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靠着群聊闯封神〕〔闪婚甜蜜蜜:总裁〕〔回到北宋当大佬〕〔猎蝉〕〔爆裂天神〕〔农女芊芊〕〔六界门〕〔邪王追妻:神医狂〕〔诡扯〕〔快穿之这位神仙请〕〔三哥的拳头〕〔西游之问道诸天〕〔重生宠婚:霍少,〕〔次元大导演〕〔邪神制造〕〔佔有姜西〕〔晚安,霍先生!〕〔寒门帝尊〕〔双世宠妃,误惹妖〕〔联盟之只会躺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50节感谢啊
    郑居中死得太痛苦。

    和他沆瀣一气曾经极快活得意的好搭档石符练逃得最早,却骑马也没逃多远,刚要拐到庄侧北逃就死了。

    追赶他的辽将显然认识他。

    尽管石符练在去年被赵岳以海盗身份敲诈失去了昂贵体面闪亮大将甲,事后又被朝廷厌恶了不肯调拨该有的边关好将甲给他用,他此时只穿了一身较好寻常兵甲,和宋军寻常甲骑其实没什么区别,但,辽将还是一眼认出他,盯上了。

    此次来赵庄只为强掳沧赵老太太和相关要紧的人,其它的事都是无关紧要的。

    辽军目标非常明确,偶遇沧州军,不会象往常那样抓俘虏壮丁当奴隶或出于政治目的收留投降者,看到了就全杀了,不留一个活口或威胁。郑居中这样的大员都毫不犹豫直接砍了,那辽将也不会想着活捉石符练从大宋老牌将家名门石家敲诈或私通些什么好处暗中破坏宋国势力,照杀不误。

    石符练逃得最早最快,可惜马不行。

    好马全被赵岳此前那次敲诈有意弄走了,沧州军剩下的几十匹马全是些凑合用的所谓战马。

    他牛逼的家里也无力给他提供好马。

    京城同样遭殃了,好马全划拉去海盗那了。

    朝廷也管得空前严了,对最要紧的战马控制更森严。

    但,这回轮到宋国对辽国严防马匹流失去了。

    宋国至少还有本国持续不断的马政养的积攒的一些马或海盗有意抛下的草原马能充当军用和拉车耕地,而辽国如今加上西辽丢给的马也照样是连驽马都没多少,想多点和野马配种逐步得到大量合格战马的马种都异常短缺。

    宋朝廷这帮玩艺再祸国败家,也不会愚蠢得允许本国的马匹数量优势资源能轻易大量流出去落入异族之手、帮助敌国有机会重新快速恢复到优良战马云集再欺负过来。

    名门石家在京军任职的主子人物自己能有战马骑着上下班就不错了。官不够大的想带战马回家通常都是不允许的。家近的步行。道远的集体坐通勤马车。就是防止以各种借口流失战马获利。多余可调剂家中子弟的马一匹也不可能搞到......

    辽将很快追上了石符练,一箭就把石符练射下了马.......亲兵还把石的一身较好东西全扒光了收为己用.....此时辽国比宋国更穷,更困难,一切活着时的所需都紧缺起来,粮食能从宋国敲诈到,但必须的布匹什么的,辽国年轻女人也没多少了,不少的还只会拿鞭子放牧不会织布,以前方便顶衣服的皮子如今也不是辽国的优势资源了,没多少牛羊,还得留着当种不舍得宰杀,哪来的皮子做衣服......而宋国自己都缺女人织布供应穿着,闹不好,时间稍长,穿烂了手头的衣服后,就会有不少人不得不在家时光着腚了,宋朝廷就算想屈膝孝敬辽国,它现在也拿不出来布匹,以后更拿不出。

    另一方,金国,更更穷,被辽国游击战祸害的连粮食都异常紧张,和纠集的各种野人疯子一样猛攻辽国只为抢劫。

    金国在今春又试着攻打过半岛,想从和平富裕的半岛获取所需,却遭遇前所未有的大惨败,被密集的床弩串串子射死,在攻城时被炸药包炸得分不清天堂地狱,败军在仓皇撤退时又遭遇众多凶悍骑兵截杀袭击....连亲自带队出马的大汗完颜阿骨打都差点儿死在床弩突袭下,他是有心来看看半岛到底什么情况,终于相信了无耻的高丽棒子再次无耻地认了海盗国为干爹的说法。半岛政权无疑当了海盗的奴才——番属国,向海盗进贡人参.......却也得到了海盗的关照甚至保护承诺.....

    阿骨打死心了,不敢再打半岛主意。

    海盗,女真再骁勇善战也招惹不起.........现在是,以后只怕也会是。

    同时,阿骨打也进一步迫切想搞出那种火药,想尽一切办法搞,冒险让人去半岛试着偷样品..........

    所以,辽军得珍惜一切眼前能搞到手的。

    傲慢,比宋国更讲究体面的辽国贵族、将领等等再也傲慢讲究不起来了,对别人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东西也不敢轻易嫌弃了。普通将士那更是如此,把沧州军死尸上的一切全扒光收了,连沧军临死反扑而杀掉的数百号自己人也照样扒光.......

    跟着石符练奋勇逃跑的那些骑马将领和一些亲随也更早的全被辽骑射杀,没一个能逃到庄北的。

    赵岳神色古怪地瞅着辽军疯子一样争抢尸体上的东西。

    有带队的辽主将整军迅速过来了,他很大爷地俯视笑看着那辽将。

    辽将是个典型的契丹人,粗壮,矫健,澄亮半秃瓢脑袋,相貌粗旷却也有些俊秀,三十多岁,提一根全铁狼牙棒......

    他在优良枣红马上显得彬彬有礼,明亮眼睛注视着城上的赵岳笑道:“你,应该就是沧赵家族暗藏得太完美的那位名为纨绔败家子实为猛虎后手的二公子吧?我想,本将替你诛杀了你家恨极一直想杀却不能真杀的郑居中一伙,你是不是应该对本将郑重说声谢谢?”

    他的汉话说得极纯正,举止容貌也和汉人没区别,似乎本质是个汉人或汉人家庭长大的。

    但赵岳从相貌细微处也能准确辨别出这个人肯定是纯正契丹种——贵族嫡系。

    他对这个人有了点兴趣。

    北方蛮子中能有这修养气质和睿智素质的武将可少见,多是勇武凶暴恃强却少脑子甚至没脑子的粗莽货。

    堪称一代天娇的完颜阿骨打,气质首先也是野人的那种野蛮凶恶,而不是确实值得令人心折的他的那种睿智。极度热爱宋国诗书风流体面的辽国顶阶贵族,不少的汉话也说得很溜,甚至出口成章,形象干净儒雅,但也总难掩蛮子那种狼一样贪婪狡诈本质特质,自觉清雅不下于宋国才子甚至大儒,是当世最先进文明最高贵的人,却不过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极有才很有修养的史上西辽太祖耶律大石也一看就知是个契丹蛮子。而眼前这个必定武力不凡的辽将却不是给人那种感觉。若不是鲜明的辽人形象,混在宋人堆中,只怕都会把他当成汉家优秀读书儿郎。

    赵岳笑着抱拳对这个辽将拱拱手,还真说了句:“确实得谢谢。感谢啊。”

    辽将笑了,笑得极开颜,但眼神却更警惕了。

    他笑着抱拳也拱拱手回礼,又说:“我想二公子也很清楚我的这次来意。说实话,我对你家的才德功绩有发自肺腑的敬佩。若只论才德,你家称一声当世第一家族也不为过。本将此来不想对赵庄这样的圣地行凶杀戮。你明白我的意思。”

    赵岳脸上的笑容更柔和灿烂了,但浑身却散发着一种更大爷的气人气质。

    他笑问:“你是有才的人。你可知有一种心态叫大国心态?”

    辽将一愣,眼微眯,想了想后又恢复笑容,但声音却冷冽了几分:“当然。我辽国就是当世第一大国。本将就是大国心态。我为自己是大辽子民自豪,心中有无尽身为大辽子民的优越感。未请教二公子对大国心态有何新解?”

    赵岳很大爷的挥挥手:“你是应该请教。”

    辽将大怒,但怒色只在脸上一闪即逝,仍笑着说:“我实不知你家效忠宋国到底为的什么。你汉人的根本已经到海外了,你家在这死守着在捍卫什么?我大辽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能给你家最广阔的舞台,封世袭王也小事。都是东方人,甚至都是黑发黑眼睛的,本应是东方同种,只不过地域、生活条件和习俗有异造成的区分,你家誓死在抗拒大辽什么?”

    赵岳听了这话不禁大笑,佩服地向那辽将一挑大拇指,“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远见的契丹人,太难得。”

    “不过。你说反了。”

    “契丹确实是华夏民族一部分,属于中国。只是,不是我家归附你辽国,而是你们契丹属于我家。先进文明总会战胜、淘汰和同化掉野蛮愚昧。我家一手慈悲圣典,普济天下有缘的所有众生,另一手是利剑和凶残,灭尽一切愚蠢无缘的。知道么?这就叫大国心态。辽国?你们敢自负的?那只是渣渣。什么是人类高素质,什么是大国胸怀。你不懂。”

    赵岳浑身猛烈散发的野蛮、傲慢、霸气....凌人气势,让城下的辽骑不禁心头一震,随即就是怒极咆哮。

    辽将却沉默了,不知思索着什么,好一会儿后才笑着摇头道:“赵公子,你的心很大,野心让我吃惊,居然敢妄想当我大辽国的主子。就凭你家那点沧北军和几十万恶僧?“

    ”呵呵.....你,是想说服我收服我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不用赵岳回答,“告诉你,我姓萧,我是燕王妃的嫡亲侄子,是大辽国后族最嫡系子弟。王妃姑母待我如亲子。燕王姑父视我为心腹子助。我是莫州十万大军真正的主将。我的血与魂都是和大辽一体的。呵呵,现在你还想收服我吗?”

    赵岳却笑着摇摇头道:“你姓萧,和宋人姓萧有区别吗?”

    “重要的是你是有缘的,还是愚蠢无缘的。”

    辽将听了这话神色却猛然全变了,惊骇盯着赵岳心想:“难道,你家真是海盗之主?!难道.......你家打的是让东方大地各方势力自相残杀,轻松悄然吞并整个东方海陆世界的庞大主意?这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

    这回他是震惊的苦笑了。

    他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之前听赵岳的话只是忽有所警觉感悟,仅仅是有那么点疑虑猜测,连他自己对那忽至心灵的猜测都感觉只是被赵岳吹乱了心智的胡思乱想,太可笑,根本不可能的事,是赵岳在耍诈故意说大话企图误导他知难而退,刚才只是随意试探了一下,想多了解点沧赵的秘密好更多点能拿捏的要害而已,不想赵岳对他这种聪明人竟然简直直接说白了一样承认了。

    赵岳看着这个辽将,知道此人懂了,不禁暗赞一声:“这真是个极聪明的人,本可以大有作为。可惜........”

    辽将再想了想却又不敢确定什么了,又盯着赵岳,“你,是不是有恃无恐感觉吃定我了?”

    说着挥挥手准备放弃劝降直接进攻硬掳,不再让赵岳有误导他心神的机会。

    赵岳一笑,指指此时长江一样滚滚可怕的东河天堑,又指了指汹涌西河和南面(断路水库):“萧将军,你是难得能让我不忍心杀掉的辽国人。你很清楚赵庄这是绝地。我祖母的安危在我家人心中比自己的命都重要。我们怎么会因为点天灾就保护不好她老人家呢?”

    说着也挥挥手,顿时忽啦一下子城头上露出很多人来,人人都端着架上好了弦的硬弩,虎视眈眈对准城下。

    赵庄里守卫确实没多少人。只本庄五百将士,加上从东河东调过来的柴进自己弄的六百心腹精锐部下。守卫辽军所在南面这的只有八百,全亮相了。其他三百分藏在另外三面盯防。

    辽军能看到的不过这点人手,但就怕城上还潜藏着负责上弦或轮射的。这就人多了,硬战也不比只剩二千多人的辽军弱多少。

    赵岳大喝一声:“今日我不想杀你们。投降吧。你们无路可逃。”

    “神臂弩?”

    辽将大吃一惊,立即紧策马急退。

    其他辽骑也慌忙后退。

    神臂弩,辽边军太清楚它的恐怖杀伤力了。辽国害怕宋军的唯有这玩艺。它就不是人能抵挡的,持盾都不行。每当宋国举世无双的步人甲排着密集战阵亮出这玩艺时,再精锐勇猛的辽军铁骑也会第一时间避开锋芒,另择进攻方向或战机。

    辽将一边急退一边想:“赵庄怎么会有这么多这东西?沧北军不是在去年大举叛逃海盗时把它全卷跑了吗?宋国如今就没有这装备,情报显示连造都没工匠会做了。正是宋国失去了最强依仗,大辽才敢肆意欺负.....难道沧赵真是海盗之主?”

    他一急退,却清晰表明了不肯屈服的态度。

    城上不再犹豫,立即暴射。

    辽军根本退不及顿时惨叫声一片。百十米正是神臂弩威力极佳范围内的距离。双重精良铁甲也抗不住。辽军也清晰这个,一个个耍着精良的马术花活想逃避打击,却只能一片片落马,就算能藏悬马腹下逃过一击也总得出来,照样得挨上。

    只一轮射击,似乎辽骑就少了一半。

    辽将在亲兵奋勇挡护下侥幸逃过一击,知道此次计划又失败了,黯然长叹一声:”沧赵太难弄了。这赵庄就是辽军的不幸之地......“直接策马奔向桥,不料庄西林子里悄然钻出了黑压压一群人,粗粗一扫,只怕也不下于一千,而且也都持着架神臂弩远远射击就阻断了石桥退路,并迅猛扑到三桥附近.......

    陷入死地,萧姓辽将仍无屈服之意,脸上丝毫无惧,大吼一声:“勇士们冲过去。”挥舞狼牙棒奋勇当先,武艺果然了得,能连连打飞三只射向他的弩箭,奔到了桥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赵岳看着他如此勇猛忠于辽国,叹惜一声:不愧是大辽后族精英,无愧后族之名。

    辽国顶级贵族纨绔子弟也有对国家民族忠勇无双悍不畏死的强者,不都是混帐王八蛋,可惜太少了,于事无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一婚二宝:帝少宠〕〔玄灵霸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