得另想办法......

    更主要的是他心中有个精神在支撑他没崩溃掉,有个声音在耳边反复说:小主人,神一样的人,强大无比,不是凡人,不是凡人可比,他创造了那么多奇迹,他就是为创造奇迹才存在的,一定能没事,区区洪水杀不了小主人,他会没事的,会的,一定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