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一婚二宝:帝少宠〕〔地下城玩家〕〔麻衣相师〕〔龙门枭雄〕〔重生白手起家〕〔林天秦若菲〕〔重生之修真首富〕〔唐诗薄夜〕〔财迷小医妃〕〔最强战士〕〔天降横财〕〔罪鬼之证〕〔封灵星神〕〔我为国家修文物〕〔豪门契约:总裁,〕〔我在英伦当贵族〕〔宠婚99次:总裁大〕〔糖心之恋〕〔缠绵入骨:总裁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74节横、祸,4
    在一片衙门官吏同仇敌忾的喝骂谴责甚至威胁声中,雷横仓皇狼狈逃出了戏院,心神惊恐的走在路上,走着走着,他反而渐渐心稳下来,感觉老子大小怎么着也是个官,而且是执掌观察执法重要权力的官,岂是一个卖肉的戏子可比的?

    再说了,这场冲突纯是一场误会,不知者不怪嘛,又是那卑贱却牛逼无良的老头先挑的事,最下贱的东西居然嚣张当众肆意辱骂挑衅官爷,这是挑衅官场尊严,是该打该教训,告上衙门也不占理。打了就打了,能怎么着,何况没打重,只是鼻子破了摔倒了而已。那一拳,雷横虽是含怒打的,但到底是执法老吏,脑子里有法制观念,又是当着衙门众多官吏的面,出手下意识就留了分寸.......如此小事,难道知州还能为个婊子公然报复上来?知州可是士大夫高官,是必须注重官位体统与君子读书人体面名声的人物,为最下贱的流莺戏子报复属官?他还要不要脸了?

    雷横越想越心安,岂料宋王朝早惯坏了的大头巾们的恃权任性骄横无耻程度岂是非这个层次的小人物能想像的。

    况且如今国家形势变了,统治混乱,体制中相互牵制监督的机构近乎崩溃,地方法制体系或人员不全,短时间内恢复不了,地方长官的权力等于放大了许多,权力自由了太多,简直就是一方诸侯,几乎想怎么干就能怎么干,并且局势让士大夫们变得戾气甚重,不再是以前时刻注意保持读书人君子文雅风流文官高雅风度风范,隐藏的无耻贪鄙荒淫......凶相毕露。知州本人又从梁山泊附近的安全富裕好当官好捞钱好出政绩的地方贬到维州时刻面临着二龙山强盗破城的死亡凶险,倒霉正窝着一肚子惊惧与恼火。同时,雷横不是知州从郓州带来的班底,不是自己人,创收枉法用起来不方便,却掌着本州治安执法权,本就有心除换,雷横却自己先跳出来惹事,简直是公然挑衅知州的权威,找死,岂能讲大度放过不就手整治了.......

    这时候的太多宋国地方官哪还管什么形象不形象名声不名声。无论文武,太多人干脆就不要脸了。

    大宋王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完了,官就废了,权就没了,却家中捞的无数钱财积蓄被叛逃潮洗劫一空,只剩下人口太少后没有意义的田地房产,当官的无论宰相还是什么职位的,都急红了眼急于赶紧捞钱补足钱袋以备王朝崩溃后的乱世求生。

    所以,知州听了白秀英娇滴滴的哭诉,那怒火杀机以及大头巾们骨子里的荒淫无耻瞬间全暴发了。

    “放肆!“

    ”敢欺到本官头上?贱婢莽夫贼子好胆........”

    若是换作是以前天下有玩不尽的美人,玩腻了或折了这个可以随便换下一个更年少更有味道更好的,他也不至于如此恼怒发这么大火。关键是,如今几乎没年轻美人可享受了,知州大人因此格外宠爱和珍惜这个戏子流莺荡妇.......

    雷横闯了祸,闷闷不乐回了办公室继续格外郁闷发呆瞅屋巴,脑子里琢磨着怎么把此祸消了,愁啊,贪鄙的钱财都没了,没钱孝敬知州消掉结下的芥蒂.......能怎么办?突然一队军士在一将带队下扑了进来,见面不由分说抓了雷横就走.......

    雷横连见到知州一面申辩赔罪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戴上了最重的刑具——五十斤的大枷,押跪在城中人流最密集的街口示众,刑期时间长短待定.......并且三天三夜不准吃饭睡觉也不准喝一点水,由两个知州衙门军汉看着......这是成心想就手要了雷横的命啊。若真是三天三夜不吃喝不睡,戴这么重的大枷,雷横身体再强健,不死也得颈椎坏了高位瘫痪......

    所谓的人流最密集的街口其实也没几个人路过。

    城中百姓没多少人,又是市民,不是乡下方便占了众多无主粮食不缺吃食的乡民,劫后一贫如洗,没免费的国家粮吃,都在忙着赚钱谋生,谁有工夫看治安大队长如何倒霉示众的光景。也就是有事路过的人才会幸灾乐祸瞅几眼又匆匆.......

    雷横虽贪鄙粗鲁自大,没怎么有脑子,但当年和朱仝、宋江混,讲义气,也懂得关照手下小弟收买人心,又确实有真本事。当官不是那种安坐办公室里耍嘴让下面跑断腿,他生性好武好动好斗,每有大案悍匪强徒总亲自出马,不惜下乡到处奔波劳累冒险,并且总能成功斗倒匪徒,所以在手下还是有人缘很有威望的,忠心的小弟还是不少的,灾后剩下的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仍有讲义气的小弟赶紧偷偷摸摸跑去把祸事告诉了雷母。

    雷横老娘大吃一惊,又临近中午,赶紧带着吃的喝的来看儿子。

    她是懂行的,一看到儿子戴那么大的枷难受得跪在那,还不知得遭罪到什么时候,那心疼得刀刮的一样,怒火和泪水一齐涌上来。雷横确实孝顺,一见老娘如此难过,还强装轻松笑脸想安慰....

    负责看押的两军汉都是知州府的心腹,岂能让雷母给雷横喂吃喝的,大声凶恶呵斥着正要动粗阻止,这时候那白秀英得意洋洋扭着身子来了,看到雷横的倒霉样,再看到雷横老娘的愤怒无奈,她更得意了......这种封建时代的下九流流莺戏子也确实不堪,没白社会地位低下被人视为最卑贱者而鄙视,她自负是知州大官的如意贵夫人却无半点贵妇的雅量贵气.......

    唱戏的嘛,嘴皮子利索的一张嘴能顶一般人两三张,浮浪猖狂尖酸刻薄......污言秽语花样百出如喷涌的潮水狂淹向本还想示弱讨饶的雷横母子......尽情显摆她得了势.......就这素质。

    流莺婊子飞上枝头感觉成了凤凰,有机会显摆,她哪能憋得住不来卖弄......有那两军汉拙劣却极尽谄媚下贱拍马屁凑趣捧哏,白秀英越发兴致高昂,气势更盛,得势小人轻狂荡妇婊子的狂态毕露无遗.......

    雷横老娘本就恨极了这个婊子,她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当寡妇含辛茹苦拉扯大并且培养成个有出息的人物,爱得紧,指望儿子养老呢,儿子又着实孝顺.......正窝火心疼之极,一看她儿子都这样了,这婊子居然还不放过,还敢跑这公然如此放浪欺人,还真当自己是贵妇大人物惹不得了?那怒火更是上撞,真当人是好欺的世道没天理王法.了......

    “我儿活不成,老妇也没法活了。贱婢,老娘和你拼了。”

    怒极,疯了一样扑上去抓挠......

    老太太不知道的是,这世道还真就是没王法天理可讲了,没权没势者就是好欺。

    她情急之下要和白秀英拼命。

    可是,一个老太太如何能是正年轻力壮敏捷而且是唱戏需要练功有点类似会功夫的戏子的对手?

    两为虎作伥的军汉一看哟嗬,这老不死的居然敢打太守如夫人,和没个逼数不知死的儿子一个德行,这还了得?当挺在这的本军爷是泥塑木雕的摆设不是人啊?立即助战,讨好着白秀英,咆哮着就要冲上去护着“贵妇”好好教训老不死的。白秀英却没让这两条狗伸手。她哪会怕了个半死的老太太,要亲自教训,如此才能更体味得势的痛快......

    雷母疯狂却没近身扑挠到,先被白秀英飞起一脚踢倒了。

    如此不算,白秀英还扑上去一边尽情嘲笑辱骂着一边狠踢,而且挺会打的,专踢软肋等要害还有脸和头。

    雷母怒极,痛极,恨极,却奋力反抗不能,也挣扎不起,一转眼就满脸乌青脸上流血,痛得嘶声扭缩着身子成一团,却遭到更凶狠嚣张踢打.......雷横跪那看到母亲.......脑子一蒙,眼睛瞬间血红,呼地一下子窜了起来,他可是绰号插翅虎的,一步就窜了过去,脖子上的重枷愤然疯狂一扫,正中正尽情猖狂得忘记了身外世界的白秀英的脑袋......红的白的崩溅,竟是一枷打得脑浆崩裂,尸体如扶风摆柳般摇晃了下,扑倒在地,鲜血转眼浸漫了一地.......

    那两军汉傻眼了。

    刚才,他俩根本来不及阻止暴起发难的雷横,一呆,反应稍慢了那么一点就这结果了。

    太守眼珠子一样宠爱的如夫人.......死了,死在这......看护不利,罪责全在两人身上,太守知道了,自己哪有命在......

    两军汉急疯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咆哮了声什么,只顾拼命扑上去击杀雷横,一个挺枪,一个横刀......

    怒极正发狂的雷横哪会把这么两个杂碎放眼里.....这时候,就是天王老子下凡,他也敢斗一斗......大枷一摆扫在扎来的长枪上,震得军汉两手酥麻,枪早歪到不知哪去了,胸口挨了雷横凶猛一脚,飞出老远去,胸骨塌陷,躺那昏了。另一个扑到,凶狠一刀劈下,却被大枷架住,刀深深剁入木枷中急切间拔不出来,也被雷横踢得踉跄,脑袋还扫了一枷,脑浆崩裂,落得个白秀英一样的死法,倒是之前没白谄媚讨好一场,可以相伴下地狱,说不定能干点活着没机会干的快活事。

    连杀伤三人,发泄了凶气,雷横脑子也清醒了点。

    到底是治安大队长,这种事上有数,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雷横急忙伏身问老娘身子要不要紧、有没有伤着筋骨要害,能不能坚持逃走。

    雷老太是捕快头子的妈,对这类凶事也是熟悉的,晓得厉害,身子也没大事,只是伤得痛罢了,赶紧起身。

    雷横急叫老娘帮忙把大枷的铁梢子拔了......叛逃潮后,罪犯刑具全国都没有镣铐或锁牢门等铁链子铁多的东西。雷横的刑具没有脚镣手镣铁链子禁锢,就一个最沉重的木枷枷着,枷由一个铁栓子在枷边插定着,罪犯本人却纵然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够不着打不开,必须借助外力。知州和负责看押的两军汉也万没料到雷横敢行凶反抗并且有能力......事先也没多加防备,刑具设置有点草率简单了......铁梢子并不难除掉,雷横老娘颤着手却使劲一拔也拔掉了。

    雷横大喜,双臂奋力左右一挣,挣开了木枷。两片木枷沉重掉在地上。雷横急去拔了劈在枷上的刀,又弄死那昏迷的使枪军汉,见附近无人经过,忙是藏了尸体,急取了刀鞘收刀挂在腰间,然后背起老娘飞快钻进胡同,全力逃向最近的西城门.........逃窜过程中,有治安大队的人在街道上闲逛或巡察,看到了雷横逃跑,有诧异的,雷头不是在戴枷示众吗?怎的.......就想示警招呼人手抓捕....向知州大人邀功,却被同伴有人一把揪住了......

    几个捕快把那急于立功的家伙围在一处无人处墙角,为首者骂道:“你特么的猪脑子咋的?“

    ”雷头对咱们不错,咱们不念旧帮一把也就罢了,谁让咱们都只是贱夫小人物,有心也没那个力。可也不能抓呀。你特么算老几?抓了雷头,知州就能升你当官坐捕头?你连老子都打不过,也敢妄想当官?就算当了,老子也第一个弄死你。就你这三手猫,也敢冲上去和雷头放对?找死。”

    另一个凶恶家伙骂道:“那狗知府着实该死,瞅咱们这些维州老人不顺眼,早有风声专出来想把咱们全裁撤了,说是这没几个百姓了,不需要专门立个巡捕队耗费钱粮,他想换上带来的军汉自己人充当巡捕好赚了省下的巡捕钱,治民捞钱,让咱们全回家喝西门风,你特么居然还想着帮那狗官?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抓雷头,狗官就能另眼看待你了?”

    治安警察这活还是得依赖土著干,不然不熟悉当地情况,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根本干不了,所以郓州班子来了后,什么都接管了,就是这巡捕一摊子公务仍然得原维州捕快衙役担着,时过境迁,知州感觉熟悉本地了,就起了心思。

    无论怎么说也算是,雷横昔日关照小弟,此时有了回报,顺利逃到城门处,擦擦汗,正正形象,摆出仍是执法官员雷观察的架式背老娘从容出城......也只能如此硬头皮试试了,结果真就轻松混出去了。

    这却是因为守城的军队并不知道雷横倒霉的事......毕竟为袒护个戏子情人而凶残报复惩罚堂堂政法书记兼宣传部长兼治安大队长无意中冒犯的罪......这事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好说特不好听,下面卑贱者如何评价诽议,知州可以不在乎,但怎么也是丢人事,不是长脸的光荣...不会猖狂愚蠢得宣扬得满世界都知道知州大人如此无耻凶残霸道.......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