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把BOSS公主抱了〕〔农家娘子有点辣〕〔无敌从做主播开始〕〔绝代狂兵〕〔柯南之酒厂清洁工〕〔前任遍仙界〕〔玩坏世界的垂钓者〕〔妖孽龙皇在都市〕〔神工〕〔霍少的闪婚暖妻〕〔隋少,你老婆又复〕〔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阴倌法医〕〔总裁的绝命爱人〕〔玄门妖王〕〔锦绣农家女〕〔扶明录〕〔君倾心与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75节横、祸,5
    雷横和老娘顺利逃出城来,并不等于就此脱逃成功从此自由了。

    他很清楚知州惊怒心痛之下必会疯狂派兵追捕他,必会不捉了他千刀万剐不肯罢休,所以丝毫不敢放松歇气,背着老娘向荒僻无人处急窜而去.......他在维州也混了有年月了,经常下乡公干(捞外快),对维州各地都很熟悉,此时倒是成了逃亡的一个极重要极有力的条件。

    雷横自己在仓皇中都不禁暗暗庆幸昔日当官没待城中当悠闲大爷,此时要命时才知地理人情分布.......

    他惊慌茫然中也第一时间想到往哪逃,

    自然是二龙山,寻老相识晁天王去,

    之前就老为前途郁闷徘徊,如今犯了死罪,彻底断了官途,正好索性从此混强盗行去。想想自己性子,如今才感觉到并不适合当官,就弄不明白那里面的道道。特么的老子堂堂一个正经官居然还不如一个戏子婊子有尊严有分量.....

    老子原来还是适合当强盗!

    宋王朝尽是这种大头巾掌权,由这些比特么婊子还无耻没人味的文人聪明能干花样百出的折腾光国本,它不亡也得亡。这时代看来是适合强盗反贼逍遥生存的世道,当背骂名的强盗却极可能有大出息,我这样的当官不如当强盗划算.......

    雷横在懵懵中突然开窍了,开悟了,想明白了出路,浑身就有劲了,背着较胖的老娘也感觉不出分量,健步如飞.......一口气跑出了近十里,尽钻的荒僻方便隐秘的无人处,但遗憾的是还是没逃得了。

    人不是机器,再强健也体力终究有限。

    之前,雷横听了个小曲获罪戴重枷折腾了一场,本已经耗了很多体力,精力在焦虑惊恐茫然无措甚至渐渐绝望中耗得更多,中午又没捞着吃饭,滴水未进,背着养得好的不轻的老娘跑了这么远这么久,纵然是插翅虎,至此也几乎成死虎了,别说飞了,就是背着老娘走都感觉快断气了,无奈,尽管非常清楚追兵就在身后甚至随时会追捕上来也只能钻入一林子歇息.......

    维州城这。

    知州得知情人惨死,惊怒心痛交加,屈尊降贵急坐轿子去查看,看到原本千娇百媚的宝贝儿情妇脑浆崩裂死得那犹如地狱钻出来夺魂的女恶鬼一样的瘆人样子,吓得他腿一软,两眼翻白,向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儿跌倒,在一众马屁精狗腿子赶紧争抢着殷勤奋勇伺候下才缓过了神,随即就是越发勃然大怒.......情儿的尸体居然被两下贱肮脏的军汉压身下藏着......

    本官的东西纵然是死了破了......又岂是该死的全死光了也不足惜的卑贱愚蠢武夫之徒能沾染的.......

    ”该死。统统该死.......“

    大宋王朝早惯坏了的士大夫荒淫无耻霸道独性子彻底暴发。他瞋目大骂着,双眼如喷火,愤怒尖利咆哮声刺破了长空,有裂云之势,挥舞着双臂,颤着长翅官帽,对赶来的兵马都监张勇厉声大喝:”点兵,点兵,给本官去搜。一定要抓到那雷横千刀万剐。谁若敢不尽力,抓不到那凶徒,让那贼厮跑了,本官定不饶他,让他全族顶罪......“

    张勇面色严肃之极,严格按照领导的指示精神办,一下子点了本城不到三千兵中的两千多人以及本州主将将领全部出动,大有若是不能完成领导交办的神圣使命就没脸回来了的架式,让知州大人很满意.......怒火这才消了点又转为心痛情儿....

    两千多人马在众将分头带领下铺开面向雷横可能逃走的方向较劲追了下去,最终在这片林子堵住了.......

    雷横面如死灰,看着张勇带着数不清的兵将钻进了林子从容一步步围上来,弓弩长枪刀.....把他娘俩堵了个严严实实,他就是有三头六臂也绝无可能杀出去,更别说带着老娘一起了,心知必死,自己精疲力竭哪有勇力反抗啊,却突然慌乱绝望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头脑似乎一片清明,转头跪拜在老娘面前苦笑对老娘道:”娘,咱娘俩的日子过到头了。都是儿子不孝,不能养老送终,还连累娘这么大年纪了吃这种惊吓,落得这悲惨下场......孩儿对不起娘含辛茹苦拉扯.......“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雷横是个贪鄙的大混蛋,却也比鸟强多了,一向自负铁打的英雄汉也不禁落泪了。

    愧对老娘几十年的辛苦养育慈爱之恩,悲怆愤然中又恍惚想到了一件事:没有朱哥,我雷横终究是不行.......

    临死前,他对老娘万分忏悔,也空前万分想念有朱仝在的那些平凡日子。

    老太太惊慌得不行,可一见宝贝儿子这样,那惊恐就由慈爱心痛儿子的感觉代替了,落泪赶忙安慰儿子:”我儿有什么错?都是这世道不对。死就死吧。我儿孝顺能干,娘也享这么多年福了,知足了。咱娘俩能死一块也不孤独.......“

    这么一说,雷横更难过了。诺大的汉子哭得象个月子里的娃.......

    官兵围近,在十几步外止步,一个个虎视眈眈盯着......

    雷横擦擦眼泪霍然起身对张勇道:‘张将军,祸是我闯的。杀人者雷横。自古没有杀人犯罪还连累家人一同获罪法办的。雷横卑微,想当年却也和将军同在郓州公职,也曾并肩.....咳咳.....那个侦察生辰纲一案,并肩作战过,怎么也该有点交情,起码是旧识,有个请求。我雷横束手就擒,任那知州虐杀处置,能不能放我娘走?她无罪,也没能力过后报复。”

    雷横没大有脑子,却也懂人情世故,知道好汉尤其是为将主的面子极重要。

    他本是想说当年曾经和张勇一同追查生辰纲找过梁山的麻烦,但猛然想起张勇在梁山那次可是没沾着便宜,威风没耍成,初掌郓州军权的威没立起来,反而在超级纨绔小霸王赵岳面前丢了大人,所以说着说着急忙改口。

    张勇听得明白,微皱眉却还没说什么呢。雷母却厉声断然道:“我儿休要胡言。我儿不在了。为娘还活个什么劲?死期到了就认命。不要低三下四求人,临死还白落得个被小人肆意羞辱作践。娘不怕死。死就死一块。不要没种。”

    老太太说着,惊慌不见了,面色露出坚强无畏来,神色间甚至有些凶狠。

    一个穷贱之家的寡妇在残酷的古代封建社会能靠一己之力把儿子长大成才,那就不是一般人,都有一把硬骨头。

    雷横本是想自己死了,老娘能独自去二龙山。晁天王是义气慷慨之人,真真大丈夫,必会善待他老娘能得养护......可是老娘却是这态度,他没大有脑子却也了解老娘的脾气个性,知道老娘死志已生心意已决,他一咬牙也不再忍辱求人了.......

    拔刀在手,刀指张勇和众官兵,“好,就死一块。我倒要看看你们需要多少条命才能换我雷横母子一死......”

    准备杀一个够本,杀两赚了,拼命,谁知张勇却笑着点点头,赞叹一声:“雷家母子果然有种。也不枉有人要吾.....咳,不枉本将在城门有意放了你们母子一马。”

    雷横愣了一下,但随即横刀更加警惕,他担心张勇耍诈骗他放松斗志.......

    张勇身旁一将瞧见雷横这架式忍不住道:“若无张都监暗中关照,你雷横纵然有两下子又岂能闯出城来逃出生天?”

    旁边另两将也笑起来。

    雷横母子一时摸不着头脑、

    雷母不知道什么。雷横心中却是分外诧异:这狗都监和知州一样是狗相蔡京的门人。一文一武穿一条裤子的,狼狈为奸,他怎么会帮我........少欺负我没读书也不聪明,我雷横还是有点脑子的.......

    但张勇却并不解释,什么也不再对他说,也没抓人,只一挥手传令召集还在别处搜捕的将领速速带着兵马过来集结.......

    雷横母子越发瞧不明白了:这么多兵将,抓捕一对山穷水尽的母子而已,难道还要召集起更多兵马......为何不抓不杀?难道还真是有心放一马?

    张勇看到这对母子的诧异不解,又挥挥手,“雷观察,带你母亲先去林子深处藏好了。你也趁机歇息歇息。逃跑就不必了。我若有心害你,你们能逃到哪去?待一边静静等着事情转变就是。”

    说着,他接过亲兵递过来的一个小包裹丢给了雷横,然后径直离开了,带兵布置向林中,瞧这架式似乎是要埋伏谁。

    雷横疑惑地瞅着官兵散向林间隐匿,至少是不用立马死了,不禁随手打开包裹一瞅,原来是吃的喝的,不会是想下药麻翻了省事吧?

    警惕猜疑着却没人理睬他。只他老娘有了精神,想了想要过吃喝的,自己先用着试试......母爱真伟大,她这是以身为儿子试毒。若是没奸计,那雷横再吃就没问题了。吃喝足了就有了劲,反抗时怎么也能多杀几个垫背.......

    雷横母子去了林子深处无人处......不多久,各路追捕团就汇聚过来。

    张勇并不问追捕情况,只下令各将照样带兵马在林中藏匿好身形。那些将领不解其意,有人想问明白,张勇却只一瞪眼,露出张飞式的凶悍霸道:“遵令执行即可。敢不办好,战时军法伺候。”

    都一肚子疑问,却都老实遵令藏匿好了。战马都趴下了并且戴了阻止嘶鸣的......

    过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林边道路上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片刻后,五骑骑兵卷着尘土出现在视野中......

    这?

    这肯定不是官府的人,也不是什么有马的牛逼大户家丁。带马持枪背弓箭的,这特么是强盗骠探,必是二龙山贼......

    不知情的将领和官兵都不禁心一提,再没脑子的也明白:二龙山强盗突然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来打维州城。这五骑是前锋探路的骑哨。

    五骑转眼到了林子这一片纷纷勒马停下,警惕地观察搜索着林中情况,显然训练有素而且负责任,对眼前这片不算大却也不算小的老林子有戒备,若维州军察觉到二龙山打来,安排了伏兵偷袭,那么这是唯一可能藏匿人马的地方,必须为大军排查清楚。

    五骑没轻易下马钻林子检查,都停在离林子较远处弓箭偷袭能及时反应的位置静静倾听观察着林子......

    但,他们感觉林中有疑却没等做出下一步措施,后面的大队人马就来了.....二龙山强盗根本没把维州这点兵力放眼里,一路急进,根本不怕路上有埋伏。

    带队的正是入伙山寨首战必须胜的宋江,虽仅仅是一身轻便皮甲,却也是威风凛凛,精神抖擞,睥睨间霸气四射。

    随行的是左右骑将保镖杨适、刘无忌;骑将,青峰寨三恶虎燕顺、王英、韩伯龙;洪彦洪教头。步将,生铁佛崔道成、飞天夜叉丘小乙、黑煞神马雄夫妇、摽兔李吉、傻子矮丘乙郎、踢杀羊张保、双峰镇四狼残存的三狼,保正袁爱泉、道士焦若仙、都头朱泼天朱元等心腹。揭阳岭催命判官李立,赤色虬髯乱撒,红丝虎眼圆睁,自然也在。又有蛇角岭的毒角蛟秦会、崩山熊张大能、度世行者双刀王彬、铁面追魂铲李彦、震山岗王霸道、洞箫郎柳上人、玉面郎君高世英以及原青州军指挥使叶茂、王善。以及各将的副将。五千人马,主力是步兵,却也有五百骑兵助战。晁盖此时正是极度信任宋江之时,一向倍加珍惜,自己都轻易不舍得动用怕消耗损失掉的战马也舍得大力支持........

    宋江最信重的智勇双全大将薛亨、张宣赞、刘复三人,自然都在身边。宋江在柴进庄结交的亲密盟友,副军师孔厚主管山寨后勤,并未同来。另两位军师大佬,吴用也没来,但入云龙公孙胜却是主动来助宋江战维州,却让宋江诧异警惕。

    山寨职位是探子头领的神行太保戴宗以及兄弟戴全、毛和尚自然是必有的,而且负责此行的哨探与情报.......

    前哨五骑的小头目赶紧策马过来,“报,二当家,前面这片林子有问题,怕是......”

    他的话没说完,林中的张勇已经一声长笑,带着兵马钻出了林子,挡住了去路。

    他骑坐高头劣马,一身精良铁甲,抡眉努目,手提丈八蛇矛,绰号小张飞,果有三国张翼德的气势,好生威武......

    宋江一惊,急打眼一瞅,不禁吸一口凉气:这位怕就是维州兵马都监张勇了吧?绰号小张飞,果真气势不凡,必有真本事。

    他当年是郓城县的押司,办过生辰纲一案,还给晁盖通风报过信,也听说过张勇查梁山,大战一场的事,虽然败了,但这并不能说明张勇只是徒有虚名之辈。

    宋江如今太清楚了:沧赵家哪是弱者,那坚强老太太安置梁山产业给心肝小孙子赵岳,岂会无过人的猛士护卫镇守。

    这个张都监能和赵老二的护身猛将大战近百回合,迫于沧赵家族当时正强劲无比的威势落败,那不是耻辱而是光荣,是真有能耐才能做到那一步的。换个能耐差点儿没自信的或胆小的,连去查梁山泊招惹沧赵家族的勇气都不会有......

    维州的将领情况,二龙山大致摸得早已清楚。只这个张勇是个需要忌惮的劲敌,不想在这就意外遇上了......

    “

    。九天神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