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宠契约小娇妻〕〔婚谋诡计:薄先生〕〔你是明珠,莫蒙尘〕〔大叛贼〕〔迷踪谍影〕〔天才邪医〕〔九天神皇〕〔无上斗魂〕〔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至尊〕〔总裁,夫人又征婚〕〔奇门医仙混花都〕〔小妻爱你如初沈翘〕〔嫡女如此多娇〕〔乘龙佳婿〕〔我有百万技能点〕〔最强神医在都市〕〔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厉少,夫人又闯祸〕〔绝品神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53节大考,1
    “杀进去、”

    督战武僧对沧州烂军凶戾大喝,强逼着这些家伙当先冲入城门开路。

    沧州军也被炸药的轰鸣杀戮吓得哆嗦,此时更不敢违抗命令,惶惶然蒙头蒙脑汇聚到城门处跟着前队冲了进去。

    城门洞中简直就是地狱现人间,飞溅到处的脑浆鲜血、断折的飞舞刀枪甚至能乱插入石墙中、奇形怪相残尸堆积铺陈到城门洞外很远、血透石头破麻袋、血铺洞门.......情景太恐怖骇人,刺鼻的血腥味更是让人窒息,沧州军趟着血池,踩着怪异恶鬼般残尸血石......呕着游魂一样哆哆嗦嗦穿过城门洞,转眼重新站在阳光下仍吓得神魂不属一时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

    城上城中的辽军也一时炸得蒙圈了。

    他们对火药并不那么陌生。

    火药早在中国出现了。宋国有火药武器,辽国也有。更听说过海盗在火药武器上的高超能力和恐怖威力,只是他们万万没料到沧北军居然也能有威力这么大的火药,而且玩出新花样也能玩得这么好,完全措手不及,惶惶不知怎么对付......

    但,爆炸停止了,宋军杀进城来了,轮到近身肉搏战开始了,比的是谁更勇武野蛮。

    辽军并没有象对金军那样当即不堪弃城而逃,反而混乱中听到有将领大叫:挡住宋军,杀下去。把懦弱的宋狗赶出去......居然很多人纷纷狂乱叫喊着奋勇杀向宋军。反应稍慢的其他辽军稍后也狂叫着猛扑过来.....

    失魂落魄的沧州军看到辽军一个个如发狂的人形野兽恶鬼红眼从城上城中扑来,吓得更哆嗦,习惯的第一反应就是反身退逃。

    可是,一向擅逃的腿这次却不大听使唤,它们只管一个劲的发颤发软,全身不得劲。又数千人挤在城门洞出口一带,想逃也挤得挪不动步,之前奔近城池时根本没死伤几个人,此刻却被辽军一扑的几眨眼间外围就死伤一地.........

    沧州军吓得越发惊恐乱叫只想奋勇逃走,

    可是再无半点慈悲的沧北恶魔武僧兵封锁了城门洞退路,就在他们身后盯着不让退,厉声喝令催促进攻,沧州军不听,后边就在城门洞口的仍没头没脑只管钻入门洞想逃出城来,武僧也不用箭或刀枪阻拦威慑了,也阻击不住,顿时几个一斤量的小炸药包先后飞进城门洞炸了,不听命令只管钻洞的沧州军在沉闷的轰鸣中也做了奇形怪相残尸,把城门洞堆得更满更象搜魂索命血海地狱......

    “敢舍命逃却不敢战?那就全死在里面吧。”

    武僧厉声大吼着,此刻个个如坠入了魔道,化佛成了魔,露出狰狞、残忍、凶暴相,噬血之极,以巨盾封死城门口并护住自己,城中沧州军敢有钻洞外逃的立马丢小炸药包炸死。

    从城门洞中密密麻麻炸飞溅出来的渗人残尸鲜血以及爆炸冲击波一股脑全砸在堵在洞口附近的沧州军身上,砸得吓得这些人叽哇惨叫惊叫甚至冲倒一片......他们也是最不积极进攻而聪明拉在后边的,这会也是最积极勇猛想钻出城逃跑的,但遭受了这可怕打击后,那聪明与溃逃的勇敢习惯顿时崩溃瓦解了,还能站着的,如猛虎恶魔在死追着他们屁股撵一样,惊恐反过来又拼命向城里挤,只想远离城门、爆炸。远点,再远点......

    前边的得知退只有被炸死,只有死得更快更惨更可怕,无路可退,也不敢退了,也乱哄哄仓皇转为往前冲,想闯条出路,挣活命。

    可前面周围全是猛攻而来的密密麻麻辽军,想有出路就得先和辽军硬拼。

    沧州军在此前全体只顾想逃,在习惯的不抵抗中片片白白被砍倒捅倒射倒.......这会儿想往城里逃照样被辽军凶狠困住狠杀,他们被杀急眼了,终于把劲和心思转用在了自保的反击上,硬头皮吼着各种各样的渗人怪叫挥舞刀枪杀上去.......

    这些败类兵为杀出血路活命而逼出的奋勇拼命,就成了事实上的舍生忘死作战,顿时显示了相当可观的杀伤力。

    他们不是没本事没胆量,都是往日沧北边军中横行霸道凶强有力的军中恶痞,是军中强者,不是没有战斗力,否则在军中也横不起来,混了这么多年兵,他们第一次群起红眼玩命厮杀,虽然乱哄哄毫无军阵战法或相互配合,却仍然冲杀得辽军死伤惨重。当然,拿命拼的沧州军本身同时也死伤不少。

    辽军此前屠杀得痛快之极,随便杀随便追着砍就行,再次看到了宋军的懦弱不堪本相,眼睛都亮了,原本没剩下多少的自信心随着轻易虐杀对手又恢复了不少,野蛮暴虐和勇猛大发,却没想到吓破了胆的宋军居然不是往日常见的那样一没活路了就成片成片的没头没脑跪地投降,居然还能焕发出奋勇,还如此强悍能打,措手不及,围堵甚至出现混乱溃败。

    但这种被动溃退只是短暂一会儿。

    辽军很快反应过来了,仍然是不但没震惊后退逃走,反而呐喊着展开了更凶猛反扑.......

    战场就出现了一个怪相:不堪一击的败类宋军,和也没落不堪不能打了的辽军,都如战神附体一样,杀得不可开交。

    这种现象并不证明这的辽军依然血性不失勇敢能战,更不是赤狗儿擅长治军能迅猛扭转莫州辽军和契丹种族本身一样在不断堕落,这种神勇不屈表现说到底只是辽国人心理上对宋人的那种强烈优越感起了作用。

    长久以来,辽国一直压着宋国随意吊打敲诈欺负,这样太久了就导致辽国人普遍坚信自己就是比宋人强......有信心。

    辽人能承认自己确实不如女真,能忍受女真的肆意嘲笑践踏,但对上宋国、汉人,他们却决不会认熊。

    怼上金军会无骨无耻到根本不顾大辽国及所谓伟大契丹族的脸面,或不堪一击望风而逃,或成群的屈膝投降,包括很多高贵骄横傲慢不可一世的贵族和自傲的将领在内,辽国太多人甘为女真践踏不当人使唤甚至随意屠杀的最卑贱奴隶,但决不会如此对宋国对汉人屈服。

    在这时代的历史上有个战斗力怪圈。

    女真打辽军如大人随意欺负小孩。不堪的辽军“小孩”却能大人欺负小孩一样打败宋国最强大的西军精锐,仅仅以三万人马就能把二十几万的西军百战精锐轻易击败甚至能杀得几乎全军覆没,宋军没几个人能生还。而西军却能打得骁勇西夏军陷入被动尴尬境地,逼得西夏王一度不得不仓皇向辽国救助,在辽国支持下才撑过了宋国步步威逼。可辽军却被西夏军打得认自己爹妈的能力都没有了,对西夏军畏之如虎。

    宋西军能打得西夏军惨败。战无不胜凶猛无敌手的金军怼上小小西夏的兵,也头一次尝到了惨败的滋味。西军怼上金军却不堪一击,数倍精锐优势兵力被金军少太多的人马轻易就杀得惨败并最终全军覆没,连主将都没能逃脱。

    这个怪圈至少能说明一点:宋西军,或者汉人军队也能是当世极强的军队,却就是对付不了没落不堪之极的辽军。

    民族自信心啊!

    大国意志啊!

    大国民族优越感啊!

    在宋王朝一再向辽国示弱苟且买和平的磨蚀下,宋人的民族自信心、大国优越感对上契丹人就逐步彻底没了,在骨子里形成了一种自卑观念:我们汉人就是不如契丹蛮子,宋国就是不如辽国........就是不行。

    大国先进文明种族的雄强自傲不屈心态虚无,大国意志薄弱不堪之极。

    因此,北宋王朝除了缺优良战马,其它什么都不缺,反而极富裕极强大的近亿人口绝对优势,却被金国一推就灭了。

    这是以儒教为首的各种教与思想的黑恶功劳。

    那些东西能让社会似乎和谐文明美好,似乎人都知礼知耻并老实相处,能极大便利统治者的愚弄和统治,但对国家民族整体的长远而言却是在努力自残,是在努力把人全弄成傻子,塑造了一个让满世界强盗民族国家笑掉大牙的傻子民族。

    中国近代史的悲哀就根源在这。

    一谈起中国的文明、中国应该继承和发扬光大的精华传统,有太多优秀东西挖掘继承和发扬,且不提别的,中国可是有历史上先进的百家争鸣璀璨文明与传统,不应该是最容易想起和习惯搞的儒。

    当了几千年老实傻子民族还不够吗?

    放眼看一看,信儒信佛的没有一个是真能打的,没一个是能抗鼎世界的真正强国。

    倭国抛弃了东方古老一套才真正快速富强起来,但社会儒在佛在,虽然并不真信守,而是相反的残忍凶狠贪婪却凶狂一场后仍只能窝囊,因为他们吸取了教训却走上了相反的极端,之所以搞极端,根子还是源于那些思想与传统。

    老实人没有一个是强者。

    强者没有一个是老实人。

    塑造老实人民族的文明传统岂能塑造出真正强国。

    恶者欺负的就是良善老实。良善老实的总是被欺负的。从幼儿园里就开始是这样。

    强国是打出来、抢出来、反击杀入敌国拼出来的,不是友好善良出来的。

    中国想塑造真正高素质民族的大国任重而道很远很远,不是有两钱也发展起科技了就行了,摸索出正确的新的思想文明路来更迫切。这对国家民族长远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

    首先要利用富起强起树立民族自信心、优越感。

    但不能是又回头鼓吹害惨了中国的那些教人当傻子的老古董东西。不能在西方否定东方文明传统下,看到人们对本国文明失去自信,就仓皇迎战,让砖家们从早已证明是腐朽祸害的东西里挑着再竖立,更不能照搬西方。

    治国的根本目的是塑造一颗先进强大自信民族灵魂。

    它是敢挑战世界的,是符合本国国情特色独有的。

    达不到这个目的,完成不了这个任务,搞来搞去最终只会是沙滩城堡、外强中干,最后仍会自动回到走向耻辱的老路。因为太漫长的教人当傻子的那一套深刻在骨子里习惯里。从这个角度看西方思想冲击挑战,也是种机遇甚至好事。

    没有思想文明的激烈碰撞,就不会有自动进行的优胜劣汰,不会爆出璀璨形成真正合适的新先进精神体系。

    持“本”,同时学习西方科技,妄图象历史上儒教吸取诸家成一体那样吸收科技形成新儒继续当治国法宝,这在清末已经证明是彻底失败的,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因为科技进步本身就意味着淘汰旧的创造新的世界新的生存规则,带来的是惨烈竞争和必然的争斗杀戮,本身与儒的核心价值观是不相融的。根本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东西。不是谁容纳谁的问题。

    ..............................................

    山关中。

    红眼的辽军与急眼的沧州军杀得异常凶狠惨烈,谁也不能退让半点,否则就是死,而不仅仅是败。

    这场厮杀,沧州军这些败类打出了凶威气势,竭尽了所能,展示了军人本应该有的东西,但终究人少,在两倍多对手的冲击下,加上没有弓箭,只能被动近战,虽然重创了辽军,却死伤得很快,不久就折损大半,剩下的惊恐绝望了又开始现出不堪来,想投降得暂时的活路,却被杀红眼了的辽军趁机猛扑杀死更多......到了此刻,辽军哪敢收降这些祸害当拖累隐患。全力迅速杀光了,把冲入城中的宋军清理干净了,才能有工夫堵住城门,静心对抗沧北军的新一轮进攻。

    剩存的沧州军一看投降也是死,只会被轻松随手屠杀,这下彻底死心了,暴起死战,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这时,武僧军杀进来了。

    系着绳子的三斤一斤各种小炸药包呼呼转两圈,象体育竞技链子铅球一样被武僧兵甩了出去,落入远处的辽军群中,可怕的爆炸再起,把辽军战团人手最密集处炸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空当,几眨眼就瓦解了辽军的密集攻势.......

    到了这程度,辽军居然还不死心,仍坚持抵抗了一会儿,最终一看,等杀光了眼前玩命的沧州烂军,亮着大光头醒目标志的沧北武僧军也大量汹涌杀进来了,辽军终于崩溃了,再无大国契丹人的那种优越感和就是能战胜汉人兵的自信了,不顾将领喝令,纷纷转身仓皇逃向唯一的另一面城门。

    很多军官更是逃得早逃得快。

    兵败如山倒。

    武僧军威逼喝令杀蒙了的沧州军奋勇追杀.......

    这些家伙也下意识真奋勇追杀而上,从背后砍人真是太容易了,一排排砍过去就是了。也太解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