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都市狂枭〕〔都市超强霸主〕〔二师兄〕〔我有石磨磨啊磨〕〔全职戏精〕〔八零炮灰大翻身〕〔拐个老婆当ceo〕〔肆记〕〔因为剧本是这么写〕〔老板,夫人逃跑了〕〔天道制霸计划〕〔剑行大道〕〔吞噬星空之黑龙传〕〔万界基因〕〔我夺舍了太阳神〕〔还乡初记〕〔我真不想救人了〕〔海贼之祸害〕〔另一个奥特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63节谈判桌上的较量,下
    耶律淳一听这话,眼中难以自主地闪烁过失望,甚至有些沮丧,但并未气馁,而是重新露出强国的霸道嘴脸,冷笑一声,狞声道:“前面,本王已经说明白了,你沧北军奈何不了我大辽,而我大辽却能轻易灭了你南朝。我大辽才是主宰。这谈判,哼哼,你只有老实听着老实接受的份,否则立马就是百万重兵杀入南朝。”

    赵公廉听着只微皱眉,”辽王,说说你想谈判得到什么吧。“

    ”我们都很忙,对不对?“

    ”你燕王要忙着对付恐怖旱灾,尤其是对付金军疯狂进攻辽国东西两京要害。东西两京之地才是你辽国的根本所在,若是丢了,你辽国也就什么指望也没有了,再没戏可唱了。我呢也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要耽误时间,好不好?“

    赵公廉说着,啪一收折扇,”这世上最宝贵的不是权力,不是金钱,甚至不是生命,而只是时间。人生最长不过百年。人活着只争朝夕尚且干不了多少事,实现不了多少心愿。哪经得起如此耍口舌的浪费。燕王,您说对不对?“

    赵公廉没怎么嘲讽,但却嘲讽得更强烈,对耶律淳的刺激更强烈。

    耶律淳大怒,一拍案几,大喝一声:”好。本王就说说这次盟约要定好的不得拒绝或更改半点的内容。“

    ”很简单。第一,宋军趁我国友好不备擅自侵占的莫霸二州领土必须立马奉还,所受损失必须全部赔偿,并且,沧北军退出沧北,退到沧州去。沧北之地以后作为宋辽两国的军事缓冲区。没我大辽同意,宋军不得擅自进入一人一马。“

    ”赵公廉,你说你老家在沧州,你家的祖基你无比敬爱孝顺的祖母都在赵庄那,沧州才是你该待该守的地方,你不在沧州生活,不回去紧守着你老家和祖母,老赖在沧北这苦寒凶险之地待着干什么?你真的在乎老家真那么孝顺你祖母?“

    ”客观上讲,沧州没人了。一场大灾却正是你赵公廉大展高明重整沧州的机会。

    那有更广大的空间,有洪水造成的更肥沃的土地,比沧北区区狭窄荒漠之地强似百倍。你有军队可守备,有众多僧人可用于耕种建设。你沧北军上上下下,无论军‘民’都可以说是无家眷无妇孺老少拖累,想撤离沧北就能轻轻松松走,你为何不趁此机会搬回沧州守着祖母尽孝?”

    ”第二,你宋国穷困潦倒了,没了金银财宝,也没了绸缎布匹,《澶渊之盟》所规定的你宋国要向我大辽上贡的银子布匹,还有茶叶,你宋国都无法依约做到。我大辽也不是强人难为不通情达理的上国。没钱没布匹,那就换粮食上贡,而且得翻倍。也不多要你南朝的,以后每年上贡两千万石,分夏粮秋粮两季,但夏粮麦子要占总数七成。我国不要你那么多玉米,但同时你们还得上贡土豆萝卜白菜等蔬菜共五百万石。每年按时节及时上贡,不得拖延,更不得有误。“

    说着,耶律淳不无讽刺地笑道:“反正你南朝如今唯一不缺的就是粮食蔬菜。反正你宋国人最会的也只是种地。打仗?你们会吗?”

    “你南朝除了沧北军这点人马,还有能打的?”

    “其他人还有有胆子上战场可为军队的吗?”

    呵呵呵呵......

    “你宋国的西军没了。西军残部也在我契丹人的战刀下苟且生存,说不定说灭随时就会灭了。剩下的现组的山西西边的边军,哪也叫军队?他们连田虎这等草寇都收拾不了,又何敢对我大辽雄兵龇牙?“

    他说得高兴,似乎也突然找到了克制宋国以及赵公廉的妙招,眼珠子转动着不禁仔细琢磨起来。若是能说动耶律延禧这个混蛋收拾掉宋西军残部,占了宋西北全部疆土.......那,东、中,两辽岂不是又连接合并在一起了?只是这里面有个问题,那样的话,耶律延禧这昏君王八蛋岂不是又成了真正的皇帝,又能骑在大辽身上荒唐胡搞?我岂不是又得仰其鼻息受尽窝囊气,甚至会失权丧命........一时间他不禁失神想得多了。

    不想,赵公廉也乐了。

    ”阿淳(蠢),我来这不是和你说笑闲扯蛋的。你若是没睡醒就接着回去洗洗睡吧。我呢接着带兵再杀入辽国。嘿嘿,正没抢够呢。“

    他戏谑地盯着耶律淳的双眼,却咬牙切齿几乎一字一顿道:“我汉人是不太会打仗,但,几百上千年来跟你们这些野蛮人学的会抢劫破坏。破坏容易,建设难。抢劫破坏,这很容易学会,很好干,干起来也很带感很痛快,对不对?”

    如果算计一下双方兵力对比,嘴上吹一下优势和战争预期就能决定双方胜负结局,那还要实战厮杀做什么?

    耶律淳无疑又是耍蛮横恐吓这套把戏,蛮子只会这一手,本是吹嘘吓唬对手却吹着吹着把自己吹嗨了,自己都信了。

    面对大敲诈与肆意羞辱,骨子刚强的赵公廉反应不是愤怒,不是凶强自傲厉声反驳,居然只是如此淡定戏谑。这大大出乎意料,耶律淳愣了一下。

    没等耶律淳回神因羞辱而大发威,他身边那书吏幕僚已大怒喝斥道:“赵廉,你怎敢对我王如此说话?你汉家的儒雅呢?你的教养礼仪呢?你的两国邦交应守的最起码规矩体统呢?你简直丢尽你汉家优良传统。你”

    “你?你什么?”

    赵公廉瞥了这家伙一眼,截话冷冷道:“你剃了个丑死人的瓜瓢头,实际却是汉人吧?你也配说汉人怎么怎么?”

    “当狗,就要有狗的觉悟。你主子还没发话呢,你这样的不算人的赖皮狗倒先乱吠上了。不懂规矩的狗东西!是不是贱得皮痒了?你主子是不是最近很烦很忙很虚弱,烦忙虚弱得都没工夫没力气习惯的抡鞭子抽你了?”

    书吏确实是燕云地区出产的无耻汉奸之一,家中早弃了汉人传统发式和着装却骨子里仍是儒,仍是家中自然传承的儒教汉人学识观念,最是虚荣好面子。

    赵公廉的呵斥无疑是等于揭了他的皮,把他最丑陋不堪的里面暴露在大众面前。

    这家伙一瞬间涨紫了面皮,眼睛瞪得老大,鼻孔呼呼喷着粗气,似乎要吃人,显然改了蛮子发式和着装传统也沾了蛮子的骄横粗野凶狂自大习气,激动中正要愤然站起来叫嚣,赵公廉却不搭理他了,又是笑眯眯的看着耶律淳。

    而赵公廉身边的那位高大侍卫这时却微扭头瞅着书吏,面甲中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闪烁着冷芒,如电如毒刺:你死定了。

    书吏就感觉似乎冥冥中有一只无形的利爪魔手突然扼住了他的脖子只要微微一收就能瞬间收走他的小命,并且把他的丑恶灵魂拽入九幽地狱,他吓得猛一个哆嗦,腿软得没能起来叫嚣,宋国儒教无耻无骨文人的特色同样在他身上体现。

    不想,一直沉默坐那没再吱声的黄潜善这时候突然说话了,却不是针对辽方,更不是针对辽王。

    他站了起来,整整当朝实权正三品体面官袍,严肃认真的正正长翅官帽,这才看着赵公廉拿捏着态度气势文雅地缓缓道:“君侯,这小小辽国书吏是太放肆无礼。贱婢一个也敢教训挑衅我大宋堂堂国侯?可,本官身为钦差大臣,代表的是我大宋朝廷的脸面威仪,在这个谈判之地也不得不说句公道话。

    两国邦交非同儿戏。还是要遵守最起码的外交礼仪。要讲风度。不能村汉打架吵嘴一样信口开河,免得丢了我天朝上国的体统尊严,也丢了我先进汉家文明传统的美好形象。”

    这家伙憋了一肚子窝囊气,不想着如何在谈判中为本国谋取最大利益,坐那这么久只在心里默默算计着如何报复打击一下赵公廉,削削赵公廉的霸道威风,在辽方面前好好落落赵公廉的面皮,同时也展示一下自己的才智与威风,重申一下自己可是钦差大臣,必须受到辽方足够重视的在谈判中的高大甚至无上地位,所以抓着这机会就赶紧跳出来了。

    他教训完赵公廉,又转身抱拳哈腰郑重向耶律淳行礼,道:“燕王,此次谈判,辽宋双方都有诚意。我们都受了海盗祸害,都急需要休养生息。都打不起仗。此谈我宋国更是诚意满满。如此,那就没什么不可谈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双方放下刀兵友好协商总会达成完美一致,再为两国上百年的友好和平重续新的篇章。

    适才之事,本官在此代表朝廷向您赔礼了。

    文成侯若有言语不当之处,也只是乡下口语戏言,逗趣活跃谈判气氛尔。燕王大度有识,必不会见怪,请海涵。”

    耶律淳瞅着这个宋国的高官小丑那一本正经彬彬有礼的懦弱谄媚狗样,原本是大怒想对赵公廉咆哮发威甚至干脆翻脸的,却一瞬间被黄潜善搞笑了,腾起的怒火凶威泄了不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还乐得连拍了拍桌子。

    好半晌后,他才收敛了狂笑,瞅着仍在那抱拳低头哈腰掘屁股一副赔罪样的黄大官黄钦差,矜持地微点头道:“你,不错,还知道南朝的礼仪传统,是个大才子,配得上你的高官钦差身份。本王确实大度,不屑和沧州乡下村夫计较。”

    耶律淳嘴上这么对黄潜善说着,眼睛却瞥着赵公廉,看赵公廉在这种尴尬丢尽人的被动场面下是如何反应。

    赵公廉却仍无想像的恼怒甚至勃然大怒,还是一副轻松自在笑呵呵的模样。

    他用折扇随意点点得了燕王夸奖还在那对着燕王卖国卖丑讨好笑着的黄潜善,对耶律淳笑呵呵道:“你看看,这不是猪队友啊,这家伙完全是我的敌人。”

    耶律淳一愣,随即眼神饶有意味地瞅着赵公廉,那意思无疑在讽刺挑衅说:赵公廉,你看看你宋国的态度。你的国家不支持你和我辽国作对。南朝没人支持你,你凭什么和我大辽百万雄兵叫板对抗?你战场赢了一回,但政治上永远输了.......

    黄潜善则闻言色变,霍然转身以站着的优势居高临下怒视着赵公廉:你敢在辽方面前公然骂我这个钦差是猪......

    他之所以敢对赵公廉得瑟,无非是看到赵公廉虽然雄强半独立实际却还是在忠诚宋国,所为仍是在为宋国谋利,那么,他是钦差大臣,就算挑衅了赵公廉的权威,当着外人的面打了赵公廉的脸,赵公廉也得干受着,不可能一怒杀了他或把他怎么样,否则就意味着和朝廷彻底决裂了......将会面对宋辽两国的合力夹击。赵公廉再强横他也不敢.......

    他算计得很透,却是朝堂争斗或大宋传统官场那一套逻辑和习惯,不知边关是另一套战争规则,如今形势也不同了。

    他算计得明白没等骂出口,赵公廉也突然站了起来,收起的折扇极尽污辱啪啪拍他的胖脸,仍是笑呵呵的:“你,不是猪。说你是猪,那是污辱了猪。猪养了还能杀肉吃,还能为主人获利。你?你活着就只是糟塌粮食还出卖祸害主人。”

    黄潜善怒了,几时受过这等羞辱,气得失态了,顾不得什么外交礼仪什么汉家大才子高官风度了,也顾不得这是在谈判桌前当着外人的面,他的心里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团结一致努力为大宋赢得尽可能多的利益,一怒更是只想着发威报复。

    不料,他刚要张牙舞爪打开折扇张嘴呵斥........赵公廉笑呵呵的脸猛然一收,坚硬的铁拳如电狠狠打在黄潜善的脸上,这一拳是如此钢猛有力,充分显示了赵公廉长年坚持习武强身的成果,也流露了文状元的另一面,武夫统帅的战斗力。

    黄潜善脑袋猛烈后仰,被打得直接跌出遮阳棚外,象征高大权力地位以及威严不可侵犯的长翅官帽也掉了,没等他惨叫出声,几十步外的焦挺已经奔到了近前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生拉硬拽着拖到了十几米外的野地处。

    黄潜善鼻子塌没了,脸上鲜血直流,牙齿也掉了几颗,这时候痛劲才全反射上来了,尖利刺耳的惨叫吼出了肺腑,头皮更痛得象要整个被揪掉了一样,痛得他自负儒雅的面孔扭曲如恶鬼,惨叫越发不似人声,又被焦挺揪着头发从身后凶狠一脚猛踹,踹得翻了个身,由仰面朝天变成面对地,焦挺又拽着头发向后一拉,黄潜善惨叫惊天中不由自主变成了跪在那,焦挺放了头发,一脚踩住黄潜善的脊背,让黄潜善痛得想趴地上惨叫打滚却只能佝偻着腰伸脖子跪固在那......

    。九天神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