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眼定情:冷少甜〕〔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江鱼郑萱〕〔纵横五千年〕〔庭审之上〕〔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木叶的白眼公主〕〔我的LOL宇宙传说〕〔无双神医〕〔九龙拉棺〕〔农家傻女〕〔巅峰仙道〕〔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宫少你老婆又上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医妃遮天:嫡女不〕〔七等分的未来〕〔全网都是我和影帝〕〔本宫玩转高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44节断头路
    与此同时,远在海外的赵岳女友正陪着赵岳父母等悠然吃午饭,突然就脸色一变,失神间手中的筷子当啷掉了张倚慧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孩子?哪不舒服吗?”

    赵岳女友定定神,强笑着摇摇头,“没事。”

    然后借口吃好了,她起身匆匆回了自己住处,脸色就全变了,惊恐地摸着十字吊坠阖目虔诚反复祷告她有了前世赵岳逝世时的那种突然的心悸和不祥预感,经历了一次惨痛,她更害怕她已经没有了前世的那种极高心气和勇敢

    而张倚慧嘴上那么问着,脸色却也很快变了,心神不宁的,转眼想到了什么事,草草吃了几口就不吃了。紧跟着她回了卧室的小妖扑到她怀里紧张地眨着大眼睛问‘母后,我怕。哥哥在哪里“

    小家伙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

    张倚慧摸着小妖的背强笑安慰道”没什么可怕的。你哥哥在那边办事,好着呐。不用你这小精灵担心“

    而她的心腹女官却已经悄悄急奔去王府电报室急急询问沧州老家老太君如何。二殿下

    赵大有的脸色也沉重起来,急步跟到了电报室。

    老家不止有爱子,还有他牵挂的老娘。

    沧河上,老船长已把徒劳无功并且随时会死在洪水中的二彪和海子救上了船。

    他一边急速扫视河面希望能看到赵岳的踪迹再现奇迹,一边大喝“都不要慌。不要鲁莽乱来。小少爷是何等能耐,不会有事的。在这河上毫无办法。我们在海上搜救。小少爷必定冲到海中。我们在出海口附近一定能搜救到少爷”

    他吼得声嘶力竭,劝阻绑了救生圈还想下水试试的部下,安慰鼓舞大家,又何尝不是在为自己坚定信心打气。

    二彪和海子则死人一样躺在甲板上微微回气。

    以二彪的神力强勇以及过人的精湛水性,在短短的洪水挣扎中也已经精疲力竭,于搜救无能为力,现在只剩下喘息和流泪。海子擅长轻功,武艺也不低,身体不粗壮却极结实,但怎比二彪哥的天生身体强悍,此时更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了,似乎连落泪的力气都缺乏。他的双手还在不断抽搐痉挛着,在洪水中时,他拼尽了全力死抓住缆绳也数次差点儿脱手卷入浪底,哪还能有心思顾得上搜救,除了死抓着缆绳在洪水激流中翻滚,他什么也干不了。

    这一遭经历让他们兄弟二人都清晰无比地认识到洪水之威原来是如此的可怕那么洪水中毫无依靠的赵岳会

    船员和庄丁倒是相信老船长的话,愿意相信,却还是一个个的抑制不住的一边死盯着河面一边落泪甚至放声哭嚎

    从惊骇发蒙中回过神的老通判则哭得更惨,疯了一样扑打着船尾帮面对滚滚的无情洪水大哭道“殿下,殿下,我该死啊,你为什么要救我?是我罪孽深重啊。为什么不抛下我你能借力上船?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做到的,我死何足惜。我早该死了,早不想活了是我害了你,都是我该死”

    若不是被人死死强拉着,伤心自责欲绝的老通判已疯狂跳下洪水寻死了。

    二彪回过气来,缓缓站了起来,满面狰狞厉声道“少爷没死。他不会有事的”

    他恨恨地看着老通判。

    若不是这疯老头,少爷怎么有这一遭

    就象其他赵庄老户一样,他和赵岳有深厚的感情,对几乎没接触过的老通判可没感情。老通判再经历沧桑,几十年官场遭遇再令人同情,气节品德再高尚再感人,再对帝国有些功劳,在他心里也不值一提,一千万个老通判的死也远及不上他家少爷的命一角。在这一刻,他没心思考虑这个那个的,他只为赵岳的落水而暴躁惊恐绝望愤怒冲动只想杀人。

    好在,他在赵庄的优良氛围中长大,受过良好教育,深受高素质环境的影响,嘴上有把门的,急怒攻心下也没失去理智地把罪责全怪在老通判头上,没发怒下说难听的。

    船飞一样到了出海口冲入了大海。洪水威力是如此强大可怕,以至于海船入海后仍被冲着驶出了老远,动力全开才及时掉转了航向,驶离了洪水的冲击面,到了河口附近别处海面总算稳当了。

    一双双眼睛死盯着洪水倾泄的海边海面一处处,一颗颗心焦虑虔诚地企盼着赵岳奇迹安全出现在眼中能企盼的只有这个了,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可惜,寻来寻去,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时间流逝,一颗颗心在猛往下沉

    哭泣、呢喃再次悲伤的响起。

    大家都绝望了。

    老船长失神地茫然盯着海面,脸色死灰一样难看,也已经失去信心,傻掉了。

    老通判只想死给赵岳陪葬,被拦着死不成,挣扎激动下已经昏了过去

    伟大的,神奇的,无所不能的殿下(小主人)难道就这么悄然湮没在了洪水中,永远离开了大家?

    “少爷——”

    二彪格外粗大响亮绝望的哭嚎声回荡在海面上,几乎压过了洪水滚滚入海的奔腾咆哮声。

    突然,海面上似乎有一声喂响起,可是在这种嘈杂轰鸣的环境中太微不足道了。

    有人耳尖似乎听到了,也难以注意,仍在和其他人泪水滚滚,仿佛灵魂都抽空了。

    “喂。”

    更大的一声响起。

    这会清晰有力得多。

    正失魂呆傻着却也没彻底放弃希望的老船长最先注意到了这一声。

    他浑身猛一激灵,随即神经质般猛扑到那边船边寻声急望过去,可是海边海中被洪水冲下了无数杂物在那浮浮沉沉,放眼一片大大小小晃荡的黑东西,严重影响了视线,他的老眼急切间哪里能发现什么他最企盼看到的。

    老船长急眼大叫一声“少爷,少爷”

    随即又冲船上大吼“都闭嘴。别嚎了。我听不见”

    见老船长如此发怒发急。有的船员二二乎乎的,听不懂老船长的意思。怎么听不见还叫俺们闭嘴有的则反应过来了。其中海子是第一个。

    看着似乎脑子不怎么灵性的二彪紧跟着反应过来,跟着海子冲到船长身边,泪水横流的大脸已露出惊喜,眼睛瞪得老大急切看向这边的海面。

    这时,“喂”,又一声,声音更响了,显得有力气了不少。

    这下满船的人都听见了,顿时一静,随即却是惊天动地的欢呼。

    尽管他们还是没发现赵岳到底是在哪里,或者不敢确定发喂的人到底是不是赵岳,但他们已经确信,他们的殿下(少爷)还活着,果然一如既往再次创造奇迹。

    这时,海面离岸边较远的一处竖起了一只手臂,没有挥动,也只稍举了举就不见了,但老船长已经看到了。海子、二彪等几个眼尖的也全看到了。

    “快,开过去。”

    老船长亢奋又有些担心地大叫一声。

    机灵沉稳的操船手不用这声命令也已经转舵他在驾驶室用望远镜已经看清了,那正是赵岳,看着没血没重伤迹象。他很有经验,可以判断赵岳没什么大事,否则不会是他看到的这个样子。心情亢奋,他禁不住欢快地吹起了口哨。

    近了。

    老船长看到海面上仰天漂着个人,船过来了,那人也一动不动的在海面随波浪浮动晃荡,仿佛那只是具尸体,只是具死在洪水中却因为灌饱了水才能漂在海面的浮尸而已。距离还稍远,也还看不清具体情况,看到的只是个黑色的人形。

    老船长等不急了,船再快速靠近些后,他已经脱干净了衣服,一个鱼跃跳入了大海,不等出水就全力向那游去,快得象游鱼一样,显示了老船长了得的水中本事并没随着年老而废弃了。

    他这么着急是担心和明白,赵岳能死里逃生却必定已经精疲力竭没丝毫力气了。他怕下水接应稍晚点了,赵岳就失力甚至昏迷而沉入大海他也担心船一靠近,掀起波浪把完全脱力的赵岳卷入海底。

    船上早有几个水性了得的好汉子也跳下了船全力游了过来接应。

    有水性不够强悍的,也机灵地赶紧把系着缆绳的救生圈狠狠丢向那边海面。丢过去一个救生圈能及时救下赵岳就够了其他人都特么是吃海的水鬼,在这没什么大风大浪的海边不远处想淹死也死不了。

    在众人七手八脚帮助下,软绵绵的赵岳被弄上了船。

    到了船上,不等狂喜的众人围过来问这问那检查他身体受没受伤,他先虚弱的开口了“不想死在火中就快往深处开。”

    众人一愣,不解。

    但老船长想都不想的立即大叫“快往海里开,快远离河口区。快。”

    海船立即全力驶向远离河口的大海深处,然后急向赵庄码头那边驶去。赵岳从死神手中拼出一条命,活着就最忧心的是赵庄那怎样了,必须以最快速度回去看看

    离沧河口远了,到了怕是有五六里之外了。一切正常。没什么危险再发生。

    但,突然的,还沉浸在狂喜中的船上众人就骇然看到一股大火

    不,不,是一片片冲天大火在雷鸣闪电中燃烧起来,燃烧地应该就在沧河及清池县那一带。隐隐约约的,他们惊骇诧异看到那边的海面上似乎也燃起了一片片火。火居然能在辽阔的海面能在水上神奇诡异地烧着水火不是不相融吗?

    已缓过些劲的赵岳笑呵呵安慰了苏醒过来的惊喜悲集老通判,转脸却瞅到船员们年轻的一张张惊骇正诧异不解遥看海上大火的脸,忍不住气道“老船长也就罢了。你们呢,你们年少赶上了好时候,当初叫你们好好学习,起码多读点书多点知识见识,至不济以后也可以干干技术工种什么的,安安稳稳的在家生活不用冒险打打杀杀的,你们不听,就是不读书选择长大参军打仗当快活海盗,宁肯刀头饮血风浪万里凶险艰苦行军也不肯悠然轻松读书,现在好了,居然不知沧河诡异鼓起时空气中出现的某种淡淡气味是油气在搞怪,不知在雨天雷电下万分凶险,就停在有油气的海面等着火海烧“

    此次灾害的另一个恐怖之处正是地震导致原本深藏在地下的没任何威胁的石油和相关气体有一些冲出了地面赵岳在看到清池县诡异大火时就明白了,看到河水诡异鼓起时也明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不是神神怪怪的蛟龙鬼兽发怒

    他落入水中时其实吓得要死,害怕洪水只是小部分原因

    他修习师门功法,体质特异强悍,力大而持久远不是常人可比的,憋气工夫也不是常人能有的,眼耳六感灵敏异常,对出现身边的危险比常人能更先察觉,水性更是强悍河水泛滥终究不是惊涛骇浪的大海,他不会出其不意被巨浪猛一下拍晕失去知觉静静死在水中,也不会被卷入深不可测的海底不及钻出水面,总有机会挣扎出来换气,在洪水中把身体卷成一团,尽量减少被洪水中卷带的石头树木等坚硬杂物撞击到的面积和机率,凭着高超的身手也能有效防范,然后顺着洪水冲到海里就得万幸,出事地离海并不远。

    他恐惧的正是油气。

    油气从地下泄出,冲击上面盖着的洪水,河水中就混了极多油气,又是下雨雷电天,这若是雷电点燃了河水都能烧起来,满身是油气,水外的天地更会是一片火海,想出水换气,呼吸到的只会是肆虐凶威的滔天火魔,还想活命?

    神仙也得烧死

    而这艘船上的年轻人,无论是船员还是看着似乎不聪明读不了书的二彪,没一个真是脑子笨的,小海,海子,那更是个极有脑子的机灵鬼,真没脑子的也不可能当这艘船的船员或留守赵庄的庄丁,都是不乏聪明劲的才要紧时不会耽误事。

    原本都是能读书走另一条更轻松的路的,本都可以成为和平世界行业的各种人才,却就是不肯忍受枯燥的学习和上学的拘禁,只想早点长大拼青春力壮骁勇,战斗,抢掠,好勇斗狠打个快活,还能建战功,一样为家里争光

    重要的是他们都不是如今留在军中的那些杀才。

    那些将士天性里就隐藏着凶恶歹毒残暴就好杀人放火也只能混军旅才能活得自在快活甚至功成名就,踏上社会,他们就无所适从了二彪这些人,有的相貌气势看着凶狠可怕,特别是二彪,看着就不象好人,实际没一个天性真是狠辣歹毒的。他们就没有如今南北二军中那些杀才将士骨子里天生的凶狠那些杀才在出战中,管你是娇弱令人怜惜的大美女还是可怜的无辜的老弱妇孺,都照杀不误,能不眨眼的挥刀子一片片杀过去,杀了,事后也不会有什么不安、愧疚什么的不良后遗症,在他们心里那是战斗,是任务,就得杀过去,就得凶猛碾过去。二彪他们就不行了,那刀挥不下去

    二彪他们听着赵岳的训斥,一个二个的讪讪的,也不禁羞愧油气?知道点学习的帝国的小学生只怕也都懂啊。自己上学那会也被老师在化学课时教过的,可当时上课只顾着走神睡觉,一下课立马就有精神了,没学过一样,闻到味也不知是天燃气当然也是当时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光顾着解救和伤心赵岳了。但归根结底还是没好好上学

    再想想当时的凶险处境,海船上也沾着油气啊,现在留心一看,确实还能看到船体上有斑斑点点的油色,这要是还无知的停在那他们个个胆贼大也吓得不禁一吐舌头一缩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